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店鋪開張

    忽的,一陣風起,掀起窗上籠著的輕紗一角,露出華輦內半面麗質容顏。精巧的下頜,殷紅的薄唇,玉白如瓷的肌膚。

    宋清歡的瞳孔猛地一縮。

    這張臉,化成灰了她也認識!僅憑方才那一眼,她便認出了這華輦中坐著的人,正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宸國排行第五的沁水帝姬甦嬈。

    眸色驟然一冷,冷厲的眼刀緊緊盯著那緩緩經過面前的華輦。

    這時,一只縴縴玉手從華輦內伸出,將亂舞的輕紗挑了起來。華輦內的女子微微側了頭,朝這邊看來。

    秀眉青黛籠霧,一雙鳳眼微微上揚,帶著些凌厲的風情。右眼角處有一顆小小的淚痣,更添嬌嬈。明明已是寒冬,那女子卻只穿一件大紅色銀絲斜襟羅衣,身子斜倚在大引枕之上,一手支起下頜,露出胸前一片瑩白的肌膚,面上神情說不出的慵懶和風情。

    宋清歡幽深墨瞳剎那間縮成一個黑點。

    甦嬈,別來無恙!

    許是感到了宋清歡寒意滲人的目光,甦嬈漫不經心地別了眼眸,往這邊看來。

    眼前錦簾忽地落下,隔絕了宋清歡凌厲冷冽的視線。她眉尖一蹙,朝一側看去。

    方才落下錦簾的那只手,分明是沈初寒的。

    “阿初,你做什麼?”她眼中冷冽尚未來得及收起,看向沈初寒的目光中猶帶著森寒。

    流月和沉星一怔,不知方才發生了什麼。

    沈初寒面上是難得的涼淡,他凝視著宋清歡,淡淡吐出幾字,“阿綰,你失態了。”

    宋清歡心跳猛地一滯,垂在膝上的手用力攥了攥。

    是的,她差點在甦嬈面前失態了!

    長睫一垂,掩下眸底洶涌的驚濤。再一抬眸,眼底已恢復一片平靜無波。她看著沈初寒,一字一頓道,“不會再有第二次。”

    沈初寒笑笑,沒再多說。

    華輦中,甦嬈狐疑地皺了皺眉,方才她分明感到一道凌厲的視線向自己看來。看她的人向來很多,艷羨有,崇拜有,欲念有……她早已習慣了形形色色的注視,可方才那道目光,分明不一樣。

    只是放眼掃去,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並未發現任何異樣。

    反倒有幾個粗鄙不堪的男子見甦嬈的目光朝他們看去,面上一喜,眼中流露出色眯眯的神情。

    甦嬈眼底劃過一抹毫不掩飾的嫌惡,收回手,將輕紗放下,隔絕了那惡心的視線。

    “殿下,有什麼問題麼?”華輦內端坐著的侍女恭謹開口。

    “無事。”甦嬈閉了眼眸,只當自己看岔了,沒有將方才的事放在心上。

    又等了一會,甦嬈的華輦終于走遠,街上的秩序恢復暢通。

    馬車又緩緩動了起來。

    車外有百姓的議論聲傳進來。

    “沁水帝姬的排場可真大啊!幾位皇子出行都沒有這麼大的陣仗!”有人開口感嘆。

    “可不是嘛!沁水帝姬可是最得寵的帝姬,再說今日出城又是為了替皇上祈福,排場能不大嘛。”另一人接口。

    “不過沁水帝姬長得可真是漂亮啊!”

    “漂亮也沒有你的份……”

    “怎麼,說說還不行嗎?方才帝姬還看向我這邊了呢!”

    “你?!你別做白日夢了……”

    馬車漸漸朝前駛去,百姓們的議論聲也被拋到了後頭,宋清歡端坐在車內,眼眸緊闔,神情清冷如高山雪,不起一絲漣漪。

    沉星和流月不解地看向宋清歡。

    她們總覺得殿下自方才後氣息就變了很多,難道……殿下與這宸國的沁水帝姬認識?可殿下從未來過宸國,又怎會認識沁水帝姬?

    狐疑歸狐疑,兩人也不敢貿然開口,只得垂了頭未發一言。

    約莫行了一炷香的時間,馬車拐進了一條小巷,很快,緩緩停了下來。

    慕白和玄影跳下車轅,將簾子打起,請了宋清歡和沈初寒下車。

    宋清歡在流月和沉星的攙扶下下了馬車,四下一掃,發現他們如今正身處一條巷子當中,巷子里開幾扇門,似乎有幾戶人家。他們所站的位置,正是當中那戶。

    慕白伸手將院門推開,請了幾人進去,道,“便是這里了。”

    大家一起進了院子。

    為了不引人注目,沈初寒來之前特意吩咐慕白所選房子不必張揚。因此這處院落佔地不算大,但勝在方正清幽,而且地段好,拐出這條小巷沒多遠便是整個洛城最大最繁華的街道朱雀街。

    院子里有花叢藤蔓,雖已到冬日,百花已謝,卻仍有一番清新自然的光景。

    正中有一間正廳並兩間廂房,便是宋清歡和沈初寒的房間了。左側耳房為廚房柴房,右側兩間耳房則正好供流月沉星和玄影慕白住下。也算得上是麻雀雖小,五髒俱全。

    宋清歡打量一番,頗為滿意。

    慕白又道,“這左右的院子我們也買了下來。”如此一來,就不必擔心左右鄰居會對他們的身份產生好奇,亦或是混進什麼不安全的因素來。

    幾人一路奔波,早已疲憊不堪,也不多客套,各自回房歇息了。

    院落雖已租好,慕白也提前買了不少家用之物,但他到底是男人,心思不夠細膩,這兩天,宋清歡帶著流月和沉星上街又買了不少東西,院子里方才有了煙火氣。

    沈初寒這幾日似乎也很忙,每日都是早出晚歸,不知在做些什麼。便是宋清歡問起,也只是笑笑將話岔了過去。

    等到這邊一切都安頓好,下一步便是去看鋪子了。

    慕白提前置辦好的鋪子,就在朱雀大街上,鋪面算不得大,但位子極其醒目,後頭還有一方小院,並廂房幾間,可供店家休息用。

    而且,沒多遠便有珠寶首飾鋪和綢緞鋪,十分方便。

    宋清歡十分滿意,連夸了慕白幾句。慕白不好意思地笑笑,心道,公子把所有要求都詳盡地同自己說了一遍,若自己再辦不好,可就枉在公子身邊待這麼久了。

    考察完店鋪,宋清歡心里有了譜,親自畫了張設計圖來讓慕白去準備,與此同時,又考察了周邊幾家珠寶鋪和綢緞鋪,暫且與兩家達成了合作協議。

    等到她忙完這些,鋪子也裝修得差不多了,看著工人最後將刻著“清揚閣”三字的牌匾掛上去,這才長長舒一口氣。

    有美一人,宛如清揚。這便是她起這個名字的初衷。

    到這里,前期準備總算是完成了。

    此時,離他們到洛城已經過去小半個月。天氣越來越冷,朱雀大街上卻依舊人流攢動,十分熱鬧。

    宋清歡伸出手在嘴邊呵一口氣,看向身後喬裝成侍衛模樣的沈初寒笑笑道,“走吧,先回去。明日鋪子便可開張了。”

    “阿綰可想好如何招徠客源了?”沈初寒隨著她往住的院落而去。

    宋清歡成竹在胸地笑笑,“這第一步,當然是將名氣打出去。”所謂“私人訂制”的概念,對于這個時代的人還很陌生,但只要把這個概念推廣出去,就不愁沒有客源上門。

    當夜,宋清歡早早上了榻,為明日的店鋪開張養精蓄銳。

    翌日。

    宋清歡早早起了床,收拾妥當後便帶著流月和沉星去了清揚閣。沈初寒和慕白也喬裝打扮好跟了去。

    此時時辰尚早,朱雀大街上還沒有多少人。偶爾經過一兩個行人,也都是行色匆匆。

    一切準備妥當時,日頭已經出來,大街上的人也多了起來,人來人往客流不息。偶爾有幾個人駐足,好奇地打量著這間新開的鋪子,卻也只是看看而已,並未進來。

    宋清歡卻不急,兀自坐在鋪子內喝著茶。

    見她這般胸有成竹,原本有幾分緊張的流月和沉星也跟著鎮定下來。

    喝了快一盞茶的時間,宋清歡終于放下了手中的茶盞,看一眼店鋪外經過的越來越多的行人,看一眼慕白和流月,淡淡吩咐道,“開始吧。”

    兩人領命,慕白將爆竹拿到門口,用火折子點燃。門外很快響起了“  啪啪”的聲響,將往來行人的注意力都給吸引了過來。

    宋清歡這店鋪裝修了大半個月,但一直很神秘,也不知是做何生意的,此時見其終于開了張,有好奇的百姓便圍了過來,瞪大眼楮觀察打量著。

    燃了一會,爆竹聲止,流月和沉星笑吟吟從店鋪里頭走了出來。

    宋清歡今日特意將兩人打扮了一番。

    沉星氣韻沉靜,今日穿了一身月白蝶紋束煙霞銀羅百褶襖裙,外罩一件蜜合色剪絨披風。宸國女子多為上裳下裙,少有這種一片式的裙衫。寬大的衣擺遮住裙衫,雖顯飄逸,卻少了幾分女性的柔美和嬌艷。而沉星腰間用錦帶束住,顯出盈盈一握的腰身,勾勒出姣好的身段。披風兜帽上一圈白色絨毛,襯得其小臉兒巴掌大,愈顯瓷白光潔。

    流月性子活潑,今日便穿了身改良的青色騎裝,上著對襟窄袖短衣,下穿月牙白百褶襖裙,足上蹬一雙掐金紅香小羊皮靴。墨發卻不同沉星一般挽成發髻,而是編了十數條小辮,再束一個高馬尾在腦後,端的是英姿颯爽。

    二人一出來,便將眾人的目光牢牢吸引住了。

    男人都被她們的容貌所吸引,而女人,看得最多的卻是她們身上的裙衫以及頭頂的珠釵,滿臉好奇之色。這般新奇的式樣,她們卻是從未見過。

    她們二人朝眾人盈盈一福,流月笑意盈盈地開了口,“諸位父老鄉親,小店今日開張,半價大酬賓,還請諸位多多捧場。”

    她話音一落,就有人狐疑地打量一圈店中場景,不解開口道,“你們這店鋪是做什麼生意的?”

    “我們這店鋪呀,做的是私人訂制的生意。”流月語聲清越地開口答道。

    “什麼叫私人訂制?”這麼新鮮的名詞,眾人自沒有听說過。人群中頓時響起了此起彼伏的疑問聲。

    流月不慌不忙地一笑,“諸位請稍安勿躁,容我一一道來。”

    她朝前走了走,目光在人群中各女子面上一掃,笑吟吟開口道,“如今將近年關,各位姑娘小姐定有許多壽宴要赴。每到這時,大家是不是常常煩惱不知該穿什麼衣服,帶什麼首飾赴宴?而且,每次精心打扮一番,卻總有與他人裝扮相撞的風險,也無法從眾人中脫穎而出?”

    宸國民風開放,人群中自然不乏一些來看熱鬧的大家小姐,普通百姓沒有什麼反應,她們卻是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流月一笑,“我們清揚閣便是專門為各位姑娘小姐解決這種煩惱的地方。只要成為我們的客人,我們便會為諸位量身打造合適的首飾服裝,讓您能成為人群中最閃耀的那一位!”

    這話一出,圍觀的人群便有些蠢蠢欲動起來。

    女子皆愛美,可不是所有的女子都有姣好容貌,這個時候,就更需要合適的首飾服裝來裝點了。俗話說的人靠衣裝不是沒有道理的話。

    流月一見有戲,忙提高了音量趁熱打鐵又道,“俗話說人靠衣裝,諸位姑娘雖然天生麗質,但如何能從眾人中脫穎而出,如何能讓自己心儀的公子一眼就看到自己,可就需要更好的裝扮了。只要來了我們清揚閣,保管能將諸位最美的一面發掘出來!”

    宋清歡在鋪子里听著,頗有幾分忍俊不禁。

    流月這個小丫頭,說起來倒是一套一套的,還挺有能唬人的架勢。

    果然,人群中的竊竊私語聲漸漸大了起來,似有人躍躍欲試。

    流月和沉星對視一眼,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放出了最後的大招,“前三位來本店的客人,費用全免,可免費得一套首飾和服飾!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這話一出,終于點燃了人群中各位世家小姐的熱情,有人率先喊了出來,“我……我第一個!”

    “我……我也要……”

    “還有我……還有我……”

    瞬間人群炸開了鍋,方才還一臉矜持的世家小姐都紛紛朝前擠去,生恐落後了會錯失這個好的機會。

    流月心中樂開了花,忙同沉星一道大聲維護著秩序,“大家不要急,不要急!後面的姑娘小姐們也能享受半價的優惠!僅此一天,錯過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人群一窩蜂地涌了進來,宋清歡和流月沉星頓時忙得腳不沾地起來,沈初寒和慕白也被她拉著過來一道幫忙。

    好不容易將所有人的信息都記錄完畢,約了她們再次過來的時間,已經是中午了。

    送走最後一位客人,宋清歡長長舒一口氣,跌坐在椅子上。

    太累了!

    比想象中可累多了!

    沈初寒礙于如今“侍衛”的身份,也不好做什麼,只心疼地看向她喚一聲,“阿綰……”他自是想勸她放棄算了,清元果他再想辦法取來,可一見宋清歡眼中熠熠的堅持,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宋清歡朝他笑笑,掏出帕子擦了擦額上的汗珠,“開門大捷,比我想象得還要火爆一些,看來……傳到甦妍耳中也只是早晚的事。”

    沈初寒“嗯”一聲,“話雖如此,你還是不要太累了,我看,再雇一些人來幫忙吧。”

    宋清歡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原本她以為就他們幾人一起就足夠了,現在看來,確實有些人手不夠。雖說不是長遠的生意,但她的主要目的並不在賺錢,自然也不可能投太多精力在店鋪的運作上面,多半是交給流月和沉星去打理了,那麼,她們確實需要一些幫手。

    正想到這里,看到門外似乎又有客人來了。

    沈初寒和慕白起身進了後院,流月和沉星則站起來朝外望去。

    果然听到零碎的語句飄了過來,“小姐,方才奴婢就是見這處生意十分火爆。”

    “這是個什麼鋪子?”有一傲慢的聲音響了起來。

    “听說是替人設計首飾和服飾的地方,今日才開張。”婢女恭恭敬敬道。

    “設計?現場設計嗎?走,進去看看……”

    話音落,有女子帶了侍女進來。

    宋清歡朝來人面上一掃,眸中一抹詫異閃過。

    是她?

    題外話

    來大姨媽,今天只能碼這麼多了,明日恢復萬更……

    為了紀念第一百章,來道送分題︰雲傾大陸三大美人是哪三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