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給我滾出來

    “當然。”陳浩淡淡一笑,道︰“幫元妃姑娘渡過一次雷劫又能算什麼,如果元妃姑娘還想要成為武道人仙的話,我也一樣可以做到。”

    若是一般人說這種話,元妃肯定是不相信的,但是說這話的是陳浩,就由不得她不信了,畢竟陳浩也是剿滅四大邪教的人物。

    而且其中還有著大羅天尊、黑蓮天尊這等曠世強者,他們兩個的實力,都已經到了六次雷劫頂峰,只差一步,就能成就造物主。

    如果拿元妃和他們二人相比的話,無異于是螞蟻比大象。

    就算是趙飛兒都比元妃強了很多!

    “若是你真的能幫我渡過雷劫的話,我願意跟你走。”听了陳浩非常自信的表態之後,元妃下定了決心。

    陳浩道︰“好,有元妃姑娘相助,西域百國彈指間可滅也。”

    元妃搖了搖頭,道︰“你不必恭維我,我自己的實力自己清楚,比你差了十萬八千里,我有自知之明。”

    陳浩道︰“呵呵,男女之間,說幾句恭維的話,沒有什麼不正常的。”

    “是嗎?”元妃撇了陳浩一眼,表情有些沉重的說道︰“我有件事,需要和你說,我說完之後,咱們之間是不是還能合,也都由你決定。”

    陳浩淡淡道︰“元妃姑娘直言便是。”

    元妃道︰“那我就直言相告了,我其實來皇宮,是為了多一個大妖,它想讓我做它的小妾,用以發泄它的欲望,我不甘心做它的小妾,便躲到了皇宮之內。”

    “這普天之下,除了皇宮之外,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安全的地方了。”

    “所以,我離開皇宮之後,可能不一定會幫上你,但一定會為你引來麻煩,你還願意帶我走嗎?”

    陳浩眼楮微微一眯,道︰“那個所謂的大妖是誰?”

    元妃道︰“它是妖神洞的老祖妖猿巴。”

    陳浩听後輕蔑一笑,道︰“原來是一只猿精,沒什麼大不了的,它若敢來尋你的麻煩,我定將它抽筋扒皮,為你消氣。”

    “你真的願意為了我,惹上妖猿巴?”元妃媚眼如絲的盯著陳浩問道。

    陳浩道︰“當然了,我一直都把元妃姑娘當成朋友,為朋友惹上一個妖猿巴又能算什麼。”

    “不管怎樣,不管你是為了我的美色,還是為了什麼,我都要謝謝你。”元妃緩緩的自床上坐了起來,她一臉嫵媚的盯著陳浩,眼神中透著一股感動。

    她媚眼如絲的看著陳浩的眼楮,而後在陳浩身前,緩緩的轉起了圈子,當走到陳浩背後時,她慢慢的貼近了陳浩的後背。

    並柔聲說道︰“謝謝你,願意幫我扛著,我真的非常感動。”

    說著她將手緩緩放到了陳浩的身上,然後輕柔的下滑,就在她的手臂,劃向陳浩的小腹時,陳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而後轉身,冷冷的注視著她的眼楮,說道︰“你夠了,你何必要試探我,何必這樣做?”

    “我......”元妃顯然是被陳浩冰冷的眼神給嚇住了,不由往後退了一步。

    陳浩繼續說道︰“你明明是一個處子,何必又偽裝成風情萬種的樣子?難道只是想要試試我的人品嗎?”

    “我......”此刻的元妃,就像是一個犯了錯誤的小孩子,都不敢再去看陳浩的眼楮了。

    “呵呵。”見到元妃這個樣子,陳浩不禁自嘲的笑了笑,道︰“你以為我是覬覦你的美色,才想來帶你走,才想為你抗下妖猿巴的事情嗎?”

    “你錯了,你真的錯了,當日在西山相遇後,我就覺得能遇到你是種緣分。”

    “我並不是因為你的美色,才覺得這是緣分,而是因為你向我們問的問題,就是那句‘天底下什麼最大’。”

    “當你問出那句話時,我就覺得咱們是一路人,都在追求一種屬于自己的道理,所以才我把你當成了朋友。”

    “說實話,你只是一個鬼仙,而且還沒有渡過雷劫,你這種實力的人,在我手下有十幾個,若真說幫忙的話,你根本就給我幫不了什麼忙。”

    “我此次前來的最主要目的,就是幫你渡過雷劫,因為我們是朋友,我想這麼做,可是你呢,根本就不信任我,還想試探我的人品,你這樣讓我很失望!”

    “好了,我從不喜歡和一個不相信我的女人做朋友,你也不要以為自己漂亮,就可以為所欲為,言盡于此,告辭了。”說罷之後,陳浩松開了元妃的手臂,身形一閃,消失在了房間之內。

    只留下了一臉懵逼的元妃......

    陳浩離開皇宮之後,便往楊盤賜予他的府邸中飛去。

    其實他此次的確很失望的,陳浩這個人,對于友情十分看重,別看陳浩穿梭了那麼多世界,但是真正的朋友卻是沒有幾個。

    在這方世界,他只有兩個朋友,一個是洪易,還有一個就是元妃。

    洪易倒是把陳浩當朋友,願意與他同甘苦,共患難,就算他偽造聖旨,洪易都是在堅定不移的跟著他,根本就不計生死,這就是真正的朋友。

    可是元妃呢,可能在她心中,陳浩只是一個城府極深,並善于偽裝的天才少年吧!

    陳浩的速度很快,只是一兩分鐘的時間,便趕到了楊盤賜予他的府邸前。

    他沒有立刻進入府邸,而是先在附近逡巡了一番,而後大喝道︰“給我滾出來。”

    他這一聲大喝,用出了自己的真氣,直接是震得府門發顫,附近的大樹不斷搖曳。

    就在他的大喝聲落下後,兩道人影飛了出來,正是白日里在暗中觀看午門獻俘的玄天館主納蘭暗皇和孔雀王幸軒。

    “楊青你果然厲害,沒想到我們隱藏的那麼隱蔽,都被你給發現了。”納蘭暗皇對陳浩稱贊道。

    見到二人出現陳浩冷冷一笑,道︰“二位是何方人士,為何要隱藏在我的府邸外?”

    孔雀王幸軒回道︰“老夫乃孔雀王幸軒,這位是玄天館主納蘭暗皇,我們此行是為了我的女兒幸雨仙,還請十四皇子給個薄面,放了我女兒幸雨仙。”

    听到兩人自報名號,陳浩不由一樂,他道︰“原來是玄天館主,和孔雀王,你們兩個不去繼續爭奪天蛇王星眸,救什麼女兒啊!雨仙在我這里孔雀王你放心就是了,她跟著我,遠勝于跟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