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二百七十八章︰有何不妥

    金塵世界,靈山宇宙,四陰陽界。

    諸強突然間從三道門回歸,四陰陽界眾修煉者雖然驚訝,但也沒掀起什麼風浪。

    大帝之間的事情,他們懶得管,也管不了。

    但有一件事卻是傳了出去。

    戰天聖尊的靈魂珠碎了!

    戰天聖尊的靈魂珠基本上有兩枚,一枚在盜天大帝手中,一枚存放在天地陰陽界界主行宮。

    不止是戰天聖尊的靈魂珠,整個天地陰陽界大小官員,上到界主,下到海主,這界主行宮中都有他們的靈魂珠。

    所以,戰天聖尊的靈魂珠破碎,這是根本瞞不住的!

    一時間,戰天聖尊身死的消息傳遍四陰陽界,都在討論戰天聖尊是怎麼死的。

    “孔木殺的!”

    很快,消息如長了翅膀般傳了出去,剛開始是猜測,後來越傳越像,而孔木竟是也沒有出面反駁,這無疑是默認了。

    但怎麼殺的,因為什麼殺的,卻是沒人知道。

    畢竟,從三道門出來的人,也就那麼多。

    而在議論之後,才是羅山大帝三人身死的消息。

    這三人雖然是大帝,但因為實力被封的原因,即使被孔木殺了,竟是也沒掀起什麼風浪。

    他們是大帝沒錯,但身份不同。

    戰天聖尊可是界主之子,是大帝的兒子,是帝子。論身份,戰天聖尊比他們三個大帝都要尊貴。

    ……

    天地陰陽界,七命大帝來了,和盜天大帝商議許久,也商量不出對付孔木的計策。

    “這一次咱們能避開最終大戰,提前離開三道門,和姚靈聖母有關。姚靈聖母要懲罰孔木,結果孔木搬出了幾位聖帝……”

    七命大帝眼中有著忌憚,但更多的是憤怒。

    盜天大帝同樣如此,他道︰“幾位聖帝又如何?見了姚靈聖母不一樣乖的跟小雞仔似的?”

    “行了,不提她了,姚靈聖母是封聖時,我們還是至尊神呢。”七命大帝搖頭。

    他們和姚靈聖母根本不是一個時代的人。

    “七命,說起這個,我想到了一個辦法。我們想殺孔木,只靠你我的力量是不行了。不說咱們手下、星河、星河彼岸那點人,就是你我親自出手,又有幾成把握能殺掉孔木?”

    盜天大帝看向七命大帝。

    七命大帝深吸一口氣,說真的,就算是他這個一念神二重天的大帝親自出手,還真沒有殺死孔木的把握!

    孔木如今可是半步大帝,雖然沒有領悟出剎那世界,但他們已經打听到孔木悟透了九種三重境。

    這實力,幾乎是已經媲美大帝了。

    只差一點點!

    這一點點差距,在擁有諸多聖法的孔木手中,或許就等于無了。

    他們現在已經把孔木當做大帝了!

    想殺一個大帝,很難。

    “如果火木聖地和摩相宗出手,孔木必死。”盜天大帝道。

    七命大帝心中一動,但隨後又搖頭,“這些超然勢力一個比一個聰明,猴精猴精的,你讓他們出手?就算你我傾家蕩產,也請不動他們!”

    然後又道︰“如果他們真想出手,就不會雪藏水皇聖尊和藏劍聖尊。”

    盜天大帝則笑道︰“七命,你听我說完。你也說了,水皇聖尊和藏劍聖尊還沒死,而且他們也是孔木通緝的要犯。而且他們被逐出了師門,如果孔木要殺他們,你覺得會比殺死五命聖尊和戰天聖尊難嗎?”

    “什麼意思?”七命大帝皺眉,心情不好。

    盜天大帝︰“孔木不是殺不了他們,也不是找不到他們,而是忌憚摩相宗和火木聖地。”

    “就目前來看,孔木背後雖然有幾位聖帝,但這些聖帝都不會出手。唯一能庇護孔木的,只有虛遠大帝和幻心大帝。所以孔木雖然狂,但他也知道誰能得罪,誰不能得罪。”

    盜天大帝引導著七命大帝。

    七命大帝漸漸明白了。

    他和盜天大帝也只是一念神二重天,這在虛遠大帝這些超然勢力眼中,其實和螻蟻沒什麼區別。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界主的身份罷了。

    但一個界主的身份,在孔木心中其實根本比不上一個‘超然勢力弟子’的身份。

    “你想讓孔木殺了水皇聖尊和藏劍聖尊?別傻了,孔木要殺早就殺了,不會等到現在,他沒那麼蠢。”七命大帝搖頭,這個計劃听起來不錯,但孔木又不是傻子。

    盜天大帝見七命大帝終于明白,這才傳音道︰“你听我給你說……”

    ……

    北河陰陽界,玄虛山。

    孔木要提審華豐仙王的事,瞬間便是傳遍了玄虛山。

    巾土仙君、寶月聖尊、劍一川、凌雪等人都很驚訝,尤其是巾土仙君。

    這戰天聖尊身死的消息,前腳剛傳出來,孔木後腳就提審華豐仙王,難道孔木終于知道了華豐仙王和戰天聖尊之間的秘密?

    且,孔飛是拿著令牌,帶著大軍趕至北河,親自押出華豐仙王。至于太九聖尊,孔飛只是隨便安排一個將領押回天陽山脈。

    重點在華豐仙王!

    太玄洞,青陽大帝難得主動找到虛遠大帝,“師尊,戰天聖尊已死,孔木師弟這一次親自傳令提審華豐師弟。”

    “孔木是監察聖尊,他履行職責,有何不妥?”虛遠大帝道。

    青陽大帝皺眉,拱手道︰“師尊,此行一去,華豐仙王必死無疑。”

    虛遠大帝一句話,無形中讓青陽大帝對華豐仙王的稱呼都變了,剛才還是華豐師弟,現在則變成華豐仙王。

    虛遠大帝看向青陽大帝︰“青陽,你是一念神五重天,也可知過去點滴,你是否已經探查過華豐三十萬年間的種種?”

    青陽大帝嘆息,“知曉一點。”

    虛遠大帝︰“那就下去吧,我金塵世界各方戰將、大能者、先輩,有多少人死在星海魔獸手中?華豐犯了錯,他就要受到懲罰。如果只有死方能贖罪,種什麼因,結什麼果。”

    “徒兒明白。”

    青陽大帝離開太玄洞,太玄洞外,寶月聖尊、箐蓉大帝、黎淵大帝、柃木真人、劍一川、凌雪、巾土仙君等人密密麻麻站了一堆。

    見到青陽大帝出來,一個個立即上前,“大師兄,怎麼樣?”

    青陽大帝搖頭。

    見此,巾土仙君臉色一變,完了。

    原來,青陽大帝哪里能不知道華豐仙王罪不可恕?他之所以見虛遠大帝,那是被師弟師妹們逼的沒有辦法了。

    “走,如果來得及,還能趕上。”

    突然,寶月聖尊開口,眾人精神一震,立刻離開玄虛山,趕往天陽山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