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4章 挑刺高手

    張勇武再也沒臉顯擺他的《鎮國兵法》,撕得粉碎。

    燕七聳聳肩“好好的兵法,撕了怪可惜啊。哎,既然張將軍將兵法撕了,那就不能算數了。不如,咱們考一考別的兵法吧。”

    八賢王可不敢繼續考教兵法。

    因為,剛才董春引經據典,將各路兵書中的內容記得極為詳盡。

    可以說,如數家珍。

    繼續和董春考教兵法,那不是正撞槍口嗎?

    八賢王擺擺手“依本王來看,無論是考教武藝,還是考教兵法,都太過簡單了。本王認為,最重要的還是實戰、排兵布陣。”

    “所以,本王認為,誰能更好的論述如何攻打碧蘿山,誰就是九門提督,如何?”

    燕七笑了“甚好,甚好!董春,你有問題嗎?”

    董春信心百倍“沒有問題。”

    燕七向廖戰努努嘴“就怕廖尚書不敢應戰呢。”

    “我有什麼不敢的?”

    廖戰才不怕紙上談兵。

    他當了這麼多年兵部尚書,實戰不咋地,紙上談兵卻是行家里手。

    老皇帝道“既然廖尚書和董副院長都無異議,那就開始吧。誰先來!”

    廖戰很自信站出來“我先來吧,也好留給董春更多的思考時間。”

    老皇帝道“廖尚書請講。”

    廖戰將地圖掛在榮耀牆上,找到碧蘿山的位置,很自信的說“皇上,王爺,臣若是出戰,必定會將碧蘿山包圍的水泄不通,兵法有雲,十倍于敵人,圍而不殲。然後,喊話,逼迫其投降。”

    “暗夜堂若不投降,咱們便一直圍著碧蘿山,讓碧蘿山缺衣少食,他們餓著肚子,自然會投降,如此,不費一兵一卒,自然可以剿滅碧蘿山的殺手。”

    八賢王立刻叫好“高,實在是高!沒想到廖尚書帶兵,竟然可以不死一兵一卒。”

    張勇武也為廖戰吹噓“廖尚書的確智勇雙全,圍而不打,堪稱上等戰術。”

    楊克道“皇上,依我看,廖尚書已經拿出了最佳方案,董春也不用考教了,肯定沒有廖尚書的戰略精妙,就直接選廖尚書好了。”

    燕七哈哈大笑,笑的前仰後合。

    廖戰急了“你笑什麼笑?”

    燕七道“八賢王、張將軍,你們真的懂軍事嗎?要說八賢王不懂軍事,說出外行的話,我還能理解。”

    “但是,張將軍,你可是鎮國大將軍,竟然也對廖戰的戰略布局大為贊賞?這真讓我懷疑,你到底會不會打仗啊?”

    八賢王臉色漲紅“放肆!燕七,廖尚書這般布局,根本不會死一兵一卒,此乃上乘兵法,你竟然還說本王是個外行。你簡直豈有此理。”

    張勇武也火冒三丈“八賢王此言極對。燕七,你根本不懂軍事,竟然大放厥詞,實乃可惡。”

    燕七哈哈大笑“我縱然不懂軍事,也能找出廖戰戰術布局中的諸多錯誤。”

    廖戰大怒“那你給我找出來,少來說大話吹牛。”

    “這可是你讓挑刺的,一會,你下不來台,可不怨我。”

    燕七道“第一個巨大的漏洞,戰術思想有問題。”

    “不過是對付八十名暗夜堂殺手,按照廖戰的戰術,圍而不打,不知多少天才能逼迫暗夜堂的殺手繳械投降。據我估算,少則一月,多則一年。”

    “你們想一想,碧蘿山這麼大,野果豐富,雪水充足,暗夜堂的殺手渴了喝雪水,餓了吃野果,人家就這麼跟你耗著,你耗得起嗎?”

    “八千多名九門軍圍困碧蘿山,半個月已經是極限,難道還要耗上一年?那要浪費多少精力,花掉多少軍費?廖尚書,似你這麼打仗,效率低到令人發指,朝廷的國庫還不都得打光了?”

    廖戰面紅耳赤,啞口無言。

    燕七指著碧蘿山的地圖“第二,戰術布局有問題。”

    “碧蘿山的範圍很廣,若想將碧蘿山包圍,至少需要一萬人,可是,九門軍只有八千人。”

    “假設八千人勉強包圍碧蘿山,包圍圈過大,必定防御稀薄。這種稀薄的防御,對付一般的士兵,沒有問題。”

    “但是,暗夜堂的殺手武功極高,飛來飛去,凌波微步,單兵突擊的威懾力,曠古絕今。可以設想一下,八十多名暗夜堂的殺手,集中兵力,攻擊一角。

    只需要在頃刻間,單薄的防御就會被撕開一道口子,在黑夜的掩護下,飛快逃走。”

    “你追又追不上,看又看不見,打又打不過。呵呵,這叫包圍嗎?這所謂的包圍,不過就是一捅就破的窗戶紙吧?”

    群臣聞言,一陣驚呼。

    “燕大人說的對呀。”

    “沒錯,太過單薄的防御,哪里能抵御得了暗夜堂殺手的突圍?”

    “夜深人靜,伸手不見五指,還真沒辦法奈何暗夜堂的殺手。”

    “是的,廖戰的戰術思想和戰術布局都有問題,根本不值得推敲。”

    廖戰這個難受啊。

    好像被燕七卡著脖子,狠狠扇了幾個大耳光。

    太疼了。

    偏偏,燕七一語中的,毫不留情的點出了巨大的漏洞,廖戰想要補救,都沒有辦法。

    八賢王再也不敢說話了。

    與燕七相比,他的確是個外行。

    張勇武也大為吃驚。

    他沒想到,燕七對軍事竟然這麼精通?

    張勇武當然知道廖戰的布局有多少假大空。

    不過,一般人絕對發現不了其中的漏洞。

    沒想到,還是沒能瞞過燕七的法眼。

    廖戰好沒面子,怒視燕七“你說的我戰術不好?哼,你休要嘲諷于我,我倒要听听,你有什麼好戰術。”

    燕七笑的特別氣人“我沒有好戰術又如何?我又不像某些人,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明明很無能,卻偏偏要做什麼九門提督。”

    “你……”

    廖戰臉紅如猴子屁股。

    他說不過燕七,將怒火發泄在董春身上“輪到你了,我看你能有什麼好點子?哼,你等著,看我給你挑出多少毛病。”

    燕七向董春使個眼色“有什麼主意,只管說出來。”

    “是!”

    董春道“若要打仗,第一,必須要知彼知己,第二,必須要熟悉地形。”

    “唯有做到這兩樣,才能進退自如,佔得先機。”

    廖戰冷笑“什麼知彼知己,什麼熟悉地形,不過是假大空的套話,听著就好笑。”

    jiptieshenjiadg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