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向聿帝求娶你可好?

    夜色漸濃,潑墨般的天空上有點點星子斑斕,月光如水,冷冷地灑下來。來參加除夕宴的眾人已散得差不多了,熱鬧了一晚上的皇宮終于恢復了平靜。

    清心殿外。

    因宮宴已散,殿外守衛的玄甲軍多了兩名,只是宸帝未回,到底有幾分心不在焉,微眯著眼眸,不住地打著呵欠。

    夜風凜冽,刮得人臉上生疼,四周愈發得靜了,只能听見呼呼的風聲。

    不知為何,守衛的玄甲軍忽然覺得周遭的氣氛有些不對,狐疑地對視一眼,睡意頓消,挺直了身體警惕地觀察著周圍的動靜。

    夜風仿佛在這一瞬間凍結住。

    忽的,風勢起,一道鬼魅的黑影襲來,從四人身邊一一繞過,悄無聲息地進了清心殿。

    身後,四名玄甲軍同一時間轟然倒地,雙目大睜,已經斷了氣。

    一招致命!

    他們的脖子上,有一道細小的血痕,那是極細的兵刃割出的痕跡。

    黑影飛快地進了內殿,正踫上有換好茶水的宮女出來,忽的見一道人影躥出,驚了一跳,手中的托盤“當啷”墜地。

    剛要尖叫出聲,脖子上便被人重重一擊,接著兩眼一黑不省人事。

    沈初寒冷冷地看一眼癱倒在地的宮女,眸中沒有一絲溫度,徑直朝內殿走去。

    宸帝此時尚未回宮,殿內空無一人,只有各處燭台中燃起的燭火,撲閃撲閃,顯出幾分鬼魅。

    沈初寒的影子投映在牆上,散發出肅殺的冷冽。他四下打量一番,目光定在靠里那張寬大的龍榻之上。

    翻身上前,在龍榻旁站定,鷹隼般凜冽的目光細細打量著龍榻的每一寸地方,神情冷肅,帶著刺人的寒芒。

    忽然,他神情一凜,眸中暗芒定格在龍榻四角的圓柱之上,眼底現一抹凝重沉思。

    圓柱之上皆刻著龍頭,龍頭的口微張,各含一顆瑩潤的明珠。在撲閃燭火中,顯出幽幽的光芒,望上去價值不菲。

    沈初寒垂在身側的手掌微動,一掌掌風襲去,最近的那顆圓柱上的龍頭便被劈成了兩瓣,露出口中的明珠來。

    他腳步一移,伸手將明珠取下來放在掌中,手掌一發力,明珠的外部竟開始融化!

    沈初寒幽深的目光盯著掌中漸漸融化的明珠,唇角露一抹涼淡的笑意。

    他動作未停,依次將其他三顆夜明珠也輕巧地取了出來。

    將明珠收入袖中,沈初寒大袖一拂,眼前那張寬大的龍榻頃刻坍塌,殿內剎那間塵土飛揚,所有的痕跡被瞬間抹去。

    沈初寒長睫一眨,推開窗戶,縱身一躍,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當夜,宸國皇宮炸開了鍋。

    清心殿門口守衛的四名玄甲軍離奇死亡,凶手不知所蹤,宸帝亦下落不明,瞬間驚動了皇後,心中大駭,當下命玄甲軍立即在宮中四下搜索,另派人牢牢守住宮門,不得放任何人進出。

    一番折騰下來,已近寅時。

    冬季天亮得晚,夜色仍是沉沉,唯有蜿蜒的火把長龍照亮了整個皇宮。

    宸帝迷迷糊糊睜了眼,眼角被窗外大亮的光線刺得一酸。

    頭痛欲裂。

    目光愣愣地落在窗外,腦中閃過一絲疑惑。

    窗外的天被火把照成了橘色,並不像天光大亮的模樣,他皺了皺眉,愈發生了困惑。

    發生什麼事了?

    伸手揉了揉眉心,身上似有幾分黏糊糊的十分難受。

    他剛欲掀被起身下榻查看情況,卻不小心摸到滑膩的一物,一愣,轉頭看去。

    甫映入眼簾的,是一條雪白的藕臂,花團錦簇的錦衾橫搭在手腕上,愈發顯得肌膚瑩白如玉。

    宸帝心中猛地一跳,似有什麼記憶浮上。

    他強抑住砰砰亂跳的心,目光順著雪白的手臂上移,先是玉白的香肩,布滿觸目驚心的梅花印,再往上,小巧精致的下頜,再往上……

    眸光落在那熟悉的眉眼上,腦中轟然一炸。

    躺在榻上之人,怎麼會是妍兒?!

    仿佛被人兜頭澆下一盆冰水,宸帝的心底一股徹骨寒意涌上。怎麼會……怎麼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捧住頭,感覺頭都要炸裂開來,所有的記憶仿佛在這一瞬間涌了上來。

    除夕宴,他飲了不少酒,嬈兒攙扶他至此,他想來看看妍兒,殿外無人看守,迷迷糊糊進了內殿,恍惚間似看到了阿錦……

    再後面,便是激烈至極的翻雲覆雨。

    他以為……他以為阿錦回來了,阿錦回來看他了,阿錦昨夜是前所未有的熱情,阿錦,阿錦……

    痛苦的回憶間,突然听得榻上女子“叮嚀”一聲。

    宸帝嚇了一跳,陰沉著目光望去,見女子面上仍殘留著歡愛後的潮紅,雲鬢散亂,衣衫不整,愈發慌了手腳。

    心中的慌亂和內疚排山倒海地涌了上來。

    他居然……他居然同自己的女兒……

    怎麼會這樣?!事情怎麼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這時,殿外似有喧嘩聲遠遠傳來。宸帝駭了一大跳,慌忙放目遠望而去,卻見蜿蜒的火把漸近,愈加慌了神。

    不行,他絕不能讓任何人發現他和甦妍之事!否則此事傳開,叫他的臉面何存?叫整個皇族的顏面何存?

    這……這可是**啊!

    心中痛心疾首,無比自責。深吸一口氣冷靜下來,眸中恢復冷冽。

    妍兒這里暫且不說,當務之急,是要先趕緊離開翠微宮。

    他趕忙起身下榻,悄無聲息地將揉作一團的衣衫從地上撿起穿上,稍稍整了整儀容,躡手躡腳朝殿外走去。

    還未踏出內殿,便听得外殿有推門聲傳來。

    有人來了?!

    他神情一凜,頓時慌了手腳,面色慘白。

    強忍住內心的慌亂,四下一打量,目光落在內殿的窗戶上。

    若是他沒記錯的話,翠微宮後頭是一片花圃,繞過花圃,再走沒多久就到清心殿了。

    眼下這種情況,他必須盡快回到清心殿,才能定下心來再做打算。

    听著正殿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宸帝顧不上多想,推開內殿的窗戶,手腳並用地爬了出去。

    跳下窗台的時候,心中焦急,還未準備好身子便撲了下去,頓時摔了個狗啃泥,腳踝也崴了一下。

    頓時一陣鑽心的疼痛傳來,卻不敢出聲,顧不上再去管殿內的情況,咬咬牙,趁著夜色的掩護,一瘸一拐往清心殿走去。

    而此時的翠微宮,宸帝一走,又恢復了寧靜。

    進來的是寶笙。

    昨夜宮宴散後,殿下喝了不少酒,她和寶琴攙扶著殿下跌跌撞撞回了宮,殿下身上卻有幾分發熱的趨勢。

    她本想去找太醫來瞧瞧,卻被殿下罵多此一舉,將她和寶笙趕出了殿,還命她將殿外所有守衛的人都撤了。

    她不知道殿下打的什麼主意,但也只得照做,將殿外的人都遣散了,自己也同寶琴回了房間。

    只是心中有事,到底睡得不大好,迷迷糊糊間,听到外頭有動靜傳來,睜眼一瞧,竟見宮中燃起了數不清的火把,照得遠處的天空亮如白晝。

    心下焦急,不知發生了什麼,又擔心甦妍,這才匆匆穿好衣服趕了過來。

    挑簾入了內殿,一股子黏濕的味道撲鼻而來。

    寶笙一愣,下意識嗅了嗅。

    甦妍尚未出閣,她亦是未經人事的少女,自然不知道那是歡愛後的氣息,狐疑片刻沒有想出個所以然,遂撇過不提,朝榻上的甦妍望去。

    這一看,卻是大驚失色,臉色頓時一片慘白。

    只見躺在寬大床榻之上的甦妍,渾身不著寸縷,只用錦被一角微微搭了身子。鬢發散亂,一頭雲翳般的青絲鋪開,發絲纏纏繞繞落在胸前身上。

    目光落在她的胸前,頓時嚇得渾身冰涼。

    那里,密密麻麻布滿了紅色的吻痕,還有一些淤青的痕跡。

    饒是她再不經人事,到底在宮中浸淫多年,便是沒見過,也曾听人說起過男歡女愛之事,腦中空白一瞬,終于回了神明白過來。

    殿下這是……?怎麼會這樣?!

    她全身冰冷,不住地打著顫。

    直到殿外整齊劃一的腳步聲漸近,才猛地打了個哆嗦,回過神來。

    她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到底是有人輕薄了殿下還是其他,但……但眼下唯一的法子,也只能將殿下喚醒再做打算了。

    心知甦妍醒後必是一番疾風驟雨,寶笙咬了咬唇,深吸了好幾口氣方才鼓足勇氣上前,戰戰兢兢小聲開口喚道,“殿下……”

    甦妍皺了皺眉頭,手下意識一動,將胸前的錦被掀開了去,露出越發觸目驚心的痕跡,看得寶笙越發起了一身冷汗。

    “殿……殿下……”她沒有法子,抖抖索索又叫了一聲。

    這一次,甦妍終于有了反應,皺了眉頭迷迷糊糊睜開眼望來。

    殿內沒有燃燈,只有殿外熊熊的火光照射進來。

    寶笙背對著窗戶而立,面上表情隱藏在陰影之中,只能瞧見黑乎乎的輪廓,和瞪得銅鈴一般大的眼楮。

    甦妍乍一睜眼,便看到床頭站了個面色怪異的人,她此時又剛剛迷糊轉醒,不免嚇了一大跳,驚叫一聲下意識朝後縮去。

    寶笙忙開口,“殿下,是奴婢,寶笙。”

    甦妍定楮一瞧,方才定了心,狠狠剜她一眼,“大晚上的,做什麼?想嚇死本宮嗎?!”

    說著,突然意識到窗外有些不對勁。這麼亮的火光,是發生什麼事了?

    她揉了揉眉心,越發覺得頭痛欲裂,皺了眉頭看向寶笙,一面開口問,“外頭發生什麼事了?”一面掀了被子想要起身。

    可身子剛一動,下身一陣撕裂的疼痛傳來。

    她倒吸了一口涼氣,剛坐起來的身子一軟,跌坐在榻上。

    寶笙忙上前欲扶她,不料,手剛觸踫到甦妍的手臂,甦妍卻猛地一顫,低了頭,狐疑的目光朝自己身上看去。

    待看清自己身上不著寸縷的模樣,還有瑩白肌膚上那些觸目驚心的梅花印,腦子里轟地一聲炸開來,尖叫一聲打開了寶笙的手。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瞧見甦妍見鬼一般的神情,寶笙心下一沉,覷她一眼小心翼翼開口道,“殿下,您……還記得發生了什麼嗎?”

    心中又是狐疑又是心驚。

    看殿下的模樣,似乎並不知情,難道,當真有人闖進翠微宮輕薄了殿下?可……可這是在宮里啊!就算殿下將翠微宮的守衛遣了下去,但來人是怎麼避開巡邏的玄甲軍神不知鬼不覺地摸進來的?更何況,殿下又怎麼可能被人輕薄了而沒有任何感覺?

    听到寶笙的話,甦妍發瘋一般的神情才鎮定些許,她死死攥住錦被,腦中閃過一些零碎的片段。

    她記得昨夜的除夕宴上她得了眾人注目,心中高興,喝了不少酒。後來散宴,她意識已有些模糊,在寶笙和寶琴的攙扶下回了宮。

    回宮之後,她記得自己上了榻,卻感到身上漸漸發起熱來,那種感覺,仿佛心底有鋪天蓋地的空虛涌上,渾身燥熱難耐。

    寶笙以為她是發熱,想去找太醫,她卻在那一瞬間靈光一閃,有什麼東西浮現在腦海。

    她雖未出閣,但身在皇宮,什麼樣的腌事沒見過。心底一沉,升起一股絕望。

    自己身上的這股躁動熱意,似乎……似乎並不是發熱,而是中了春藥!

    到底是誰!

    心中又怒又驚,可這種情況下,也顧不上追究始作俑者,心底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決不能讓人瞧見她的狼狽樣,遂讓寶笙遣走了所有人。

    可惜,她到底還是太天真了些。原以為這藥效只是一陣,熬過去了便也就好了,沒想到……這藥的威力卻比她想象中的要大的多。

    等她意識到事情已經漸漸朝不受自己控制的方向發展時,已經太晚了!

    還未來得及喚了寶笙進來,神識便被鋪天蓋地的躁動給掩蓋,接下來的事,她便記不清楚了。隱約只記得似乎有人進了內殿,撫上了她的額頭,那手十分冰涼,如一劑良藥,剎那間澆熄了她體內的燥意。

    再後來,她所記得的,就是瘋狂的纏綿了。

    想到這里,臉色剎那間一白,瘋狂的片段不斷涌入腦海之中,心里又驚又駭,竟不知該如何辦是好。

    寶笙瞅著她臉上青紅交加的臉色,心中也是焦急,忍不住沉聲又喚了一句,“殿下……”

    甦妍驀地回了神,神情一冷,惡狠狠地抬頭看向她,“今晚之事,不能同任何人提起,听見沒有?!”

    寶笙神情一凜,忙不迭應了。

    甦妍陰沉著臉,強自壓下心中的不安,“還不快來替本宮更衣!”

    寶笙諾諾應聲,飛快找了衣服過來伺候甦妍穿上。好不容易伺候著甦妍穿好了衣服,甦妍低頭一瞧,臉色頓時又陰翳起來。

    “蠢貨!”她怒喝一聲,“替本宮找件高領的裙衫過來!”不讓如何遮得住她脖子上的吻痕和青紫痕跡?

    一番折騰下來,總算是換好了衣服。

    甦妍將搭在膝上的被褥掀開,剛準備下榻,目光卻被榻上一處所吸引,一張玉白小臉刷地漲成了豬肝色,眸中滿是不甘和屈辱,有隱隱淚花波動。

    她所看向的地方,有一抹刺眼的紅。

    寶笙見她動作突然頓住,不免也愣了神,隨著她的目光看去。這一看,心中頓時也五味雜陳。

    甦妍卻猛地將那處被褥一扯,眼中是歇斯底里的神情,不斷地用手去撕扯著那一抹嫣紅。

    “殿下!殿下!”怕甦妍傷到了自己,寶笙忙上前制止。

    甦妍忽地像脫力一般,哭泣著撲倒在被褥上,心中又是委屈又是不甘。寶笙在旁看著,既不敢上前安慰,又不敢多說什麼,只得無奈地站在一旁。

    甦妍並沒有哭多久,很快抬了頭,伸出袖口將臉上的淚珠抹干,然後冰冷地看著寶笙,“將今日床上所有的東西,都給本宮燒了!不要留下一絲痕跡!”

    “是!”寶笙忙不迭迎了。

    听得殿外喧嘩聲越大,甦妍定了定心神,皺眉看去,“發生什麼事了?”

    寶笙尚未回答,卻有匆忙的腳步聲從殿外傳來,越來越近,很快,內殿的珠簾被人挑起,寶琴走了進來。

    甦妍眸色一冷,抓過錦被遮蓋住了被褥上的血色。

    寶琴匆匆而入,一見內殿這有些詭異的架勢,不由分了神。

    甦妍神情冷冽,強壓下心中的不安,“出什麼事了?”

    “不好了殿下!玄甲軍來搜宮了!”寶琴這才想起自己的來意,慌慌張張道。

    搜宮?

    甦妍猛地一驚,“出什麼事了?”

    “清心殿的玄甲軍被人殺死在了殿外,殿中一片狼藉,皇上也不知所蹤!”寶琴忙將自己打听到的消息說了出來,“玄甲軍奉皇後之命,在各宮搜查皇上和刺客的下落,這會子已經到翠微宮外頭了。”

    “父皇失蹤了?”甦妍愈發心驚。

    怎麼一晚上居然發生了這麼多事?到底是誰在背後搗鬼?!

    寶笙看向寶琴,皺了眉頭,“難道玄甲軍還要進殿來搜麼?”

    寶琴焦急地點頭,“玄甲軍奉了皇後的懿旨,說任何宮里都不能放過。奴婢跟他們說殿下已經睡下了,他們依舊不肯作罷,非得進殿內一搜,奴婢只得先進來通稟一聲。”

    甦妍心亂如麻,聞言也沒有多說。

    倒是寶笙怕寶琴和玄甲軍看出端倪,忙道,“殿下不如還是先睡下,玄甲軍來了,見殿下已經入睡,想來也不會久待。”

    甦妍點頭應了,脫去外衫又睡了下來。

    寶笙和寶琴便匆匆去了殿外。

    沒多會,果然听到井然有序的腳步聲從殿外傳來,似乎已經開始在搜查正殿了。很快,珠簾被人輕輕挑起,似有一人朝殿內微微一看,見沒有異樣,方退了出去。

    甦妍躺在榻上,忽然覺得一切都恍如做夢一般,只有錦被床褥上那種惡心的歡愛氣味,提醒著她所有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她幾欲作嘔,起身剛要坐起,忽然覺得手腕處有什麼硌得生疼。她微怔,蹙了眉頭摸去。

    摸上去似乎是塊環形玉佩的感覺,甦妍有些狐疑。

    她的玉佩都是花鳥魚蟲的紋樣,從沒有過環形樣式的玉佩,心中生疑,將玉佩從被中拿出放在眼前一瞧。

    果然是塊環形的碧玉玉佩,其玉通透瑩潤,一看便是上等的好玉。

    甦妍覺得那玉有幾分眼熟,皺著眉頭仔細回憶起來。

    忽然,腦中一道靈光閃過,浮現出一人的身影。

    甦妍一怔,額上刷地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惡心反胃感翻江倒海而來。

    這玉佩,她曾在……曾在父皇身上見過!

    玄甲軍搜完翠微宮,又往甦嬈的長信宮而去。

    紅袖站在殿外,看著遠處的火把越來越近,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不住在原地打轉。

    都這麼久了……殿下……殿下怎的還未完事兒?

    眼看著玄甲軍就要搜到長信宮來了,殿下若再不開門,方才的事,可就紙包不住火了!

    正當她焦急之際,殿中終于被人拉開,甦嬈從中走了出來。她已經穿戴整齊,臉上是一片冷漠而荒涼的神情,眼中的眸色幽深得叫人害怕!

    紅袖不敢朝殿內看,只躬身道,“殿下。”

    “出什麼事了?”甦嬈冷冷吐出一句話。

    紅袖便把自己打探到的情況告知了甦嬈。

    甦嬈眉尖一蹙,父皇失蹤之事她心里自然有譜,可清心殿的玄甲軍被殺一事又是怎麼回事?

    “殿下,那名玄甲軍?”紅袖低垂著頭,小心翼翼問了一句,心中不免焦急

    若是被人搜到內殿中的玄甲軍,殿下的名聲可就全毀了!

    “死了。”甦嬈語氣愈冷,眼底冰霜凝結。染指了她清白的人,自然不可能再活在這個世上。

    紅袖心中一驚,卻也不敢多說,只道,“可搜宮的玄甲軍那邊……?”

    甦嬈冷冷轉身,朝殿內走去,須臾,有不含一絲溫度的話語飄了過來,“就說本宮已經睡下了,若他們執意要闖,後果自負!”

    紅袖吶吶應一聲,不敢多說,伸手將殿門關上,走到院門處等候著玄甲軍的到來。

    這一年的除夕夜,格外漫長,也成了多少人心底永遠抹不去的烙印。

    第二日。

    宮外謠言四起。

    傳的,就是皇宮中前一夜除夕夜上發生的事。

    有說宸帝興酣酒醉,竟在花圃中睡了大半夜。有說沁水帝姬不甘寂寞,偷偷勾搭上了玄甲軍士兵。有說二皇子與宮中妃嬪有染。還有人說,宸帝與六帝姬之間不清不楚。

    這流言不知從何而起,卻在瞬間鋪天蓋地而出,傳遍了整個洛城,將所有皇宮中陰暗的一面都撕開來,暴露在普通百姓眼前。

    這些事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大街小巷都對這些宮廷丑聞議論紛紛,走到哪里都能听到有人談論。

    一夕之間,宸國皇室的地位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撼動。

    這些流言很快傳回宮中。

    宸帝震怒,責令玄甲軍徹查,對于膽敢妄議皇室之人,格殺勿論,同議之人,追連坐之責。

    仿佛突然之間,大街小巷便涌入了大量玄甲軍,他們個個目色森然,行事手段狠厲,遇到稍有可疑之人,即刻抓入大牢,集中問斬。

    高壓之下,人們再不敢談論那夜除夕宮宴上發生的事,原本熱鬧的朱雀大街,頃刻間冷清了下來,所有人都窩在了家中不敢出來,生怕一不小心就被玄甲軍以妄議朝政之名論處。

    而朱雀大街上原本生意頗好的那家清揚閣也突然關了門,店內的伙計婢女和那個神秘的女老板也在一夕之間消失了蹤跡,再無人知道她的下落。

    此時的宋清歡,卻已在啟程回聿的路上了。

    那日她在宮中與沈初寒會合之後,因是否該繼續留在宮中與沈初寒起了爭執,正待執意留下,卻突然覺得頭暈目眩,很快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當她再次醒來時,卻發現自己已身處馬車之上,一旁坐著容色如常的沈初寒。

    她皺了眉頭,起身坐了起來。

    沈初寒伸手攙扶一把,看著她的神情清雋如常。

    感到身下馬車顛簸的感覺,宋清歡的眉頭皺得更緊,忽然想到什麼,臉色一沉,一把將車窗簾挑起朝外望去。

    馬車此時正行在官道之上,兩旁是一望無際的田野和零星閃過的房屋。後頭還跟了一輛馬車,玄影馭車,車內坐的約莫是流月和沉星。

    他們此時已經出了洛城!

    宋清歡猛地轉了頭,漆黑的眸中現一抹惱意。

    “沈初寒,你搞什麼鬼?!”宋清歡怒斥一聲,怒氣沉沉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住沈初寒。

    “阿綰醒了?”沈初寒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勾唇一笑,遞來一盞溫熱的茶水,”先喝口水潤潤喉。“

    宋清歡心中一股無名的怒火。

    她不接,只目色沉沉地看著沈初寒。

    好端端的,他們怎麼會突然出了洛城?昨夜在宮中,想必是沈初寒使了什麼手段,才使自己莫名的昏厥了過去。

    雖然她知道沈初寒定不會害自己,但這種被人蒙在鼓里的滋味,實在是不爽。

    沈初寒神情未變,笑容愈加和暖,“那便先喝口水消消氣。”

    宋清漪神情冷硬地接過,仰頭喝了一口茶水,然後將茶盞往幾上一放,琉璃星子般的墨色眼眸中透出濃重的狐疑和不悅。

    眼前的男人,神情清雋如水,可偏生又透了幾分拒絕不得的霸道。

    宋清歡忽然心底一陣泄氣。

    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沈初寒大概永遠也改不了這偏執而霸道的性子了。

    他不說話,只定定地看著宋清歡,眉眼間似還帶了幾分淡淡的委屈。

    宋清歡無奈,只得軟了口氣,“阿初,你究竟在做什麼?我清元果還沒有拿到,現在回去,之前所籌謀的一切不就全都白費了?!”

    “我不想先回涼國。”沈初寒沉沉開了口,長睫一垂,恰到好處地掩飾了眼底的痴纏。

    宋清歡一愣,繼而扶額一嘆,“阿初,話雖如此,你也不能直接將我擄走啊!”她心中又好氣又好笑。

    這樣強硬的手段,分明是前世的沈初寒會有的舉動,可這一世……她以為他已經改了許多。難道,還是自己一廂情願了麼?

    心中隱隱生出幾絲不悅和懊惱,剛待繼續開口,卻見沈初寒將手握成拳頭,伸到了她面前。

    宋清歡一怔。

    “這是什麼?”

    沈初寒忽而勾唇一笑,將手掌攤開,眸中有亮色灼灼。

    宋清歡下意識地垂眼望去。

    他的手掌中放著兩顆嬰兒拳頭大小的果子,呈淡淡的銀白色。

    宋清歡心跳忽然加快,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她霍然抬頭,眸光一眨不眨地定在沈初寒面上,聲音因激動而有幾分顫抖,“這……這難道是……難道是清元果?”

    沈初寒淡笑著點頭,眉眼微彎,浮上溫暖的弧度。

    宋清歡長睫一顫,定定地看著他掌心中那兩顆小小的果子。這便是她費盡心思想要得到的清元果麼?可是……沈初寒是從哪里得到的?

    “阿初……”她疑惑地望去。

    沈初寒自然知道她要說什麼,把玩著手中那顆清元果,語氣玩味,“昨晚我听了阿綰對清心殿殿內的描述,宸帝的那張龍榻引起了我的注意。既然季流雲都知道這清元果藏在宸國皇宮中,宸帝就不可能不知道。以宸帝謹慎的性子,必然會將清元果藏在貼身之處。”

    宋清歡點頭。

    她也是這般猜測的,所以才會夜探清心殿。

    “阿綰說並未在殿內發現什麼機關密室的痕跡,那麼我想,或許那清元果放的地方,正是觸手可及卻又不會引人懷疑之處。”

    宋清歡心中忽然有猜想呼之欲出。

    “難道……難道是那四顆在龍頭口中的明珠?!”她驚呼出聲。

    沈初寒含笑不語,卻是默認了她的說法。

    宋清歡恍然。

    原來那清元果,竟是被封存在了那四顆明珠之中!

    “我將明珠取出,一一化開來看,果然得到了兩顆清元果。”沈初寒不緊不慢道,“既然清元果已經找到,你就沒有再待在宸國的必要了,早早隨著我回去不好?”

    宋清歡無奈抿唇,“話雖這麼說,可我給甦嬈布下的局……”

    沈初寒輕笑,“今日一早,大街小巷便傳遍了宮里的各種丑聞。甦景鑠和父皇寵妃偷情之事,甦嬈和玄甲軍士兵春風一度之事,還有……宸帝和甦妍不清不楚之事。宸國皇宮現在已經亂作一團,怕是短時間內都沒法恢復元氣了。”

    宋清歡微訝。

    甦嬈和玄甲軍士兵……?

    片刻的詫異過後,唇角浮起一抹冷笑,她還當真是狠得下心,竟當機立斷就找了個玄甲軍來替自己解決。這次只讓她失了身,真是便宜她了!

    “甦妍今早在宮中上吊了。”沈初寒又道。

    上吊?!

    宋清歡雖有詫異,卻並不吃驚。眼底一抹冷意閃過,無波無瀾道,“可死了?”

    沈初寒搖頭,“沒死。不過,听說瘋了。”

    瘋了?宋清歡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也不知是真瘋還是假瘋。但不管如何,她此時既已離開洛城,甦妍和甦嬈那邊的事情便只能暫且告一段落。

    不過,她有種預感,她和甦嬈,大概很快又會見面的。倒那個時候,她要的,可不止她的貞操那麼簡單!

    眸色微冷,長長舒一口氣。

    忽又想起一事,眼波一橫,斜飛了眼角朝沈初寒睨去,“盡管如此,你又怎可不經我同意擅自帶我離開洛城?”

    她隱約覺得,因著這些日子的朝夕相處,她與沈初寒之間心結已解,沈初寒似乎吃準了自己不敢對他再次狠心,從前那些霸道偏執的性格又冒出了頭。

    “阿綰……你當真狠心讓我一個人先回涼國?”沈初寒卻沒有正面回答她的話,而是露出一絲可憐兮兮的神情,眼中有溫潤的神色。

    “你……

    見他這幅模樣,宋清歡又好氣又好笑。此番謀事,若沒有沈初寒從旁協助,確實不可能這麼快成功,可自己這次若妥協了,下次他定當得寸進尺。

    想到這里,臉色一垮,佯怒道,“你實在是……不知悔改!”說著,掀起車簾,對著車外的慕白喊一聲,“停車!”

    慕白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一臉詫異地勒緊韁繩停了下來。

    宋清歡氣呼呼跳下馬車,往後頭找沉星和流月去了。

    慕白無辜地看著沈初寒。

    沈初寒神色淡淡,道,“無礙,繼續走吧。”

    馬車便有緩緩朝前駛去。

    沈初寒看著手中的清元果,嘴角最後一抹笑意也落了下來。一世太短,而他的時間太少,他左思右想,還是不願意再度與她分開這麼久。哪怕到了聿國,他們最終還是要分道揚鑣,可便是這一路的陪伴,對他來說也重要至極。

    只要有關她的事,他終究還是做不到徐徐圖之。

    她是他生生世世的軟肋和逆鱗,任何人都觸踫不得!

    一路西行,一行人終于在一月末的時候進入了聿國境內。沈初寒不顧宋清歡的拒絕,執意要將其護送她回建安後方才返涼。

    他們最後一站的落腳處,在無憂鎮。

    無憂鎮依舊是去時那般熱鬧繁華的模樣,人來人往,川流不息。

    宋清歡緊了緊身上的斗篷,隨沈初寒一道下了船。在這里用過午飯,他們便會即刻啟程,趕在天黑之前到達建安。

    一路沿著福祥街信步而走,宋清歡在那間“醉仙居”前停了下來,回頭朝沈初寒淺淺一笑,“就這里吧。”

    沈初寒也回以一笑,率先邁進了酒樓。

    今日店內還有雅間,沈初寒似有話要同宋清歡說,讓小二開了兩間,讓慕白玄影和流月沉星一間,他和宋清歡則單獨進了一間。

    兩人入了雅間,又隨意點了些菜。待菜和酒水上齊之後,小二便退了出去。

    越靠近建安,宋清歡心中離別的愁緒便越深。

    習慣真是個可怕的東西。

    她用了三年時間去忘卻沈初寒,卻在短短幾個月時間內再度習慣了他的存在,甚至,已漸漸離不開他。

    一想到下次見面不知是何時,眼底有止不住的酸澀涌上。

    “阿綰還記得那時的天燈節麼?”還是沈初寒先開了口,語氣溫潤,神情是慣有的柔和。

    宋清歡呆呆地望著他。

    在自己面前,他總是這樣一幅寵溺清和的模樣,看得久了,開始漸漸忘了他前世的嗜血和殘暴。

    沈初寒他,到底將自己寵壞了。

    心底幽幽嘆一聲,卻見沈初寒溫熱的手伸來,曲成弓形,在她鼻梁上輕輕一刮,“阿綰怎的走神了?”

    宋清歡不好意思笑笑,“當然記得。”

    “我還欠你一場煙火。”他亦笑。

    宋清歡心內一怔,想起那晚上的天燈節,想起天燈節上沈初寒有些反常的神情,心底有一絲怪異的情緒浮上。

    尚未理清思緒,听得沈初寒低沉涼淡的聲音再度響起,“不過,我欠你的,似乎並不止如此。”一頓,他灼熱的目光落在宋清歡面上,一字一句清晰道,“阿綰,我還欠你一場盛大的婚禮。”

    宋清歡心弦猛地被人一撥,長睫顫顫,抬了頭望去,正撞見沈初寒幽深如海的眸子中。

    他看著自己,神情專注而濃烈,見宋清歡似有怔忡之色,他微微勾了唇,有溫雅的聲音飄入耳中。

    “阿綰,回涼國後,我向聿帝求娶你可好?”

    題外話

    感謝︰

    清歡瑾之2張月票、可萌1張月票、離白1張月票、曦貝貝4張月票及1張五星評價票、小爺萌萌噠1張月票、玲瓏1張評價票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