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想辦法將帝姬請來

    慕白?

    宋清歡聞言,驟然一驚,蹙眉看向沉星,“他怎麼會過來?”

    沉星顯然也覺察出幾分古怪,凝了目色,“他是喬裝成羽林軍的模樣過來的,說是有要事同殿下商量。”

    要事?

    沈初寒此時昏迷不醒,慕白這個時候過來,能有什麼要事?

    況且,他與自己沒有任何交集,宋清歡實在想不出慕白來找她的理由。

    難道……

    她眉頭緊蹙。

    難道昨夜她的身份被識破了?

    可慕白與她並未交手,又是從哪里看出來的?

    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攏了攏散在身後的秀發,看向沉星,“去請他到偏殿。”又轉頭吩咐流月,“替我梳妝更衣。”

    很快,宋清歡裝扮妥當,帶著流月往偏殿去。

    遠遠的還未進去,果然瞧見偏殿一角站著一人,身著羽林軍服制。听到腳步聲,那人轉身望來。

    正是慕白。

    “慕白見過殿下。”慕白迎上前,朝她一禮。

    “免禮吧。”宋清歡面上神情淡淡,眸光卻是不動聲色地打量著他。

    慕白還是記憶中熟悉的模樣,劍眉星目,比之沈初寒的寒涼淡薄,他身上倒有一種爽朗的少年氣,似明暖驕陽。

    慕白謝過,抬頭看向宋清歡。他的眼底,有暗色流動,“殿下可能不識得慕白,卑職是沈相身邊的侍衛。”

    “本宮知道。”宋清歡淡答,蜻蜓點水地看他一眼,走到上首的席位坐下,略一頷首,“你也坐。”

    雖不知慕白此番前來目的為何,但不能失了氣勢。

    慕白抱拳一禮,“我家公子尚在昏迷中,恐不能久待。”

    宋清歡神情冷了冷,不急不慢地拿起幾上茶盞輕啜一口,“既如此,又為何前來找本宮?”

    “殿下……不關心一下我家公子如何麼?”慕白看著上首氣度嫻然,星眸靈慧的宋清歡,眼中閃過一抹好奇。

    這位舞陽帝姬,究竟是怎樣的女子?居然就這麼猝不及防地入了公子的眼?

    宋清歡持杯蓋撥弄著盞中茶葉的手一頓,頓了一瞬方才抬頭,神態自若,“沈相在建安城中遇刺,關系著兩國邦交之事,本宮自然甚為關注。然本宮並非太醫,沈相中毒昏迷一事,本宮也是愛莫能助。但你放心,父皇一定會盡快找出幕後真凶,還沈相一個公道!”

    她的語氣不疾不徐,唯指節發白的手泄露了心底的一絲不安。

    慕白沒有出聲,只直直地盯著宋清歡看了片刻。

    宋清歡被他看得生了幾分心慌,正待出聲呵斥,慕白卻眼睫一眨,一字一頓開口。

    “昨夜,殿下也在場是不是?”

    他的語氣輕緩,卻似一道重錘,狠狠地錘在宋清歡的心上,讓她內心猛地一顫。

    慕白他……怎麼會知道?

    垂眸斂下眼底一閃而過的慌亂,再度抬頭時又恢復沉靜,“閣下的意思,本宮听不大懂。”

    慕白眨巴眨巴了下眼楮。

    若不是公子親口吩咐,就憑舞陽帝姬現下這淡然的氣度,他差點就信了。這般山崩于頂而不色變的姿儀,與公子倒是有幾分相似。

    微微一笑,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殿下,昨夜公子在昏迷之前,喚的就是殿下的名諱,還讓卑職派人護送殿下回宮。只是殿下走得快,卑職派去的人未能追上。”

    宋清歡眸色一沉。

    沈初寒在昏迷前喚了自己的名字?!還讓慕白派人送自己回去?!

    慕白的話中信息量實在太大,讓她一時難以消化。怔愣一瞬才開口,微狹了杏眸打量著慕白,“你待何如?”

    既不承認,卻也未否認。

    即便慕白說的是實話,他這個時候來找自己又有什麼用呢?

    “卑職只是覺得,我家公子救了殿下,殿下該當有所表示才是。”慕白一本正經道。

    有所表示?

    宋清歡眉尖蹙成一團,“本宮不大明白你的意思。”

    譬如……以身相許啊?

    慕白心中暗暗想著,偷笑一聲,清了清嗓子,“殿下不準備去看看我家公子,順便表示一下感謝?”

    他不知公子怎麼突然就看上了舞陽帝姬,但公子吃了二十年的素,平日里視女子為無物,多少試圖爬上公子床榻的盛京姑娘最後都死得極為慘烈,老爺為此都愁懷了,主上也明里暗里提過多少次了,可公子就是無動于衷。

    現下公子終于開了竅,他這個做屬下的,怎能不助其一臂之力呢?盡管公子看上的這位姑娘,身份有些特殊,性子有些清冷,但公子想要的,自然要替他不遺余力爭取才是。

    腦海中閃過臨行前公子的吩咐︰

    “你去宮里把舞陽帝姬請過來。”

    “啊……公子,這舞陽帝姬又不認識屬下,哪能說請就能請動的。”慕白滿臉無奈。

    “我昨夜救了她。”

    “可是……您瞧昨夜舞陽帝姬那裝扮,明顯就是不想被人認出,就算屬下前去,人家帝姬會認嗎?”

    “依阿綰的性子,約莫不會。”

    他的聲音不大,近似呢喃,慕白只听清了後面四字,臉一垮,“您看,您也覺得人帝姬不會認,那屬下怎麼能請得動她?公子,您這不是為難屬下嗎?”

    “你想不想早些有少夫人?”

    慕白一愣,下意識答道,“想啊……當然想了……”

    “那便自己想辦法將帝姬請來。”公子吩咐完這話,將錦被一扯,背過身去,“本相乏了,你退下吧,速將帝姬請來。”

    慕白沒了法子,只得硬著頭皮過來了。

    “沈相如今昏迷不醒,本宮現在前去,能有什麼意義?”宋清歡清泠的聲音將慕白思緒拉回,抬頭見宋清歡正波瀾不驚地地望著自己。

    慕白正色,收起玩笑的心思,沉了嗓音道,“昨日傷公子之人意在殿下,又聞殿下精通香料藥理之術,殿下若能屈尊往四方館看看公子的情況,或許能對解毒有所幫助。比起我國太醫,殿下應該更了解聿國之毒。”

    自那日沈初寒說舞陽帝姬日後會成為他們的少夫人,他便偷偷從玄影那拿了帝姬的資料,所以才知曉她精通香料藥理一事。

    宋清歡卻並不松口,“本宮不過是略知皮毛,若論醫毒之術,自是宮中太醫更為精通。”

    題外話

    可憐的慕白今天沒有二更了哦,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