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三百零四章 今日繼續

    白澤的家,名為天澤荒界,而他也是那一界的主人!

    只是,在他被封入煉妖筆之中的無數年的時間里,天澤荒界卻是變成了天澤道界。

    因為其內出現了一位天澤老祖,鳩佔鵲巢,成為了天澤道界的主人。

    當年姜雲送白澤回家的時候,就遇到了這位天澤老祖,並且和他交過手。

    天澤老祖也的確是實力不凡,而且大有來頭。

    他的本體是一只蛟妖,而且還是一只可以化龍的蛟妖,更是聖族的族人之一。

    姜雲和天澤老祖的那一戰,姜雲憑借自己煉妖師的身份,原本是可以將他給擊殺的,但是最後關頭,聖族的聖使出現,救走了天澤老祖。

    從那之後,姜雲就再也沒有見過天澤老祖,更是沒有听說過關于他的任何消息。

    甚至于,早就忘了這位天澤老祖的存在。

    可是,姜雲萬萬沒有想到,讓月如火那麼懼怕的聖族強者,竟然就會是這位天澤老祖!

    對方不但再次出現,而且修為赫然都已經邁入了歸源境。

    這修煉速度,比起姜雲來都要快了不少。

    不過,這也讓姜雲猜出了,天澤老祖,應該和那個郭巡,和火鳥一樣,都是聖族被當成了聖祖的繼承人來大力培養。

    聖族的五位聖祖,龍鳳虎龜和麒麟。

    既然天澤老祖本體是蛟,又能天蛻化龍,那麼必然是龍祖的繼承人!

    雖然姜雲對于聖族的了解並不多,但聖族也是和寂滅九族同時代的存在。

    能夠在道域屹立這麼多年,連道尊都不敢輕易對聖族出手,倒也不難猜測,聖族所擁有的底蘊之豐厚,絕對是超乎想象的。

    因此,他們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里,將這些選定的聖祖繼承人的實力大大提升。

    對于這些事情,姜雲都沒有太過在意。

    他來找天澤老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消除月如火心中的恐懼,順便也算是先找聖族收取點利息。

    然而,更讓姜雲沒有想到的是,白澤竟然會被天澤老祖給抓住,並且還被當成了戰利品,給掛在了竿子之上,羞辱折磨。

    自然,天澤老祖這不但是在報復當年姜雲將他打敗之仇,而且也希望姜雲能夠知道這個消息之後,主動送上門來。

    現在,姜雲來了!

    ……

    隨著姜雲聲音的落下,不等天澤老祖有所回應,宮殿四周那近十萬修士,卻是在看到那只道妖被姜雲一拳擊殺之後,便齊齊不管不顧的沖向了空中,想要從此界逃走。

    到了這個時候,他們豈能還看不出來,這姜雲和天澤老祖之間,本就有仇。

    再加上山海界被聖族攻破,以及白澤被天澤老祖折磨,這一切的新仇舊恨,讓姜雲絕對會大開殺戒。

    姜雲也好,天澤老祖也罷,這兩人都是擁有著歸源境的實力。

    他們兩人一旦全力出手的話,就算不是有意針對其他人,但只要稍不小心,被兩人的力量給波及到,必然都是死路一條。

    只可惜,當他們的身形即將沖出世界的時候,卻是被一陣陣恐怖的高溫給迅速的逼退了回來。

    界外,那九顆環繞的丹陽,如同形成了一張密不透風的火網,籠罩著這個世界,阻止任何人從這里離開。

    姜雲,為了滅界而來,豈能讓這些人逃走!

    “姜……雲!”

    終于,在所有修士臉上露出絕望之色的時候,這個世界的四面八方,陡然響起了一個帶著些許慵懶的聲音︰“好久不見了!”

    這七個字,同樣如同驚雷一般,驚天動地。

    並且,每一個字都化了一團連接著天地的巨大風暴,從七個方向,包圍住了姜雲。

    身在七團風暴的正中心,姜雲的衣衫和頭發都被吹得飛揚了起來,而他的聲音也在狂風的吹襲之下,送入了宮殿之中。

    “雖然你已經成功化龍,但是在我的眼里,你仍然只是當初的那條蟲,那只條蟲!”

    說話的同時,姜雲抬起手來,向著面前的宮殿,凌空一抓。

    “轟隆隆!”

    巨大的宮殿,立刻坍塌崩潰了開來,露出了其內的景象。

    在這華麗無比的宮殿最深處,有著一張巨大無比的床,床上橫七豎八的躺著數十個一絲不掛的人族女子。

    雖然她們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帶著魅惑的笑容,但是她們卻是已經沒有了絲毫的氣息,只是一具具冰冷的尸體。

    一個極為英俊的年輕男子,同樣赤裸著身體,從這些女子的尸體之中緩緩站起身來,臉上露出了一抹濃濃的恨意!

    蛟,其性最淫!

    姜雲記得很清楚,當初自己第一次見到天澤老祖的時候,對方就也是躺在一張床上,躺在數個活色生香的女人中間。

    如今,即便邁入了歸源境,他也依然如此,改不了自己的性格。

    因此,姜雲才會嘲諷他仍然只是一只淫蟲。

    而這句話也正戳中了天澤老祖心中的傷疤,讓他不可避免的想到了當年的事情,想到了當年自己敗在姜雲之手的經歷。

    如今的他,已經高高在上的歸源強者,已經身為道域最強大的存在之一。

    可是不能親手殺死姜雲,那過去這段恥辱的經歷,就會永遠存在于他的心中,成為他的一個解不開的心結。

    在他想來,姜雲應該已經死了,不然的話,為什麼遲遲沒有出現。

    所以,他才會將白澤抓來,將他掛在自己的宮殿之前,日日夜夜的看著白澤承受折磨,稍微發泄一點當年的怨氣。

    然而現在,姜雲卻是回來了,讓他終于有了一雪前恥的機會!

    冷冷一哼,天澤老祖的身上出現了一套雪白色的長衫,抬腿邁步,站在了天空之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姜雲,眼中毫不遮掩的泛起了殺機道︰“姜雲,當年一戰,你我未能分出勝負,今日,繼續!”

    “嗡!”

    那七團連接著天地的風暴,頓時齊齊向著姜雲席卷而去!

    七團風暴所過之處,空間全都被大片大片的撕裂了開來,露出了黑暗的界縫。

    遠遠看去,就如同世界在這一刻即將毀滅。

    而姜雲就站在世界的中心,前後左右,根本沒有絲毫的退路。

    不過,對這七團即將來到面前的風暴,姜雲卻完全是視若無睹。

    他的目光只是盯著那站在天空之上的天澤老祖,手腕一翻,手中已經握住了一張銀色的弓!

    “麒麟弓!”

    看到姜雲手中的弓,天澤老祖的面色的頓時一變,更是忍不住驚呼出聲道︰“這張弓怎麼會在你的手里,郭巡呢?”

    “他在等你!”

    姜雲開口說話的同時,已經伸手拉開了弓弦。

    “嗡嗡嗡!”

    弓弦之上,頃刻間便已經有了三支弓箭出現。

    麒麟弓,就是一件法器,任何力量都可催動,也可凝聚成麒麟箭。

    對于郭巡來說,他一天最多只能射出三支麒麟箭,但是對于姜雲來說,卻根本沒有任何的限制。

    姜雲當年進入陰靈界獸體內的時候,曾經獲得過一張九煞地羅弓,所以對于箭術,他也極為擅長。

    再加上他那強大的神識,恐怖的力量,這張麒麟弓在他的手中,才能真正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鏗!”

    就在七團風暴終于撞擊到姜雲身上的同時,姜雲也松開了手中的弓弦。

    三支麒麟箭,化三道銀色的閃電,離弦而出,直射天澤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