第171章 嫁到聿國來(二更)

    許才人坐在椅子上,有些虛弱地靠在椅背上,低垂著頭,似有幾分手足無措的姿態。宋清華不開口,她自不敢先說話,心中難免惴惴。

    看出她心底的不安,宋清歡語聲柔柔開了口,“我可是打擾到才人休息了?”因著宋暄的緣故,宋清歡對許才人的態度十分溫和,再加上許才人這般膽小怯弱的性子,宋清歡斂了眉眼間的清冷,生恐嚇到了她。

    許才人果然有幾分受寵若驚的姿態,怯怯抬了頭看宋清歡一眼,語聲輕柔,“不會不會,殿下能來,實在是另鐘萃宮蓬蓽生輝。”

    宋清歡淺淺一笑,“听桐兒說才人最近身子不大好?可是憂思過重的緣故?”

    听到宋清歡這話,許才人眉眼一黯,沒有出聲。

    宋清歡眼眶泛起一陣酸意。

    宋暄死在異國他鄉,可許才人在宮中毫無地位,也許連宋暄的死訊,都是從旁人口中得知。

    她咬了咬下唇,聲音愈發沉重,“抱歉才人,是我……是我沒有保護好五皇兄。”

    听到宋暄的名字,許才人眼眶中強壓的淚水瞬間便涌了上來,可她並沒有讓那些淚珠落下,而是深吸一口氣,哽咽著道,“殿下不必把過錯往自己身上攬,暄兒走的時候便同妾身說了,他此去臨都,危險重重,能不能活著回來都是個未知數,讓妾身做好心理準備。妾身……妾身……”

    說到後面,終究是聲線哽咽,再說不出話來,只低低啜泣著。

    宋清歡眼中的酸澀之意更重,吸了吸鼻子,將淚意壓了下去,“才人應該知道,五皇兄在世時,與我交好。五皇兄雖然去世了,但才人放心,日後,我定會把你當成自己的母妃來對待,絕不讓五皇兄的在天之靈擔心。”

    許才人掏出帕子拭去面上淚珠,朝宋清歡扯出一抹笑意,“殿下有心了,只是妾身明白,這一切都是命數,暄兒他……終究是福薄。”說著說著,眉眼愈加黯淡無光。

    好不容易宋暄前段時間開始漸漸得了聿帝的歡心,還被封為睿王,就在她以為自己的苦日子快熬到了頭的時候,卻傳來了宋暄去世的消息。

    這對這個一輩子被囿于深宮中的女人來說,不啻于一個致命的打擊。

    然而,最初的絕望過後,她漸漸恢復了理智。

    死,她不是沒有想過。

    然而暄兒臨走前千叮嚀萬囑咐,若是他出了什麼意外,自己千萬不能想不開,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好好活著,人生才有希望。

    可是她到底撐不住啊,昨夜,她又夢到了暄兒,夢中的暄兒全身是血,哭著對自己說身上痛。

    醒來之時,全身也是疼痛難忍,仿佛有把利刃插入心中,一刀一刀剜著心口的血肉。差那麼一點,她就要遣退眾人,隨宋暄去了。

    可這個時候,舞陽帝姬來了。

    她與舞陽帝姬並不熟,只遠遠見過幾面,也听過一些關于她的傳言。知道她母妃,便是當年寵冠後宮的青璇夫人,而她本人,在經歷了一開始的籍籍無名之後,這幾年卻開始嶄露頭角起來,越來越得了聿帝的喜愛,在宮中的地位隱隱有超過皇後之女平陽帝姬的趨勢。

    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她是宮中這麼多人當中,除自己之外,唯一一個全心全意對暄兒好的人。她對暄兒的幫助,暄兒都曾同自己說過,可以說,暄兒之所以能被封王,與舞陽帝姬的幫助密切相關。

    所以,舞陽帝姬這個時候過來,她以為,這是暄兒冥冥之中給她的指示。暄兒一定知道了她的赴死之心,所以派了舞陽帝姬來勸自己。

    眸光一動,眼中的灰敗退去些許。

    宋清歡將許才人的神色變化盡收眼底,略有吃驚。

    一開始許才人在宮女的攙扶下出來的時候,她暗自心驚,心底升起隱憂。因為許才人的眼底,沒有光,只有一片灰敗,仿佛對這個世界已沒了留戀一般。

    沒想到,她還未開口相勸,許才人卻主動想通了一般,不由讓她松了口氣。

    只要許才人還有生的欲望就好,相信她待會知道了君熙懷孕的消息後,心中有了寄托,就不會再輕易想著輕生之事了。

    清了清嗓子,道,“才人快別這麼說,只有你活得好,五皇兄的在天之靈才能安息。”一頓,看一眼她身後伺候著的宮女,“我有一事想同才人單獨說。”

    許才人略一怔,很快會意,遣退了身旁伺候的宮女。

    待人退出了大殿,方看向宋清歡,“殿下請講。”

    宋清歡沉吟片刻,方沉沉開口,“不知才人是否听說了,臨都奪劍大會召開的地方,在昭帝的無垠陵中,陵中遍布機關暗器,五皇兄他……就是因為最後陵墓自毀啟動,沒能逃了出來,才……”

    許才人眼中神情波動得厲害,終究是控制住了落淚的沖動,深吸一口氣,沉沉點頭。

    宋清歡又道,“那……有一人,不知才人可曾听說過。”

    “殿下請說。”

    “昭國五皇子君熙。”

    許才人皺了皺眉,不解地搖了搖頭。

    她久居深宮,又不問正事,不知道君熙卻也正常。

    宋清歡想了想,開口解釋,“君熙,名義上是昭國的五皇子,實際上,她卻是一名帝姬。”

    許才人一驚,瞪大了眼楮看向宋清歡,很快眼中浮上狐疑。

    就算這位昭國五皇子的真實身份是帝姬,可這與自己又有什麼關系呢?難道……暄兒的死,與這位昭國五皇子有關。

    瞧見許才人眼底的神情變化,宋清歡知道她想岔了,忙開口解釋,“五皇兄的死,與君熙沒有關系。但……五皇兄死前,與君熙兩情相悅。”

    許才人眉眼一怔,面上神情徹底僵住。

    宋暄生前的確已到了娶妃年齡,她也曾為此擔心過。但她在宮中沒有半分地位,哪里管得到宋暄娶妃之事。好不容易前段時間聿帝準備為他們著手選妃,最後卻又以慘劇收場,後來又是蒼邪劍出世之事,她便只得將此事放了下來。

    卻不想,這一放,便再沒有了撿起的可能。

    可現在舞陽帝姬卻同自己說,暄兒生前,有了心儀的姑娘……這讓她有一絲欣慰的感覺,可欣慰過後,便只剩深深的絕望。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暄兒他,已經死了,這位昭國的五皇子還是五帝姬,既是皇族,她的婚姻大事就不可能自己做主。

    “五皇兄和君熙一道進的無垠陵,在墓中,他們被人陷害,中了春藥。”宋清歡知道許才人如今心中諸多疑問,便繼續開口往下說。

    “什麼?”這下,許才人終于露出大驚失色的神情,蒼白的臉色不知是驚詫還是激動浮上些許潮紅,倒襯得她的氣色好了幾分。

    宋清歡點頭,“雖然是被人陷害,但五皇兄和君熙兩情相悅,也算是……歪打正著了。”

    許才人一眨不眨地盯著宋清歡,睫毛都不敢動一下。不知為何,她心底已經有了預感,舞陽帝姬今日所說的事,絕非只是單純地向她介紹昭國五帝姬這般簡單。

    果然,下一刻,她听到宋清歡沉郁的聲音傳入耳中,這一次,听清了舞陽帝姬的話,她腦中“哄”地一聲炸裂開來,將她好不容易維持的一點清明和理智都炸的粉碎。

    因為,她听到宋清歡說——

    而現在,君熙懷孕了!

    腦中一片空白,只呆呆地盯著宋清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眶卻漸漸紅了起來。

    看見許才人這幅模樣,宋清歡深吸一口氣,也似被感染一般,眼眶漸紅,哽咽著聲音道,“是的,你沒有听錯,五皇兄他,他在這個世上留下了自己的孩子。”

    許才人緊繃的身子一軟,癱倒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流月忙上前兩步,在她背後輕撫替她順著氣。

    等許才人平復了幾分激動的心緒,她才看向宋清歡顫抖著開口,“殿下……您……您說的是真的麼?”

    宋清歡再次鄭重其事地點頭,“是真的。”

    “那……那這位昭國的五帝姬,現在在哪里?”

    “還在昭國,我也是剛剛才得知她懷孕的消息。”宋清歡看著許才人。

    她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仿佛所有的軟弱和無助在這一瞬都如潮水般退去,眼中只剩下母親才有的光輝和堅毅。

    想了想,眼中忽地浮上擔憂,“殿下,您方才說,這位昭國五帝姬,世人並不知她的女子身份。可她既懷了暄兒的骨肉,這女子身份,遲早瞞不住,到那時,她該如何?會不會有威脅。”

    宋清歡眸色沉重,“嗯”一聲道,“這也是我正在考慮的問題。她此時也很苦惱,所以才寫信詢問我的主意。”

    許才人眼中的火焰漸漸熄滅,她低垂了頭,手中捧著茶盞,半晌不曾眨動一下自己的睫毛,仿佛在考慮一個什麼重大的決定一般。

    許久,她才猛然抬了頭,眉眼間有痛苦的神色,“殿下,若是……若是……這個孩子對于昭國五帝姬來說,只是個累贅的話,那麼……那麼便讓她,舍棄這個孩子吧……”

    她的語氣極度痛苦,一個字一個字地往外蹦出,可即便如此,她還是說了出來。

    宋清歡心生訝異。

    許才人方才那一瞬間的欣喜至極,仿佛還歷歷在目,可這一刻,她卻如此無私的說出了這種話,只因為,只因為擔心君熙會難做……

    宋清歡忍不住鼻子一酸。

    難怪……難怪五皇兄會有那麼一顆赤誠的心,他就像許才人一樣,雖然在深宮中侵染了這麼久,卻絲毫沒有被宮中的淤泥所腐蝕,這一點,便是她,也自愧不如。

    她搖搖頭,凝視著許才人的眸子,也一字一頓道,“才人不要擔心,君熙她想要這個孩子,比世上任何一個人都想留下這個孩子。”

    听宋清歡這麼斬釘截鐵地說出,許才人不由自主地舒一口氣,可仍是猶疑,“可若是如此,她怕是……她怕是再也無法出嫁。”

    宋清歡苦澀地一笑,“我不覺得她還會嫁給別人。”

    君熙看上去是清清淡淡的模樣,實則性子烈得很,她既然認定了宋暄,這輩子,就不會再有旁人。更何況,她如今還懷了宋暄的孩子,就更不可能再喜歡上旁人。

    許才人低垂了頭,雙手緊緊攥著手中的帕子,又是激動,又是不安,情緒劇烈地起伏著。

    忽的,她抬了頭,有些小心翼翼地看向宋清歡,怯怯開口道,“殿下,如果……如果讓昭國五帝姬嫁到聿國來,你覺得,她……她會願意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