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資格

    一聲令下,跟隨而來的白甲士兵擺成軍陣,瞬間慘烈的殺氣彌漫,軍陣看似一字排開,但是暗藏殺機。一眾江湖高手神色一變,縱使他們,也難以在這種軍陣中討得了好,因為最讓他們忌憚的滅神箭綁在那里他們都不知道。

    圍觀的人紛紛搖頭,看著情形妖神宮恐怕逃不過覆滅的命運了,若是妖神宮核心的人沒有受傷,或許可以一拼。但是之前先與南宮家打了一架個個身負傷勢,再面對這隊精銳的士兵,勝算就更加渺茫了。妖神宮眾人豈會不知覆滅只在頃刻之間,紛紛護住妖神空姐弟兩人,若是他們戰死能夠換取妖神宮的血脈保存下來,他們願意做那飛蛾撲火的人。

    “不愧是沙場將軍,一聲令下當真是氣勢十足啊。”緊張萬分之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起。

    所有人不約而同的轉頭望去,張凱楓調息完畢,站起來笑著說道。

    “哼,魔劍張凱楓切莫自誤。”

    “何謂自誤”

    “這趟渾水很深,別把自己淹死了。”

    “這個不不一定,我張凱楓水性雖然差了點,但是要要淹死我恐怕不行。”張凱楓拍了拍腰間的佩劍笑容燦爛。

    “夜郎自大,真以為沒人收拾得了你了嗎”白甲將軍喝道。

    “將軍,他只是個外人,何必多生枝節。”妖神空說道。

    “晚了,他張凱楓不僅是帝國的叛國後裔,還是劫走南宮俊的犯人,本將依法辦了,不無不妥。”白甲將軍冷喝說道“你妖神宮不僅私自挑起爭端已經是大罪,而今還勾結叛國者的後裔,其罪行,可誅九族。”

    “好大的口氣,將軍認為以張某的實力在這一息之間,可不可以殺掉你所有的部下呢”張凱楓神情一冷,伸出一根手指頭問道。

    白甲將軍看著如此輕蔑地舉動,臉滿是猙獰的冷笑,不等他有何動作,身旁的都尉已經從馬斜掠而出。

    地老側身在一邊,他的目的很明確,要阻擋莫老救援張凱楓。只是出乎意料,莫老對此視而不見,甚是悠閑的坐在一邊。

    沒有莫老的阻礙,那名都尉松了口氣,不論下級的關系,更是休戚與共的戰友,已經離開馬的都尉一身殺意激增,一抹雪白的刀光朝前劈出。

    刀芒熾烈,帶著戰場獨有的殺伐氣息彌漫而出。刀未至,就已經足夠攝人心魄了。

    然而,當刀芒即將擊中張凱楓之際,卻見他看都沒看看凌厲的刀芒,只是側身而已。頃刻之間,刀芒貼在他的腳邊落下。

    所有人吃了一驚,想不到魔劍張凱楓的判斷如此敏銳,竟然在一瞬間避過迅速的刀氣。一擊劈出的刀芒並未如預期一般獲得收獲,都尉沒有因此而氣餒,在戰場,指揮軍隊與敵人廝殺,想要輕易的就探出對方的底幾乎不可能,對戰江湖一流的高手更是如此。

    一擊沒能建功,都尉早已有了數種預案,招式更不會片刻的凝滯,手中戰刀順勢而為,從天而降,軌跡不變,唯有那一點寒星略偏少許而已。

    然而,那偏出的寒星卻是最能致命的東西,戰刀在一瞬間似乎又活了過來,刀褪去老去的氣息,轉而獲得新生,一刀斜肩斬下。

    “刀中暗含軍陣之法,果然是天才。”地老看了一眼便說道。

    莫老點頭,而後說道“可惜他遇的對手更勝他一籌,少主如今的劍術修為比起當初更勝從前,只怕小家伙無功而返而已啊。”

    “你這麼看好他。”地老問道。

    “若論根骨,少主遠遠不及前幾代的前輩。”莫老如實回答,而後眼中光彩奕奕,道“但是,若論天資,少主更在前人之,所謂天道酬勤便是如此啊。”

    就在兩人談話的時候,那名都尉已經揮刀斬下,卻是落空了,他劈中的是虛影,而張凱楓已經立足于三步之外。

    “能夠讓我拔劍,就算我輸了。”張凱楓負手再後,笑著說道。

    都尉面色一冷,寒聲說道“躲過我一刀就以為躲得了下一刀麼你哪來的自信。”

    言語一畢此人足下一點,頓時台階下的石塊碎裂開來,整個人速度倍增。頓時一股白色的洪流夾帶驚人的氣勢沖出去,年輕的都尉此時刀意熾盛,宛若奔騰的洪水傾瀉而下。

    觀戰的人看不清了年輕都尉的身影,只看到那股勢如破竹的洪流,正沖出去。而另一邊,站在三丈之外的魔劍巋然不動,宛如一顆磐石,釘在中央洶涌的河流中央,無懼洪流如何的凶猛。

    白色洪流在越發靠近魔劍之時,一股原本雜亂無章的洪流,竟是慢慢的凝視,不再激蕩不已,最後化成了一柄刀。頓時刀意暴漲,直沖天際,讓白色的刀鋒更加熾盛起來。

    只是個眨眼的功夫已經到了張凱楓近前,手中戰刀更是蓄勢待發朝著張凱楓的胸膛狠狠地刺出去。

    任風高浪急,我身巋然不動,張凱楓納一身神元,不曾想過要拔出腰間的佩劍,面對迫人的白色刀芒更是神眉不動分毫。僅僅在那柄戰刀距離自己寸許之後他出手了,動如雷霆,迅捷如電,兩根手指夾住那柄勢不可擋的戰刀。

    “鏗”

    清脆的聲音打破空氣中沉重的呼吸,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面對勢如破竹的戰刀魔劍張凱楓竟是如此輕松的接了下來。而且,還是剛剛經過一場激戰之後,傷勢未愈的情況下,內力之雄厚恐怕遠遠超出他們的認知。

    戰刀被阻,年輕的都尉陣腳未亂,左手化掌,匯聚磅礡的內力拍在刀柄處,頓時刀勁激增,如一頭蠻龍橫沖直撞而出,戰刀趁勢再進一寸,已經到了衣口處。威能激增的戰刀,像是在平靜的湖面激起滔天巨浪,激蕩而出的刀氣四溢,道道斬向尚未拔劍的魔劍張凱楓而去,張凱楓不退不避,以一身護體罡氣,硬接下劈斬而來的刀芒,只是刀勢激增之後他不免略有頹勢,被直推向後而去。

    台階,一前一後的兩人局勢再次逆轉,年輕都尉勢如破竹的進攻,一刀逼著魔劍張凱楓入死局。好在魔劍張凱楓他那兩根手指始終牢牢的攥著刀尖,否則剛才年輕都尉攢下那一掌,戰刀早就貫胸而過了。只是這也不能改變結局。

    過于托大了,在所有人看來,魔劍張凱楓雖然與地老一戰之後確實是驚艷,但是內傷尚未痊愈就敢接下化神巔峰強者的刀,無異于是自尋死路而已。雖然那名來援的老人足夠強大,但是也別忘了地老的存在,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能夠在此殺掉魔劍張凱楓南宮世家樂見其成的。

    望著進退維谷的魔劍張凱楓,年輕的都尉臉露出不屑的冷色,再狂妄自大的人也不敢如此托大的接下他的刀,尤其是在戰場錘煉出來的刀,他雖身在邊關,但是與蠻族高手血戰無數,磨練出來的刀殺伐氣息之重,白甲將軍也是贊賞有佳。

    “怎麼,還不出手阻止”地老問道。

    風塵僕僕趕來的莫老無奈說道“我一出手你也會出手,到時候反而給少主造成影響,還是靜觀其變吧”

    就在兩名半步先天聊天方落,變數再起。

    “你沒有機會了。”年輕的都尉冷喝,內元再提,竟是以更加凶猛的力量推出去。

    身後已經是峭壁,就算想退也是極為艱難,只因眼前之人一直都在等待著抽身退走時,祭出的必殺一刀。

    “機會”一直沉默不語的張凱楓忽然開口笑了笑,道“我的機會從來都在劍,只是你還沒有資格看到而已。”

    “現在面臨危境的是你,至于所謂的資格。”年輕都尉暴喝“那麼你就留著那一點可憐的尊嚴下黃泉去吧”

    就算一刀沒有殺死他,也可以狠狠的羞辱他一番,好叫他知道知道就算不是在一個湖泊里游的魚,一出手也可以驚起滔天駭浪。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