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 活著的死人

    龍墟作品相關第802章活著的死人織田家的老祖宗,“阪本魔王”麾下“十勇將”之一的織田驚人,在眼睜睜目睹了“阪本魔王”自.焚,有感于生命最後綻放的熾熱,感慨榮耀輝煌的最終消亡,便從那熊熊的“自.焚之炎”之中領悟出了“鳳凰涅”這一招,其核心奧義便如織田光明所說,“不重生,便赴死!”

    織田光明似乎也從自己之前的攻擊之中,發現了自己的招式中殘缺,便果斷的拋卻一切雜念,以赴死之志來求生,用“九州”古話來說就是“置之死地而後生”。

    對此,牧唐心里感嘆一聲,這家伙也是一個人杰——在他看來,所謂“人杰”其實並不需要做多麼偉大的事情,能夠及時發現自己的不足和缺陷,並坦然面對,再予以改正,便是人杰!

    然而就是這麼一件听起來很容易的事情,九成九的人偏偏做不到。很多人別說面對自己的缺陷了,就是連自己有什麼缺陷都發現不了,那就更別說改正和彌補了。

    既然這樣……

    “拜拜喲!你就繼續杵著燃燒自己照亮別人吧,我就不和你玩了。”牧唐轉身就跑,速度奇快,一溜煙就沒影了。

    “……”童顏巨x的殺生丸瞪大眼楮,看著跑到的飛快的牧唐,心里涌起一股強烈的屈辱感,自己竟然會落入這種人手里,這對她來說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玷污。

    不說殺生丸,便是正在和觀海舞激戰的另外兩個人也愣住了,本以為是一場龍爭虎斗,結果自家少主連終極奧義都使出來了,結果對方竟然跑了,簡直無恥至斯!

    然而他們卻因為這一愣神而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觀海舞的“四刀流”瞬間卷起一股“刀刃龍卷”,就將那兩個人卷入其中,那個持弓的女人終究在近戰方面稍顯不足,她的抵抗蒼白無力,不甘心的慘叫著,血肉之軀就被觀海舞的這一招“四千煩惱”給絞殺成肉塊……

    另一個男也只是苦苦的支撐著,渾身上下到處都在噴血,他倒是也想拼命,可是觀海舞連拼命的機會都不給他,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憤怒的怒吼,再怒吼!

    便在牧唐轉身逃跑後兩秒,織田光明一腳輕踏地面,突然一聲刺耳的鳥叫直沖雲霄,包裹著織田光明的三丈火焰旋轉涌動著,火焰越發的熊烈,當即就化作一只巨鳥,豁然展翅,展翅二十多米,修長的鳥脖子伸直,沖天長鳴,一條條火焰組成的尾羽飄逸律動,正是自古以來流傳的神鳥“鳳凰”的形貌!

    呼!!

    “烈炎鳳凰”展翅高飛,直沖上天,而織田光明就在它的腹部,和“鳳凰”一起,綻放出璀璨奪目的光芒。

    此時此刻,位于“秋名山”下的人都听到了從四面八方傳來的獨特鳥鳴,東張西望的尋聲源,也不知道誰喊了一句“看那邊,那是什麼”,人們就紛紛往那個人看去,再往那人指向的方向看去,便看到遠處“三十六連壞拐”的上空,竟然有一只展翅飛天的“火鳥”。

    “神母啊,那是什麼?”

    ……

    “親愛的你快來看,天上有一只火焰巨鳥!”

    ……

    “天吶!我沒有眼花吧?火焰巨鳥里好像一個人!”這個人是位于最佳的觀測地點,還有高倍數的望遠鏡,所以看得很清楚。

    在場的還有不少媒體,震撼之余,他們紛紛用自己的鏡頭記錄下了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突然,不知道誰喊了一句“火鳥飛下來了”。然而就算他不喊,大家都看到了,“秋名山”上空的那只“烈火鳳凰”在躥上高空之後,便一個翻身向下俯沖,後面拖曳著一片長長的火焰,這一刻,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位于“秋名山”下的人們,都感覺自己心髒猛的跳了一下,仿佛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

    與此同時。

    牧唐正飛快的奔馳在馬路上,從開溜到現在,其實也不過是過了幾秒鐘而已,他嘴里還嘀咕著“和你拼命,我又不是傻,活著不好嘛”。

    殺生丸道︰“你是逃不了的。主人英明神武,像你這樣膽小卑鄙的小人,一定能夠將你斬殺!”

    牧唐笑道︰“哦喲,那我就等著他把我殺了。他要是殺不了我,我就用你砍下他的腦袋當球踢。”

    說完,牧唐只覺得背後有一股恐怖的氣息襲來,扭頭一看,便看到一只“浴火鳳凰”從天而降,徑直朝自己沖來。同時,牧唐清晰的感知到周圍的溫度正在節節攀升。

    喝啊!!

    “浴火鳳凰”之中,一直閉著眼楮的織田光明猛的睜開雙眼,瞬間就鎖定了牧唐。而牧唐這個時候也有一種被牢牢盯上的感覺,他知道自己的氣機已經被對方鎖定了。所謂“氣機鎖定”,是一種非凡的技能,它不依賴于眼楮,也不依賴于精神力,而通過關聯雙方的“氣”來鎖定目標,一旦被鎖定了,便無處遁形,一切行動都在對方的感知之中。在這種情況下,閃避就成為了多余的動作,因為你無論怎麼閃避,都無法掙脫“氣機鎖定”,自然也就閃避不了。

    牧唐倒是可以掙脫織田光明的“氣機鎖定”,可是時間上卻已經來不及了。

    “浴火鳳凰”的俯沖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因為速度太快,“鳳凰烈炎”瘋狂扭動、變形,最終化作一柄火焰大刀的形狀,直捅向牧唐。越發高亢的鳳凰鳴啼響徹雲霄。

    牧唐一腳產地,猛的轉生,手中搶奪而來的“殺生切”直挺挺的捅了出去,“龍魂氣”自藍晶色的刀身內噴涌而出,如龍蛇狂舞,似有神龍翻騰之狀,正和織田光明捅下來的“鳳凰烈炎刀”撞擊在了一塊兒……

    吼!

    嘯!

    神龍吼,鳳凰鳴,兩聲混成一聲的古怪聲音釋放開來,刺目的光芒以撞擊點為中心,瞬間向四周釋放,伴隨著恐怖的高溫,所波及的範圍越來越廣,隨著時間一秒一秒推移,撞擊所爆發出來的“光球”竟然覆蓋了大半座“秋名山”,簡直好似天上的烈日墜落了下來,正好砸中了“秋名山”。

    “秋名山”下,恐怖的高溫傳播到這里,人們驚恐的逃離,如同一群被猛虎沖散的綿羊,逃得快的尚且有活路,跑的慢的直接被燒成了焦灰。

    那些站在附近山上的人們還算幸運,雖然也有熱浪涌來,但至少不致命,他們看著“秋名山”上綻放的巨大的發光發熱的球體,無不面色駭然,神情驚恐,膽子小的直接嚇的尿褲子,大聲喊“爸爸媽媽”。反而有幾個倒霉的家伙因為恐慌推搡而翻過了護欄墜崖了。

    緊接著,一道道巨大的、長達百多米的刀刃紛紛從“光球”之中激射出來,這一道道刀刃分兩種,一種是“火焰刀刃”,另一種則是“冰晶刀刃”,“火焰刀刃”無論落到那里都能燃起一團熊熊烈火,而“冰晶刀刃”則冰封能冰封大片區域。一整攢射之後,山上山下要麼一片烈焰,要麼就是一地寒冰。尤其是“秋名山”上,烈火點燃了漫山遍野的楓葉,原本金黃色的楓葉被烈火包裹,迅速席卷蔓延開來,滿山的紅紅火火。

    好一會兒……

    那顆覆蓋半座“秋名山”光球才漸漸暗淡,消散。

    當人們再度看到“秋名山”的面目的時候,一個個都張大嘴巴,驚駭的說不出話來——光球消散之後,被它覆蓋的區域已經面目全非,就如同那被陽光照射的冰淇淋,融化了!山體一片漆黑,炙熱紅彤的岩漿流淌著,滾滾黑煙蒸騰,隨著四起的強風勁流飄散的到處都是,儼然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每個目睹這一幕的人都在想︰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牧唐和織田光明,依然在互砍著。只不過,兩人此前積蓄的精、氣、神已經被剛剛的“大招”消耗的幾近干枯,所剩無幾的一點氣力和精神也就只能支撐他們以最原始的方式互相砍來砍去,似乎都在拼,拼誰能支撐到最後。

    當!

    當!

    當!

    兩人都是雙手握刀,你來我往的互砍。

    “死!給我去死!該死的是你!我是不會死的,我要做的事情還沒有完成,我的理想還沒有實現,我怎麼可能會死在這里?”織田光明嘶聲裂肺的怒吼著,他不甘心,真的非常的不甘心,連“鳳凰涅”的用上了,為什麼對方還活著?還活著!?

    此時的織田光明,形貌可就有些駭人了,他渾身焦黑,身形枯瘦,五官猙獰扭曲,仿佛一個從地獄里爬出來的厲鬼。

    相比于織田光明歇斯底里的吶喊和猛砍,牧唐反而更像是在防守對方的劈砍,“嘿,你有要做的事情沒做完,難道我就沒有?該死的是你才對。你的生命活力已經被你耗干淨了,別拖著了,趕緊去死吧,反正都是要死的,早死早投胎。”

    織田光明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使出“不重生,便赴死”的絕殺奧義,坦白說,剛剛那一下也真的讓牧唐感受到了強烈的生命威脅,但他有著豐富的臨死經驗,憑著這些經驗——外加一件可以免疫一次致死攻擊的“聖魂器”大衣,他頂住了織田光明最強的一擊,化險為夷之後,擋下接下來的攻擊就不是難事了。

    牧唐是頂住了,可織田光明卻已經油盡燈枯了,“鳳凰涅”沒有殺死敵人,不得圓滿,死的就是他自己,之所以現在還活著,完全就是憑著心中的一股強大的執念,吊著他最後一線生機——實際上他已經是一個活著的死人了!

    “主人……”

    殺生丸似乎已經預料到了織田光明的下場,淚如泉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