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吻



    梁水對老媽感到有些無語的搖搖頭,心想她的兒子有這麼垃圾嗎,經歷了這麼多的風風雨雨,早已變得成熟帥氣,還會被人甩?

    然後他感到很困,索xing又躺到床上睡起了回籠覺。

    結果不知過了多久,梁水一覺醒來,卻听到外面傳來了汪冬梅的說話聲,看樣子她已經起床了。

    梁水有些不好意思再懶床,便起來洗漱吃早餐。

    吃早餐的時候,梁水突然得意的笑了笑說︰“嘿嘿,冬梅你知道我回家這兩天,都干了些什麼嗎?”

    汪冬梅側過頭看向他,並沒有說話,但可以從表情看得出她很想知道。

    “嘿嘿,跟我來就知道了。”梁水笑了兩聲,這就帶著汪冬梅來到了柴房。

    由于梁水給父母交代過,柴房里的設備是個秘密,誰也不能說,所以汪冬梅並不知道梁水組裝了一個有機肥料機。

    此時此刻,當汪冬梅來到柴房,看到一個十多米長的設備時,不由一聲驚呼︰“水水,這是你回家這幾天組裝的設備?”

    “嘿嘿,那是當然。”梁水得意的笑了笑,因為能夠得到心愛的女人夸獎,是這個世界上最令人快樂的事。

    “你真是太厲害了,這才回家幾天,就弄了這麼大一個設備,不愧是學理工的。”汪冬梅卻是繼續由衷的稱贊著。

    然後她又連連稱贊了幾句,方才問道︰“對了,這套設備是做什麼的啊?”

    “垃圾回收處理營養有機肥料和塑料袋全自動生產設備,簡稱垃圾生成肥料機,只要將垃圾倒進去,就會自動生成肥料和塑料袋,其中一部分塑料袋還會用于肥料包裝。”梁水很認真地解釋道。

    汪冬梅听了之後,卻是說道︰“我們國家的垃圾處理,一直非常落後,甚至于落後于一些貧窮國家。現在有了你這台機器,我們的城市環境將得到極大的改善。更重要的是,你這台機器生產肥料和塑料袋,用的原料是免費的垃圾,投資這個項目,肯定會賺翻的。我們的事業,將會更上一層樓。”

    梁水想了想說︰“恩,這間柴房太窄小了,不然的話,我可以把垃圾分類再處理一下,讓金屬,玻璃這兩大類也分離出來。只是有些麻煩的是,玻璃和金屬的熔點很高,而且垃圾里面這兩種物質的成分含量也不高,回爐重塑不好設計。”

    “那樣就更加完美了。”汪冬梅笑著回了一句,卻又問道︰“對了,梁水你不是說你這次回家,是準備研究藥材種植,為以後開藥材種植基地作好準備嗎?你組裝這個設備了,種植的事情豈不是耽擱了。”

    梁水神秘的笑笑說︰“嘿嘿,你等我吃完飯,我帶你去看就知道了。”說完話,他快地吃完了碗里的飯。

    汪冬梅見狀,不禁嬌笑道︰“呵呵,看你吃得多急?吃慢些,要細嚼慢咽,不然的話,對你的胃不好。還有,你也別太累了,平時多注意休息,身體才是事業的本錢,別為了事業,命都不要了。”

    “沒事,別忘了我認識一個神奇的老中醫,什麼毛病都能治。好了,跟我來吧。”梁水說完話,擦了擦嘴,這就帶著汪冬梅來到了大棚。

    對于汪冬梅,梁水是很信任的,而且汪冬梅的父母,他也安排保鏢去保護了,不怕會出什麼意外,再加上極轉基因技術,遲早會運用出來,所以他覺得沒有必要向汪冬梅隱瞞級轉基因藥材的事。

    梁水想罷,繼續帶著汪冬梅向前走,來到大棚前的時候,他用手擋住了汪冬梅的眼楮說︰“你閉上眼楮,我會讓你見到,什麼叫做科學的奇跡。”

    汪冬梅笑著搖搖頭,但還是乖巧地閉上了雙眼。

    “可以睜開了嗎?”汪冬梅沒走幾步路,便有些迫不及待地問道。

    梁水沒有回答,直到把汪冬梅拉進大棚了,這才叫汪冬梅睜開眼楮。

    汪冬梅睜開眼楮,當她看到大棚里已經長到半腰高的藥材秧苗,不由萬分驚訝地說︰“梁水,你別告訴我,這些藥材是你回來之後才種的。”

    “不然你以為呢?”梁水笑著反問道。

    汪冬梅則是感到非常不可思議的搖著頭說︰“真是太不可思議了,你才回來十天不到,按照常規的種植方法,藥材秧苗應該還不可以移栽吧?”

    梁水卻是得意地說道︰“嘿嘿,或許你知道我回來那天,這塊地還種著玉米,我是收完玉米,自己搭好大棚才種值的藥材。其實這些藥材從播種到現在,不過才三天四夜而已,你會感到更加吃驚的吧?”

    “哇哂,這也太夸張了吧?”汪冬梅听完,不由一聲驚呼。

    然後她看著梁水,想到最近她創造的各種奇跡,倒也相信他所說的話,又忍不住好奇地問道︰“梁水,這到底是怎麼回,你是如何實現的啊?”

    梁水走出大棚,左右看了看,現周圍並沒有其他人後,他才說道︰“就是前段時間,你知道我一直在藥膳食品公司的庫房里,不眠不休的忙活,對吧?”

    “對啊!”汪冬梅應了一聲,也小心翼翼地左右看了一眼,方才又低聲說︰“你不是說你在給藥材修復藥xing嗎?”

    “恩,我確實是在這麼做,但我想到,這樣一直修復藥材藥xing也不是辦法,遲早把我累死不說,我們的公司也會因為原料供應不上,而無法展壯大。所以那段時間,我一直在實驗里忙活著,不停地查資料,全力分析著我能夠讓藥村藥xing變強的根源所在。”梁水說到這里,打了一個頓。

    汪冬梅卻是有些迫不及待地趁機問道︰“結果你找到了?”

    梁水搖搖頭說︰“很可惜的是,我並沒有找到。”

    “呃,那你說了這麼一大堆,不是為那個結論做鋪墊的?”

    “嘿嘿嘿,我雖然沒有找到藥xing變強的根源所在,但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我無意間研出了一種可以讓藥材迅增長的方法。”

    “迅增長的方法?”

    “對,這種方法可以讓藥材種子三小時芽,一旦芽後就瘋長,五小時就能移栽,兩三天就能成形,頂多四周就能收獲。”

    “四周,這麼快?”

    “難道事實擺在眼前,你還不相信嗎?”

    “呃,我相信,我當然相信,只是我有些擔心的是,你種植的藥材長得這麼快,不會有危害嗎?”

    “絕對沒有危害,其實我一個多月前就已經現了這個方法,後來我經過一大堆的數據分析,經過計算和試驗,我這種方法種植的藥村,絕對沒有任何毒副作用。”

    “哦,那藥xing呢?夠不夠?”

    “呵呵呵,這個問題,你摘一片藥材秧苗的葉子來嘗嘗不就知道了?”

    汪冬梅听了梁水最後這話,看到他滿懷信心的笑容,不由萬分好奇地摘下一片綠葉含量在了嘴里。

    頓時,她就感覺到嘴里充滿了濃濃的苦藥香氣,苦得她拿出紙巾,接連吐口水。

    “真是苦死了,梁水你故意的。”汪冬梅有些生氣地跺跺腳。

    女神也有撒嬌的時候,模樣十分好看。

    梁水有些被迷住了,不由說道︰“真的很苦嗎,我嘗嘗。”

    話音一落,他就抱過汪冬梅的頭,吻上了她的唇。

    汪冬梅頓時在苦澀的藥液中吸/吮到一股甘甜,不由貪婪地多吸了兩口。

    但當她現這股甘甜來自梁水嘴里後,頓時瞪大了眼楮,心里小鹿亂撞,撲通撲通跳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