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聶衛東胡亂穿上衣服,從家里躡手躡腳出來後,撒腿就往派出所方向飛奔。

    他這會心里七上八下的,很為那個混蛋體育老師的小命擔憂。

    主要是那貨掄起來才是應該被嚴打捎帶上槍斃的主,可是若是不小心給他提前玩死了,可就有些沒法說了。

    那貨自己說有什麼縣城做大官的叔叔,若真有社會背景,還真有可能給他判個刑啥的。

    畢竟他爹目前也就只是個鄉鎮派出所所長,他姥爺雖然是國內知名老中醫,因為十年動亂剛剛過去,老爺子目前地位不顯,許多事情畏首畏尾,未必能在這場嚴打里使上力氣。

    至于師父吳老怪,那老怪物混起來,天不怕地不怕,不混的時候卻又正經的要命,嫉惡如仇,都可以做遵紀守法良民的表率。

    也不像是能為他徇私枉法的樣子。

    而且現在倆人還沒有師徒情誼,他這會若是死了,老怪物只怕眉頭都不會皺一皺。

    腦子里想法雜亂,腳上速度卻不慢,不過幾分鐘的功夫,聶衛東就跑到了大街北邊的派出所門前。

    剛想敲前門,又怕驚醒了值班的民警,若後院真出了人命,被驚醒的這個只怕也會被判了同案犯。

    只有神不知鬼不覺把這事給處理了,才能不牽連到別的人身上去。

    听了听屋子里的動靜,只听到有人打呼嚕的聲音。

    聶衛東悄咪咪地貼著牆根溜到後院院外。手一借力,一個翻身從兩米高的磚牆上翻進了牆內。

    派出所後院里靜悄悄的,沒有養狗,也沒有其他別的防護措施,牆頭上也沒像尋常農戶那樣插碎玻璃或者荊棘枝。

    聶衛東走到小屋門前,用手一扭外面掛著的鎖頭,推開小屋的門,借著月光往里看了看。

    小屋地上有個黑糊糊的人影,人影呼吸粗重,時不時的哼哼一聲。

    听到這會兒人還活著,聶衛東不由長出了一口氣。

    啪地一聲拉亮了屋子里的電燈。

    黑屋子突然亮堂起來,地上躺著的人卻沒有什麼反應。

    還是哼哼著,時不時抽搐一下。

    聶衛東走過去,仔細看了看,見那人手被手銬烤在破爛木條椅子上,仔細很別扭滴面朝下趴著。

    伸手摸了下這人的頸部動脈,忽然覺得這廝的皮膚燙手。

    咦,竟然發高燒了?

    聶衛東不耐煩去前面找手銬的鑰匙,左右看了看,找到一根細鐵絲。

    捋了捋,曲了曲,在手銬鎖眼上左右上下別動了幾下,手銬便啪地一下被他給打開了。

    手法極其熟練。不知道的還以為這位是神偷世家江湖老手。

    “喂!醒醒!”將人翻過來,聶衛東用手拍了拍這廝的臉。

    李姓體育老師哼哼了兩聲,搖了搖頭,卻並沒有睜開眼。

    這是燒迷糊了啊!

    若繼續這麼燒下去,天亮後說不定真得給這廝收尸了!

    這麼一想,聶衛東急忙搬到旁邊破舊的木板床上,為這人做了個簡單的查體。

    咦,腹腔髒器有出血啊,誰干的?他似乎沒怎麼用力打這人啊?難道他走了後,有人又過來揍了這老小子一頓?

    算了,這會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畢竟現在的民警對犯人態度一向比較粗暴。

    犯人嗎,天生賤骨頭,挨揍都是輕的。

    何況被所長公子給抓進這後院小黑屋的。

    民警老陳听到動靜,拎著警棍過來的時候,見屋子里燈光下,聶衛東竟然在為這個該死的流氓犯用溫水擦洗身體,不由驚駭的眼楮瞪得跟銅鈴一樣。

    “東子,你這是干啥呢?這是準備片肉烤了吃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