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美人在骨不在皮

    宋清歡轉身朝門口望去。

    “進來。”她淡淡開了口,緩步走到長幾前坐下。

    門被人從外徐徐推開,走進來的,是一名儀容清艷的女子。一襲湖水綠的薄煙羅裙,裙擺繡蘭花朵朵,隨著她的走動搖曳生姿,白玉腰帶顯出盈盈一握的腰肢。

    她的容貌算不得驚艷,但膚如凝脂,只淡施粉黛。三千青絲,棄了珠玉流甦,僅用一支雕工細致的玉蘭簪綰起。一雙清澈的眼眸生得極妙,眸含春水,清波流盼,自有一股空山雲霧般的靈氣。

    她輕移蓮步行到宋清歡面前,盈盈一禮,“宮泠見過舞陽帝姬。”聲音脆脆若珠玉,亦是清婉動人。

    單論五官容貌,宮泠在千盞閣中或許算不得出眾,但她身上這種盈盈妙曼的氣度,卻足以讓她脫穎而出。

    美人在骨,不在皮。

    “宮泠姑娘不必多禮。”宋清歡略一點頭,“坐吧。”

    宮泠行禮謝了,姿儀清婉地在宋清歡對面坐下,雙手交握于膝上,背挺直,身子微微傾向宋清歡,恭敬而不失儀態。

    宋清歡示意流月上前,給她斟了杯茶。

    宮泠朝流月側頭微笑謝過,神態恭謹地看回宋清歡,“不知殿下屈尊前來,有何貴干?”

    “本宮想請宮泠姑娘幫個忙。”宋清歡淺笑,容色灼灼。

    宮泠眼中劃過一抹驚艷,面上愈發恭謹,“民女不敢。殿下有何要事,盡管吩咐民女便是。”她神情似如常,內心卻有幾分惴惴。

    今日本是她休息之日,不想小二卻跌跌撞撞找上門來,說是舞陽帝姬來了樓中,指明要見她,不知所為何事。她不敢怠慢,匆匆而來。

    這不是她第一次與皇族之人打交道。

    太子宋琰,大皇子宋懿,她都曾見過。

    身處風月場,她早就練就了火眼識人的本領。大皇子野心勃勃,冷血無情。太子膽小怕事卻又貪戀權位。只有看得透徹,才知道這些貴人喜歡听什麼,不喜歡听什麼,才能次次全身而退。

    可眼前的舞陽帝姬,她卻有些看不透。

    聿國三位皇子三位帝姬,舞陽帝姬是最低調的,關于她的傳聞少之又少,只隱約听得她因其母妃之故,並不大得聿帝歡心。

    原本以為這樣的身世,養出來的性子要麼怯弱膽小,要麼戒備心重。可眼前的女子,唇角分明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可眼底的流光,卻是無盡寒涼,望之生怯,恍若能看透人心。

    “听聞宮泠姑娘擅奏箜篌。”正不安之際,听得宋清歡開了口。

    宮泠忙回了神,嘴里謙虛道,“殿下謬贊了,民女不過略知一二而已。”

    “本宮想請宮泠姑娘教授箜篌之技。”

    宮泠一愣。

    饒是她七竅玲瓏心,也想不到宋清歡此番到訪,竟是為了請自己教她奏箜篌。她雖心中狐疑,卻也不敢多問,只道,“殿下看得起民女,自然是民女的榮幸。不知殿下何時有空?”

    “本宮只有三天的時間,在這三日內,本宮需要學會一首曲子。”

    這麼緊?

    宮泠微詫,不解地看著宋清歡。如此急迫,必是要事。三天……三天……腦中忽然靈光一閃。

    三日後,正是聿帝生辰。莫不是殿下想學了箜篌,在聿帝的生辰宴上獻藝?可是,為何非得是箜篌?難道……是為了另闢蹊徑?

    “宮泠姑娘可否幫本宮這個忙?當然了,該付的學資,本宮一分不會少給。”

    宮泠忙應了,“殿下客氣了。能幫到殿下,自然是民女的榮幸。既然時間緊迫,那……殿下是想現在便開始麼?”

    “好。”

    “請殿下稍等片刻,民女去讓人取了箜篌過來。”

    “嗯。”宋清歡應了,目送宮泠起身,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

    她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這個宮泠,倒是個知趣的,難怪能得了這麼多人的歡心。畢竟這個世上,好看的皮囊很多,有趣的靈魂卻很少。

    想起方才在街上見到的那輛馬車,宋清歡唇角的笑容淡了淡。她起身,再度走到窗前,那輛馬車果然已經不在了,只有依舊熙攘的人群。

    自己心頭纏繞的異樣,究竟是為何?

    “殿下,怎麼了?”見宋清歡立在窗前,目露怔忡之色,沉星上前,也朝外看了看,卻並未發現什麼。

    “沒什麼。”宋清歡搖搖頭。許是自己這幾天太累了,所以才會胡思亂想罷。

    她長舒一口氣,眉間繞上一絲疲累。待父皇的生辰宴過了,自己要好好歇息幾天才是。

    “客官,您的酒菜來了。”片刻,宮泠尚未到,門外先響起小二的敲門聲。

    沉星上前開了門。

    還是先前那小二。他將菜肴和酒壺置于幾上,朝宋清歡殷勤地笑笑,“殿下,您點的酒菜。小的就在門口候著,您有事吩咐便是。”

    宋清歡睨他一眼,略略點頭,“待宮泠姑娘來後,便不要讓任何人打擾我們。”

    “是。”小二諾諾應了,又退了出去。

    宋清歡清冷的眉眼一落,懶懶看向流月和沉星,“來吧,都先吃幾口,等待會宮泠來了,可就沒得吃了。”

    “殿下還是自己先吃些吧。這些天殿下都吃得極少,眼看著都清瘦了。”流月一臉心疼。

    宋清歡輕笑一聲,“幾天而已,哪里這麼快便瘦了。”嘴里這般說著,還是拿起竹筷,夾了一箸牛肉絲放入嘴中。

    “味道還不錯,你們也嘗嘗吧。”她擱了筷子,抬眸招呼流月和沉星,一面又給自己斟了杯桃花釀。

    沉星和流月跟在宋清歡身側多年,知曉她的性子,聞言不再推脫,坐了下來。

    宋清歡端起酒盞送至唇邊。

    酒香清冽,色澤瑩潤,聞之,倒果真是好酒。

    窗外,陽光柔柔,光影斑駁從窗戶中透進來,打在宋清歡精致的側顏之上,眉眼有幾分清冷。她蔥白的手指握住酒盞,仰頭將杯中酒釀一飲而盡。

    入口綿長,香味醇冽。

    宋清歡把玩著手中酒杯,光影錯落間,抬手又斟了一杯。

    “殿下……”正在夾菜的流月手一頓,哭笑不得,“您別光喝酒呀。”

    宋清歡抬手撫了撫額,睨流月一眼,無奈道,“罷罷,好不容易得空出來一趟,你還管得這麼死死的。”嘴上這麼說,還是放下了酒盞。

    流月燦然一笑,眸若辰星。

    這時,門外再度響起敲門聲,“殿下,是民女。”

    宮泠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