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帝姬好生氣魄

    宋清歡恍若未聞,依舊行得從容。身後跟著的流月沉星自然也听到了,但宋清歡不語,她們亦不會多話。

    宋清羽見她不理,愈發氣急,帶著侍女急匆匆朝她追去。但不知為何,明明瞧著宋清歡步子不快,可就是拼勁全力也難以追上。

    氣喘吁吁追了一陣,宋清羽惱羞成怒,對著前頭大吼一聲,“宋清歡,你給我站住!”

    宋清歡這才駐足轉身,一臉無辜地看向怒氣沖沖而來的宋清羽,唇微啟,“四皇姐在喚我?”

    宋清羽三步並作兩步上前,在她跟前立住,一臉陰翳地盯著她,“這宮里頭除了你,還有誰叫宋清歡的?”說話間,大口喘著粗氣,額上流下的汗珠花了妝容,頗有些形容狼狽。

    宋清歡心中好笑,她有武在身,方才用了幾分內力,宋清羽自然追不上,面上只正色道,“在這宮里,奴才宮女們恭恭敬敬稱我一聲舞陽帝姬,皇後娘娘和二皇姐亦按禮數喚我舞陽。如四皇姐方才那般連名帶姓地叫,我還真不曾反應過來。”

    這分明是指責宋清羽沒有禮數,她如何听不出來?面上染上一抹陰翳,“你別給我巧言令色!”

    宋清歡神情淡淡,“四皇姐找我有事?”

    听她這麼一問,宋清羽這才想起自己方才找她的初衷,語帶怒意責問道,“宋清歡,你今日那麼早便去長樂宮,分明是想給我難堪是不是?”

    “是四皇姐來晚了。”

    宋清羽冷笑一聲,“宋清歡,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麼算盤。想討好皇後娘娘和皇姐?你也得看她們吃不吃這一套!”

    “既然四皇姐覺得她們不吃這一套,為何每次巴巴地趕早去請安?”宋清歡神情淡淡,眼尾微曳,似笑非笑地覷著宋清羽。

    宋清羽語氣一窒,一時竟想不出合適的話來反駁,臉色憋得通紅,惡狠狠地瞪著宋清歡。

    宋清歡目光轉涼,語氣清冷,“四皇姐,我不去找你,你最好……也不要來招惹我。”

    她的聲音不大,卻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狠意。被她這麼看著,一股涼氣自腳底升起,宋清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她定定心神,張口欲言,卻听得宋清歡不緊不慢又道,“四皇姐今日為何會來遲,你心里清楚。管好自己的事,最近父皇生辰,三國來使,建安可是多事之秋。”

    宋清羽臉色一變,眼底有驚惶閃過,狐疑地打量著宋清歡眼底神情。

    宋清歡她……她知道了什麼?

    見她色變,宋清歡勾勾唇,“四皇姐,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宋清羽心中愈發沒了底,結結巴巴道,“你……你瞎說什麼?”

    “四皇姐今日來遲,莫不是……被什麼人絆住手腳了罷?”宋清歡輕笑一聲,眸光冷凝,墨色瞳孔中倒映出宋清羽慌亂的神情。

    宋清羽瞳孔猛地一緊,面色大變。

    宋清歡懶懶一笑,這般驚慌失措,看來,是被自己說中了呢。原本不過試她一試,沒想到事情竟當真如自己所料。如此喜怒形于色的宋清羽,可比宋清漪好對付多了。

    “四皇姐,我言盡于此,你好自為之。”說著,看沉星和流月一眼,示意她們跟上,轉身拂袖而去。

    宮裝曳地,劃出一抹弧度,裙擺處銀線勾勒出的玉簪花在陽光下閃爍著光芒,刺得宋清羽眼眸一痛。她慌忙眯眼,再睜眼時,卻已望不見宋清歡的身影。宋清羽心中恨恨,又有些驚魂不定,用力握了握拳頭,扭頭對著宮女惡狠狠吩咐,“回宮!”

    說罷,匆匆離去。

    遠處,甩開宋清羽的宋清歡腳步漸緩,雪眸微狹,若有所思。

    “殿下,您怎知安陽帝姬今日來遲的原因?”見身後已看不見宋清羽了,流月緊著上前一步,側頭看向宋清歡好奇道。

    宋清歡抬眸望她一眼,神情懶懶,唇畔似笑非笑。

    “你家帝姬啊,可是會讀心的。”

    流月一愣,呆呆地看著宋清歡,不知如何接話。這話听著像是玩笑,可帝姬的神情,卻偏有幾分認真。

    見她愣住,宋清歡抿唇一笑,“逗你的,還當真了。”

    一旁的沉星接話道,“殿下方才是在詐安陽帝姬的話吧?沒想到安陽帝姬心虛,倒巴巴承認了。”

    宋清歡睨她一眼,“你這小妮子,倒是古靈精怪。”

    沉星不好意思地笑笑,流月也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宋清歡收回目光,嘴角笑容轉淡,盯著遠處微微出神。

    沈初寒親自到訪,涼聿兩國聯姻一事便已成定局,她阻止不得。這麼看來,要想繞開這個前世命里的劫數,她能做的,只有另擇一人替自己和親。

    宋清羽,顯然是不二人選。

    而恰好,自己手中就握有宋清羽的一個把柄,只要籌謀得當,她一定能順利脫身!想到宋清羽方才意料之中的驚慌失措,宋清歡不禁勾了唇角。這麼容易便露了馬腳,看來她所謀之事,成功幾率很大。

    若此事謀劃成功,她和沈初寒就不會再有交集。想到這,心髒不受控制地一絞。她苦笑,手指撫上胸口。本就是兩條不相干的平行線,又何苦再生惦記?

    腳下轉個彎,一抬頭,一片蔥郁竹林出現在眼前。南地的暮春時節已有些許燥意,見林中一片陰涼,宋清歡猶豫一下,抬步往竹林走去。

    林中用青石板闢出羊腸小道一條,供宮人盛夏時節行走,作消暑遮陽之用。因此時未到夏日,林中空無一人,只有風拂竹葉發出的沙沙聲響。

    走到竹林邊緣,尚未邁出步伐,卻听得身後“啪啪”兩聲掌聲響起。听聲音,鼓掌之人在身後不過幾步之遙。

    宋清歡臉色一沉。

    自重生後她日日習武,听力和警覺度早已不同往昔,此人卻仍能輕易近身,足見功力遠在她之上。

    她猛地扭頭,寒刃般沁涼的目光往來人面上射去。

    這一看,卻是猛地愣住,長睫不受控制地一抖,視線有一瞬的模糊。

    來人微一勾唇,眼底流光耀目,“舞陽帝姬方才,真是好生氣魄。”

    題外話

    喲 ,來者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