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這是九嬰,可不是什麼勞什子八歧大蛇,各位兄弟若要動手還是小心了!”獼猴王叫道。

    這九嬰現在身上有傷,還未完全恢復,他中間的那顆腦袋上還插著一柄射日箭呢,正是後羿所留。九嬰若不是被後羿九星連珠射成重傷,現在的模樣就該是九個龍頭。

    這九嬰而今是九個巨大的蛇腦袋,身軀則如同麒麟,覆有龍鱗,生五爪,尾如標槍,模樣猙獰恐怖。

    胡璃顫顫巍巍地說道︰“這就是那害了我青丘妖狐一族的八歧大蛇了”

    牛魔王面色也凝重起來,道︰“這九嬰現在還沒恢復,你看,他中間的腦門上還釘著後羿的射日箭呢!而且,傳聞九嬰是一只九頭龍,為天地初分之時就存在的,他現在卻是蛇頭,顯然有所退化。只是不知道實力幾何,是否我等能夠對付的?”

    面對這種上古時候就凶名遠揚的凶獸,就算是七兄弟也覺得極為恐怖,要斬殺他,實在是太困難了,雖然他現在還受後羿的箭傷所影響,但也不知道究竟是如何實力。

    獼猴王道︰“要殺這九嬰,需要同時把他的九個腦袋都干掉,否則的話,會很快就復活過來的,當年後羿可是用了九星連珠的箭術才打敗了他。我們這里只有七個人,如何能將他打敗?”

    悟道舔了舔嘴唇,道︰“總要試試吧!這九嬰現在還在將養,若等他養好了,重新出世,恐怕又是一場腥風血雨,除掉此獠,也是我們該做的事情。”

    獼猴王道︰“早知道剛才就讓陸壓別走,讓他幫忙斬殺這九嬰了。”

    鵬魔王卻冷笑道︰“這九嬰是後羿的死敵,陸壓恐怕不會出手的。”

    獼猴王先讓諸位兄弟退出了青丘秘界當中,商量一番。

    “一會兒只能以分身攻他另外兩頭了,我們七人,一人對付一個頭。”鵬魔王道。

    “我來試試吧,這一次我剛從蜀山回來,學到了宋倫的幾大殺招,其中有一式名為劍影分身,可以劍氣鑄就分身,威力不小,還可以用來自爆。”悟道頷首道。

    “好!那我就來攻他最左邊的那顆腦袋,老牛你來攻最中間的,其余兄弟各自選擇吧。”鵬魔王道。

    “右邊三個由我來。”悟道沉聲道。

    幾位兄弟商量好了,讓胡璃留在外邊,他們一同進入秘界當中,便要動手。

    卻說西天靈山一方,有如來掐指一算,命孔雀大明王孔宣元神出竅來後殿議事,前殿中仍舊是他留一半元神在肉身中講道。

    孔宣拜道︰“佛祖喚我什麼事?”

    如來便道︰“我心血來潮,掐指算到那瀛洲一方有一人與我佛門有緣,喚作九頭蟲,你去引來。”

    孔宣問道︰“哪里來的九頭蟲?”

    如來笑道︰“乃是上古時候被後羿所射殺的九嬰,而今似有一場劫難,為逃此劫,會蛻掉肉身,化為一只九頭蟲,你引渡我佛門,留待後用!”

    孔宣雙手合十,說道︰“遵法旨。但若是有人阻攔,那該如何?”

    如來皮笑肉不笑地說道︰“便將你五色神光撒他就是,死活不論。”

    孔宣又是一拜,道︰“什麼時候去?”

    如來略微皺眉道︰“那九嬰這便要有劫數了,你去就好。務必引來,將來也好供我湊那八十一難。”

    孔宣頷首道︰“好,貧僧這便去了!”

    只見孔宣元神回了肉身當中,站起身來,如來停了講,孔宣道︰“佛祖,貧僧有事去辦,不能听講了。”

    “孔雀大明王菩薩自去便是了,辦完事情,再來听我*。”如來微笑道。

    孔宣應了一聲,化作一道五色神光出了大雄寶殿,過南蟾部洲、東勝神洲,徑出東海,奔瀛洲而來。

    諸佛和菩薩看了一眼離去的孔宣,知道怕是佛祖要他辦事去了,不過卻也不說,各自低眉斂目。

    如來道︰“適才講到普渡蒼生之法,繼續吧。”

    說罷,諸位菩薩和佛陀都又凝神听講,只見如來舌綻蓮花,每一個字從嘴里吐出來都是一種妙音,起于空中,化作一顆顆梵文,飄飄蕩蕩,成了一篇篇經文。言出法隨,能達到如此境界的,也就那麼寥寥幾人而已,如來便是其中之一了。

    話說七兄弟到了瀛洲的青丘秘界當中,便見那八歧大蛇盤踞青丘秘界當中打起了瞌睡,獼猴王道出此獠真實來歷,乃是上古時期被後羿所射殺的九嬰,卻不知為何沒死,還跑到了瀛洲來休養生息。

    七兄弟定下計來,各自提了法寶在手,一下殺奔上去。

    悟道速度極快,化作一道劍光,那劍光一分為三,正是蜀山一脈的劍道絕學,劍影分身!

    這劍影分身是由劍氣分化而成,只不過這劍氣較為特殊,比一般的劍氣要強大了許多,在關鍵時刻還可以進行自爆,威力頗為恐怖!

    那九嬰听得一陣呼嘯聲出來,感覺到了不對勁,十八只眼楮齊齊睜開,便看到一群妖王殺奔過來,當即一聲怒吼,如雷霆震動,整個青丘秘界都在顫抖!胡璃在外邊看得真切,不由打了個寒顫,遠遠躲到了一邊去,生怕被波及到,她可是親眼看到了這八歧大蛇的凶惡和厲害。

    九嬰的九個腦袋搖晃著,麒麟軀從地上爬了起來,道︰“你們是什麼人,竟來打擾本座休息!”

    牛魔王罵道︰“你這惡獸,竟將青丘一族當了血食,為非作歹,我等自然不會放過你,要為青丘狐族討回公道!”

    九嬰中間的那個腦袋卻嗤笑道︰“就憑你們!當年大羿都殺我不死”

    牛魔王見他小覷自己,不由大怒,未等到話音落地,對準了中間那腦袋就殺了過去,一聲暴喝,身軀變作百丈來高!九嬰中間的腦袋張開大口,一團真火就噴了出來,牛魔王卻也從口中噴出一顆巨大的巫神水雷,狠狠一撞,火焰和水珠飛得漫天都是,整個青丘秘界都下起了暴雨,火焰落下,燒得秘界當中的草木紛紛成了灰燼。

    “兄弟們,並肩子上了!”牛魔王呼道。

    九嬰的左邊一個腦袋晃了一晃,就要來幫忙,但卻被獅駝王一下攔住,一口大刀轟然劈落,劈得九嬰滿頭鮮血。

    這九嬰極為龐大,如同一座小山一般,一個個妖王變作百丈來高,或是化出本相,威猛無鑄,手提武器廝殺。

    卻說悟道一邊,那九嬰的右邊三個腦袋小覷悟道,看他個子小,便以為沒什麼本事,卻不料被悟道一劍就刺爆了眼珠子,疼得嗷嗷大叫,轉頭又來對付悟道和另外兩個分身。

    “旭日劍法!”

    悟道手中的七星劍爆出了一股股紅光來,取旭日東升之意,朝氣蓬勃,連出十三劍,劍光帶有寒芒,寒芒中卻又隱隱有紅光隱藏,刺在身上,是一股灼熱和冰冷的感覺,冰與火兩重天。

    這一場亂斗,那叫一個精彩激烈,七人各施神通,那九嬰搖頭晃腦連發水火,又吐毒液,整個青丘秘界都因為這一場大戰而不斷崩潰。

    七兄弟都不由暗暗心驚,心想︰“這九嬰怎麼如此厲害,還是被後羿給射傷了的,全盛時期,那該如何厲害了?”

    牛魔王早一棍將九嬰中間的腦袋打得稀巴爛了,但是轉瞬間,這腦袋就立刻恢復了過來,比剛才還要更加凶狠厲害!

    不防之下,被九嬰狠狠咬了一口,疼得牛魔王嗷嗷大叫,一棍把九嬰腦袋打開,定楮一看,皮肉都潰爛了,忙將一顆蟠桃在手里捏碎,一下拍到被咬的皮肉上,這才將那毒液給拔除了出來。

    九嬰不斷怪笑,九個腦袋連連搖晃,神通十分厲害,特別是中間那腦袋,簡直讓牛魔王苦不堪言。

    九嬰的九個腦袋忽然齊齊一動,張口就噴一陣黑煙,讓人聞了,立刻覺得頭暈目眩。

    “呼風!”悟道本尊和兩個化身立刻同時捏了法訣,施展上古雨師赤松子的神通,一陣陣狂風吹過,將那黑霧立刻吹得散了開去。

    黑霧散開,卻見里面多出一怪道人,這道人面色丑陋,如同惡鬼,身軀覆蓋有龍鱗,背後插一口羽箭,八個小腦袋一個接一個盤踞在臉龐的輪廓上,教人看了,便覺得一陣陣反胃和惡心。

    九嬰顯然是覺得以本相與他們斗法太不方便,十分吃虧,這便化為了人形。

    “殺!”牛魔王大呼一聲,第一個殺奔九嬰而去。

    那九嬰的八個小頭卻是晃了一晃,發出一陣陣嬰兒啼哭般的聲音,使得牛魔王一下就從空中栽了下去,跌在地上,疼得半死,另外幾人也覺得那聲音十分討厭,元神都在不斷跳動,有一種行將麻-痹-的感覺。

    獅駝王卻一下搖頭晃腦,化為一頭巨大的黃金獅子,一聲獅吼,若同悶雷一般,聲音還要蓋過了那九嬰的啼哭聲,倒把九嬰吼得一個趔趄,退了一步。

    鵬魔王如同閃電般沖了上去,速度極快,他這混天大聖的名號可不是蓋的,在幾兄弟中速度比悟空的筋斗雲還要快了許多,金光一閃,手中點鋼槍一下刺穿了九嬰的小腹,另外一只手里多出了一把金光閃閃的長劍,一劍就斬在九嬰的頭顱上,那劍一下如同砍入泥巴當中,深深陷了下去。

    這口金劍乃是他的羽毛所化,化出本相的時候,雙翅一扇,可發動恐怖的金色劍雨。

    九嬰的一顆小腦袋立刻變大,如同剛才本相一般,狠狠對著鵬魔王一撞,撞個正著,把鵬魔王撞得翻滾了出去,轟隆一聲撞在山上,將一座小山立刻撞了個塌,然後又從山腹當中穿了過去,一座小山,被鵬魔王撞了個對穿。

    鵬魔王心里暗恨,吐了口老血,忖道︰“還好老子煉化了共工的精血,不然這一下就把我撞成了重傷!”

    這九嬰的生命力太強大了,被鵬魔王捅了一槍,斬了一劍,卻屁事沒有,竟還將那劍和槍扯了出來,傷口也迅速復原。

    悟道說道︰“對付這廝得一瞬間解決掉他的九個腦袋,就好似後羿那般九星連珠,不然的話,是打不死他的!”

    鵬魔王從一旁飛了過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埃,臉色陰沉,道︰“圍上去,一起動手!把我們這百年來練的合擊陣法施展出來。”

    另外六人連連點頭,只見牛魔王腳踏大地,一聲暴喝,率先沖了上去,隨後鵬魔王一下飛起,背後生了雙翅,手中捏成法訣,放出一大片劍雨來,打得九嬰連連後退,施展神通阻擋這些落下來的劍雨。

    一旁獅駝王背後馱著獼猴王、禺狨王二人殺了上來,蛟魔王則是連連噴吐水雷出去,一顆接連一顆,悟道御劍乘風,轉瞬即至。只一下,幾兄弟就圍到了九嬰的身旁。

    那九嬰看這七人是鐵了心要殺他,當然不會留手,雖然被七兄弟困在中央,但他的生命力強大,只要不是九個腦袋被同時擊中,就不會死亡,而且他的武藝和神通都極為高強,這一周旋,簡直難分上下。

    “這九嬰的實力被那支射日箭封印了大半,所以實力發揮不出來,不然的話,調動天地法則,我等恐怕不是對手。”悟道心中暗忖道,手中捻了個劍訣,一道劍氣噴出,如銀河倒瀉,水銀瀉地一般鋪了出去,斬得九嬰渾身都是劍痕,但只是眨眼之間,那劍痕立刻就恢復了過來。

    七兄弟結成了個陣法,以牛魔王為首,畢竟牛魔王最耐打,其余兄弟策應,刀槍劍戟齊齊出動,殺得不可開交。

    牛魔王讓九嬰打了兩下,卻只是晃了晃,仍舊搖晃混鐵棍殺來,倒讓九嬰也頗想叫苦。

    這一下兩方打得是不可開交,陷入了消耗戰。

    這打消耗戰,自然就是九嬰吃虧,他本來就身負重傷,而且還被射日箭封印了許多神通和法力,而七兄弟則是每個人身上都帶著幾十顆蟠桃,打累了,咕咚吞一顆下肚子里去,立刻就龍精虎猛,接著廝殺!

    這些妖王煉化了共工精血,也可以說是皮糙肉厚了,九嬰也打不死他們,打得輕傷了吧,人家一顆蟠桃下肚去,立刻就恢復過來,想打個重傷,也得凝聚神通,但人家七個人齊齊一動手,立刻就能把他凝聚的神通打斷,這讓九嬰頗為頭疼。

    這一戰,連打了三天三夜也不停息,七人圍住了九嬰不斷廝殺,各種神通法寶齊齊出動,整個青丘秘界已經化為了一片廢墟。

    悟道眼中寒光一閃,道︰“諸位哥哥讓開!”

    不知何時,那虛空之上已經出現了九個分身,每一個分身都捻成同樣的劍訣,劍氣沸騰,手中的劍器嗡嗡作響,他們手中持的乃是鵬魔王羽毛化作的金劍,畢竟分身凝聚出來的七星劍威力太低,不如實物厲害。

    九嬰立刻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危險,這是當年被後羿以神箭瞄準的那一種感覺,元神都開始顫抖。

    “一劍東來兮,日月西沉兮;九天雷動兮,劍引飛仙兮!”九個劍影分身齊齊呼嘯,只見那金劍一下被舉起,天空中轟隆一聲悶響,悶雷震動,發了下來九道雷霆,被七口金劍接住了。

    悟道腳踩七星劍,一下退出老遠,鵬魔王化出本相,雙翅震動, 里啪啦下了一陣劍雨,牛魔王也化出大白牛的本相一下退走,獅駝王馱著獼猴王和禺狨王退到了一旁,蛟魔王化作青蛟飛天而起。

    天空中雷聲震震,九口金劍接引雷霆,雷霆化作一位位身穿金色道袍的飛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