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全都送上門來了



    “該死,你早就知道了,為何不說?”

    雅娜想到大批餓國特工就要趕來,俏麗的臉龐上,不禁浮出一絲yin狠,怨毒地看著梁水哼聲道。

    她一開口,那個講究男人米特,也神s 一冷,毫不客氣地向梁水揮拳而來。

    梁水卻是一把抓住米特的胳膊,甩了開去,淡然的笑了笑道︰“呵呵,真是可笑,這都到了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和我計較這些沒用的?我勸你們還是趕緊想辦法對付餓國那幫家伙吧。”

    老家伙聞言,藍s 的眼珠狐狸似的轉了幾圈,看梁水的眼神頓時yin冷了幾分道︰“你,你……這是你的yin謀詭計,是你故意給雅娜擒住,然後引誘餓國特工到來,以便我們雙方展開撕樣,你好坐收漁翁之利?”

    梁水听了這話,倒是沒有覺得奇怪,臉上的表情依然古井無波,八風不動。

    畢竟這麼顯然的yin謀,除了那個胸大無腦的笨蛋女人看不出什麼,其他主要就是稍稍聰明的人,也能察覺。

    豈料雅娜似乎感覺到了梁水的心思,或者說她是看到了某些同事的鄙夷和嘆息,這時黛眉一立,卻是目露凶光地喝道︰“可惡,我早就對你有所懷疑,不過對于我們米國的實力,一向信心十足,方才考慮得不夠周全,沒想到你的打算竟然是如此卑鄙。”

    梁水看著雅娜憤怒的樣子,嘴角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卻並沒有說什麼。

    其實他也知道,並非這個女人太白痴,而是自己剛才一直在她的身上摸著,讓她亂了分寸罷了。

    老家伙怨毒地看了看梁水,為了得到他身上的技術,他也無奈,只是哼聲道︰“小子,落在我們手上,你就別想跑,哼!”

    言罷,他吸了一口氣,便迅平復心情,回過頭道︰“梁水說得不錯,現在我們人數不多,不宜分開。為了保證他不被別人搶去,必須集結起來,一起行動。我相信,憑著我們最為先進的光束子槍,一定可以殺出重圍的。好了,趕緊把各處的天眼調回來吧,現在梁水已經被我們所抓,他們也不用在外面呆著了。”

    其他人神s yin狠地看了看梁水,作出一副等梁水拿出技術,定要把他碎尸萬段的樣子,方才回過頭趕緊聯系外面的人,準備全力一擊。

    梁水對于眾人的眼神,倒是無所謂,幾乎全部無視。

    不過他對于老家伙的話,卻是隱隱有些佩服,暗嘆這個老家伙果然有些門道,竟然這麼快就想到位應付之策。

    只是老家伙如果知道,他這麼做,正好應了自己的計劃,估計會氣得吐血吧?

    “嘿嘿嘿,終于可以把米國特工和餓國特工一網打盡了!獅子博兔,尚須全力,看來自己把米國這幫特工,定位到了最聰明最狡猾的級別,絲毫不錯啊。”梁水的臉龐上,浮著淡淡的笑意。

    “笑什麼笑,給我老實走到那邊去呆著!”米特看到梁水在那里笑,不由大喝一聲,拿著槍抵著梁水腦袋,讓他向前面的角落走去。

    梁水在餓國特工到來之前,不想過早的暴光實力,對于米特此般行為,倒並不生氣,自顧地走到角落坐了下來。

    米特看到梁水這般老實巴交,心里倒也松了一口氣,想來剛才雅娜說這小子猥瑣,並不是因為他對她做了什麼,不然的話,現在哪會這樣?

    梁水沒有理會米特,只是假裝閉上眼楮睡了起來,一雙眼楮和一對耳朵,卻是在靜靜地關注著動靜。

    那些剩下的米國特工,看樣子距離這里也不算太遠,在大家一陣聯系之後,沒幾分鐘,便來了二十余人。

    至此之後,又過了好久,也沒有人再回來,看樣子人已經差不多到齊了。

    果然,老家伙又讓人聯系了一番,結果得到失望的搖頭後,知道剩下的特工已經為國捐軀了。

    然後老家伙做了一個‘阿門’的手式,這就嘆了一口氣道︰“好了,既然人已經到齊了,我們就一起走吧。”

    這就走了?

    我靠,這些餓國人的度,未必也太慢了吧?

    梁水看到米國特工們準備離去,心里不由一陣暗罵,表示著實沒有想到,這邊足足過了將近二十分鐘,竟然沒有一個餓國特工趕來。

    然而結果讓他更加不爽的是,接下來,一個米國特工還上前說道︰“我覺得我們一起走,目標太大。不如這樣吧,我們兵分三路,梁水主要由四人押送,其他兩隊先由實力大的一方放出風聲說我們抓住梁水了……”

    梁水听著這些話,心里郁悶得不行,咬咬牙,正yu見好就收,先把這里的米國特工全部解決再說。

    豈料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sao動。

    緊跟著,就有一個米國特工進來匯報說︰“餓國那幫家伙過來了,而且除了他們,還現鬼子島國的忍者穿著隱身衣,在暗中觀察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鬼子島國的忍者?

    梁水愣了愣,旋即心中一陣大笑。

    哈哈哈!

    真是沒有想到,自己一個簡單的和計劃,不僅把餓國特工引來了,竟然還引出了鬼子島國的忍者。

    這下子賺大了,哈哈哈!

    梁水越想越開心。

    老家伙面對如此情況,並沒有注意到在旁邊偷笑的梁水,暗自思忖片刻,便好像想到辦法的點了點頭。

    但見他掃了一眼全場所有的人說︰“大家不用慌,不用亂。那鬼子島國一直是我們的盟國,而且我們在技術方面,也一直和他們有著合作。這次我們或許可以聯合他們,一起對付餓國人。”

    “如果可以聯系那幫忍者幫忙,我們的勝算就大多了,就這麼干吧!”其他的人,听了老頭的話,馬上就贊成的道。

    老家伙淡淡地點點頭,這就側過頭看向了一個女人,那個女人表示明白微微含,然後側過頭看了三個男人,對他們揮揮手。

    那個男的應了一聲,這就拿著光束子槍,把女人護在中間,向外面走了出去。

    梁水見狀,倒也沒有急著出手,畢竟三個國家的特工加起來接近兩百人了,如果他急著大開殺戒,只怕會有漏網之魚逃脫,倒不如稍等片刻。

    過了大概十分鐘,剛才出去的女人走了回來,臉上帶著些許微笑說︰“好了,那幫忍者答應和我們合作了。”

    老頭點頭松了一口氣,掃了一眼在場所有的人,卻又說道︰“鬼子島國的人最愛背信棄義,盡管我們暫時和他們建立了合作關系,但呆會兒一定要小心翼翼,不然的話,被他們yin了都不知道。”

    說完,他就徑直拿出和忍者建立聯系的特殊通訊工具說︰“我也不拿你們當炮灰,但我們也不傻,所以你們也別想拿我們當炮灰。呆會兒看我的信號,我們一直沖出去,殺向那幫餓國人。”

    听到那邊答應之後,他才點點頭,讓大家準備了兩分鐘,然後便讓人放出了出進攻的信號。

    信號一出,幾十個米國特工,便穿上隱身衣,拿著光束子槍,沖了出去。

    “總算是開打了,打吧,打吧!嘿嘿嘿,等你們人死得差不多了,我再出手,也就沒那麼麻煩了。”

    梁水看到米國特工沖了出去,心里不由一陣歡喜。

    然而結果讓他感到有些意外是,米國特工剛剛沖出去十分鐘不到,便跑了回來,而且看樣子損傷不少。

    “死特,這幫忍者果然信不過,我們沖出去,他們竟然沒有一個人跳出來,就等著我們和餓國人兩敗俱傷後,坐收漁翁之利。”幾個扶著傷員的米國特工,剛剛回來,便感到極度郁悶地罵了起來。

    梁水卻是笑了笑說︰“呵呵,真是可笑,鬼子島國的人也值得可信,虧你們想得出來,竟儋想和他們合作。”

    此話一出,幾個米國特工頓時火冒三丈地把槍對準了他。

    梁水卻是挺了挺脖子,做出一副有種你就殺了我的模樣,毫無畏懼。

    “別沖動,讓我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老家伙見狀,趕緊冷喝一聲,喝止了那幾個特工,然後就低頭沉思起來。

    沒有過一會兒,老家伙便淡淡地點點頭說︰“現在三方勢力都想爭奪梁水,這對于我們來說,倒並非壞事。而且這次他們知道我們抓了梁水,恐怕是傾盡了全力,所有的人都趕到了這里。正所謂三足頂立,相互牽制,只怕接下來,誰也不敢輕舉妄動,倒是給了我們機會,你,你你你,還有你們三個,你們七人負責押送梁水,呆會兒等我們再次沖出去交戰,你們便趕緊設法從後門逃走。”

    那七個人點點頭,這就趕緊來到梁水身邊。

    梁水听了老家伙的分析,卻是感到十分高興,覺得他分析得很有道理,這次恐怕是把所有的餓國特工和鬼子島國的忍者,全部吸引到這里來了。

    “嘿嘿,正好可以一下子全部搞定。恩,為了不讓一個人逃走,還是一步步的來吧。”梁水心中暗自一笑,抬頭看了一眼那七個負責押送自己的七個米國特工,倒是假裝老實地趕緊站了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