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找回記憶?

    “把那個人當做突破口?”

    腦海里反復思考秦湘說的話,揣度其中的可能性,指尖在桌面上敲擊速度加快的秦夜問︰“你具體準備怎麼做?”

    笑了,嗯,是那種腆著臉的笑容,秦湘說︰“之前我經手了一個販毒案,重點犯罪嫌疑人叫穆陽梟,他也是那個世界的一份子。在他死後,一切關于他的線索都被他們的人清理了,但我們還是找到了一點蛛絲馬跡,姑且可以當做調查方向的蛛絲馬跡!”

    秦湘說得很認真,但作為听眾的秦夜和周婷臉上連基本表情都掛不住了,她說的話跟把開車的人當做突破口有毛線關系啊?

    抿著嘴,周婷盯著秦湘看了好一會兒,直到她被盯得很不好意思,周婷才開口說話。

    “哎,你說的話是不是和問題對不上啊?”

    被戳破了,秦湘表情頓時尷尬很多,接著說︰“那個……怎麼說呢?我感覺……那家伙和穆陽梟的案子有一點的關系,說不定……”

    不讓她說完,秦夜抬手打斷,表情顏藝地問︰“你感覺?你這感覺……”

    不用說了,那種無語的感覺已經通過表情全部表達出來。

    “哈哈——誰知道呢!”

    果然是腆著臉笑吧,說著沒有任何根據的話,怕是說的過程中自己都感覺尷尬,所以要露出笑容……

    ——在這種時候,賣萌是沒有用的!

    為了掩飾被傳染的尷尬,秦夜和周婷都拿起水來喝,那整齊劃一的動作讓秦湘深受打擊,還是不提了。

    不過,她的直覺真的是準的逆天啊,要是讓秦夜和周婷知道陽確實就是在穆陽梟和艾德蒙之間的重要串聯,他們估計會驚訝地用頭撞牆,這東西真是沒道理講!

    就像你一個中單非要去和adc對點,這還有什麼好說的?完全沒有道理可講的!

    某子曾曰︰這年頭,單排是玩不起adc的!

    為了不讓秦湘尷尬,喝一口的秦夜繼續問︰“還有呢?沒了嗎?”

    面無表情,秦湘回答︰“沒了!”

    面無表情,周婷回答︰“沒了!”

    秦夜一陣尷尬……

    “好吧,那就先這樣啦,之後有問題再聯系!周婷你那邊就拜托奧古斯特加把勁,盡可能快些找到艾德蒙的蹤跡,而秦湘那邊……呃,你就試試‘曲線救國’吧,要萬一真的有收獲呢?哈哈——”

    說到最後,秦夜自己都笑了,他這話真不如不說呢,說出來更扎心,畢竟,這樣的他真是半點期望都沒有給秦湘。

    “ok。”

    感覺自己像是被嘲諷了,就像是兩個大人之間商量著重要的事情,這時候一個小孩子插進來,吵著要去肯德基吃兒童套餐一樣,這不是煞風景嗎?

    挺不爽的,秦湘第一個站起來就出去了,不管秦夜和周婷,而看著秦湘出去的他們對視一眼,然後一起無奈笑笑!

    ……

    華城西城區的商業街上

    路邊,咖啡廳外,太陽傘下,一個穿著連帽風衣,還戴著眼鏡的男人獨佔一張桌子,他像是很寂寞的樣子,一只手撐著頭,另一只手拿著勺子在咖啡里攪拌著,但他根本就沒有喝咖啡的心思,視線跟個好奇寶寶似的四處張望著,天知道他想干嘛!

    沒錯,“介個人”就是艾德蒙。

    在絕佳的偽裝下,他倒是可以放肆一點,跑出來瞎晃也無所謂,這個樣子的他,就算是橘枳也難以一眼認出來,怕啥?

    不過,他還真不是跑出來瞎晃的,一切還要從陽回去找他說起。

    差點就把自己給掐死,靠著牆喘息不止的艾德蒙流了一身冷汗,整個人也是快要虛脫了,那種臨死的掙扎感倒是給他帶來了很不一樣的刺激感,只是要他再來一次就有些不切實際了。

    仰著頭,艾德蒙閉上了眼楮,腦海中一片空白,放空的感覺對他來說還是不錯的,至少比清醒時更舒服。

    這時,回來找他的陽猛地把門推開,開門的聲響把他驚到了,讓他睜開眼楮看著陽。

    同樣看著艾德蒙,走到他面前才停住腳步,像是對他現在這副樣子好奇,陽皺了皺眉,隨後露出冰冷的笑容。

    “man,there is an important thing for you to do now!”

    眼楮都沒什麼光彩,艾德蒙只是愣愣看著他,沒反應,甚至是連他的話都沒听到耳朵里。

    笑了,這回是嘲諷的輕笑,陽在他面前緩緩蹲下去,看著他那張蒼白的臉,問︰“hey,why do you look like so painful,my friend”

    同樣慘白的嘴唇顫抖一下,艾德蒙有了反應,冰冷的目光直射入陽的雙眼,說︰“friendyang,only when the time you think i still have value,you will say i'm your friend,right”

    被點破現實,陽笑著點頭,他果然是喜歡和聰明人交流,輕松。

    “yeah,you are rightyou can know the kind of people like me don't need friendsmost of the time,for me friends and tools are the same meaning”

    冷笑著,還引來一陣咳嗽,艾德蒙盯著陽。

    “ok!tell me what you want me to do and leave here quicklyi don't want to see you!”

    笑著點頭,陽不排斥艾德蒙直接表示憎惡的做法。

    “i want you to recall one important thingand look at me,i give back your memory”

    說著,故技重施的陽在艾德蒙眼前豎起自己的左手,手背對著艾德蒙的臉,當艾德蒙的注意力和視線不由自主地轉移到他左手上後,他右手快速伸到艾德蒙的耳邊,打了個響指。

    超級詭異的,響指清脆的聲音在艾德蒙耳邊響起的瞬間,他眼楮都直了,看著面前的陽定住不動,如同魔怔了一般。

    這種表現是意料之中的,說明暗示效果很好,陽不由嘴角上翹,然後左手飛快翻轉成手心對著艾德蒙的臉,並且一下從左邊過到右邊。

    “lost in the dark,my voice will guide you in your direction!”

    與最開始的刺激暗示過程是反過來的步驟,陽在艾德蒙面前再次說出那如同咒語般的話,然後右手再度打出響指,而艾德蒙的眼楮就在這個瞬間恢復光彩。

    盯著陽,似乎不認為這種狀態非常詭異,艾德蒙只是看著,沒說話。

    兩只手都撤回去,陽還是蹲在艾德蒙面前,問︰“you get it”

    蒼白的臉上更多還是茫然,搖著頭的艾德蒙回答說︰“what do your meani can't understand!”

    皺眉,陽心情不好了,因為就像之前那人說得一樣,艾德蒙的記憶還真出了問題,他解開對艾德蒙的暗示竟然沒有起到任何效果,這可就難辦了。

    猛地站起來,陽居高臨下看著艾德蒙,讓艾德蒙心里一陣不安,然後冷聲冷氣地說︰“give you a task recall all things about jz in three days!”

    說完,陽就轉身離開了,留下一臉茫然的艾德蒙。

    ——jz?

    ——why?

    ——what happen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