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要逆襲,更要蛻變



    梁水不知道一張巨大的yin謀大網,已經向他撒下。

    不過他有陳小賢這個人工智能,像文夫人和她的老公文才杰這些角s ,根本就不配做他的對手。

    用梁水的話說,把這些角s 當成對手,只會拉低自己的智商。

    在罵了牛老板一句之後,梁水見他沒再打電話過來,總算是放下心來。

    沒想到的是,他剛剛帶著兩個女孩走到醫院門口,手機又響了起來。

    “次奧,你煩不煩啊!”梁水被牛老板的十幾個電話弄煩了,心情不好,以為這次又是他,接通後,便來不來就罵了一句。

    豈料對方沉默了片刻後,卻是咳嗽了兩聲道︰“咳咳,我是交通局的。”

    “呃,不好意思啊,剛才有個神經病連續打了我十幾個電話。恩,你找我有什麼事嗎?”梁水頓時尷尬地回答。

    那邊的人脾氣倒是不錯,並沒有生氣,依然很平靜地回道︰“你停在xx路段的一輛銀灰s 桑塔納,被我們拖走了,你到xx交jing大隊來取吧。”

    “哦,我知道了,謝謝。”梁水很禮貌的道了一聲謝謝,心里卻是忍不住把牛老板的祖宗十八代問候了一遍。

    次奧!

    這個該死的牛老板,這回把我害死了,我這下子去取車,起碼要多交好幾千塊。

    不過梁水想罷,又搖搖頭。

    唉,我是不是做吊絲太久了,習慣了?

    現在都快要成為世界富了,怎麼還計較這千兒八百的,搞得自己就像暴戶一樣,一點品味也沒有。

    這樣不行,得改。

    梁水想到這里,側過頭看了看兩個女孩,覺得汪冬梅雖然出身貧苦,但是身為校花,見識多廣,倒是很優雅高貴。

    至于劉琪琪,盡管她好像刻意表現得高貴一些,還是難掩她身上的女吊絲氣息,比如上次她自稱是人的事。

    于是乎。

    梁水直接對劉琪琪說道︰“琪琪,等會兒我們忙完了,去書店買一些修身養xing和提高品味的書。”

    “噢,賣糕的!你是想說我沒素質,還是想說冬梅?”劉琪琪卻是直接一聲驚呼,然後反問道。

    “果然是女吊絲,我當然說的是你。你別以為你平時自稱吊絲,是謙卑,而是因為你本來就是吊絲,你別不承認。”梁水翻了翻白眼,不客氣地打擊道。

    “我女吊絲,你就不是男吊絲了?你看我穿的衣服,何時沒有品味?何時不像白富美?再說了,等你食品公司成立,我當了總經理,我豈不是高級白領了,還怎麼吊絲?”劉琪琪瞪了瞪梁水,不服地反駁。

    “我承認,我是男吊絲,所以我也要看那些書,提高自己的素養。不過你也別不服你是女吊絲的事實,不信我們做個小小的測驗。”

    “什麼測驗?盡管放馬過來,姑nainai不怕你!”

    “噗……姑nainai?這麼濃的女漢子氣息,還敢說自己不是女吊絲。”

    “這個不算,是你把我逼急了。”

    “好吧,你最喜歡看的電視劇是哪類,最喜歡哪個電視節目?”

    “當然是偶像劇啊,電視節目當然推快樂大本營!”

    “恩,回答得不錯。”

    “嘿嘿嘿,知道我不是女吊絲了吧,繼續問?”

    “你喜歡自拍秀照片嗎?”

    “我喜歡啊!”

    “你喜歡听我說,你長得漂亮,還是可愛?”

    “恩,可愛吧!”

    “你會什麼樂器?”

    “我又不是學音樂的,當然是一樣不會。”劉琪琪翻著白眼回答。

    梁水問到這里,卻是有些忍不住想笑了,好不容易才忍了下來,又問道︰“如果你和男孩子一起出去玩,買東西吃,玩游樂場,你覺得該是aa制,ab制,還是理所當然該男孩子付錢?”

    “暈,這個還用問,當然是男孩子付錢了,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劉琪琪直接就很大聲地回答。

    梁水看到她理直氣壯的樣子,終于忍不住大笑起來︰“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笑死我了,你還不承認你是女吊絲。我還以為你能有兩項不中,結果全中。告訴你,吊絲不是換身皮就不吊絲了,氣質不夠,你穿金裝也沒有用。”

    “切,你那些什麼破問題?你說了就算啊?”劉琪琪依然不服地道,因為她自我感覺良好,一直覺得自己不錯,很白富美的。

    梁水沒有直接回答,只是把手機遞給了她說︰“不是我說了算,我也是看別人說的,你自己看看吧。”

    “女吊絲的五十種行為,女吊絲一般喜歡說老娘和cao,喜歡動不動就激動感慨,喜歡吃地邊攤,買東西喜歡殺價……噢,賣糕的,什麼破理論,我除了不愛穿牛仔褲沒有中槍外,其它全部中槍了,亂寫的,亂寫的,不可信。”劉琪琪看完之後,馬上就搖頭罵了起來。

    梁水見狀,卻是再次搖頭嘆了一口氣道︰“江山易改,本xing難移,女吊絲就是女吊絲啊。琪琪,一個人的氣質和品味,不是靠穿著和金錢支撐的,靠的是言行舉止。恩,你也是要做總經理的人了,為了以後見客戶給別人留下一個好印像,我希望你最好去買點書看看,提高自己的素質。”

    “好啦,我知道啦。”劉琪琪覺得梁水說得有道理,不得不服。

    汪冬梅在旁邊,卻是呆呆地看著梁水,表示搞不懂他為什麼如此肯定自己在幾天之後,一定能成立藥膳食品公司。

    不過她看到梁水如此認真對待這件事的樣子,已經在準備提高自己的品味和含養了,還是忍不住對他充滿了信心。

    梁水和劉琪琪嘻鬧著,終于等到了一輛出租車。

    現在的陳小賢,雖然只是一個人工智能變的,但看到梁水和兩個女孩,好像什麼都懂,直接就主動坐到了前面副駕。

    于是乎,梁水就毫無懸念地和兩個女孩坐在了一起,不過他沒有搞懂是怎麼回事,最後竟然莫名其妙地坐到了兩個女孩的中間。

    左手溫柔右手蘭香。

    梁水面對這種被美女包圍感覺,有些暈乎,有些窒息。

    尤其是兩個女孩在車子拐彎時,坐不穩,往他的身上靠,那種溫香入懷的美妙,讓他情不自禁回憶起了,當初和前女友夜夜交歡的快樂時光。

    幸好這里距離交jing大隊並不是很遠,沒一會兒就到了,不然的話,梁水這個定力不錯的男人,恐怕都會招架不住,想要禽獸大。

    梁水以為那個交jing會因為自己誤會他的一句罵而被多罰款,結果只是按常規交了點錢,便完事了。

    雖然按規矩,最後他還是交了不少錢,梁水開始也覺得有些虧,但是梁水想到人家這樣好歹保護了自己的車子不被偷不被砸,省了很多麻煩,收點錢也是應該的,也就罷了,沒去想這些無聊的小事了。

    然後梁水就帶著兩個女孩,一起來到了明亮維護公司找彭亮,準備商量如何應對明天和革新公司的維修技術比賽。

    梁水四人剛剛走到明亮維護公司的門口,陳小賢身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梁水見狀,以為陳小賢已經把神秘部門在調查老者的事告訴了老者,現在老者也現了什麼,不由擔心地問道︰“小賢,是他嗎,生什麼事了?”

    豈料陳小賢卻是搖搖頭說︰“不是他,是一個叫止或的人。”

    “止或?這個名字好奇怪,文鎪鎪的。”梁水笑了笑,覺得既然止或這個人是陳小賢電話簿上的人,肯定和文夫人有關,便看了看兩個女孩,又說︰“恩,那你在外面接電話,我和她們先進去找彭亮談事,呆會兒你再進來告訴我,是什麼事。”

    陳小賢這個人工智能,雖然有時候有些死板,但這時還是看得出來,梁水是準備支開他,不想讓兩個女孩知道秘密。

    于是乎,他點頭應了一聲,這就拿著手機,退了幾步,才接了電話。

    梁水則是進去找彭亮。

    由于明亮維護公司,明天將和革新維護公司展開一場維修技術大賽,這對于明亮維護公司來說,是一次巨大的挑戰,同時也是可以迅踩人上位的機遇,明亮維護公司如果勝出,極有可能成為sz第一機器維護公司。

    所以今天下午,明亮維護公司拒絕了一切維修保養業務,公司里的所有人,全部都在,正一起商量著對策。

    現在彭亮看到梁水帶著汪冬梅和劉琪琪進來,忍不住歡喜地站了起來,趕緊上前迎接,卻是不忘開玩笑說︰“梁大老板,我說你怎麼神龍見不見尾,要見你一面比登天還難,原來又去把妹子了啊?恩,長相還過得去,不過身材那是相當的好,反正又一棵水靈靈的白菜,給豬拱了。”

    劉琪琪看到彭亮在盯著自己,知道在夸她,不由得意地笑了起來,側過頭對梁水道︰“豬,你听到沒有?”

    梁水無語地翻了翻白眼,直接哼聲道︰“你可別說我是豬,而且你也根本不是什麼水靈靈的白菜。就算你是好白菜,我也沒有對你怎麼樣吧?所以彭亮的這句玩笑話,只是玩笑話,什麼也不算。”

    劉琪琪無言以對,索xing回答︰“斤斤計較的男人,果然是吊絲。”

    “我本來就是吊絲,不想某些人不敢承認,所以我會想辦法提高自己的素養,逆襲成為高富帥!”梁水直接回了一句。

    然後他卻是懶得和劉琪琪計較了,直接說道︰“彭亮,玩笑少開,我們談正事吧。和革新維護公司明天的維修技術比賽,他們是怎麼安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