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逗比



    ps︰爆,求打賞,求推薦票,求收藏,求一切。

    梁水听了何容的話,不由幾分好奇地走到了窗口。

    結果可以看到兩個身材結實,膀大腰圓,顯然是保鏢的大漢,正陪著一個頭花白的消瘦老人,靜靜地站在那里。

    梁水看了一眼那個老者說︰“何容,那個人是誰啊?”

    何容笑笑道︰“呵呵,你仔細看看,看看他像你見過的哪個人?”

    梁水仔細看了看。

    雖然他在二樓,距離老者的位置有些遠,但是試吃過自己配制的視力恢復藥膳,視力已經恢復了到最好,所以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老者的臉。

    最後梁水現這個人竟然是利民連鎖市的董事長李民華。

    梁水不禁呆了呆道︰“何容,他是李民華嗎?”

    “恩,他是李民華。”何容應了一聲道。

    梁水點點頭,又問道︰“听你剛才的意思,好像李民華已經在這里等了很久了?”

    何容笑了笑說︰“呵呵呵,不算久吧。”

    “這怎麼說?”

    “最近這一周以來,他每天早上九點到十點半,都會站在公司樓下等一個半小時,期待你能原諒他的兒子。”

    “恩,我說我晚上下班的時候,怎麼都沒有看到他。原來是這樣啊,好吧,你叫人喊他上來吧。”

    “梁水,你原諒他了?”

    “犯錯的是李趣斯,又不是他,他憑什麼該受這樣的罪?”

    “哦……”何容應了一聲,這就拿起坐機,呼叫前台,讓李民華上來。

    梁水則是去了董事長特助辦公室,叫上了汪冬梅,和自己一起到董事長辦公室,等待李民華上來。

    不一會兒,李民華就上來了。

    沒有帶肋手,也沒有帶保鏢,足見李民華的誠意。

    梁水待他進來後,十分客氣地讓汪冬梅給他沏了一杯花茶,笑道︰“李董,實在是不好意思。這些天我為了擴大生產線,一直都在忙。下面的人也沒有告訴我,這幾天你天天來找我的事。”

    李民華也笑笑道︰“呵呵,沒事。”言罷,他喝了一口花茶,並沒有像他兒子當初一樣,覺得花茶是瞧不起他身份的意思。

    梁水倒是像當初汪冬梅一樣解釋起來︰“現在是伏旱天氣,十分炎熱,喝花茶,清熱解毒,對身體有好處。我們的藥膳食品,算是保健養生類,對于這個比較考究。”

    “恩,謝謝。”李民華面帶笑容。

    然後雙方說了幾句客套話,梁水便開門見山地說道︰“听何容說,這幾天你等我,就是希望我們能夠原諒你兒子那天的過錯。恩,李總放心吧,那事我們早就沒有放在心上了。對吧,冬梅?”

    汪冬梅聞言,也趕緊上前說︰“是啊,李總。我們並不是那麼沒氣度的人。”

    李民華听了這話,頓時歡喜地笑笑,卻是又說道︰“不管怎麼樣,那天都是我兒子不對,我在這里再次向你們道歉,怪我管教無方。”

    梁水笑著擺擺手說︰“不必了,李總不必那麼客氣。好了,沒其他事情,我要去叫人開會了。”

    言罷,他轉過身子就準備離開。

    呃呃呃……

    李民華卻是當場就呆了,暗嘆梁水這是拽著明白裝糊涂呢。

    不過他一時之間卻是無言以對,因為梁水自見他到現在,一直說話都客客氣氣的,還向他道歉呢。

    只是李民華到底是華國市界的大佬,有本事,也見過大世面,所以他干脆直接地說道︰“梁總,除了我兒子的事情,我還想和你談談。你能不能也讓減肥漢堡包,在我們利民市銷售。想必你已經知道,我們市在全國有三百七十多家連鎖店。”

    梁水卻是做出一副很為難的樣子道︰“這個,這個……李總,實在是不好意思,我不能答應你。”

    他非常委婉地拒絕之後,這就側過頭叫上汪冬梅,準備去找齊公司的管理開會,確認下一步計劃。

    李民華皺了皺眉頭,嘆了一口氣,干脆直接拿出手機,給兒子打了一個電話︰“你去死,叫上宋寧趕緊給我老子滾上來。你妹,都是你惹的禍。”

    然後他則是非常客氣地上前攔住梁水說︰“梁總,能夠再耽誤你五分鐘時間嗎?我兒子和宋寧馬上就來。”

    “呃,叫他們來干什麼?”梁水故作不知地道,心里則是忽然覺得李趣斯的名字很有趣,你去死,呵呵。

    “我讓他們向你和汪冬梅鄭重地道個歉。”

    “呃……這個不用了。我都已經說了,我不是那麼小氣的人,早不計較了。對吧,冬梅?”梁水說完側過頭看向了汪冬梅。

    汪冬梅也笑著點頭應聲道︰“是啊,李總不用這樣。”

    李民華想了想,卻是說︰“一定要的,一定要的。對于你們來說是小事,但對于我來就是大事。我必須讓我那敗家兒子,得到一次深刻的教訓。”

    “呃,這樣啊……”梁水看向了汪冬梅。

    汪冬梅笑了笑說︰“梁水,既然李總堅持這樣,我們就不要拒絕他的好意吧。”

    梁水听完,索xing又回到桌子前坐了下來。

    沒過一會兒,李趣斯和宋寧便滿臉郁悶地跑著來了,畏懼地看了看李民華,這才分別向梁水和汪冬梅,誠懇地道歉︰“對不起,梁總,汪秘書。那天是我們的不對,希望你們原諒我們。”

    梁水沒有回答,只是把目光移向汪冬梅。

    汪冬梅想了想說︰“沒事,我從來不和小孩子計較的。”

    梁水一听,不由暗自一笑,暗嘆汪冬梅罵人有一套。

    李趣斯郁悶地撇撇嘴,卻是絲毫不敢作。

    李民華瞪了李趣斯一眼,這才上前說︰“梁總,減肥漢堡包代銷的事情,我們現在可以進一步談談嗎?”

    豈料梁水還是直接搖搖頭道︰“李總,對不起啊,這個實是不能。”

    李民華皺了皺眉頭,干脆側過頭對兒子哼道︰“敗家子,還不快給我跪下?道個歉,怎麼一點誠意都沒有?”

    李趣斯郁悶得有氣無力的哦了一聲,只好跪了下來,再次道歉。

    梁水見狀,趕緊上前扶他起來說︰“哎呀,都說我不計較那事的,干嘛這麼客氣,趕緊起來,趕緊起來。”

    然後他才又看向李民華道︰“李總,減肥漢堡包,我已經和家家樂和喜多多兩家市,簽了唯一指定代銷的合同。你提出的要求,我實在是不能答應,我不能毀約啊,商人最忌不講信譽。”

    說完,梁水的心里不由一陣偷笑。

    呵呵呵!

    李趣斯你小子這回徹底郁悶了吧?

    沒想到本大爺一起說不能答應簽約,是因為這個吧?

    汪冬梅在旁邊,如果不是為了保持氣場,都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