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 慕千初醒了

    第1161章慕千初醒了

    “你看你的感動多真誠,哭得鏡頭都捕捉不到你一張正常臉。”宮歐看著每一個鏡頭,英俊的臉上笑意怎麼收都收不住。

    “……”

    時小念從後面捂住他的眼楮,“不準看不準看了!”

    是他搞突然襲擊,那一天驚喜一波一波地來,整個島被復原,晚上又突然拉著她去潛海,來了一個海底古跡中求婚……

    這樣也算了,她還沒恍過神來突然就和她說,家族式小型婚禮已經準備好,所有的賓客全部入座,整個婚禮現場布置完美,就缺她這個新娘了。

    她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全程都是一種飄在雲層上舉行婚禮的感覺,連宮葵和宮曜致詞都比她講得順。

    “你什麼樣子我沒見過,有什麼好擔心的。”宮歐拉下她的手。

    “你快關掉,來做大掃除。”

    “不要。”

    宮歐斜了她一眼,眸中掠過邪氣,伸手就將她從沙發背後直接拉往前。

    時小念尖叫一聲,就被他拉得雙腳離地,整個人往前倒去,栽進他的懷里,宮歐立刻將她抱穩,伸手揉揉她有些眩暈的腦袋,“來陪我看。”

    時小念在他懷里鑽出來,有些氣憤地看向他,宮歐把她抱得緊緊的,絲毫沒有放過她的意思。

    沒辦法了。

    看就看吧。

    時小念拿過一旁的搖控器快進,看著全息影像在半空中快速變化著,然後停到一個位置,正常播放。

    視頻中的宮歐站在一身潔白婚紗的她面前,一雙眼楮漆黑深邃,視線一直落在她的臉上,沒有轉移分毫。

    “從今天起,我的一切私人財產歸到時小念名下。”

    宮歐坐在沙發上臉僵了僵,低眸看向懷中的女人。

    時小念靠著他饒有興致地看著,視頻中的宮歐又道,“從今天起,時小念可以干涉我的任何事情,檢查我的一些事務。”

    宮歐的薄唇抿得有些緊。

    視頻中的他還深情款款地念出誓言,“從今天起,我和三個孩子完全由時小念支配,沒有怨言。”

    宮歐豈會不知道時小念心里在想什麼,伸手奪過搖控器道,“這有什麼好看的,看下一段。”

    趁著他調速,時小念連忙從他懷里鑽出來,伸手從沙發墊子里拿出婚禮上的誓言本,站在宮歐面前打開,“宮歐,你說過的話不會不認賬吧?”

    他是由她支配的,不是他支配她。

    “你把這麼重要的東西放沙發上?”宮歐擰眉,很是不滿。

    那是他的誓言!

    就被她坐屁股下面?

    時小念一雙黑白分明的眼楮看著他,“我早就知道你這個人容易不守信用,所以我一回來,家里每個位置都有復印本。”

    他習慣了總裁高高在上,會這麼輕易由她支配?她早就看穿了。

    “……”

    宮歐這才發現她手上的是誓詞復印本,上面的紅色指紋也復印得一模一樣。

    “怎麼樣,要不要檢查一下,外面花園也有,森林里到處都掛著呢。”她可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宮歐看著她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人往後靠了靠,修長的手指摸了摸下巴,“時小念,原來你翻身做主人的**這麼強烈啊。”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要答應你的求婚?”時小念豎起手中的誓詞復印本,“快點,听不听話?這上面可是說了,如果你不听我的,我想什麼時候把你掃地出門都可以。”

    “……”

    “你可是做了公證的,你的私人財產現在全是我的財產,都不屬于夫妻共同財務呢。”時小念沖他得意地笑了笑,“怎麼樣,听不听話?”

    宮歐看著她那樣子,薄唇勾了勾,眼里沒有不悅,只盛著寵溺,“我說公證的時候你這女人沒有一點推卻的意思,原來是在這里等著我。”

    “這可不是我逼你的。”時小念微笑著道,滿意地看著手中的復印本,“我呢對你的財產沒什麼興趣,但有這些東西,以後可是我在上,你在下!你得听我的,現在,你趕緊站起來去做大掃除,不準在這邊看視頻了。”

    她太嫌棄婚禮現場的自己了,表現還沒有訂婚那次好,哭得亂七八糟。

    聞言,宮歐聳了聳肩,雙眸深邃地盯著她。

    “還坐著做什麼?快起來。”

    時小念催促著他。

    宮歐坐在那里,過了幾秒,他站起來朝她走去,時小念滿意地看著他,將旁邊的防塵帽遞給他。

    宮歐低眸睨了一眼帽子沒接。

    “快點……啊!”防塵帽被拍掉,時小念整個人被攔腰抱起,雙腳在空中亂跳傘,她尖叫一聲,“宮歐,你干什麼?放開我放開我。”

    “你不就是你在上,我在下麼?何必這麼麻煩,我現在就讓你在上!”

    宮歐從後抱住她的腰,輕而易舉,像抱著一個小孩,抱著就往電梯的方向走去。

    時小念掙扎不開,被他抱進電梯里,人被他直接按到電梯壁上,宮歐低頭就吻住她的唇,拉起她的雙手按到頭頂上方用一只大掌按住,逼得她弓起身體更加迎合他的吻。

    “干什麼干什麼,放開我……唔唔。”

    時小念所有的聲音被盡數吻去。

    宮歐另一只手放肆地在她身上游走,探索著每一寸美妙,薄唇含住她的唇吻得深入,嗓音低啞曖昧,“我在執行我的婚禮誓詞,別耽誤我。”

    “什麼啊……唔,嗯……”

    時小念拼命扭動著身體,卻讓他吻得更加瘋狂。

    電梯的數字一格一格往上。

    光一閃一閃,似夜空的星……

    樓下,雙胞胎擦著桌椅,宮葵扶著自己的防塵帽懵懂地望了一眼電梯的方向,“ad和om去做什麼啦?”

    宮曜小臉沒什麼表情地看了一眼,搖頭。

    “那我們繼續擦桌子吧。”

    “嗯。”

    兩個孩子開始做家務,努力極了。

    ……

    陽光明媚的一天,醫院的電話打到帝國城堡。

    “宮先生,宮太太,請到醫院來,有驚喜。”

    慕千初的手術動了一段時間後,情況還算穩定,沒有落得最壞的情況,已經轉回到國內一家豪華私人醫院休養。

    時小念一接到電話便急匆匆地拖著宮歐一起去,宮歐不滿地跟著坐上車,“有什麼好急的,又死不了。”

    “宮歐!”人家醫生說的是驚喜,她估摸著,可能是最大的驚喜。

    “……”

    宮歐不再說話。

    宮家的車在私人醫院大門前停下,因為宮歐的到來,私人醫院將閑雜人等全部摒到一旁,偌大的醫院顯得非常安靜。

    一進醫院大門,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年輕女醫生朝他們走來,低了低頭,笑容滿面地翻著手中的病歷本,“宮先生,宮太太好,我是慕千初先生的醫生喬綿綿。”

    “喬醫生,千初現在怎麼樣了?”

    時小念緊張地問道。

    還沒得到答案人就被宮歐拉了回去,宮歐冷冷地睨了一眼醫生,“醒了還是死了?”

    “……”

    小圓臉的女醫生愣在那里,顯然沒想到還會有這種詢問病人病情的方式,怔了好幾秒才微笑著道,“是這樣的,慕千初先生轉到我們醫院療養以後情況恢復得非常好,一個星期前已經甦醒,現在能適應一些對話了。”

    “一個星期前就醒了,那怎麼現在才打電話?”時小念不解地問道。

    “呃,我是打過電話的。”

    女醫生弱弱地道。

    “……”

    打過電話了?時小念愣了下很快明白過來,轉眸看向身旁的男人,又是他干的好事吧?

    “我事情太多,忘了。”

    宮歐理直氣壯地忘了。

    “……”時小念忍住打他的沖動,問著醫生道,“那我現在去看看他吧。”

    “他現在檢查,我領二位去病房等吧。”

    女醫生領著他們走上醫院的扶梯。

    環境極好的病房里飄著淡淡的花香,病房收拾得干淨整潔,窗外的陽光灑進來落下一地的溫暖。

    宮歐坐在沙發上,冷眼看著時小念在面前踱著步。

    “又不是死了,你緊張什麼?”

    宮歐慍怒地盯著她,他還在這里呢,他才是她男人,領了證的男人!

    “我不知道他恢復得怎麼樣。”時小念道,她查過很多資料,有一些植物人就算醒過來也沒辦法正常生活,甚至無法進行交流。

    “活著不就好了。”

    宮歐道。

    時小念看向他不滿的一雙眼,話粗理不粗,是啊,人只要活著不就好了,能夠醒來已經是莫大的安慰,還要求什麼呢……

    這麼一想,時小念的心慢慢沉靜下來。

    有些渴了。

    門口放著一台淨水器,時小念走過去,拿起一只一次性杯子低頭去接水,一個陰影突然籠罩下來。

    她抬眸,就看到一張略顯蒼白的臉。

    慕千初。

    “啪。”

    時小念手中的杯子掉落,水砸了自己一腳。

    宮歐坐在沙發上冷冷地望向他們,忍住向前的沖動。

    慕千初站在門口,身上穿著白色的病號服,人消瘦得厲害,頭發被剪得很短,臉色有些差卻依然俊朗,尤其是一雙眼楮。

    他看著她,眼里仿佛藏著春風細雨,柔和而溫暖,那麼干淨。

    時小念看著他,眼眶一下子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