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阿綰,我醋了。

    若兩人當真生了嫌隙,她可得好好利用才是。

    思及此,眸光一動,不動聲色地打量了宋清漪幾眼,繼續試探著開了口,“難道不是麼?听說此番二皇姐中毒昏迷,太子殿下忙前忙後,親力親為地為二皇姐尋太醫,找解藥。如此盡心盡力,二皇姐難道不感動?”

    宋清漪听她這麼說,眼中閃過一絲譏誚,嘴里冷哼一聲,卻是沒有接話。

    見她這種反應,宋清歡愈發堅定了自己方才的猜想——宋清漪和宋琰在無垠陵中一定發生了什麼,否則,宋清漪絕不會是這種態度。

    宋清漪對宋琰的態度變得冷淡厭惡,而宋琰對宋清漪,卻是一如既往地好,甚至,帶了些殷勤討好的架勢。這麼一想,腦海中突然浮上一個猜想。

    難道說此次宋清漪中毒一事,與宋琰有關?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能解釋得通,為何宋清漪听到自己說她和宋琰關系親近時會露出譏誚的神情,因為宋琰一定做過什麼事寒了她的心。也能解釋得通,為何宋琰會如此緊張地替宋清漪尋醫問藥。

    他既做了對不住宋清漪的事,便盡快替宋清漪解了身上的毒,才有可能獲得宋清漪的原諒、

    這般細細一分析,腦中豁然開朗。

    宋清歡勾一勾唇,並不因宋清漪的冷落而顯得局促不安,依舊落落大方地站在她床榻旁,神情清冷如霜,眼中清寒的眸光帶著捉摸不透的幽芒。

    她幽幽嘆一口氣道,“二皇姐難道看不到太子對你的好麼?我猜,你中暗器時他一定不在你身邊吧,否則,以你二人姐弟情深的程度,太子定會毫不猶豫地替你擋了那暗器。”

    宋清歡的聲音舒緩而清越,似帶了蠱惑人心的魔力,讓宋清漪腦中的戒備漸漸放松。

    听了她這話,宋清漪面色猛地一沉,語聲愈發譏誚,“他救我?!他可是太子,身份尊貴,哪里肯屈尊降貴來救我?如今大皇兄已死,整個聿國的江山可就落在他肩上了,這等危險之事,他怎肯做?!”

    她的聲音啞厲,似帶了濃濃不甘,眼中也迸射出通紅的眸光。話畢,似仍不泄憤,又恨恨接著道,“若真遇到危險,他推我出去擋刀還來不及呢,又怎會主動來救我?!”

    “殿下,藥涼了,您還是快些趁熱喝完吧。”話音剛落,染冬沉然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宋清漪神色一凜,似突然回了神,長睫一抖,耷拉下來,在眼底覆上濃重陰影,緊閉了唇,再未多說,只胸前的劇烈起伏泄露了心底的不忿。

    宋清歡看一眼染冬,眸光清冷如霜,看得染冬心底一寒。

    染冬。

    宋清歡在心底默念一遍她的名字,眼底有薄冰綻開。

    果然是皇後放在宋清漪身邊的人,知道適時提醒宋清漪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這樣的人,在宋清漪身邊待著,于自己而言到底是個禍害。先前便想著要找人結果了她,只是後來事情纏身,一時沒能顧及到她。

    現在看來,這個染冬,確實是留不得了。

    眼中閃過一抹殺氣。

    染冬是習武之人,敏感地察覺到了宋清歡氣息的變化,不由心神一凜,看向宋清歡的目光越發沉郁起來。

    宋清歡長睫一斂,轉了目光看回宋清漪。

    宋清漪正低垂著頭,情緒仍有些起伏,面色陰沉得厲害。

    眸底一抹流光閃過。

    雖然染冬及時開口提醒,讓宋清漪沒能泄露更多的信息,但光憑方才宋清漪說的那段話,宋清歡心中已然有了猜想。

    宋清漪用的是假設的口吻,但她言語中的不忿,已經暴露了她內心的真實想法——

    看來,宋清漪之所以中毒,怕當真是因為宋琰之故。

    而且,若她沒有猜錯的話,讓宋清漪中毒的那支暗器,原本射向的,很有可能是宋清漪。也許那時宋清漪剛好站在宋琰身旁,危機之中,宋琰沒有多想,下意識就抓了宋清漪過來,替他擋了那暗器。

    趨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宋琰又是自私自利的性子,在那樣危急的情況下,會用宋清漪來替自己擋暗器,倒是一點也不奇怪。

    難怪宋清漪這般氣急敗壞。

    他二人乃一母同胞的姐弟,素來親近,憑心而論,宋清漪對這個弟弟確實不錯。人說患難見真情,這件事情一出,宋清漪素來對宋琰親近的心怕是徹底冷了。

    而宋琰,大抵也是知曉了這一天,所以才會跑前跑後殷勤地替她求醫問藥,為的,就是盡量將兩人的關系修復好。

    畢竟,宋懿和宋暄雖死,但自己還在,而且與他們水火不容,又頗得父皇寵愛。多一個敵人,自然是多一分危險,若他再失去宋清漪這個盟友,他的太子之位能不能保住,也許就成了個未知數了。

    宋琰那種如意算盤打得賊精的人,又怎會看不透這一點?

    勾唇譏諷一笑,目光沉涼,落于宋清歡微低的面容上,“如果真是如此,倒也情有可原。畢竟,太子是一國儲君,性命自然比其他人來得更為寶貴。若二皇姐當真救了太子,我想,不光太子殿下本人,便是皇後娘娘,父皇,甚至整個聿國百姓,都會對你感激不盡的。”

    話音落,她眼尖地看到宋清漪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長睫又是狠狠一顫,心中冷笑,知道自己戳中了宋清漪的痛處。

    宋清漪或許不如甦嬈那般野心勃勃,但她自小眾星捧月著長大,又是驕傲的性子,並不覺得自己遜于男子。

    先前,宋琰是她的胞弟,又是太子,對她也尚算不錯。所以,有時盡管皇後和聿帝會偏愛他一些,她也便忍了。

    但長年累月下來,心中到底累積了諸多怨懟。

    而這些不滿和不甘,因著此次宋琰的自私,在她心底徹底地爆發出來。

    她知道,宋清歡說得一點都沒錯。

    就算宋琰犧牲了自己自救,父皇和母後得知此事,也根本不會拿他如何,因為他是聿國的太子,是如今聿國唯一能繼承大統的皇子了。

    可如果事情反過來,自己在危急關頭利用了宋琰自救,哪怕宋琰最後沒死,母後和父皇也定會因此厭棄了自己。

    ——就只因為宋琰的太子身份,因為他,才是聿國下一任繼承人。

    憑什麼?!

    擱在被中的手緊攥成拳,手背上有青筋爆出。

    宋清歡眉眼涼薄,不經意地再掃一眼宋清漪,清清冷冷道,“二皇姐,藥都涼了,你還是先喝藥吧。”說著,意味深長地看一眼染冬。

    “二皇姐雖然氣色不大好,但到底醒了過來,也能開口說話了。如此,我便放心了。過幾天我們便要啟程回建安,二皇姐可要好好養好身體才是。不然,我和太子皇兄都會擔心的。”她眸光清淺,淺笑著望著宋清漪,一臉真誠關心的模樣,看在宋清漪眼里,愈發覺得心里堵得慌。

    又因再次听到宋琰的名字,更覺惡心,剛喝下去的藥差點沒吐出來,干嘔了幾聲,眉毛擰作一團。

    繪扇忙放下藥碗,輕輕拍著她的後背替她順氣。

    宋清歡見來的目的已經達到,自然懶得多留,斜睨一眼宋清漪,語聲清懶,“二皇姐好好吃藥,好好歇息,我先走了。”

    說著,眸光在宋清漪和染冬面上一一略過,身姿裊裊,挑起珠簾出了房間。

    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門口,宋清漪狠狠一咬唇,氣得全身發抖。

    既是因為宋琰的利用和背叛,又是因為方才宋清歡的冷嘲熱諷,心里難受得像有無數只螞蟻在噬咬。

    染冬瞥一眼她怒氣沉沉的模樣,沉了臉色上前兩步,“殿下,言多必失,殿下今日多言了。舞陽帝姬她”

    豈料,話音未落,宋清漪卻猛地轉了頭看來,眸子通紅含煞,凝結了寒冰冷霜。“滾!”

    她蒼白的唇一張,沙啞的聲音說出一個字。

    染冬的臉色驀地一白。

    畫屏和繪扇此時還在房中,宋清漪卻這般毫不留情面地呵斥她。染冬素來好強,卻不想得了宋清漪如此對待,心猛然就涼了。

    她看一眼宋清漪,見宋清漪仍然一臉憤怒地望著她,仿佛自己是她的仇人一般。

    氣息一沉,垂下眼簾,朝宋清漪恭恭敬敬一禮,“是,奴婢這就滾。”

    說著,干脆利落地轉身,再不看宋清漪,挑簾出了內間。

    簾攏叮咚,在身後落下,只听得“啪”的一聲,有瓷器碎裂聲傳來,似乎,是宋清漪氣不過,將藥碗給砸碎了。

    染冬臉色慘白如紙,眼底閃過一絲不甘和憤恨,腳步加快,出了宋清漪的房間。

    *

    轉眼便到了各國啟程之日。

    宋清歡和聿國大部隊啟程的日期,定在明日,她見東西都收拾整理得差不多了,便帶了流月沉星,準備前往五皇子府與君熙告別。

    親手殺了甦妍之後,她再沒有出手。

    甦妍在宸國本就處于可有可無的地位,他們又是生出涼國,殺了她,很容易脫身。可君徹和昭帝不同,若是他們當中有任何一個人出了事,她絕不可能那般輕易逃脫。所以,盡管心中對這兩人恨之入骨,但回程的時間迫近,宋清歡也只得暫且忍耐下來。

    好在,沈初寒很快就要殺回臨都,到時,他們欠自己的債,自己再一並討回。

    心事沉沉間,已經走到了會同館外。

    剛一出大門,便瞧見門外停著長長一輛車隊,護衛的,正是宸國守衛,不由眉頭一蹙。

    她倒是忘了,今日,正是宸國那幾人出發的日子。

    輕飄飄掃一眼過去,目光在前頭幾輛精致的馬車上一頓,很快收回目光,朝一旁流月早已命人準備好的馬車走去。

    這時,忽然感到一道強烈的視線落在自己背上。

    她眉眼微凝,神情平靜地轉身望去。

    清冷的目光在半空中與一人的視線撞上,有隱隱火花濺出。

    看向她的,是消停了好一段時間的甦嬈。

    甦嬈臉上用輕紗覆面,一雙媚意勾人的眸中盛滿了凜冽殺氣,死死定在宋清歡面上。若是目光能殺人,宋清歡早已被她千刀萬剮。

    一陣涼風吹來,吹起她臉上輕紗亂舞,隱約露出輕紗下兩道醒目的疤痕。

    甦嬈神情一慌,忙伸手將面上扯下,臉色愈加暗沉。

    宋清歡看著她手忙腳亂的模樣,長睫一眨,忽而輕輕一勾唇,眼底浮上一抹譏誚。

    照理,隔得那麼遠,甦嬈並看不清她面上神情,然而,她卻真真實實地感受到了宋清歡那笑容里的嘲諷,神情頓時變得一片猙獰。

    宋清歡淡淡收回目光,再不看她,抬步朝馬車處走去。

    如果扁耽沒死,甦嬈臉上這疤,或許還能治好。

    但甦妍信了流月假扮的紅袖所說的話,知曉了當日她與宸帝的齷齪事,乃被甦嬈算計,一直懷恨在心,所以知道甦嬈秘密在扁耽處看診,而且很有可能重新恢復容貌後,心中嫉恨,派人神不知鬼不覺地結果了扁耽。

    後來甦嬈也派人去搜了扁耽的藥鋪,但扁耽素來是謹慎的性子,每次用藥都是現配,因而並未留下任何藥方或現成的藥膏,甦嬈派去的人無功而返。

    甦嬈臉上的傷疤太深,除了扁耽,連太醫都束手無策。扁耽一死,她的疤痕斷了用藥,徹底錯失了最佳恢復期。

    就算這時扁耽重生,她的容貌,也再也恢復不到從前了。

    甦嬈最是看中她的容貌,自然對她恨之入骨。

    不過,甦嬈是聰明人,慣會審時度勢,她知道自己此時風頭正盛,又有沈初寒護著,就憑她一己之力,根本就動不了自己。

    所以,盡管恨不得飲自己的血扒自己的皮,她還是忍耐了下來,並沒有輕舉妄動。

    這樣的人,才最可怕!

    咬人的狗不叫。有了前世的前車之鑒,這一世,甦嬈此人,絕對會是她重點關注的對象。

    流月和沉星挑起簾子迎了她上車,一人跟著她進了車廂,另一人坐在車轅,拿起了韁繩。

    “殿下,是現在就走,還是等車隊走了之後再出發?”流月低聲問道。

    “現在走吧。”宋清歡涼淡的聲音傳出。

    流月應一聲,一揚韁繩,馬車緩緩朝前駛去。

    達達的馬蹄聲傳入眾人耳中,大家紛紛轉頭瞧去,卻只見微微晃動的簾攏,而馭車的侍女姣好的容貌。

    甦嬈恨恨放下了車簾,眼中一抹扭曲。

    而此時,她前頭一輛馬車的車簾卻被挑開,露出一雙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幽深的眸光,正一眨不眨地盯著那緩緩駛來的馬車。

    正是甦鏡辭。

    他方才正在車廂內閉目眼神,忽听得車外有“達達”馬蹄聲傳來,那馬蹄聲並不大,也並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可不知為何,他鬼使神差般就挑起了簾子。

    只一眼,他就認出了那駕車的侍女,是宋清歡身旁的貼身女婢,流月。

    這麼說,車內坐著的人,竟是舞陽帝姬?!

    心跳忍不住劇烈跳動起來,死死盯著那晃動的車簾,仿佛想透過那錦簾,看到里頭坐著的宋清歡來。

    自那日找過宋清歡後,他的情緒便一直在低谷中出不來。他親口得了宋清歡冷冰冰的拒絕,將自己心底僅存的那絲僥幸也硬生生撕裂開,怎麼也無法釋懷。

    或許,得不到的總是最好的。

    他知道,這一輩子,他是無論如何也得不到他了。

    可是為何再見到與她相關的人事時,心跳還是忍不住會加快?就好像,她已成了心底永遠抹不掉的那塊烙印,時不時在心底隱隱作痛,可若是將其剜除,留下的疤痕,卻更讓人難過。

    目光緊緊定在那緩緩駛離的馬車上,直到馬車消失在清晨耀眼的陽光中,方揉了揉酸痛的眼眶,失魂落魄地放下了車簾。

    這一別,或許就是永別。

    那麼,便希望她能過得平安順遂吧。

    長長吐盡心中濁氣,疲累地闔上了雙眼。

    很多年後,他尤記得當年初見時的那一幕。她著一襲天青色錦袍,玉冠束住墨發,清清淡淡的一眼,眉眼間玉宇清揚,顧盼生輝。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原來這世上真有女子,能將男裝穿得那麼好看。

    他後來才知,從那驚鴻一瞥的一眼起,舞陽帝姬,便成了他心頭那一抹明亮而皎潔的白月光。

    只可惜,他到底醒悟得太晚了。

    暖陽透過晃動的車簾照在他精致的臉龐上,素來玩世不恭的臉上,有一抹沉色久久纏繞,久久不曾散去。

    是夜。

    月光皎潔,星子斑斕。

    明日便要啟程回建安了,宋清歡雖則面上不顯,但想著回國後又要面對一堆的雜事瑣事,到底有幾分心神不寧,便讓沉星磨了墨,遣退了眾人,只獨自一人待在書房中寫字靜心。

    筆下潑墨揮毫,筆走龍蛇間,心情果然闊朗不少。

    紙上並非她慣常書寫的簪花小楷,而是大氣磅礡的狂草,這是她多年養成的習慣了,仿佛只有這在急速揮灑間,起伏的心緒才能真正平靜下來。

    至于書寫的內容,也是隨性而為。

    譬如現在,她腦中浮現出來的,是關于甦鏡辭名字的那句詩,便也隨手寫了下來。

    想起錦妃的遭遇,心底不由唏噓。

    這個世界,委實顛覆了她從前所有的認知,記憶中穿越前的那些生活,似乎開始漸漸淡去。甚至有的時候她會想,那二十年的經歷,會不會只是南柯一夢?

    長嘆一口氣,將筆一擲,身子往旁邊的貴妃榻上一躺,閉上雙眼稍作歇息。

    迷迷糊糊間,忽听得窗戶外有“咚咚”的聲音傳來。

    神情驀然一凜,身子一躍而起,寒刃般的眸光朝窗外射去。只是,凜冽的目光在看清窗外之人時,登時柔軟了下來。

    無奈地抿了抿唇,伸手去開窗戶。

    窗戶打開,夜色中,露出一張精致的臉龐,眸中星芒璀璨,比夜空中斑斕的星子還要耀眼幾分。

    是沈初寒。

    他用手撐住窗台,翻身一躍,跳進了房中。

    宋清歡伸手關好窗戶,看著他清泠的眉眼略有無奈,“阿殊,你做梁上君子坐做上癮了?”

    沈初寒笑笑,眉眼間盡是璀璨光華。

    他信步走到宣紙凌亂攤開的書桌前,“最後一夜了,我想你想得睡不著。”

    如此直白的情話從沈初寒這般涼薄的人口中說出,若叫人听了,定會驚掉下巴,只宋清歡早已習慣,淺淺一笑,依舊拿過軟枕,在貴妃榻上斜斜斜靠著,眉眼間暈染出一抹溫暖的情緒。

    沈初寒一來,她的心情便不由自主好了不少。

    沈初寒坐在書桌前,隨手翻動著桌上胡亂堆放的宣紙,抬頭看著她,好看的眉眼微蹙,“阿綰心情不好?”

    她的這個習慣,沈初寒自是清楚得很。

    “嗯。”宋清歡自知瞞不過他,索性也不否認,語聲恨恨道,“明日就要回國了,君徹和昭帝卻還活得好好的,讓我怎麼甘心?!”

    沈初寒聞言,眉眼亦冷凝了幾分,“放心吧阿綰,臨都這個地方,我們很快會再回來的。到時,這些人,一個都逃不掉。”

    宋清歡淡淡嘆一口氣,抬眸望向他,“我只是這麼一說,你不必因此打亂自己的計劃。”

    要回臨都,沈初寒就必須恢復他昭國皇子的身份,而這,又豈是件簡單的事?

    “好。”沈初寒凝視了她一眼,點頭應了。

    宋清歡的話,不論是什麼,他總是無條件無理由地答應。

    忽的,他的目光落在手中一張宣紙上,手指幾不可見地一僵。

    宣紙上,是筆走龍蛇的狂放草書,可他還是輕易認出了寫的是什麼。

    那是一句詩——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英俊的眉眼間驀地染上霜寒,握住宣紙的手克制不住地一用力,脆弱的紙張上出現了褶皺的痕跡。

    “怎麼了?”宋清歡察覺到他情緒的變化,抬眸望來,不解開口。

    “沒什麼。”沈初寒不動聲色地垂了眸,目光閃爍一瞬,恢復平靜。

    他雖這麼說,宋清歡卻有幾分不信,起身站了起來,走到了沈初寒身後。一面自然地將胳膊搭在沈初寒肩上,一面朝他手中的宣紙看去。

    這一看,神情微微色變,搭在沈初寒肩上的胳膊,也似有一瞬間的僵硬。

    沈初寒沒有回頭。

    可是,他就是敏感地感覺到了宋清歡身體的變化。

    “阿綰,這寫的是什麼呢?”他緩緩開口,語聲是一如既往地溫和。

    明知道沈初寒看不見,宋清歡還是扯出一抹淺淡的笑意,語氣平靜,“沒什麼,隨意寫了幾句詩。”

    她沒有去拿那宣紙。

    因為她知道,以沈初寒多疑的性子,如果自己稍微露出點破綻,他就會察覺出什麼來。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沈初寒語聲緩緩,念出了紙上那一句詩,聲音清清冷冷,似乎並沒有什麼變化。

    他不緊不慢地轉頭望來,尾音微微一挑,“這是阿綰自己想的?”

    這句詩里暗含了甦鏡辭的名字,沈初寒不可能看不出,宋清歡正暗自著急,難免有幾分神似恍惚,听得沈初寒發問,神思一斂,抬頭看去,猝不及防撞進一雙幽深的眼眸中,如漩渦一般,似要吸走人的心智。

    不知為何,看著沈初寒幽深如墨玉的眸子,她心跳一滯,又有一瞬的走神。

    直到沈初寒的聲音再度在耳旁響起,她才猛然回神,搖搖頭,“不是,是我偶然從某本詩集上看到的。”

    “哦?”沈初寒鼻音微微,帶著低沉,莫名地听得人心跳微滯。

    宋清歡心跳更快了,抿抿唇定了定心緒,主動開口,“阿殊沒有發現?這句詩中,暗含了甦鏡辭的名字。我當時見了覺得有些意思,所以記住了。說不定,甦鏡辭的名字,也正是從這句詩中而來。”

    她言笑晏晏,眸子清澈,可只有她自己清楚,自己心中有多緊張。

    她不想騙沈初寒,可在這件事上,她卻覺得,與其讓沈初寒知道真相疑神疑鬼,倒不如永遠爛在自己的心底。

    “是麼?”沈初寒輕笑一聲,眸子半眯,清冷的眸中倒映出宋清歡小小的身影。“阿綰倒是惦記著甦鏡辭”

    他的聲音有幾分嘶啞,雙眼朦朧的模樣,仿佛喝醉了一般。

    可他分明,滴酒未沾。

    宋清歡垂在身側的手急不可見地動了動,臉色卻是陡然沉了下來,“阿殊,你這話是何意?”

    瞧見她清澈眸中的慍怒,沈初寒長睫一眨,忽的伸出修長如玉的手,用手指輕輕捏住她的下頜,身子微微前傾,溫熱的呼吸噴灑在宋清歡肌膚上,激起陣陣酥癢。

    “阿綰”他緩緩開口喚她的名,聲音綿軟而沙啞,听得宋清歡身子也軟了下來,“阿綰,我是何意你不清楚麼?”

    宋清歡長睫微微一抖,下一刻,听得沈初寒醉酒般沉啞的囈語緩緩傳入耳中,“阿綰,我醋了。”

    ------題外話------

    純手打感謝榜

    花花︰9438、213cc1、深海孤魚、卿酒酒、愛寶兒

    鑽鑽︰深海孤魚

    月票︰微微閑、lxks、最愛小小鳥、5595、sunday5865、憂傷的夏天、8246、喝多也吐、chenqiong1、大尾巴兔、luci19、璃羽飛舞、亦暖暖、莎莉汶、萌&幻緗、啊  、琉璃千羽、zhuzhu、2747、進擊的不問、蝶露、六月雨、只願君心似我心、5727、kem、948eb、dancingking、9942eb、bigeon、03、彩虹牛、76d0、星藍之光、213cc1、liuyangyu09、伊人是夢、18863、哎呀是我啦、9438、清歡瑾之、endy14、威威、3131、**dahao、68ef1、qianyiqianyi、小零兒、sunnyli0730、望流年、曦貝貝、月挽弦</td></t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