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 秦易篇 一鼓作氣

    第1109章 秦易篇 一鼓作氣

    男人的背影消失在拐角處,腳步聲漸漸遠去,直至听不見……

    秦姝靜坐在原位上,怔然的望著空蕩蕩的門口,神情僵硬在嘴角,偌大的廂房內、明媚的陽光下,她感到一陣空寂森涼。

    好冷……

    她抱著手臂,揉了揉雙臂,微斂的眸光自然而然藏起眼底的一許失落。

    他做什麼從來都不會向她解釋,他就像謎一般,她看不透、猜不透、什麼都不懂……

    這樣的感覺讓她心中生出一分隔閡,她厭惡這種感覺,就好像她與他不在同一個世界般……

    “王妃,”

    銀兒站在一旁,小心的望著自家王妃的臉色,眼底深藏著濃濃的擔憂之色︰

    “不要多想了,王爺這麼做、或許有自己的隱情,可能不方便說……”

    秦姝唇角輕扯,笑容薄涼︰

    “他應當是在責備我管理王府不當。”

    自她到來,府內的事一樁接著一樁,從沒有消停過。

    “這也不是你的錯。”

    銀兒皺著眉,道︰

    “那些女人閑不住,整日想著算計這、算計那,你不但沒有插手,反而查破真相、揪出凶手,王爺怎麼能將這一切的過錯、怪在你的身上?”

    秦姝抿了抿唇角,微低著頭,未語。

    氣氛陷入沉默,忽然便安靜到呼吸可聞……

    銀兒打量著王妃的神色,眼中藏著急與憂,腦中思緒飛速轉了轉,忽然眼楮一亮︰

    “王妃,我們出去玩吧!”

    來到南潯國這麼久,還沒有好好的出去玩過。

    王爺只是說了、不能貿然回府,卻沒有制止她們出去玩。

    她拉著王妃的手,雙眼亮晶晶的說道︰

    “方才來的路上,我瞧見了許多好玩的新鮮玩意兒,可還沒有來得及多看、便走過去了,王妃,我們去看看吧!”

    銀兒眼中的迫不及待無法遮掩的蹦射而出……

    秦姝心神微動,想起那熱鬧非凡的街道,她心中的躁動因子頓時蠢蠢欲動……

    她猶疑的輕咬著下唇,沉吟數秒……

    兩刻鐘後。

    如蘭苑內,走出兩道身形縴細、溫文爾雅的翩翩公子。

    白衣公子發冠高束、小臉白淨,手中握著一把扇子、漫不經心的輕輕扇著,頗有一股風流倜儻、年少無雙的氣質。

    另一名小公子臉上貼著兩撇黑色的小八胡,縮著腦袋,眼珠滴溜溜的掃著周圍,頗有股做賊的架勢。

    她揪著白衣公子的衣擺,小心的左右瞧了瞧︰

    “王妃,我們一定要穿成這樣嗎?”

    秦姝拉起銀兒的手,粗著嗓子道︰

    “你瞧,可認得出我?”

    銀兒仔細打量而去,‘男子’皮膚白皙圓潤,輪廓精致,可那張臉龐卻似換了個人一般,絲毫瞧不出王妃原本的半分模樣。

    她當即搖頭︰

    “恐怕連老爺老夫人都認不出來。”

    秦姝唇角一勾,出門在外,若是被人認出了她易王妃的身份,難免招惹麻煩,這樣的話便省事的多,當初在滄瀾國,她可嘗嘗扮作男子的模樣、偷偷溜出府偷玩。

    “走,進城!”

    兩人並肩而行,大步向著帝都的方向而去。

    今日,太陽正好,光芒明媚,帝都內熱鬧非凡,行人比比皆是、擁擠不堪,放眼望去、人頭攢動,各種聲音交織相映、喧囂而繁華。

    “賣肉咧……”

    “賣包子咧……”

    “賣肉包子咧……”

    小販們吆喝著、百姓們忙碌著、婦人們逛著街,人流之中,兩道縴細的身影藏在其中,沒有引起任何注意。

    正是秦姝與銀兒。

    她們夾在人群、置身于喧囂之中,望著周圍琳瑯滿目、五花八門的小攤,眼中的興趣之光亮晶晶的、像兩顆亮閃閃的小太陽。

    “公子,你看那是什麼!木頭做的、竟然會動!”

    銀兒拉著秦姝,興奮的四處指去︰

    “公子,你看那里竟然有口吞大寶劍、徒手劈榴蓮!”

    “公子……”

    很明顯,她的亢奮程度遠遠超過了秦姝,一時之間,秦姝倒是被她拖拽的四處跑。

    秦姝隨著她去,一邊听著她高興的呼聲,一邊望著周圍的街道畫面,沉悶的情緒頓時豁然開朗。

    南潯國與滄瀾國不同,兩國的文明亦是有一定的差距。

    此時,街道上,滿滿皆是南潯國才會有的稀奇玩意,是她們在滄瀾國從未見過的。

    一路下來,銀兒買的兩手沉沉,拿滿了東西。

    兩人當即穿入下一條街道,街頭,可見一大群人圍在一起,時不時起哄︰

    “它會贏!”

    “我賭它!”

    “一定是它!我賭十枚銅板……”

    一大群男人在夏日的夜里,光著膀子,圍著什麼東西轟然起哄,高呼聲引來眾位百姓的陣陣注意。

    秦姝瞧見,腳下步伐方向一轉,當即便走了過去。

    走近一瞧,發現這群人在斗蛐蛐。

    簍子內,兩只體態差不多大的蛐蛐正在奮力相斗,互相撕咬著。

    其中一只雄赳赳、氣昂昂,另一只卻被咬斷了一條腿、顫顫巍巍、正在垂死掙扎著。

    地上,放了兩堆銅板碎銀。

    一邊的碎銀銅板堆積成小山,多不勝數,另一邊,只丟了一枚子兒,少得可憐。

    秦姝柳眉一挑,從袖中摸出了一錠銀子,扔在那只有一枚子兒的那堆。

     當!

    整整十兩丟下,眾人頓時一怔,下意識抬頭看去,出手如此大方之人、竟是一名看似不過十五六歲的小公子。

    一名中年男人當即勸道︰

    “公子,這勝負已明,你選擇這邊、必輸無疑。”

    那只蛐蛐被咬的奄奄一息、即將撐不住了,選擇這邊真是太不明智了。

    秦姝唇角輕揚,笑道︰

    “說不定我的賭注能為它加油打氣,指不定它一鼓作氣、就勝了。”

    “哈哈哈!”

    秦姝的話引來一群中年男人哈哈大笑,這位公子真是風趣,既然‘他’不听勸,那他們就不客氣的收下這十兩銀子!

    所有人盯著簍子,認真望去。

    簍子內,雄蛐蛐將那只斷腳蛐蛐趕的到處跑,抖著翅膀,驕傲的叫囂著勝利的喜悅。

    所有人的歡呼與看好更是達到了極致,不用多看、勝負已定了!

    他們正勝券在握、一口認定時,只見那斷腳蛐蛐後腳突然猛地一彈、奮力一沖,頓時將雄蛐蛐撞飛出去、徑直飛出簍子!

    眾人的表情頓時僵在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