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 殺人誅心

    “……”

    听了白雪的話,彌賽默默的看著畫面中的場景,忽的嘴角也下意識的跟著露出一個笑容,反應過來後,她不禁苦笑著搖了搖頭,感嘆道︰“多好的一個團隊啊,公主,這件事過後,您就正式招募了他們吧,我想他們一定願意的……”

    “是嗎……”

    白雪微微笑了笑,不置可否。其實她心底也不知道到底該不該對他們發出招募,她欣賞這些人的執著,感動于他們的堅持,也希望能夠走進他們的世界,但同時,又害怕自己的要求會令他們為難,害怕因為自己而破壞掉幾人間最單純的美好。

    須臾,白雪微微搖了搖頭,輕笑道︰“現在想這個還太早了,之後再說吧,現在,只需要安靜的為他們祝福就好……”

    在所有觀眾的期盼中,在所有參與者的摩拳擦掌中,在避難所民眾忐忑的祈禱中,聖安城終于迎來了這次獸潮的最終役。

    “吼!”

    最後一波獸潮,首先迎來的,是一聲整天般的怒吼。

    最後一波獸潮,毫無疑問是最難的,其中最難的點就在于,必定會出現最終級別的boss,這種boss的等級一定是超過在場最高覺醒者的,當然,因為戰爭階位的限制,這個boss同時又會被限制在傳說之下。

    所以,這次最終戰的boss從一開始就確定了,是實力剛好達到天人階的boss。

    這樣的boss可不止一只,根據聖安城內達到七階高手的數量,這樣的boss將至少有數十只。

    想要爭奪最後榜單的話,首要前提就是必然要對戰一只boss。

    “看,葉兄弟,那只boss是沖著我們來的吧?”

    大胡子率先發現了boss的蹤跡。

    眾人沿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那里正有一只雄鹿一樣的boss在朝著小樹林這里蹦蹦跳跳的走來。

    “看來是的……不過……”

    孔哲直接點了點頭,隨即忍不住看了眼旁邊的方向。

    其他人也都明白他的意思,是不是朝他這里走的,其實根本不重要,因為遠處還有一群人在虎視眈眈,剛剛被他們搶了兩次怪的四皇子,這次絕不會坐以待斃的,他一定會做點什麼小動。

    大胡子第一時間拿出了誘導棒,這是剛剛分配來的新貨色,和四皇子剛才用的是同一種,據說是國王專門提供給紫荊花的,以表彰紫荊花在之前的優異表現。

    “嘿嘿,有了這根棒子,就再也不用怕那小子再刷陰招了!”

    大胡子將那根異常粗壯的棒子在手里晃阿晃的,再配合上一臉猥瑣的表情,要多糟糕有多糟糕,海倫和沐沐都是齊啐一口,雙雙紅著臉偏過頭去。

    “唉,他倆這是怎麼了?”

    大胡子還犯賤的明知故名,結果被海倫狠狠的剮了一眼,這才縮了縮脖子,立即老實下來。

    孔哲點了點頭,的確,有了這種特制的誘導棒,至少不會在這種基礎的裝備上輸給別人,在這種情況下,只要他們想要,其他人是不可能從他們手下搶走怪的。

    一切似乎都在向著他們有利的方向發展。

    因為上一波落後了太多分,導致他們如果還想有機會爭榜首的話,那麼這次的首殺必須拿到,否則積分很可能不夠。

    正當孔哲幾人快速商議這次的擊殺計劃時,忽然從遠處扔過來一樣東西, 的一聲砸在了大胡子腦門上。

    “靠,誰他媽亂扔東西?”

    大胡子當即不爽的叫了出來,不過一轉過身,迎面又是一根黑乎乎的棒狀物砸了過來,大胡子急忙閃開,棒狀物咕嚕嚕的落了地,大胡子這才看清,這扔過來的居然是一根誘導棒!而且還是已經被點燃的那種。

    “這,這是……”

    大胡子半句話都沒說完,頓時又是連續七八根誘導棒丟了過來,而且全部都是點燃的。

    十幾根誘導棒,一起散發出濃烈的彩煙,幾乎瞬間就讓現場變成了一副雲山霧繞的場景。

    “我,我靠,這是鬧哪樣啊……”

    大胡子這次真傻眼了。本來他們還在擔心會不會有人用誘導棒搶走他們的怪,結果現在不但沒人搶,反而別人還丟了這麼多誘導棒過來,到底是想干嘛?

    “他們不是要搶怪……”

    孔哲微微嘆了口氣,抬頭看向四皇子駐地的方向,搖頭道︰“他們是想謀殺!”

    誘導棒這種東西,最麻煩的一點就在于,因為其中的某種物質擁有空間屬性,導致其無法被收入物品欄中,而且,一旦點燃後的誘導棒是無法熄滅的,它的放煙就跟撒尿一樣,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只能等待它自行燃燒完畢。

    誘導棒是用來吸引boss級怪獸的,對普通魔獸沒有效果,但那是指一根的情況下,一旦把這十幾根誘導棒同時點燃,而且每一根都是特制型的誘導棒,又會發生什麼呢?

    答案是,就連小怪也同樣會被吸引,也就是說,現在腳下這十幾根誘導棒,如果就這麼放任不管的話,待會附近所有的魔獸都會向著他們這一片小樹林沖鋒而來,這就不是防不防得住的問題了,這里很可能成為一個缺口,蜂擁而來的魔獸會形成一柄尖刀,最終以這里為突破口,撕裂整個城市的防線!

    “什麼?”

    這話立即讓隊里的幾個人同時呆住了。

    孔哲這麼一提醒,他們也很快想明白了這些誘導棒的真正用。但是……

    謀殺?

    居然敢在生死攸關的魔獸攻城中謀殺同胞?這已經不是什麼違例的問題了,而是叛國!

    就算對方是皇子,也許在國王的維護下,可以免去死罪,然而也一定難逃活罪,畢竟這樣的行為是被整個人族所不恥的,聖安國如果不處罰他,人族聯盟甚至會派專人前來代為懲戒!

    四皇子難道腦子真的進水了,才會做出這種腦殘決定?

    紫荊花這邊都在詫異于四皇子的瘋狂,而四皇子實際的狀態,其實也和他們想的差不多,不過他不是腦子進水,而是純粹被憤怒沖昏了頭腦,早在剛才被孔哲當面搶走怪開始,他就變得像見了鬼一樣神神叨叨,不斷念叨著一定要殺死你這種話。

    雖然四皇子表現比較奇怪,不過第十一波的時候,四皇子並沒有表現出什麼來,有驚無險的度過了,僕人們也就沒有多想,萬萬沒想到,最後一波一開始,四皇子就忽然發狂了,強迫僕人將所有的高級誘導棒扔到紫荊花的陣地。

    僕人們自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然而苦勸無果,王子甚至一怒之下當場處死一人,其他人也只能乖乖照辦。然後,就導致了現在的局面。

    此時的四皇子依然沒有意識到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樣的蠢事,他甚至還安然的坐在自己的營地中,看著遠處不斷飄蕩起的彩煙,露出了病態一般的笑容。

    “呵呵,你毀了我的獸潮,那就給我死在這里吧!”

    ……

    “混賬!”

    皇宮之中,國王眼看著屏幕之中被煙塵籠罩的畫面,氣的臉色鐵青,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桌面上。

    全程看完來龍去脈,他自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曾經他以為自己的兒子就是執褲了點,本性並不壞,結果,萬萬沒想到,他居然真敢做出這樣大逆不道的事!

    “父皇,如今這情況,還是先停止競賽什麼的,趕緊派人去救援要緊!”

    看著那萬獸奔騰的畫面,白雪略微著急的向國王提議道。

    她不得不急,因為處于危險中的可是紫荊花,名義上屬于她的隊伍,這些人也是為了她才參與這次獸潮的,她怎麼可能忍心看著他們身處如此險境?

    更不用說,這支隊伍里,還有一個極其特殊的人,就算不管其他人,自己唯獨是不能讓他在自己國內出了事的,否則後果已經不僅僅是麻煩那麼簡單了。

    “父皇,快下令去救人吧!”

    看國王遲遲沒有表態,白雪不由再次催促了一句。

    國王低著頭,似乎在猶豫著什麼,並沒有像平時那樣立即回應白雪的話,這下白雪不禁著急起來,難道父皇不打算去救他們?

    就在這時,一旁的二皇子開口了︰“父皇,兒臣認為不必著急救援,這事情說白了就是多了幾根誘導棒而已,能造成多大後果?再說,我們都看到了紫荊花團隊的實力,其中那葉軒更是擁有著沖擊榜首的實力,有著這種實力的人,即使在魔獸的重重包圍下,也必然能夠閑庭信步,出入自如,說實話,我覺得我們根本沒什麼需要擔心的,你說對嗎?大姐?”

    最後一句話,是沖著白雪說的。白雪聞言忍不住握起了拳頭,眉頭也深深皺起。然而她還沒來得及反駁,一旁的三皇子也開口了。

    “姐姐,我覺得二哥說的挺對的,而且,這位葉先生可是專為沖榜而來的,看他之前的表現,明顯已經劍指榜首,現在他已經努力了那麼久,就等著最後這一波了,結果卻被我們強行打斷,豈不是壞了人家的好事?姐姐,君子以成人之美,你說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