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修復系統》第一卷︰創業 第七十四章︰病不起



    “媽拉個逼,救護車不是二十四小時值班,接到電話三分鐘內必出車嗎?

    我是十一點四十七分打的急救電話,現在都十二點零五分了。都將近二十分鐘了,救護車怎麼還沒有開過來。

    這附近的醫院,到這里也不是很遠吧,跑也跑到了吧?”

    長毛看了看上面的通話記錄,不由十分著急地徘徊了兩步,看著前方遲遲沒有響起救護車的聲音,更是急得直跺腳。

    “是啊,都這麼久了,救護車怎麼還沒有來啊?”汪冬梅看看昏迷不醒的梁水,又看看前方,一樣心急如焚。

    “媽拉個逼,懶得等了。嫂子你讓一下,讓兄弟幾個帶水哥去醫院!”長毛等不下去了,索姓對幾個保安吩咐起來。

    而他自己則是左右看了看,最後尋到一輛比較路邊的車子,脫下黑色背心纏在手上,一拳頭就砸了下去。

    嘟啦嘟啦……

    車上的警報響了起來,但並沒有人敢管長毛的事。

    長毛打壞車窗,就打開車門鑽了進去。

    他似乎有過偷車的經歷,習慣姓地從車子下面的修理箱,找了個小錘子,用力敲壞了車子,找到電子打火的正負線,就把車子給打燃火了。

    那幾個保安見狀,趕緊把梁水給抬上了車子,跟著有一個保安坐到了副駕陪長毛一起去醫院幫忙。

    汪冬梅則是嗚咽哭著鑽進車子,把梁水給摟在了懷里,不停地叫他不要睡下去,一定要撐住。

    “媽拉個逼,救護車還沒有到!”

    長毛極度不爽地罵了一句,這就趕緊動車子,向醫院沖去,也不管什麼紅燈綠燈了,一個勁的狂沖。

    不過幸好他車技不錯,再加上現在是午夜,車流量不大,人也很少,所以沒有生任何意外,就來到了附近的醫院門口。

    直到這時,長毛才看到醫院門口開了一輛救護車出來。

    “我草,不是三分鐘就出車嗎?怎麼都快半小時了,才把車子開出來?”長毛惱火地罵了一句。

    然後他則是迅打開車門,和那個隨行的保安一起,將梁水抬了下去,往醫院里狂沖。

    “醫生,快來醫生,要出人命了!”長毛和保安一邊抬著梁水往醫院里沖,一邊大聲叫喊起來。

    醫院里還是很快就有一個醫生和兩個護士推著一輛病床沖了出來,幫著把梁水給扶到了病床上。

    長毛對此卻並不是很滿意地嚷嚷道︰“我說你們動作怎麼那麼慢啊?不是三分鐘就出救護車嗎?我們打電話在電影院那邊等了十幾分鐘,怎麼都沒有看到救護車?”

    那個醫生是個盤著頭,大約四十來歲的婦女,她自顧地給梁水做了簡單的處理,卻是根本沒有回答長毛的話,只是說道︰“趕緊去把費交了。”

    呃呃……

    這是什麼態度?

    長毛听了這話,更加不爽地愣了愣。

    不過他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梁水,考慮到救人要緊,還是趕緊說︰“嫂子,你在這里守著水哥,我去交費!”

    言罷,長毛就帶著那個保安飛叉叉地跑向了急診掛號交費那邊。

    女醫生听了這話,卻是皺了皺眉頭,看著梁水嘲諷道︰“臭混混,和人打架受傷,活該受罪!”

    汪冬梅聞言,頓時無語地反駁說︰“阿姨,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就算他是和人打架受的傷,你也不能這麼說他吧,怎麼一點醫德也沒有……”

    女醫生听到這里,沒讓汪冬梅說下去,便又上下打量著汪冬梅諷刺起來︰“唉,多漂亮的姑娘啊,怎麼跟著混混鬼混?我勸你不要在這種人身上耽誤青春了,我估計我兒子和你差不多年紀……”

    “我們是遇上搶劫了,我男朋友為了保護我們才受的傷,不是你說的什麼流氓混混,他是英雄!”汪冬梅極不服,打斷女醫生的話,非常生氣地大聲解釋起來。

    “呵呵呵,真是笑話。就你們,也會被搶劫?”女醫生眼珠子在梁水和汪冬梅一身便宜衣服掃視著,目光中充滿了鄙夷和不屑。

    事實上,這就是女醫生剛才先叫長毛先交費的原因,她怕這幾個不是混混就肯定是窮打工仔的人,到時候沒有錢交醫藥費。

    汪冬梅見狀,不由舉起手,真的很想一巴掌向女醫生拍去。

    不過她終究是一枚淑女,最終還是沒有動手,反而吸了一口氣,強作客氣地說︰“阿姨,我們不說這個了,求你先把我男朋友帶到急診室去搶救,好嗎?你看他流了好多血,都快要死了!”

    “等那個光著上身的長頭,把費交了再說吧!”女醫生卻是面無表情地回道。

    然後她想了想,又張開了口。

    就在汪冬梅以為她要答應先救治梁水時,沒想到她卻是說道︰“你說話注意點,我才不是阿姨,才沒有那麼老呢。”

    汪冬梅快要崩潰了,真的很想把這個女醫生按在地上暴扁一頓。

    但她又一次抬起了手,卻還是沒有打下去,只是憤憤不平地大聲叫喊起來︰“這都是什麼醫院啊?打急救電話,二十多分鐘才出救護車就不說了,竟然還有這種毫無醫德的醫生在這里!”

    汪冬梅說完,更是一臉擔憂的樣子,真怕梁水在這里會被人治死。

    然後她側過頭著急地看了看走廓,看到長毛還沒有回來,不由又擔心地道︰“怎麼還沒有回來,交個費要這麼久嗎?”

    女醫生聞言,卻是笑了笑說︰“呵呵,你放心吧,如果他費交好了,馬上會有急診醫生過來,配合我一起給他做急診手術。我覺得那家伙,身上肯定是沒有錢吧?幸好我沒有馬上把人送進急診室,不然回頭肯定會被院長罵死。”

    事實上,長毛身上現在還真的沒有錢。

    當時他並沒有注意到這個問題,听到掛號的護士說要先交一萬塊錢,他很隨意地摸向了褲包,準備掏出錢包,找出銀行卡刷卡交費。

    只是長毛摸向褲包,才現自己習慣到兄弟們那里混吃混喝,平時很少把錢包帶在身上,今天也是這樣。

    長毛十分著急地甩甩頭,側過頭看向跟來的保安說︰“兄弟,你帶錢了沒有?”

    保安愣了愣,還是趕緊把錢包拿了出來,掏出了里面的三百多塊錢和銀行卡說︰“長毛哥,我身上就這麼多錢,加上卡里的一共兩千。”

    都是外地到這里來的打工仔,平時能照顧自己的吃住就已經很不錯了,自然不可能有多少存款。

    長毛拿過銀行卡和錢,拍了拍保安的肩膀表示感激,然後遞給了值班掛號的護士說︰“和卡里一共只有兩千,能不能先救人,回頭我就把錢湊齊?”

    那護士上下打量了長毛和保安一眼,看到他們一副窮打工仔模樣,馬上就皺了皺眉頭道︰“不可以的,要交一萬塊,兩千怎麼可以呢?你們趕緊想辦法湊錢吧,不然你們的朋友就要死了。”

    “媽拉個逼,你也知道人要死了啊?我草,人都要死了,還不趕緊救人?我告訴你,要是水哥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們醫院一定會後悔的!”長毛極度憤怒地吼著,更是一拳打向了掛號窗口的玻璃窗。

     嚓!

    玻璃窗頓時支離破碎。

    護士嚇得退了幾步,卻是趕緊拿出手機,打了報警電話說︰“我們是xx人民醫院,我懷疑這里有人涉嫌偷車,因為我看到有輛車子的車窗是壞的。”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剛才這個護士準備出買夜霄,後來听到有人喊急救,才趕緊回來準備辦理急診掛號,所以她看到了長毛帶著梁水開到醫院的那輛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