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悲催的小師妹13


    但沒辦法,思如就是不叫,說沒有幫著外人欺負自家孫女的爺爺。

    石山︰……

    就很無奈的看著老頭兒。

    呵,誰叫你作。

    現在好了吧。

    乖女不認你,他也沒轍。

    老頭兒都要哭了。

    就說,真的是看不慣以多欺少呀。

    峰主就看著他,說,“爹這話說得不對。”

    老頭兒︰……

    木著臉,老子哪兒沒對了。

    行俠仗義路見不平。

    峰主就冷笑。

    “我跟師兄就寶兒這麼一個孩子,自當竭力保護她,我知道爹定然會說,不應該過度保護,要讓孩子獨立才能成器什麼的,但寶兒才十四歲,就是在凡世,女孩子也是十五歲才及笈,是長大了。”

    摸著思如的頭發,“如果因為疏忽,或者是別的什麼,讓寶兒,我跟師兄這輩子都不會釋懷。寶兒,就是我的命。”

    既然是命,再怎麼保護都不為過。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不惜命。

    就像今天這種情況,如果不是有石山的防御陣,跟暗中派去保護的人,說不定,就被殺人奪寶了。

    這在修真界很正常。

    技不如人怪的了誰。

    峰主看著老頭兒,“到時候我跟師兄沒有了女兒,爹你也沒有孫女了。”

    還很有可能,這個孫女是你自己作掉的。

    老頭兒一噎。

    再也說不出什麼話來。

    低著頭。

    一副知錯的樣子。

    思如就靠著峰主朝他翻了個白眼。

    一家人完全把大師兄給忘了。

    大師兄︰……

    呵。

    還跪在地上呢。

    心里特憋屈。

    這種待遇,被人忽視的感覺,多少年沒遇到了過了。

    現在,還不能起來。

    好想去看若藍呀。

    思如勾唇,不要急,很快你就能見到她了。

    拉著峰主的手,微笑,“雖然過程有些不愉快,但今天還是買了很多東西呢。”

    把靈石都快花光了。

    峰主看著思如,“寶兒都買了些什麼,娘幫你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

    思如就點頭。

    去摸腰間的儲物袋。

    猛地睜大眼楮。

    低頭開始翻找。

    峰主︰……

    “寶兒怎麼了?”

    思如就抬起頭。

    都要哭了。

    “我,我的儲物袋不見了。”

    峰主︰……

    石山︰……

    也急了。

    那儲物袋里可裝著不少好東西呀。

    就讓思如在仔細找找。

    思如︰找不到了。

    真的。

    峰主很著急。

    “怎麼會不見了呢,是不是在集市上被人順走了?”

    還怪石山。

    都是你的錯。

    當初我就說了,咱們幫著保管,等閨女長大了再給她。

    現在好了。

    都沒了。

    就算是作為一峰之主,也心疼呀。

    底下跪著的大師兄也遭殃了。

    都說讓你好好照顧小師妹。

    呵。

    被人欺負不說。

    連東西都沒看好。

    還有什麼用。

    大師兄面無表情。

    寬大袖子遮住的手背上青筋凸起。

    低頭听訓。

    你是師父你說了算。

    等老子哪天羽翼豐滿了,砍死你丫。

    石山突然說道,“不用著急,我有辦法。”

    所有人︰……

    就都看著他。

    石山突然沒來由的感到一股自豪。

    揚起下巴,說,“知道那儲物袋很重要,怎麼可能不做防備,為以防萬一,就在里面下了追蹤陣法。”

    只要不是秘境,距離千里之外,就能找到。

    大師兄︰……

    都懵了。

    還能這樣。

    呵,石長老你這樣作弊不太厚道呀。

    但現在最緊要的是去找沈若藍。

    把這事告訴她。

    趕緊把儲物袋給扔了。

    然而,思如微笑,“既如此,大師兄跟我們一起去找吧。”

    大師兄︰……

    不不。

    我還有事。

    你自己去吧。

    但可能這麼說嗎。

    都急死了。

    石山啟動陣法。

    很快。

    就有反應了。

    呵,沒想到距離這麼近。

    居然就在玄天宗。

    都笑不出來了。

    到底咋回事。

    難道那個偷東西的小賊是玄天宗的人。

    說出去會被其他道友笑死的。

    就朝著陣法指向的地方飛過去。

    房間里,沈若藍都要瘋了。

    為啥。

    玉佩丟了。

    若是普通的玉佩就算了。

    但那個玉佩不一般。

    是至寶。

    里面自帶小世界。

    好吧就是瑯琊仙境。

    不光如此,魂老還在里面呢。

    那是她在這個世界生存的保障。

    丟了。

    呵,就是一普通的廢靈根。

    不說長生不老。

    隨時都會死。

    更扎心的是,原本以為拿回來的石寶珠的儲物袋有很多好東西,結果,呵,什麼都沒有。

    全一堆垃圾。

    還把自己的寶貝給丟了。

    偷雞不成蝕把米。

    到底是誰。

    沈若藍越想越氣。

    但根本沒用。

    現在就算是去集市上找,也根本找不到。

    又沒留下什麼印記。

    氣得腦子嗡嗡直響。

    發暈。

    然後,就听到院子里一陣腳步聲。

    接著門就被一腳踹開了。

    沈若藍︰……

    槽。

    誰呀。

    難道又是住在隔壁那幾個經常來找茬的賤人。

    皺眉。

    抬頭一看。

    呵,老熟人呀。

    還有追求者。

    木著臉。

    “你們是誰,想干什麼。”

    然而,沒人回答她。

    峰主盯著她的手,手一揚,沈若藍手中的儲物袋就到了峰主手里。

    沈若藍︰……

    糟了。

    沒有一點點防備,竟然忘了把東西藏好。

    但臉上一絲心虛都沒有。

    峰主拿著儲物袋,看著她,“這東西你如何得來的?”

    沈若藍︰“是我自己的。”

    峰主就笑了。

    拿著那袋子,從里面翻出一行小字,是石寶珠。

    “你也叫石寶珠?”

    沈若藍︰……

    臉都木了。

    居然還有暗號。

    抿唇,“是我撿的。”

    思如突然站出來,喊道,“什麼撿的,就是你偷的。”

    所有人︰……

    峰主就看著她,問,“寶兒為何這麼說。”

    思如就說了。

    這個人就是在集市上欺負她的那個。

    大師兄可以作證。

    呵,連衣服都沒換。

    趕緊把袋子搶過來,一看里面的東西,都沒有了。

    思如欲哭無淚。

    “娘,她把袋子里的東西都拿走了。”

    峰主︰……

    臉更冷了。

    看著沈若藍,眉頭皺的緊緊的。

    “你只要把東西還回來,這件事,我丹陽峰可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

    饒了你。

    已經很寬容了。

    大師兄都在朝沈若藍使眼色。

    快答應呀。

    被抓了個人贓俱獲,這已經算是寬大處理了。

    不然,說不定要被趕出去。

    然而沈若藍,冷著臉,“我沒有拿里面的東西。”

    思如尖叫。

    “不是你拿的,為什麼東西都不見了。呵,我就說嘛,當初在集市的時候為何跟我爭,原來爭木牌是假,要我的儲物袋才是真的。”

    瞪著大師兄,“還有你,還幫著她,現在好了,我東西都沒了,誰賠。”

    大師兄︰……

    呵。

    誰賠。

    自己弄丟的。

    該遭。

    不過現在要怎麼把沈若藍弄出來呀。

    好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