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阿綰,一別經年,你可安好?

    皇後一怔,眉頭不由地皺了皺,眼中劃過一抹狐疑。

    沈相求見?

    沈初寒這個時候求見自己做什麼?

    一旁的宋清漪眼神卻是驀地一亮,眼角眉梢透出喜出望外的歡悅,原本有些猙獰的神色頓時神采飛揚起來。

    宋清歡看她一眼,心中嗤笑。

    “母後,沈相此時前來,定有什麼要事,母後還是快快請他進宮吧。”宋清漪急急開口。

    皇後眼中一抹異色,若有所思地瞥宋清漪一眼。

    “不知道沈相這個時候來找皇後,所為何事呢?”宋清歡也擰了眉頭,狐疑地看皇後一眼,眸底有異色閃動。

    皇後心中一“咯 ”。

    宋清歡這話乍一听上去似乎沒什麼,可那狐疑的眸光,分明是在懷疑她同沈相之間有什麼貓膩。

    原本想打發宋清歡下去的,被她這麼一瞧,心中頓時生了幾分不悅。可不悅歸不悅,她若這個時候若再遣了宋清歡下去,難免會更讓人覺得心虛,只得抿了抿唇,壓下心底不喜,看向來通報的宮女道,“請他進來。”

    宮女應了,福身退下。

    很快,門外再度響起了沉穩的腳步聲。

    放眼望去,沈初寒已隨方才那宮女行到了殿門口,面容是一貫的清寒。

    宋清歡神情未變,不動聲色地看宋清漪一眼,果然瞧見她的眸光隨著沈初寒的走近而越來越亮。

    看來宋清漪是鐵了心要招沈初寒做駙馬了。

    眉目一斂,唇角一抹譏諷的笑意,看上沈初寒,她只能自求多福了。

    沈初寒在殿內站定,朝幾人行過禮。

    “沈相不必多禮。”皇後淡淡應了,打量了他一眼,“不知沈相今日前來,有何貴干?”皇後的眼神中,充滿了警惕。

    聿國雖沒有後宮不得干政一說,但聿帝剛昏迷,她便召見他國臣子,傳出去,到底于名聲有損,是以頗為謹慎。留宋清歡在此,也是這個原因。

    沈初寒微微一笑,眸光卻依然很冷,“听說昨日有人行刺聿帝。”

    皇後眼神一冷,直直地盯著他,等著下文。

    “听說聿帝中了毒,昏迷不醒。”他的語氣很淡,淡得仿佛在說家常,皇後卻听出了一股子寒意。

    “沈相真是消息靈通。”皇後皮笑肉不笑地開了口。聿帝中毒的消息雖然被封鎖,但她也知道,以沈初寒的能力,要想查這些消息不過動動嘴皮子的事。

    “沈某今日入宮,正是為聿帝中毒一事而來。”沈初寒看她一眼,神情清冷。

    皇後微怔,狐疑地打量了沈初寒片刻,沒有說話。

    氣氛有些冷凝。

    宋清漪忙笑著開口緩和氣氛,“母後,不如先讓沈相坐下來說吧。”

    皇後的眼底攀上一絲陰翳,沉沉地看宋清漪一眼,卻也並未多說什麼,只看向一旁的宮女,扯出一抹笑意,“給沈相看座。”

    她雖然對沈初寒突然進宮的目的有所懷疑,但該有的禮數,自然是不能少,否則,未免顯得她這個皇後太小家子氣。

    宮女應諾,請了沈初寒在宋清歡對面坐下。

    “沈相說今日進宮,是為皇上中毒一事,不知沈相有何高見?”皇後看向沈初寒。

    “我認識一人,可解聿帝之毒。”沈初寒言簡意賅。

    皇後微訝,沒想到沈初寒進宮竟是為了幫忙。心思轉了轉,語氣緩和幾分,“哦?沈相所言當真?!皇上中的毒著實罕見,太醫們正焦頭爛額束手無策。若沈相能幫忙,那可真是太好了。”

    一頓,覷一眼沈初寒神情,又問,“不知沈相所說的這位高人,是何方神聖?”

    “聖手醫仙。”

    “聖手醫仙?”皇後尚未說話,宋清漪卻驚呼出聲。

    皇後蹙眉望去,“漪兒知道這聖手醫仙?”

    季流雲成名于江湖,皇後成日里要操心的事太多,又基本囿于後宮這一方天地,沒听過季流雲的名號倒也正常。

    至于宋清漪,她尚未出閣,平日里有大把時間,搜羅了不少江湖傳說,話本來看,對聖手醫仙這個名號,自然不陌生。

    “是江湖上一位很有名的神醫,據說極擅醫毒。”宋清漪興致勃勃,看向沈初寒的目光愈發柔得能滴出水。

    沈相到底是沈相,居然連這麼厲害的江湖人士都認識!

    說著,討好似的看向沈初寒,“沈相,我說得對吧?”

    沈初寒看都不看她,冷冷地“嗯”了一聲。

    皇後看一眼沈初寒,心下生疑。

    這麼厲害的江湖人物沈初寒居然認識?而且還主動前來告知?

    他究竟是何居心?

    斟酌著開口道,“不知這位聖手醫仙,現在何處?”

    “就在建安。”

    “能否容本宮問一句,既然這位聖手醫仙是江湖人士,沈相又是如何認識的?”皇後又問,見沈初寒臉色愈加沉了幾分,不好鬧太僵,緊接著解釋道,“還請沈相不要介意,事關重大,本宮不得不謹慎幾分。”

    沈初寒略一頷首,似乎接受了皇後這個解釋,“沈某與他如何認識的屬于私事,就不詳述了。但我先前中毒,隨行的太醫征求過他的意見後才替我解的毒。”

    言下之意便是,我先前所中的毒,就是這位醫仙解的。你愛信信,不信拉倒。

    皇後是人精,何嘗听不出他話中的含義?

    若依著她平常的性子,早就拉下臉了。可現在面前坐著的是沈初寒,那個聞名四國的沈相,便是在皇上面前也有底氣狂傲的人,更別提在自己面前了。

    當下氣焰便消了,只心里仍有幾分猶豫。

    若是這醫仙能解了皇上的毒,那固然好,若是不能,或者再有旁的什麼閃失,眾口鑠金,到時候,不定有什麼髒水往自己身上潑呢。

    見皇後遲遲不答應,宋清漪有幾分著急,羞答答撩眼看沈初寒一眼,斟酌著要不要開口。

    她素來聰明,自然知道皇後的顧慮在哪里。只是沈相也是聰明人,若他推薦的這人真的有問題,最後壞的,可是涼聿兩國國家的關系。兩國剛剛聯姻,此時使壞,並沒有什麼好處。

    想通了這其中的利害關系,宋清漪忍不住開了口。

    “母後,如今太醫都對父皇的毒束手無策,眼下也沒了別的法子,不如就試一試吧。否則再這麼下去,毒素入體,可就耽誤治療的最佳時機了。”

    宋清歡心中詫異。

    果然是愛情使人盲目啊。

    以宋清漪以往的性子,哪里會幫著一個“外人”說話?她都開了口,皇後還好遲疑?心中偷笑,她把自己要說的話說了,自己倒樂得輕松。

    果然,皇後的臉黑了黑,卻不再沉默,眸色深沉地看一眼宋清漪,“漪兒說得有理。既然沈相如此熱心,那我們便請這位醫仙入宮來替皇上看看,希望能盡快讓皇上甦醒才是。”

    說著,看回沈初寒,“不知這位醫仙如今下榻在何處,本宮好派人去請。”

    “他性子古怪,旁人怕是請不動。皇後既願意一試,沈某去請吧。”

    “那便有勞沈相了。”

    沈初寒應一聲,站起來朝皇後一禮,“告辭。”

    宋清漪身子朝前一探,面露不舍,差點沒喚出聲來。

    就這麼便走了?

    皇後早就受夠了他的冷臉,聞言也不留,“嗯”一聲,吩咐宮女送他出去。

    沈初寒既走,宋清歡見目的已經達到,也跟著告辭,“既然父皇的毒終于有了解的法子,舞陽也就安心了,便先回宮了。”

    皇後覷她一眼,滿目不耐,“去吧。”

    宋清歡行了禮,也離開了長樂宮。

    兩人一走,殿內便靜了下來。

    宋清漪看向皇後,語聲歡快,“母後,太好了,這下父皇有救了。”雖然旁人也許會懷疑皇後此刻的心思,但宋清漪知曉皇後對皇上的感情,更何況,如今寧家漸漸壯大,這個時候,絕非輕舉妄動的好時機。

    不想,皇後卻是一記冷冷的眼刀剜來,語聲嚴厲,“漪兒,你別以為母後不知道你的小心思。”

    宋清漪心中一“咯 ”,裝作不解道,“母後這是何意?”

    皇後定定看了她許久,終是沉了臉開口,“漪兒,沈相非你良人。”

    宋清漪先是一怔,臉頰漸漸染上緋紅。

    她咬了唇,神情倔強,“母後怎知?”

    “你素來聰慧,怎的這件事上卻想不通?宋清羽剛剛和親涼國,你以為,皇上會再嫁個女兒過去?就算皇上願意嫁,涼帝那邊,也定然不願。否則置昭宸二國于何地?”

    宋清漪秀眉一挑,並不妥協,“不試試怎麼知道?”

    皇上見她說不通,不免來了氣,只是目光落到她意氣風發的臉上,不知想到什麼,臉上怒氣忽的就淡了下來。

    “漪兒。”她苦口婆心,“你就听母後一句勸,母後不會害你的。”

    “母後!”宋清漪見皇後極力反對,不免也著了惱,“沈相有什麼不好的?能力強,相貌好,與兒臣正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沈相是很好……”皇後耐著性子。

    “那母後是覺得兒臣配不上沈相嗎?!”宋清漪無禮地搶過皇後的話頭,語帶質問。她本就因為沈初寒冷冰冰的態度而有幾分不悅,再被皇後這麼一阻撓,自然心中不快。更何況是在親近的人面前,更加肆無忌憚,平日的端莊有禮全都不見了。

    皇後好轉的臉色又沉了下來。

    “漪兒,看來是我平日太慣著你了嗎?!”

    瞥見皇後怒氣沉沉的臉色,宋清漪微驚。她這些日子因著此事糾結了許久,現在皇後也不理解,難免有些急躁了,忙開口解釋,“母後,您別生氣,兒臣只是……兒臣只是有些心急,所以才……母後別往心里去。”

    皇後“嗯”一聲,眉頭舒展些許,卻仍未松口,“漪兒,你看上誰都行,唯獨沈相,與你當真不適合。”

    “為什麼?”宋清漪不服,“母後也知道我素來心高氣傲,普通男子我定然看不上。放眼四國,能配得上我的,唯沈相一人也!”

    “我便問你,你非沈相不嫁,人家願意娶你嗎?”見說不通宋清漪,皇後換了個角度。

    一听這話,宋清漪臉色一白,方才的氣焰頓時熄了不少。

    皇後這話,無疑戳中了她的軟肋。

    自那日在四方館門口吃癟之後,她沒有勇氣再去踫一次壁,只暗暗叫人留意著沈初寒的動靜。這麼些天過去了,她與沈初寒之間絲毫沒有任何進展,叫她如何不心急。

    盡管如此,她卻仍未妥協,“世上無難事,只要有心人。”說到這里,可憐兮兮覷皇後一眼,晃著她的手道,“母後,您最疼漪兒了,您就幫幫漪兒嘛。”

    皇後這次卻似鐵了心,絲毫不為所動。

    僵持了一陣,皇後嘆口氣,伸手撫了撫她的頭,“漪兒,你可知,愛情本該是你情我願的事。如果你不能找到一個互相思慕的男子,那母後寧可你找一個愛自己的人。”

    她語聲幽幽,神情有幾分縹緲,似憶起了過往的什麼回憶。

    敏感地感到皇後的情緒有幾分低落,宋清漪轉了轉目光,知曉現在不適合再談下去,悻悻應一聲,暫且作罷。

    可心底對沈初寒勢在必得的決心,卻是愈發的強烈。

    第二日,季流雲便得召進了宮。

    宋清歡到底有些不大安心,想了想,還是帶著流月沉星去了宣室殿。

    出乎意料的是,她並沒有受到多大阻撓,暢通無阻地進了內殿。

    殿內已有不少人。

    除去伺候的宮女內侍以及鐘懷,皇後,宋琰,宋清漪都到了,季流雲也到了,正坐在榻旁替聿帝診脈,面上神色是難得的嚴肅。

    皇後似早預料到宋清歡會來一般,撩眼看她一眼,免了她的行禮,沒有多說,又看回榻上雙目緊閉的聿帝。

    倒是季流雲听得動靜望來,見是宋清歡,面上神情如常,只看向皇後,面露不解之色,“娘娘,這位是……?”端的是一副疏離有禮的模樣。

    “這是舞陽帝姬。”皇後介紹一句,又看向宋清歡,“這位便是那日沈相提到的聖手醫仙季公子。”

    兩人互相行了禮,季流雲很快轉了頭,依舊專心替聿帝把了脈,似乎並未將宋清歡的到來放在心上。

    皇後在一旁冷眼瞧著,見兩人神態如常,並不熟識,這才打消了心底最後一絲顧慮。

    自那日派死士暗殺宋清歡無果後,她就隱約覺得宋清歡與沈初寒之間有什麼聯系,只是一直找不到證據。昨日一開始還不覺怎樣,等宋清漪一走,回想一遍之前發生的事,心里便起了幾分疑。

    雖然在殿中沈初寒和宋清歡兩人全程都沒有交流,可為何沈初寒好巧不巧地挑在宋清歡在自己宮里的時候來?

    難道,兩人私底下當真有什麼貓膩?

    她心中存了疑,今日便存了心思試探一番,所以才特意囑咐守門的羽林軍不必卡宋清歡,放她進來便是。為的,就是看看季流雲見到宋清歡時的表情。

    听宋清漪說,這位聖手醫仙脾氣古怪,平常人根本就請不動。沈初寒能說服他替皇上看診,說明兩人交情匪淺,那……這個醫仙說不定也認識宋清歡。

    不過事實證明,她確實是多想了。

    自嘲地笑笑,宋清歡不過是最近得了些寵,再蹦也翻不出什麼風浪來,自己如何就這麼疑神疑鬼起來?在後宮浸淫這麼多年,近日卻連連失了水準,著實不該。

    定了定心思,不再想這事,只緊緊盯住季流雲來。

    季流雲診了一會脈,終于收回手。

    鐘懷上前,將聿帝的手放回到了錦被中,依舊在一旁恭恭敬敬地候著。

    “季神醫,皇上怎麼樣?”皇後起身,看向季流雲問,神情急切。

    季流雲看她一眼,沒有出聲,卻又轉眼看向宋清漪,語氣隨意,“取我藥箱來。”

    宋清漪先是一怔,很快漲紅了臉。

    她是什麼身份?這個什麼神醫,居然敢指派她?

    可想了想,到底還是忍下了,看一眼身後的畫屏,帶了沉沉怒意,“取藥箱。”

    畫屏諾諾應了,慌忙提了季流雲放在一旁的藥箱過來。

    季流雲接過,在榻旁的高幾上打開,然後從中拿出了一卷東西。眾人正好奇是何物時,季流雲已將其攤開,原來其上插了長長短短的 亮銀針。

    他在椅子上坐下,取出幾根長長的銀針,手起手落,只見“刷刷刷”幾下,手中的銀針便插到了聿帝身上各大穴位之上。

    乍一看上去,有幾分嚇人。

    皇後心中微緊,忍不住想要出聲相詢,然而目光觸及到季流雲清冷的容色,還是咽了下去。

    等了約莫半炷香的功夫,季流雲又取出一根短小的銀針,拿起聿帝的手,在他的右手小手指尖上刺了個洞出來。

    只見他手上微一用力,指尖處就有黑色的血流出。

    他漫不經心抬了頭,看向最近的一個宮女,“你過來處理。”

    宮女慌慌張張應諾,拿了帕子過來,替聿帝擦著指尖的血跡。大半帕子都快染黑了,那血才漸漸變成紅色。

    季流雲朝宮女揮了揮手,示意她讓開,然後飛快地將插在聿帝身上的銀針都拔了下來。

    做完這一切,他不緊不慢地掏出袖中絲帕,一根根將銀針擦拭干淨,重新放了回去,這才站起身。

    一見他這收尾的架勢,也不發一言,皇後難免有些著急,耐著性子開口又問,“季神醫,皇上他……到底怎麼樣了?這毒可能解?”

    季流雲沒有立即出聲,而是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個宮女。許是事先得了吩咐,那宮女忙捧了水盆手巾過來。

    季流雲將手放入盆中,不疾不徐地清洗著雙手,然後拿起一旁的手巾仔仔細細將手上的水珠擦干淨,這才看回方看回皇後,口氣隨意,“沒什麼大礙。”

    皇後一愣,不禁皺了眉頭。

    沒什麼大礙?

    這麼多太醫都束手無策的毒,他竟然說沒什麼大礙?要麼,就是他當真是神醫,要麼,他不過是個江湖騙子罷了。雖然他方才那架勢瞧著還算專業,可這種無所謂的態度是怎麼回事?

    心中不定,開口又問,“不知……皇上中的是什麼毒?”

    季流雲看她一眼,將擦過手的帕子隨意丟給一旁的宮女,“皇上中的什麼毒,皇後不必知道。命人按照我寫的方子給皇上煎服,不出三日,皇上定會醒來。”

    說著,朝旁做了個手勢。

    伺候的宮女一愣,不知他這是何意。

    季流雲不耐煩地皺了眉頭,剛要說話,鐘懷卻是驀地反應過來,上前道,“季神醫這邊請,文房四寶都已經給您備好了。”

    季流雲這才舒展了眉頭,“嗯”一聲,隨著鐘懷去了,留下一臉呆若木雞的眾人和滿臉不郁的皇後。

    “母後,這個什麼神醫,當真靠譜?”宋琰不禁狐疑著出聲。

    不過就這麼把把脈放放血,就知道父皇中的什麼毒,還這麼信誓旦旦地擔保父皇三日後就能醒來?

    皇後面色陰沉,“靠譜不靠譜,三日後便知道了。”

    “可若他自知診斷不利,跑了怎麼辦?”宋琰仍是擔心。

    皇後沒有說話,眼中卻透出一抹狠厲。

    不管這個神醫是什麼來歷,如此目中無人,定要給他些顏色瞧瞧,挫挫他的銳氣方能泄心頭之恨。

    不過現下宋清歡在場,她沒有表現得太明顯,只敷衍著應了一聲,轉到旁的話題,“那刺客審得怎麼樣了?”

    “兒臣已讓人上了大刑,估摸著這兩日就快撐不住招了。”

    “加緊些,爭取趕在你父皇醒來之前將事情調查清楚。”皇後看一眼榻上的聿帝,沉聲吩咐。

    “是。”宋琰應了。

    不多會,隨鐘懷去了外殿的季流雲又挑起簾子走了進來。

    鐘懷緊隨其後。

    季流雲聳聳肩,看向皇後,“方子我已寫了,照著煎服便是,一日三次。”說著,拿起藥箱,朝皇後拱一拱手,“告辭。”

    皇後目色一沉,定在季流雲後背上的目光滿是陰鷙。

    不想,季流雲剛走兩步,忽又頓住,轉身看來,“對了,我不會跑,有事讓沈相去找我。但是,千萬不要派人跟蹤我,我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別人的不信任。”

    他說得雲淡風輕,可話語中的威脅意味,任誰都听得出。

    皇後的臉更黑了,可還要保持著該有的禮數,看一眼身後的璇璣,“璇璣,送客。”

    璇璣應一聲,走到季流雲跟前,拱手一讓,“季神醫,這邊請。”

    兩人出了內殿,一時沒有人說話。

    皇後是後宮之主,從來沒有人敢對他這麼不客氣過,盡管一再提醒自己情緒不能太外露,那張臉,還是有些猙獰。

    宋清歡並不關心這些,走到一旁的鐘懷身邊,低低道,“鐘公公,那藥方能否給本宮看看。”

    鐘懷點頭,將藥方遞給了宋清歡。

    宋清歡展開一目十行的看去,神情由原本的平靜漸漸轉為訝然。

    季流雲這方子,實在是妙得很。

    既有最普通的藥材,也有珍罕藥材,更神奇的是,竟然還有一兩味劇毒的藥在里頭。

    若換了她,是絕對開不出這般劍走偏鋒的方子的。

    她默默看完,心中慨嘆。季流雲這聖手醫仙的稱號,絕非浪得虛名。若是有機會,還真想同他討教討教才是。

    那邊皇後已經朝她看了過來。

    宋清歡將方子還回去,露出一副如釋重負的神情,朝皇後笑笑,“太好了皇後娘娘,父皇的毒總算能解了。”

    皇後“嗯”一聲,神情不甚熱絡。

    宋清歡也不以為意,朝皇後行了個禮,“既然季神醫打了包票,那兒臣便先回宮了,明日再來看父皇。”

    “好。”

    宋清歡又朝宋清漪和宋琰笑笑,出了長樂宮。

    她剛回了瑤華宮,那側,季流雲也正好出宮。

    宮外,有一輛不起眼的馬車等著,車轅上坐著一深藍短打的男子,雙手抱臂,靠在車廂上打盹的模樣。

    季流雲剛一出了宮門,那男子便驀地睜開了雙眼,眼中一抹精光望來。

    季流雲“嘻嘻”一笑,迎了上去。

    “季公子。”深藍短打的男子下了車,朝季流雲一禮,正是慕白。

    “慕白,怎麼樣,快吧?”說著,伸手挑開車簾,抬步跨了上去。

    車廂內還坐著一人,玉色錦緞長袍,頭微垂,修長潔白的手指正握著一卷書卷。

    听到動靜,他頭也未抬,目光依舊落在手中的書卷上。

    季流雲將藥箱重重往長椅上一放,直直地盯著沈初寒。直盯得眼楮都酸了,才見沈初寒悠悠地抬了頭,不緊不慢地看向他。

    季流雲泄氣地朝車壁上一躺,嘴里抱怨道,“你就不問問聿帝的情況?”

    “不關心。”沈初寒不咸不淡。

    季流雲徹底拿他沒了轍,瞪他一眼,“不關心,你非要跟著來做什麼?”

    “可見到阿綰了?”

    季流雲“哼”一聲,“偏不告訴你。”

    “驚鴻步法不想要了?”

    “哎?!你不能說話不算話啊!明明說今日便給我的,快拿來!”說著,將手一伸,伸到了沈初寒眼皮子底下。

    沈初寒動了動眼睫,“你先說。”

    “好吧好吧。”季流雲再一次敗下陣來,“見到了。”

    “事情可問了?”

    “人太多,沒找到機會。”

    “哦。”沈初寒神情未變,只道,“那看來,驚鴻步法你是不想要了。”

    “沈初寒!”季流雲怒吼一聲。

    沈初寒卻是面不改色,不發一言。

    季流雲只得再一次妥協,“行行行,你放心,我一定幫你問出來,怎麼樣?”

    沈初寒這才從袖中掏出一卷書卷,遞了過去,書脊上,驚鴻步法四字筆走龍蛇。

    季流雲一喜,寶貝地接過,如饑似渴地翻看起來。

    沈初寒淡淡看一眼車外,“慕白,先去蓬萊閣。”

    聿帝果如季流雲所言,在三日後醒了過來,雖然身子仍很虛弱,但總算是恢復了神智。

    宋清歡聞訊,急急趕去了宣室殿。

    她是來得最早的人,聿帝正躺在床榻上,就著宮女的手喝著湯藥。

    見宋清歡過來,朝她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意。

    宋清歡忍不住盈了眼眶,快步上前,接過了宮女手中的藥碗,舀起一勺,送到聿帝唇邊。

    兩人都沒有說話,直到一碗湯藥見底。

    宋清歡將藥碗遞給一旁的宮女,凝視著面前的聿帝,好不容易咽下去的淚花又浮了上來,唇瓣動了動,千言萬語,只匯成了一句話,“父皇,您終于醒了。”

    聿帝眼神中感慨良多,伸手撫了撫她的頭,開口道,“這段日子難為你了,天天往宣室殿跑。”嗓音還帶著些初醒的嘶啞,但氣色卻是好了不少。

    宋清歡知道他大概是從鐘懷口中听說了這些,搖搖頭,哽咽著道,“這些都是兒臣應該做的,父皇……您受苦了。”

    “這也是朕命中該有這一劫,既然成功地挺了過來,日後定然順順利利,長命百歲。”許是經過了一番生死的人,聿帝今日顯得更外沉穩,看向宋清歡的眼神也愈加慈愛。

    宋清歡重重點頭,“父皇一定會長命百歲的!”

    兩人又隨意聊了幾句,見聿帝剛醒精神氣還不是很好,再加上估摸著皇後他們也該來了,遂起身告辭,約定明日再來看聿帝。

    用過午膳,宋清歡換了裝束,帶沉星和流月又匆匆出了宮。

    她是去感謝季流雲的。

    馬車出了皇宮,往千盞閣方向去,停在了千盞閣對面的蓬萊閣前。她讓流月趕了車去一旁的小巷中等著,自己則帶沉星進了蓬萊閣。

    一進蓬萊閣,就有小二熱情地迎了上來,“客官是打尖還是住店?”

    沉星掏出一塊碎銀遞到小二手中,“你們這有位姓季的公子,住在哪間房?我家公子是他的朋友,約了在此見面。”

    小二先是一怔,很快笑得諂媚,“兩位找季公子?他就住在樓上的天字一號,小的帶你們上去吧。”

    “不用。”沉星擺手拒絕,“你指個路,我們自己上去便好。”

    “好咧,就在二樓走廊最盡頭那一間,客房門上都掛了牌子,兩位客官一看便知。”

    沉星謝過小二,同宋清歡一道上了樓。

    小二看一眼宋清歡清冷的背影,嘀咕一聲,“真真是人以類聚,季公子長得那般俊俏,他的朋友也是俊俏的不得了,簡直比女子還好看。”

    嘟噥兩句,便丟開了,依舊忙自己的事去了。

    宋清歡同沉星上了樓,一直走到盡頭那間房門前停了下來,抬頭望一眼門框上的“天字一號”四個字,示意沉星扣門。

    “誰啊?”里頭傳來季流雲慵懶的嗓音。

    “是我,宋清歡。”

    里頭似乎愣了一瞬,隱約听得什麼聲音響起,很快,“噠噠”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門被人從里拉開,季流雲笑嘻嘻的面龐露了出來。

    “美人帝姬今日怎的有空來我這里?”見四下無人,季流雲倒也沒避諱,“來,快請進。”

    宋清歡謝過,帶著沉星進了房間。

    到底是上房,雖是客棧,房中卻布置得頗為雅致,分為里外兩間,用珠簾隔開。有風從半敞的窗戶吹入,珠簾微微晃蕩著。

    入門便是待客的外間,正中放著長幾坐榻,幾上一角置汝窯花**,插一支清麗的木芙蓉。幾上有一酒壺,一酒盞。

    宋清歡的目光在長幾上一掠,好奇道,“季公子這是在獨酌?”

    “閑來無事,閑來無事。”季流雲訕訕一笑,請了宋清歡坐下,又去一旁的桌子上另拿了個杯盞過來。

    “殿下可要飲酒?”

    “我喝茶便好。”宋清歡婉拒。

    季流雲正準備給她倒酒的手一頓,笑道,“那我去叫小二泡一壺來。”

    宋清歡看向身後的沉星,“沉星,你去吧。”

    沉星應一聲,退了出去。

    季流雲看向宋清歡,疑惑道,“不知帝姬今日前來……?”

    宋清歡忙一笑,目露感激之色,“父皇醒了,我今日,是特意來感謝季公子的。”

    季流雲似絲毫不覺意外,笑笑接口道,“聿帝醒了?那帝姬也該放心了。”

    宋清歡朝季流雲鄭重其事地行了個大禮,“此事多虧了季公子,大恩大德,實在無以為報。”

    季流雲忙擺擺手,示意她不用客氣,笑眯眯道,“帝姬自然是要謝我的,不過……平心而論,帝姬更該謝的,還是燼之。我也不瞞你,我這人甚少給皇族治病,若不是燼之相托,這次我也不會破例。”

    “這是自然。沈相要謝,季公子也是要謝的。”說著,從袖中掏出一個長方形的紫檀木盒遞到季流雲面前,“小小謝禮,還望季公子收下。”

    季流雲微怔,看著那紫檀木盒,“這是……?”

    宋清歡將木盒打開,推到季流雲面前,“血靈參。”

    季流雲一驚,目光不由自主地黏在了盒中之物上。盒中鋪著柔軟的雪色綢緞,綢緞上躺著一株人參模樣的藥材,卻是通體血紅,宛如在血水中泡過一般。

    這便是只在聿國才出產的奇藥,血靈參。

    血靈參生長在聿國最南部一大片人煙罕至的沼澤森林中,傳聞百年才能長成,其功效,比普通的人參要強上數十倍,听說小小一片血靈參在藥材黑市上便炒到了極高的及格。因為其僅在聿國出產,所以更多時候是有市無價。

    宋清歡知道,比起千金珠寶,季流雲一定更喜歡這個,所以命手下人搜羅了好久,才在皇宮內苑的珍寶庫中找得這一盒,偷偷命人盜了出來。

    反正皇家的東西,也算有她的一份子。

    季流雲果然很驚喜,說話都結巴起來,“這……這是給我的?”

    “小小謝禮,還請季公子笑納。”

    “不小不小!這麼珍貴的東西……”季流雲一把拿起那紫檀木盒,眸光發亮看向宋清歡,“當真送給我了?!”

    “季公子喜歡就好。”宋清歡笑笑,頓了頓,有些不好意思地補充,“等父皇好些了,宮里肯定還有賞賜下來,希望季公子不要告訴旁人我送你血靈參一事。”

    “沒問題。”季流雲此時正樂不可支,自是滿口應了。

    這時,里間似乎傳來一聲“啪嗒”聲。

    宋清歡一怔,不解地看向季流雲,“季公子,這聲音是……?”

    “哦,是我窗戶忘關了。”季流雲忙笑笑,放下了手中的木盒,又客氣感謝了幾句。

    這會功夫,沉星也端了茶水進來了,給兩人各倒了一杯。

    “等聿帝好些,我也該回去了,過些日子便是師父生辰了。”季流雲喝一口杯中茶水,閑閑開口。

    宋清歡不知季流雲為何突然扯到了他師父身上,微微一愣,隨口附和道,“涼國與建安相去甚遠,季公子若是有事,還是早點出發得好。”

    季流雲的目光幾不可見地一沉,霍然抬眸看向宋清歡,“帝姬怎知我要回涼國?”

    宋清歡怔住,腦海中似有什麼一閃而過,遲疑著道,“季公子不是涼國人?”

    季流雲笑著搖搖頭,“我是昭國人。不知帝姬是從何听說我是涼國人的?”

    宋清歡捧著茶盞的手緊了緊,不自在地垂了眸,掩下眼底的慌張,再抬頭時已恢復一片沉靜,“沒有,許是我記岔了。”

    季流雲“哦”一聲,似沒放在心上,說起了旁的話題。

    宋清歡卻是徹底亂了心思。

    她之所以以為季流雲是涼國人,是因為前世沈初寒提過他的師父在涼國,當時他們已到了昭國,也正因為路途有些遙遠,才遲遲未曾看成他師父。

    所以她潛意識里以為季流雲也該是涼國人。

    幸好沈初寒不在,也希望季流雲不要記得這個小插曲,否則,以沈初寒的腹黑警醒,難保不會猜出什麼來。

    因著這麼一弄,宋清歡閑聊下去的心思便淡了,草草敷衍幾句,就起身告了辭。

    出了蓬萊閣,她帶著沉星拐進一旁的小巷中。

    剛要上車,卻听得馬車車廂後有沉郁而熟悉的聲音傳來,語氣沉沉,似帶了強忍的怒意,又似帶了壓抑住的狂喜。

    “阿綰,一別經年,你可安好?”

    話語一字一句清晰地鑽入耳中,她的身子猛地一僵,臉色剎那間變得慘白。

    題外話

    不負廣大群眾所望,小寒寒終于覺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