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寺院奇事

    報警?何小光露出了為難的樣子?

    自己剛剛從那種見不得人的地方出來,就又要和公安人員打交道?

    這也太讓人沒臉了。

    “算了,要不再等等看?”他自己反而拿不定主意了。

    “不好吧?再怎麼說也是人命關天的大事,要不還是報警吧?”汪江看他一副為難的樣子,勸他。

    “這個我還真是得好好想想,行了,劉大全,將這段視頻給我保存好,我們走。”

    汪江看出來了,雖然何小光一開始說要報警,可事到臨頭他還是拿不定主意。他的擔心不無道理,剛剛走出了陰霾,他不想和警察打交道。

    一旦報警,家中自然會有警察來調查,他厭煩透了這些穿著制服的人。這于他自己的名聲和公司的聲譽會有不可避免的影響,他不由怨恨起自己的老婆來,自己不在家的這些日子,她到底都在干什麼?

    三個人一起回到家中。

    何小光對汪江說︰“你回去吧,折騰一天了,到頭來李小山肯定又是話說。”

    “這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張朵這件事到底要怎麼辦才好?不好意思,這段時間我有些忙,對她照顧不到。”

    何小光嘆道︰“這怎麼能怨你呢?她是成年人,又不是三歲小孩子?按你的意見辦,等等,說不定就回來了。”

    “這不好吧?萬一出個什麼事那可怎麼辦?”汪江勸他。

    趙默然也在一邊發了話︰“何總,還是報警吧,人才是最重要的。”

    何小光一張臉陰的能捏出水來,說︰“你們能不能幫我分析下,她上的那輛車上的人是男人還是女人?”

    汪江和趙默然面面相覷,何小光不會以為張朵給他戴了綠帽子吧?

    “這個怎麼能猜的出來?你就不要胡思亂想了,何總,要不,我找公司員工上街幫忙找找看?”

    “不用,這根本行不通,我這剛出來,讓員工們怎麼看我?這簡直是一波剛平一波又起啊?行了,你們都回去吧,讓我好好青靜一靜。”

    也好,讓他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

    “那我們一起吧?順便我送你去單位?”趙默然說。

    “好吧,何總,那我們一起走了。”汪江看了看何小光,和趙默然一起出了門。

    直到上了車,趙默然都沒有說話。

    “小趙,你是不是有話要和我說?”

    “汪局,何總回來了,你看我要是再和阿珠住在一起的話,是不是不大好?何總會怎麼看我?”

    趙默然要說的是這個。

    汪江答非所問的說︰“趙助理,有件事我一直想要告訴你,但不得空。剛好今天就我們倆,我實話告訴你,舉報何總的人不是別人,是他老婆張朵。”

    趙默然吃了一驚,問道︰“不可能,自己舉報自己人這難道是大義滅親?”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只是今天這件事也十分蹊蹺你說她早不離開晚不離開為什麼會選在這個時候?”

    本章未完,請翻頁

    趙默然緊皺了眉頭說︰“何總知道嗎?”

    “他怎麼可能會知道?何總被帶走調查沒幾天,我越想越奇怪,我和他共事好多年,他作人一直都是很光明磊落的,偷稅漏稅這樣的事,自然是與房地產公司的人有關,另外就只有他身邊的人,于是我托了在政府的朋友,查出來舉報信是她發的。”

    趙默然眼中透出一絲恨意,說︰“不敢相信會是她?你的消息可靠嗎?”

    “那當然,這樣的事誰敢胡說?我懷疑張朵是得了他回家的消息。”

    “這更不可能了,司法機關對保密工作的要求是很嚴的。”

    “當然這我只是在猜測,可是這也太巧合了。我是何總一手提拔起來的,我一直把他的事當作我的事來辦,可在他老婆的這件事上,我確實非常為難。不告訴他,顯的我不夠朋友,做不到知無不言,告訴他這相當于我在挑撥他們夫妻的關系。”

    汪江感到十分壓抑,在這種情況下要不要如實向何小光坦白?她有些六神無主。

    趙默然嘆道︰“他老婆到底想怎麼樣?難道是想要自己當公司總裁?”

    他沉思了一會,說︰“你這樣一說,我還真有些相信,在何總出事之後,她的確經常過問公司的事,告訴我公司有重大事件一定要在她那里報備。可是你安排阿珠進公司的事她卻沒有說什麼。”

    她當然不能對她有意見,她掌握著她太多的秘密,她感激她還來不及。

    “這不奇怪,我的這點小面子她肯定是會給的。再說了,何總出事了,好多事她都得靠我百幫忙。”

    趙默然笑笑說︰“是嗎?我怎麼反而覺得你和有何總的關系更象一對夫妻?你替他考慮的真周到。”

    “那當然了,我和你一樣都在感他的恩,沒有何總的提拔,可能至今還在渭高我原來的單位晾在那。可你發現沒,我的好意未必能讓他滿意,朋友和夫妻的差別太大了。今天的本意是想要先瞞著他,讓他好好的放松幾天再告訴他真相要,可是他回到家最想見的還是她,聯系不上她,著急,我只好把真相告訴他。”

    她確實是想要瞞著他,可她還是做不了主,要是一個普通的人不見了,是可以不管的,可是何小光的老婆不見了,這可是大事。

    她沒想到何小光是愛面子多一些,還是愛張朵多一些?

    他總是在維護自己和事業,似乎對于人卻不是很在意。

    “我今天也感到挺奇怪的,一大早你問我和她有沒有聯系?是不是對我和她的關系有了懷疑?我當時是這樣想的,原來是發生了這種事。汪局,其實我覺得這件好事,至少何總他人回來了,即使他老婆出了啥事也怨不到我們頭上,不然,我們可是會有不作為之嫌。不我說他們了,汪局,阿珠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懷的是誰的孩子,她說是你不讓她把孩子做掉,這又是為什麼?難道你知道她肚子中的孩子的父親是誰?”

    趙默然關心的是阿珠,一對年輕男女合租在一起,確實讓他挺尷尬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日久生情,他擔心時間長了,他們兩會不會產生感情?而象阿珠這樣的女孩子,絕對不是他心目中要找的那一位。

    “趙助理,她懷的是誰的孩子,我怎麼知道?我只覺得既然有了就得將他生下來。阿珠不是個水性楊花的女子,等她順利生下了孩子,有些事不講也會明了的。”

    阿珠懷的一定是何小光的孩子,這一點她有一半多的信心。

    可是在孩子沒有生出來之前,她是不能告訴他的,連阿珠自己都不能確定孩子到底是誰的種。

    “那好吧,你最多陪她到她生了孩子,不然,這容易引起別人的誤會。”趙默然強調。

    “那當然,你放心,讓你和她一起住,我知道是委屈你了,全當你當活雷鋒。”

    車子到了離單位不遠的十這字路口,汪江便下了車,叮囑他不能在公司看自己知道的告訴別人。

    “大姐,你想的真周到。”

    “哼,小趙,舉報信的事你也要保密。你們老總這一路走來,是相當的不易。你知道的。”

    “那當然,你放心,我雖然年輕,但是是懂的分寸的。”

    目送趙默然開著車離去,她大腦一片空白,何小光沒出來的時候,她有些時候真不知要干什麼。他出來了,事故也接縱而來。

    李小山的電話打了過來,在電話中發了一通牢騷。

    他發牢騷是意料當中的事。老倆口子是他的父母,準確的說是他的叔叔嬸嬸,她有什麼資格將他們呼來喚去的?

    汪江向他解釋了請他們來的原因。

    李小山更不滿了,說︰“局長同志,我媽已經侍候了他們這長時間了,難道繼續侍候?你干嘛不讓你父母去侍候一個外人?”

    他竟然在電話中直呼他為同志?

    “我媽不是沒時間嗎?李小山,你是不是氣不過何小光沒事?我告訴你,你不要這樣子,何家于你我都有恩。”

    “哼,他是于你有恩不假,于有我有什麼恩情?他借給你錢是讓你領他的人情,我也沒必要對他感恩戴德。汪局長,現在他出來了,是不是你又要忙起來了?”

    李小山酸溜溜的說。

    心中卻百般不是滋味,這個女人真是死眼子,何小光于她已經沒有了任何價值,可是她卻還是對她忠心耿耿。不但搭上了自己,連公公婆婆都要給何小光服務。

    “沒良心了吧?李小山,你父母都知道他們家替你還人情,你自己卻不領情,甚至阻止。”

    李小山更不高興了,他不能理解她,為什麼會對何小光死心塌地。

    一氣之下,他掛了電話。

    此時的張朵正被關在一處廢棄的庫房里,嘴上被塞了一雙臭襪子,手被綁在一起。

    兩個長的難看的讓人反胃的青年男子,在一連算賬。

    算的內容便是如何分配即將得到的錢數。

    一段時間以來,她一直被人要挾著。這兩個人不知從哪兒得到她的真實身份,想要敲一筆竹杠。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