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不甘心的菜鳥女仙1

    這是一個關于修仙的故事。

    但,有仙的地方就有江湖,呵,豈止,爭斗更甚。

    法寶,資源,丹藥……

    一切都是為了長生不老呀。

    成仙。

    是所有修仙者的目標。

    可能夠到達頂峰的人,麟角。

    修仙的世界,實力為尊,資質還是很重要的。

    于虹飛資質不錯,又努力,但很可惜,才剛踏入修仙的門內,就夭折了。

    這很正常。

    畢竟,實力還很低嘛。

    如果遇到比你更厲害的,就慘了。

    只能認栽。

    但讓于虹飛不能釋懷的是,她覺得自己死得太冤了。

    不公平。

    在天衍大陸,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修仙的。

    要有靈根。

    能修仙的就很少。

    特別是在凡人之中,萬里挑一。

    于虹飛運氣很好。

    她不光能修仙,還是天靈根,簡直祖墳上冒了青煙。

    就是一點。

    沒有門路。

    就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

    但即便是這樣,也無法阻擋她前進的腳步。

    畢竟是天靈根嘛。

    很厲害。

    這一路經歷的艱辛簡直不敢想。

    好多次差點就死了。

    受傷是常事。

    不死就好。

    于虹飛學會了很多東西。

    比如,要隨時保持警惕,什麼人都不能相信,法寶武器準備充分,等等。

    別講什麼道義。

    別玩什麼優雅。

    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呵。

    畢竟是沒什麼背景的小菜鳥。

    就這樣,在嚴酷的修仙界,于虹飛活下來了。

    嗯,實力也很不錯。

    有一天,听到人說雲華宗在招收弟子。

    是雲華宗呀。

    很有名。

    在天衍大陸,你可以不知道自己是誰,但不能不知道雲華宗。

    就是這麼牛逼。

    于虹飛就很激動。

    雲華宗簡直是每一個修仙者的夢想呀。

    而且,成了雲華宗的底子,就有靠山了,誰也不敢惹。

    當然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有個宗門在,就有人指導修煉了。

    這麼多年,于虹飛一直都是自己摸索著,根本就沒有得到系統的學習。

    她迫切的想要有一位老師。

    但雲華宗招收底子是有條件的。

    畢竟是第一大宗門嘛。

    嗯,要在二十歲以下,練氣六級以上。

    這個就是要拼資質了。

    听說這次入選的人會直接進入內門。

    然後,于虹飛就去報名了。

    她才十七,但修為已經快到練氣圓滿了,已經滿足了雲華宗挑選弟子的條件。

    至于靈根。

    很抱歉,她不知道。

    從來都是一個人,沒趕上好時候,沒遇上宗門下山挑選弟子的時候,整個村子里的人就因為山賊都死掉了。

    她被父母藏在水缸里,逃過一劫,之後便是流浪。

    修煉也沒什麼功法,全憑自己的感受。

    報名的時候,才測了靈根。

    是很稀有的天靈根,火屬性的,攻擊力特別強。

    而且,才十七歲。

    就很引人注目。

    報了名。

    但還不能成為雲華宗的弟子。

    畢竟是選內門弟子。

    還要經受其他的考驗。

    于虹飛也不怕。

    就安心的在院子里等著。

    也不出去。

    在外面混了這麼多年,也不是傻子。

    雲華宗這麼大,肯定也不許他們亂晃,萬一闖入別人什麼禁地怎麼辦。

    客隨主便嘛。

    像她一樣想法的人很多。

    都很謹慎。

    再說了,萬一閑逛惹到了不該惹的人,到時候就算丟了性命,也是活該。

    于虹飛沒事就待在房間里修煉。

    這里雖然是外門,但外門也是雲華宗呀,靈氣就很不錯,比外面濃郁多了,就算不能被錄取,多提升點修為也不虧呀。

    別說她什麼小人之心。

    當一個人什麼都沒有的時候,蚊子都是肉,浮葉都是救命的東西。

    這次挑選內門弟子還有個很突然的驚喜。

    通過擂台比試,優秀者可拜入實力強大的老師門下,第一名,會成為清風上仙的關門弟子。

    這個獎勵就很大了。

    清風上仙,是整個天衍大陸現存的實力最為強大的三位上仙之一。

    但他最年輕。

    最帥氣。

    是無數女仙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白月光。

    只可遠觀呀。

    清風上仙要收徒,還是主動提出的,就連雲華宗的長老們都震驚了。

    但沒有發言權。

    實力為尊。

    你厲害你說了算。

    清風上仙就說了,這次比賽的第一名,就是他的徒弟。

    長老們︰……

    欲哭無淚。

    都想讓自己的子孫搭上清風上仙這條粗大腿呀。

    只有參加比賽了。

    開始各種特訓。

    子孫們叫苦不迭。

    長老們又給塞法寶,暗器,符紙,還指點經驗。

    有酒囊飯袋,也有人中龍鳳,但很可惜,都沒能到最後。

    于虹飛有實力有計謀。

    就走到了決賽。

    真的很難。

    要打敗那麼多高手,很多還是土生土長的雲華宗人。

    于虹飛都有點佩服自己了。

    但她不敢放松。

    很清楚。

    有時候成功就像那天邊的皎月,看似觸手可及,實則水中撈月。

    沒有真的到手,就有失敗的可能。

    最後跟她爭奪第一的也是個女孩子,穿著一身白衣,梳著雙髻,很乖巧可人的樣子。

    但于虹飛不敢掉以輕心。

    全力以赴。

    有好幾次都很險。

    那個女孩子似乎有自己的獨特的功法。

    一招一式很唯美,但又暗藏殺機。

    跟于虹飛的直來直去取人性命不一樣。

    兩人在擂台上打了很久。

    都有點不力了。

    于虹飛從空間袋中拿出一張爆裂符,朝對方扔去。

    這是她自己畫的。

    比對著書,其實還很不成熟,威力只有一半。

    就是想爭取點時間。

    但不知道從哪里一道氣勁襲來。

    很快。

    沒有一點點防備。

    于虹飛直接被打到了胸口。

    吐血。

    強撐著身體,就看到一個白衣飄飄的身影。

    那人神色平淡,目光高傲,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螻蟻。

    “小小年紀,心腸就如此狠毒。雲華宗容不下你。”

    說完,再加了一道掌風。

    是清風上仙呀。

    于虹飛怎麼可能躲得過。

    就被打死了。

    她到死都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明明是在比賽,在擂台上呀,對方沒有認輸,肯定就要一直打下去呀。

    更何況,這是在修仙界呀。

    狠毒嗎?

    她不過是扔了一張爆裂符,全部的威力也死不了人的,只會重傷,養幾個月就好了。

    只是想贏,結果,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再不甘有什麼用。

    人都死了。

    于虹飛死後,第一名就成了那個女孩子。

    很理所當然的被清風上仙收作了徒弟。

    就算有人覺得不公平。

    但,是上仙呀。

    誰敢說什麼。

    久而久之,也沒人記得了,只會羨慕那個好運氣的女孩子。

    再之後。

    兩人還開展了一場曠世絕戀。

    師生戀呀。

    雖然最後不得善終,但最後的最後,還是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