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她會成為你們的少夫人

    送走聿帝,宋清歡放慢了腳步。又走了一會,見離御花園已有一定距離,她懶懶開口,“出來吧。”

    很快,沉星現身,趕了上來。

    “殿下。”她朝宋清歡一禮。

    宋清歡笑笑,聲音清婉如水,“做得不錯。”

    “都是殿下的計策妙。”沉星笑著應了,“這麼一來,殿下可算是高枕無憂了。”

    “但願如此吧。”宋清歡神情淡淡,瞧不出多少喜色。

    前世沈初寒替涼帝求娶,並未指定帝姬人選。但這一世,事情的發展似乎並未按前世的軌跡來,她也不知,有沈初寒這顆定時炸彈在,此事會不會又橫生枝節。

    不過眼下她該做的已經都做了,接下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對了殿下,您怎麼知道安陽帝姬竟然……竟然和楊中郎將有染?”流月不解地看向宋清歡。

    是的,方才和宋清羽纏綿在一起的男子,不是他人,正是羽林軍中郎將楊復!

    她如何知道?

    自然是前世的經歷了。

    上一世,也是差不多這個時候,她偶然間發現了宋清羽和楊復有染的事實,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並未聲張。

    可誰曾想,宋清羽轉頭就連同宋清漪一道,毫不手軟地將自己推了出去。

    楊復這個人,看上去似乎並不起眼,實則野心勃勃,佔有欲強,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倒是……同大皇子宋懿的性格有幾分相似。

    那日沈初寒剛來,宋清羽去長樂宮請安時便姍姍來遲。大概是楊復得了什麼風聲,急著找宋清羽通氣去了。宋清羽心中藏不住事,當時被她一套話便露了馬腳。

    宋清歡知道,單憑一個卦象,還不足以讓聿帝下定決心。所以她讓重錦姑姑派出兩名巫女,在楊復巡邏時的必經之路等著,見楊復帶人過來,便假意討論起卦象,在楊復心中播下猜忌懷疑的種子。

    明日便是父皇生辰宴,依楊復的性子,必然沉不住氣,勢必會去找宋清羽問個明白。而她,正是瞅準了這一點,讓沉星暗中跟著楊復,一旦發現楊復跟宋清羽踫面,便派人來報。接下來,只要引著父皇看到這一幕,所有的一切便水到渠成。

    她深知聿帝的性格和為人。

    魏家勢力太龐大,聿帝一時動不了,雖則心中不爽,但暫時還不會撕破臉皮,所以和親人選,他勢必會從自己和宋清羽當中選一。

    有了卦象,有了自己方才的激將,再加上宋清羽竟同一個小小的羽林軍中郎將糾纏不清,聿帝心中的不滿達到峰值。明日生辰宴上,宋清羽勢必凶多吉少!

    她勾了勾唇,神情幾分慵懶,“上蒼助我,我也是無意中發現的。”

    沉星和流月不疑有他,心中一顆大石頭總算落地,嘻嘻一笑岔過了話題。

    三人朝瑤華宮而去。

    殊不知,身後有黑影一閃而過。

    宋清歡似察覺到什麼,神情一凜,猛然朝後望去。卻只見風拂樹葉,沙沙呢喃,並無異樣。

    她自嘲地笑笑。

    看來自己這幾天當真是累著了,等此番事了,定要好好補補眠才是。

    夜已深,夜空中綴繁星點點,清月無邊。

    四方館玄風院。

    院門處有重重侍衛把守,院中和房內卻是雅雀無聲。

    燭火搖曳,倒映在明油紙糊成的窗戶上。

    燈下,有一人伏案,正是沈初寒。

    他抬了頭看向面前的慕白,“有什麼消息?”

    “玄影那邊已搜集齊了舞陽帝姬近三年的資料。”慕白遞上厚厚一疊紙張。

    沈初寒接過,隨手翻了翻。燈火明滅,襯得他精致的眉眼也有幾分捉摸不定。

    慕白一眨不眨看著沈初寒,心中疑惑重重。

    玄影同他一樣,是公子的貼身侍衛,三年前,被公子派來聿國,以聿國為據點,專司情報暗探之職。

    當時他就納悶,為何會是聿國?

    然公子做事一向不按常理,慕白只當他另有妙策,便未多想。

    這次來聿國後,他一直未得空去見玄影。下午玄影派人傳信,說公子要查的舞陽帝姬資料已好,問什麼時候送來。他心中詫異,公子手下的情報網這幾年雖已發展得十分完備,但短短兩天便能將幾年間的資料全部查明,實在快得有些匪夷所思。

    他心中疑惑,便跟公子說了聲,親自去見了玄影。

    不曾想,與玄影見面後一交談,發現事情還有更蹊蹺的地方。

    原來,早在玄影來聿之際,公子就吩咐他暗中派人盯著舞陽帝姬,只是不必傳回涼國報備。因此前兩天公子說要資料,玄影就立馬派人整理好了。

    他看著沈初寒燈下熟悉的眉眼,心中大為不解。

    公子為何會在三年前就對舞陽帝姬起了興趣?難道他早已與帝姬相識?可自己伴于公子身側已有八年,若當真如此,自己沒道理不知。

    玄影自然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是公子吩咐,便照做了。

    沈初寒抬了頭,涼涼望來,“我臉上有東西?”

    慕白訕訕一笑,“沒……沒有……”

    沈初寒手指在紙張上輕扣,神情淡然,“說吧,想問什麼?”

    慕白糾結片刻,最終還是問了出來,“公子……同舞陽帝姬相識?”

    听到舞陽帝姬四個字,沈初寒目光柔和些許,淡笑不語。

    慕白看著沈初寒的神情,也不知他這回答究竟是“是”還是“不是”,嘴一張,剛要再問,腦海中回想起玄影方才同他所說的話。

    “慕白,你知道的,公子從來算無遺策,常人往往只能看到一步遠的地方,公子卻能看五步。若有時不懂公子的意圖,也不必多問,過不了多久,我們自然會知道。在公子身邊啊,你就得難得糊涂。”

    難得糊涂……難得糊涂……

    慕白默念了兩遍,看公子這樣兒,是不打算明著回答了。玄影說得對,公子的心思,自己總是會知道的,遂作罷。

    清了清嗓子又道,“另外,今日在宮中的探子傳回了消息。”

    “哦?”沈初寒挑了挑眉,聲音微揚。

    “探子說,今日舞陽帝姬與聿帝同游了御花園,並且……撞見了安陽帝姬與羽林軍中郎將楊復的私情。”

    沈初寒的眸色驀地一亮,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原來她的目標,竟是宋清羽。既如此,自己便助她一臂之力好了。

    “甚好。”他抬頭,難得的,笑得歡悅。

    慕白不知他笑什麼,但知道問了也白問,蔫蔫道,“那公子還有什麼吩咐嗎?”

    “你先下去吧。”

    “是。”慕白行禮應下,剛待轉身,听到沈初寒又開口,“對了……”

    他困惑揚眉,卻听得沈初寒清凌的聲音一字一句,“關于舞陽帝姬,你只需知道,她日後,會成為你們的少夫人。”

    題外話

    您的好友小寒寒已上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