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名字

    夏拉爾縮成一團抱住自己︰“我覺得我們要先解決內部分裂問題。”

    “我們還是要認清現實的。不管我們跟不跟他們走,車他們是劫定了,我們也打不過他們。沒有車也沒有吃的,我們還能多活幾個小時?可以恰秒表計算了。”蘭德爾說,“起碼現在我們還能多坐一會兒。”

    秦晴跟著鼓勁道︰“而且他們還救了我們五條命,如果沒遇到他們,連秒表都省了。”

    夏拉爾順從道︰“這樣一想也是還不錯的。”

    林宇鼓掌︰“說得對,現在擁抱一下你們的座位,說不定以後都坐不到了。”

    眾人開始狂蹭。

    風從頂上被刺穿的洞里灌進來,蘭德爾感覺被迷了眼,眼里一片濕潤。

    這是他的兄弟!

    蘭德爾問︰“技術工,在我們下車的一瞬間,你黑掉這輛車廢了它的概率是多少?”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夏拉爾道︰“這怎麼可能啊喂!”

    “別這樣互相傷害。”林宇說,“你可以許願,以後每天都是下雨天。”

    米麗莎在副座上悠悠轉醒,

    蘭德爾情緒一收,笑道︰“哦,寶貝兒你醒了?”

    米麗莎懵懵道︰“怎麼回事?我們現在在哪兒?”

    她抬頭一看,一陣強風撲面。

    擋住臉,終于回憶起了之前的事情,驚恐道︰“蟲呢?”

    “不用怕,我們找到組織了。”蘭德爾道,“看前面的車,他們有很多人,我們暫時安全了。”

    米麗莎沉沉呼出一口氣,相信了︰“是一起避難的嗎?他們願意接納我們?”

    蘭德爾沒答,只說︰“睡吧,已經沒事了。”

    林宇摸摸腦袋,沒有說話。

    有時候寵溺是種罪過啊。

    車開了一個多小時,最後停在一間廠房外面。林宇看了眼光腦上的定位,大約是在保護區外圍與聯盟大學中間的位置上。

    基地人還挺多,不過大都是些年輕人。

    看來佔據這里的時間不久,還有些雜亂,他們正在整理。

    林宇隔著車窗觀察了一陣,覺得氣氛微妙。

    打牌罵粗的有,默默無言在一旁做事的也有。

    看來他們對弱者的確不大友善。

    鮑爾下車,沒管他們,直接走了。

    壯漢從窗戶里探出頭來,拍了拍車門喊道︰“小p!來新人了!”

    門口擺著張桌子,一個穿著白色背心的男人坐在那里。聞言抬了下手表示明白。

    壯漢又回過頭指揮著眾人道︰“你們先在門口登記,你們幾個,跟過來把車開到倉庫去。”

    林宇率先下來,走在最前面,領著眾人過去登記,道格和一眾兄弟開著車去倉庫充當苦力。

    叫小p的登記員放下光腦,拿起筆冷漠道︰“名字。”

    林宇︰“林宇。”

    小p抬起頭,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五官微皺,然後寫下︰砍他。

    林宇︰“……”

    眾人︰“……”

    這是針對還是羞辱?

    林宇內心狂嚎,克制住沒真的上去砍他已經是一種極限。

    在這個基地里,要是時時被人喊“砍他”,那後果想必是非常

    嚴重的。

    林宇覺得有必要糾正這個錯誤。

    林宇道︰“這位朋友,你真是辛苦了。我的名字還是我自己寫吧。”

    那人握著筆一退,狠狠瞪著她道︰“你想干什麼?!不想呆就給我滾!下一個!”

    林宇︰“……”

    秦晴從後面握著她的手臂,鼓勵道︰“堅持住,你可以的!”

    小p對林宇的刁難和不滿,指著蘭德爾道︰“你!”

    蘭德爾上前。

    他吸取了林宇的教訓,能否還原自我姓名已經不重要了,起碼要有一個正常的代號,于是機智道︰“我叫小瑟,藍瑟的瑟。”

    眾人︰“……”

    小p抬起頭,一副你很不錯的表情道︰“哎喲,你還這麼時髦,追星啊?”

    蘭德爾謙虛道︰“哪里哪里,藝名。”

    然後就看見小p寫了小爾兩個字。

    林宇突然意識到,對方可能是不會寫宇字,于是真誠致歉︰“對不起,其實我叫卡卡,謝謝。”

    小p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叫的都是什麼玩意兒?不會好好起名?”

    但是“卡”字他會寫,于是還是將“砍他”劃掉,改成了“卡卡”。

    隨後秦晴上前,斟酌片刻道︰“我叫小易。”

    小p寫下︰小一。他點頭贊許︰“這名字不錯。”

    秦晴非常感動︰“謝謝。”

    緊接著是夏拉爾︰“我叫小久。”

    小p果不其然︰小九。

    他抬起頭看了幾人一眼︰“你們這群人的名字,是叫號來的?”

    林宇望天︰“賤名,好養活。”

    最後一位是米麗莎。

    小p表情明顯溫柔︰“叫什麼名字?”

    米麗莎猶豫道︰“……小意?”

    小p想了想,干脆利落的將秦晴的名字劃掉,改成“小二”。然後給“小一”的稱號賦予了米麗莎。

    秦晴︰“……”

    蘭德爾看了眼,說︰“可是我已經叫小爾了……”

    這音調听著是有點相似。

    秦晴對上小p的眼神,心髒一顫,立馬握住蘭德爾的手,情真意切道︰“我不介意!大家都是自己兄弟!名字像算什麼?你儂我儂不分你我!”

    “什麼你介意不介意,這樣兄弟們怎麼分的清楚?名字是給別人叫的知道嗎?”小p說著大筆一揮,將他的名字從“小二”改成了“小三”,終于滿意道︰“反正你們也是叫號的,不錯。”

    秦晴死的心都有了。

    他的地位層層掉落,最後發現還不如卡卡,忍不住想抱著林宇嚎啕大哭。

    小p心情很好的抬起頭,看向林宇道︰“就你不是數字了,怎麼樣,要不要把你改成小四?”

    “不用了,我最不想做的就是小四。”林宇抹了把臉,面不改色道︰“咱們交號的時候卡住了,所以我叫卡卡。”

    小p︰“哦,有點意思兒。”

    進基地的第一天,即丟失了所有財產之後,他們連名字也丟了。

    眾人終于意識到了沒文化的可怕。同時也明白了,普及教育,是全人類的事情。

    他們登記完名字,就去後面的倉庫找道格幾人。

    道格正被支使著清空車廂。

    秦

    晴的兩盒餅干被收走了,一瓶水丟了回來。畢竟城里的水廠還安好,這邊不缺水。道格那邊好幾個背包,不少吃的,全被搜刮走了。

    那感覺真是太難受了,林宇看著都覺得心痛。忍不住拍了秦晴一把,贊許道︰“干得好。你其實可以多帶幾個球。”

    清點他們物資的人,看他們的眼神很是郁悶。里里外外翻了個遍,沒想到窮成一個鬼,這像是逃難的樣子嗎?

    林宇問︰“我們住哪里?”

    那個人指著一排建築道︰“那邊二樓,最靠里面的房間,是空著的。”

    林宇︰“就一個房間?”

    “一個還不夠?你們才幾個人?”那人不高興道,“外面多的是,要住單人間,隨便挑。”

    林宇撇撇嘴,忍下這口氣,帶著同志們去二樓的房間。

    秦晴上面推開門,里面傳出一股潮濕發霉的味道。

    靠牆有一張大的木床,再零星擺著幾件家具,就沒別的什麼了。

    房間倒是挺大,可以打地鋪。夏拉爾去櫃子里翻了一下,發現什麼都沒有。

    夏拉爾問︰“就一床被子?”

    幾人又折返回去,問剛才指路的人︰“被子什麼的,沒有嗎?”

    那人道︰“自己找。”

    林宇︰“去哪里找?”

    那人看白痴一樣的表情道︰“哪里找的到就去哪里找。”

    幾人終于回過味來,這是根本沒打算安置他們。

    掠奪物資,壓榨勞力,沒有工資,還待遇苛刻。

    娘的,這地方真是絕了。

    林宇扭過頭道︰“走吧。”

    秦晴看他臉色低沉,安慰道︰“從另一方面也說明,我們的命是很珍貴的,無價!就當是報答他救了我們。”

    林宇含糊其辭的“嗯”了一聲。

    幾人去外面打了水,然後把房間的窗戶打開通通風。然後征用了秦晴換下來的髒衣服,把房間拖了一遍。

    沒折騰多久,天色開始泛黑了。鮑爾派人過來喊他們。

    “你們不是想知道保護區最中心成什麼樣子了嗎?”鮑爾丟給他一架望遠鏡,“自己看。”

    高倍率望遠鏡,林宇心道這里還有這種好東西。就是體積過大,攜帶笨重了一點。

    林宇調好倍率,然後架到台上,開始找方向。

    這里離聯盟大學有六十多公里的距離,哪怕自動消除空氣干擾,開了夜視,視角內也是紅彤彤的一片,不知道對準了什麼。

    他這邊正小心的調整位置,鮑爾過來,把望遠鏡大力往上一抬,對準半空。

    林宇不明所以的挪開視線。

    鮑爾︰“看著。”

    夜色四合,夜視模式的望遠鏡里,開始變得清晰。

    就見有幾個看不清是什麼的黑點,出現在視線內。

    林宇“咦”了一聲。

    眾人紛紛圍過去詢問︰“怎麼?”

    林宇沒有說話,揉了揉眼楮,繼續對準鏡頭。

    鮑爾與他的人只是在旁邊冷笑。

    等到那些黑點越來越密集,如烏雲壓城般籠罩在半空,盤旋飛行。

    林宇終于確信,那是蟲族。

    那是數不勝數的進化出翅膀的蟲族,全部聚集在了聯盟大學的外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