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兩百八十一章 被踐踏的善意8

    王進本想按著女大學生強個暴,結果反被按著打得鼻青臉腫,他渾身青紫淤痕可怖,這還不是最要緊的,內心受到的傷害多一百倍。

    恩。

    大概再也不會相信女人了。

    什麼是女人?

    長著一張美麗的臉蛋,皮膚白嫩,身材縴細,水蛇腰大長腿,說話溫柔得像鄰家小姐姐?

    不。

    也可能是女漢子。

    王進被打得嗷嗷直叫,他腸子都要悔青了。

    嗚嗚。

    明明另外三個女大學生也都不錯,他咋就選了最黃暴的那個,肉沒吃到不說,還被追打。

    村里人知道會笑死他的。

    “救命,救命……我錯了,哎喲……我真錯了……”

    思如無動于衷。

    最後還是莫念筱三人勸得口里直冒煙也沒把門說開,又怕思如真的打死人,留下一人繼續守在門外,另外兩人匆匆去喊了村支書來。

    正在午休的村支書直接從床上跳了起來。

    “什麼!”

    屋里進了賊?

    他穿著拖鞋就走出去,“劉老師人沒事吧?”

    “然然?”

    這倒把兩人問住了。

    羅田田眨了下眼楮,“應該問那賊有沒有事。”

    村支書一愣,不懂。

    其實對支教老師宿舍進賊一事,他並不覺得吃驚,村里那麼多單身漢,能忍得住才怪。

    饑渴呀。

    今年的女大學生又水嫩得像才剛冒出幾片葉子的薺菜。

    但,賊有事?

    男的還壓不住個女的?

    見村支書有點懵,羅田田一臉無辜無害︰“然然房間的門是關著的,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從她的話里,恩,目前應該是在教育小偷重新做人。”一對一私人訂制。

    “咱們還是快走吧。”莫念筱說道︰“我怕去太晚,那個倒霉的賊真的要重新投胎做人了。”

    村支書臉很木。

    為什麼他一點都听不懂這兩人在說什麼。

    是代溝,還是文化程度差距太大?

    三人急匆匆的往學校去,期間又遇到些無所事事游蕩在附近的村民,幾乎都是男的。

    有老有小。

    大隊伍。

    被這麼多人用放肆的目光打量,不,應該是搜刮著,莫念筱跟羅田田精神頓時緊繃起來。

    好煩。

    長山村的村民還真是沒禮貌。

    但兩人並沒多想,畢竟生活在大城市里,又接受現代教育長大,法律意識是很強的。

    恩。

    只是看,是道德問題。

    再說還有村支書在呢。

    大隊伍很快走到學校,莫念筱羅田田終于松口氣。

    “誒?門開了?”

    莫念筱忙走過去。

    陳檬臉有點白︰“筱筱,你做好心理準備……”

    話還沒說完,莫念筱已經走到房門口,朝里面一看,在泥土地上,正躺著個陌生男人。

    “哎喲,哎喲喂……”

    男人彎成蝦米狀,露在外面的皮膚布滿棍痕。

    紅的、青紫的。

    嘴角有血絲滲出,左臉紅腫,高高的隆起。

    村支書也緊跟在後看到了屋內的情景,瞪大眼楮︰“王進,怎麼是你?你在這里干什麼?”

    雖然被打得面目全非,但村支書還是一眼就認出地上那人是村里有名的單身漢家族。

    一家四兄弟,全光。

    如此,他跑到學校來也就想得通了。

    王進心里很委屈,看到村支書,立馬就告狀。

    “叔,那賤人打我!”

    嗚嗚。

    身體上木棍打出來的痕跡連起來可繞村子一圈了。

    真狠。

    最毒婦人心說的就是那死女人。

    村支書皺起眉頭,看向手里端著水杯的思如,他臉色很不好,“劉老師,你為什麼要打人?”

    質問。

    畢竟吃虧的是村里人,人都是護犢子的。

    還有個原因。

    這次來的四個女大學生,說得好听是支教,幫助貧困山區的兒童學習的。其實在長山村所有村民心里,認不認得字並不太重要。

    支教?呵,不如援交。

    人沒文化不會死,但沒老婆,就要斷子絕孫。

    孰輕孰重。

    老師是崇高的,可在這里被看輕了。

    低賤的女人居然敢打男的,吃了熊心豹子膽嗎?

    村支書很憤怒。

    王進再慫,再沒用,那也不是一個***能打的。

    莫念筱三人緊圍在思如身邊,抱團尋求安全感,她們不傻,當然听出了村支書話里的不滿。

    很緊張。

    陳檬抿緊嘴巴,小聲道︰“然然,怎麼辦?”

    思如看著一臉要交代的村支書,微微一笑,雲淡風輕,解釋︰“我什麼時候打人了。”

    恩。

    眼楮還覷了王進一眼。

    王進︰……

    臥槽臥槽!

    他這麼大個人一身是傷的躺在地上,居然否認。

    氣得跳起來,然而動幅度太大,牽扯到身上新鮮出爐的傷,王進頓時哎喲哎喲的慘叫。

    一瘸一拐走到村支書身邊,委屈︰“叔,你看看我這,都是那臭女人打的。”

    指著放在桌上的木棍,“凶器還在那兒呢。”

    莫念筱冷笑道,“那你怎麼不說然然為何要打你,她根本就不認識你,又不是瘋了。”

    見人就打。

    不過,然然還真打的賤人。

    王進怒吼︰“她特麼的就是個瘋子!”人妖。

    一想到這,王進就很喪。

    “你……”

    思如拉住莫念筱的胳膊,笑眯眯的說道,“這天挺熱的,別動氣,小心上火又中暑。”

    坐下來邊喝茶邊慢說。

    莫念筱氣得肝疼。

    思如看著村支書︰“事情呢,還要從中午說起,不過你要說我打他,這鍋我可不背的。”

    村里不嫌事大的吃瓜群眾起哄︰“難不成是王進自己打的?他是傻,可也沒傻到這地步。”

    “你們城里人就會忽悠。”

    “嘿嘿,莫非是你倆在床上弄的?emmm……這樣的話,確實不能算是你打的。”

    “屁!大學生能看上那貨?還不如跟我。”

    “小妞兒小妞兒,看我看我!”

    ……

    很難听。

    司馬昭之心已經不打算瞞著支教四人組了。

    莫念筱三人怒火上涌,心里更是後悔。

    “夠了!”

    村支書喝住亂說的村民們,他看著王進,恨鐵不成鋼︰“你說,為什麼要去劉老師的宿舍。”

    王進︰“我……”

    還沒來得及回答,就被村支書訓道︰“楞著做啥,還不趕緊給劉老師賠禮道歉。”

    恩。

    是想把這事揭過。

    王進︰“哼。”

    把臉撇向一邊,明顯是不甘心,也不覺得錯。

    思如依舊一臉寬容的微笑,像慈愛的長輩般︰“不用道歉,這位同學並沒有做錯什麼。”

    莫念筱三人︰……

    村支書︰……

    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