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 番外北辰篇

    <!--章節內容開始-->當掙扎萬分,聲嘶力竭也沒有逃脫被屠宰命運的時候,北辰桓在驚恐震驚中恢復了記憶。

    與此同時,北辰桓恨不得早點死了才好,所以說,泄了力道不再掙扎。

    若不是還沒有從驚恐中走出來,他一定自己撞了刀口去。

    “咦,孩子他娘,這雞怎麼了?剛才不還在活蹦亂跳的?真的沒問題嗎?”提著刀,抓著雞頭雞腳的男人驚奇的感覺手中動物沒了力道,軟綿綿的,還沒有下刀子,仿佛已經死了一樣。

    “能有什麼問題?你自己不也看到的?這雞最是機靈了,趕緊宰了,兒子中了舉,馬上就要回來了,得好好補補……”女人的聲音越來越近︰“等一下,我摸摸。”

    那男人也不動,仍由女人將雞的下體摸了個遍,還伸出手指扣了扣菊花。

    “好了,殺了吧,這雞賊精,下蛋多著呢,我養這麼多年雞,就這只雞一天能兩個,可惜最近都不下了,留著也沒用。”

    女人擦了擦手,不再理會那裝死的賊精的……母雞。

    北辰桓震驚過度,被戳了菊花都沒反應,就那麼軟趴趴的被抹了脖子。

    因為輪回的方式特殊,北辰桓沒能進入地府,直接墜入了六道輪回。

    在這過程中,他才想起的記憶再次一點點消失,還有什麼被剝離,永久失去的感覺。

    這感覺讓他很驚慌,但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無能為力。

    北辰桓還沒來得及反應過多的信息,一道紅得發黑的光芒閃過,他記憶再度被封印,投胎在了一只老鼠身上。

    這只老鼠比一只母雞搶,因為它不是一直尋常的老鼠,而是末世世界的一只變異鼠頭領。

    雖然手下一大片,還有不弱的實力。

    因為實力的關系,北辰桓這次沒有在關鍵時刻恢復記憶,而是提前了。

    但是呢,日子依舊不好過,因為整個末世世界已經發展到很後來了,強者如雲,他一個小小的變異鼠頭領除了手下的數量,實在沒多少嚇人的。

    而且,北辰桓不能接受老鼠的身體,他沒法用這麼惡心的面目修煉回到神界。

    血脈不好,根本就不可能修到神界去。

    所以,在他地盤被圍攻之時,北辰桓果斷放棄了抵抗,用這樣的身體,他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可是死的時候,北辰桓怒了,很憋屈,他居然是被一個女漢子用冰錐給爆了菊花。

    簡直不能忍。

    北辰桓死死的瞪著那長得粗壯的女漢子,帶著仇怨再次進入輪回通道。

    殊不知,北辰桓嫌棄這老鼠的血脈,好歹因為末世的特殊還進入了修煉,在那之後,轉世的家禽野獸,根本就沒法修煉,都是到死才恢復一些記憶。

    如此一世一世,北辰桓很恐懼的發現他能想起來的東西越來越少。

    就像得了健忘癥,每次想起來的東西更少。

    有了比較,北辰桓才後悔,當初不該那麼輕易就放過能夠修煉的老鼠。

    就算血脈不好,那把等級修煉高了再死,記憶才能保存更多,同時,指不定將來就有更多的辦法改變。

    比如說奪舍?雖然奪舍有很大的弊端,可是若修煉實力高了再進入輪回,那路都完全不一樣。

    當時萬念俱灰,心高氣傲就沒想那麼多,變異動物的智力雖然比普通動物高,可明顯不夠用,被各種坑爹影響了判斷。

    可是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北辰桓醒悟過來之後,也想到了是他罪惡值太高,難怪總是轉世成為畜生。

    時間一長,別說有靈根的人,就是普通人都不成,他都快忘了做人的感覺。

    到了後來,為了盡量保持記憶,北辰桓在自然中求生存。

    不說修煉,只要生存的時間久一點,記憶消失也不會那麼快。

    當罪孽慢慢消散,北辰桓即便是還沒有轉世成人,那身世也能好多了。

    比如,轉世成為一只玄龜,那生存可以好多年。

    北辰桓也不計較修煉資質底下,就算他有玄武的妖修功法,也架不住環境和資質。

    不過,n年後,北辰桓終于有了一絲法力驅動法寶,給神界的父親傳了消息,然後就繼續縮頭縮腦的蹲在水底,只想活得更久。

    這種經歷對一向高傲的北辰桓來說,已經不能更悲催了,簡直低到了塵埃里。

    可惜,北辰桓期待的獲救沒那麼快,在神界,北辰家跟月族杠上了。

    果然北辰夫人的事情被暴露了出來,北辰桓的父親根本就不得空閑,也沒有發現自己兒子正在受罪。

    對此,秦穆琰和陽嵐兒是隔岸觀火,坐著看熱鬧。

    陽嵐兒在上成聖天梯之前,遇見了一次修羅神帝,好說歹說,陽嵐兒給了修羅神帝十個人,一年份的易子丹。

    結果等陽嵐兒和秦穆琰出關,修羅神帝已經有四個女人懷孕了,當然,資質還不差的那種,已經懷了好多年。

    這一下,易子丹徹底出名,陽嵐兒不再輕易接單給人煉丹,僅靠易子丹就賺得盆缽皆溢。

    一時之間,神界多了好多孕婦,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里,肯定有不少新生兒出來,神界要熱鬧了。

    就在陽嵐兒看戲正開心的時候,秦穆琰突然去了下界一趟,收了一個徒弟,讓陽嵐兒特別驚訝︰“你專門去收徒弟?資質很好?”

    秦穆琰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好什麼?差到沒變了,只是有個身份,再多轉幾世消除了罪孽再看。”

    陽嵐兒愣了一下,表情怪異了一下︰“你收的徒弟,該不會是北辰桓吧!”

    秦穆琰捏了捏陽嵐兒的鼻子︰“聰明,有了師徒的身份,以後你就是他師娘了,看他敢不尊師重道?”

    陽嵐兒無語,這男人真的太會想了,將北辰桓收為徒弟,生生讓人矮了一輩。

    “他怎麼樣了?”陽嵐兒好奇的問道。

    “被那個轉世的陣法虐得不輕,最近好不容易才轉世成人的,可記憶全部沒有了,罪孽消除還有一定的時間。”秦穆琰嘴角一勾,明顯在趁此機會佔便宜。

    “可做你的徒弟,那也很好吧!”陽嵐兒覺得有這麼個牛叉師父,多好呢?

    秦穆琰搖了搖頭︰“空有名頭而已,修煉之途全靠自己的不是?每次轉世都激勵他一下,讓他努力。”

    陽嵐兒睜大了眼楮,這是說,秦穆琰佔了一個師父的名頭,但是不給修煉資源,也不提點,什麼都靠北辰桓自己?

    秦穆琰好奸詐的有沒有?不過她喜歡。

    突然之間,陽嵐兒很期待北辰桓記憶重新恢復的那一刻。

    如果北辰桓還能回到神界,當初的記憶也還有找回來的可能,可想起來了,也不能改變和秦穆琰的師徒關系。

    相信,北辰桓的表情一定很好看吧!

    可憐北辰桓還在為自己剛拜了個高手師父而興奮不已,那九個響頭磕得實實在在,完全沒有意識到,除了磕頭,他似乎並沒有得到任何好處,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找不到師父。

    全文完<!--章節內容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