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6章 牧野真的怒火



    牧野府邸,大殿之中。

    “砰!”

    一聲炸響,一張價值不菲的玉桌化為粉碎。

    “可惡,可惡啊!”

    牧野真收回手掌,怒發沖冠,面色陰沉至極,十分難看。

    不到半天時間,那些與牧野家族合作的商會全部與牧野家族解除合作關系,就連牧野家族一直扶持的那幾家商會也是如此。

    牧野家族花了大代價才換來的成果,片刻間成為夢幻泡影,叫他如何不怒?

    牧野家族三長老也在這大殿之中,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執事,與牧野真一樣,每個人的面色都不好看。

    楚家這一手,不可謂不狠,不僅奪取了蠻荒古城的丹藥市場,還重重的扇了牧野家族一個耳光。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們必須想個辦法扭轉局面才行。”

    三長老輕聲說道,語氣十分凝重。

    楚家拿出了斷續丹和七寶涅丹,都是極品丹藥,尤其是極品七寶涅丹,那是一般王品煉丹師都沒有把握煉制出來的東西,牧野家族要靠丹藥打壓楚家,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我已經得到準確消息,幫助楚家煉制出斷續丹和七寶涅丹的是龍炎,新加入楚家的一位虛神供奉。”

    牧野真說道,語氣陰沉。

    “想不到一位虛神竟然有如此能耐,在丹道上的造詣如此之高,如此人物加入了楚家,對牧野家族來說,是一個不小的威脅,必須想辦法除掉。”

    一位執事開口說道。

    龍炎只是虛神,就能煉制出極品七寶涅丹,只怕他在丹道上的造詣已經達到了王品煉丹師的水準,有這樣的人物坐鎮楚家,對牧野家族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與我牧野家族作對的人,都要死!”

    牧野真冷聲說道,在他眼中,龍炎已經是一個死人。

    “先從範厲身上下手,如果不能讓牧野家族扭轉局面的話,他的死期就到了。”

    牧野真突然想到了範厲,範厲在牧野家族作威作福,這一次,如果不能為牧野家族扳回一局,也就沒有價值了。

    旋即,牧野真便是帶著眾人朝著範厲所在的大殿走去。

    奢華大殿之中,彌漫著一股淡淡的腐爛氣息,不時的響起嚶嚀之聲,只見床榻之上,範厲正在與兩位少女做著少兒不宜的事情。

    “轟!”

    突然,轟的一聲炸響,殿門在一股巨力之下化為粉碎,木屑翻飛,涌入大殿之中,緊接著,牧野真與三長老等人便是走進了大殿。

    “啊……啊……”

    這突如其來的一聲炸響,將範厲和那兩位少女都是嚇得不輕,蜷縮成一團,尤其是範厲,某個玩意瞬間失去了雄風,如同霜打了茄子。

    “放肆!”

    範厲氣得火冒三丈,怒斥一聲︰“你們想干什麼,是不是不想活了?”

    這個時候,牧野真等人竟然以這種方式闖進來,打擾了他的興致不說,很可能對他產生心理陰影,以後都有障礙了。

    “範厲,我忍你很久了,給你十息時間,我們在外面等你!”

    留下一句話之後,牧野真與三長老等人就退出了大殿。

    不到十息時間,範厲就從大殿中走出,臉上帶著憤怒。

    “牧野真,你最好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否則,我就讓你後悔,讓牧野家族後悔。”

    範厲的語氣很冷,怒火沖天。

    “交代?”

    牧野真冷哼一聲,道︰“範厲,如果這一次,你不能煉制出比楚家更高級的丹藥來,你的死期就到了。”

    牧野真的怒火比範厲更甚。

    “什麼意思?”

    聞言,範厲也是明顯感覺到不對勁,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不然的話,牧野真絕對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範厲,你給我听好了,楚家已經拿出了斷續丹和七寶涅丹,斷續丹是真品中階丹藥,七寶涅丹是真品後階丹藥,最重要的是,這兩種丹藥都是極品丹藥。”

    牧野真咬牙切齒的說道︰“楚家拿出這兩種丹藥,不到半天的時間,所有商會都投奔了楚家,牧野家族徹底失去了丹藥市場的控制權。”

    听牧野真說完,範厲的面色瞬間就變了,臉上的憤怒被凝重取代。

    他與牧野家族本就是合作的關系,如果不能幫助牧野家族控制整個丹藥市場,他就沒有什麼依仗,可以要挾牧野家族。

    楚家竟然拿出了兩種比血蓮丹更高級的丹藥,而且都是極品丹藥,這完全出乎他的預料。

    “楚家的煉丹師根本不可能煉制出這樣的丹藥來,難道楚家拉攏了一位王品煉丹師?”

    範厲問道。

    “是不是王品煉丹師我們不知道,但他能煉制出極品七寶涅丹,估計也是達到了王品煉丹師的水準。”

    三長老說道。

    “那位煉丹師是什麼來歷?”

    範厲再次問道。

    按道理來說,王品煉丹師都是身份高貴的存在,至少也是在高等位面立足,不可能出現在東荒位面,更不可能被楚家拉攏。

    “是新加入楚家的一位供奉,名叫龍炎,不久前從陀羅位面上來的,只是一位虛神。”

    一位執事回答道。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範厲頓時說道︰“如果他真的只是虛神修為,絕對不可能煉制出極品斷續丹和極品七寶涅丹,說不定這兩種丹藥是楚家從其他地方弄來的,你們不要被楚家騙了。”

    煉制丹藥,極其消耗神識,如果龍炎只是虛神修為,神識根本不足以支撐他煉制出極品七寶涅丹來。

    “那龍炎雖然是虛神,但他身上擁有異火。”

    牧野真說道。

    “異火?”

    聞言,範厲心中一驚,眼眸之中頓時升起一抹貪婪,要是他能得到龍炎身上的異火……

    “他只是虛神修為,就算他擁有異火,也不可能煉制出極品斷續丹和極品七寶涅丹來,這一定是楚家的陰謀。”

    範厲說道。

    牧野真與三長老等人也是思索起來,的確,一位虛神煉制出了極品斷續丹和極品七寶涅丹,這的確有些匪夷所思。

    說不定,真的如範厲所說,斷續丹和七寶涅丹是楚家從其他地方買來的,這只是楚家的一個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