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悲催的小師妹5


    一大早,峰主跟石山就跑到思如的院子。

    思如︰……

    呵。

    好特麼早。

    峰主拉著思如坐下。

    就開始問。

    秘境好玩兒不。

    思如︰……

    木著臉。

    一點都不好玩。

    除了野獸跟植物,什麼都沒有。

    還把命給交代出去了。

    但不能。

    笑眯眯的說,“挺好玩的,秘境里靈氣特別充足,有很多珍稀的靈草。”

    把儲物袋里的東西翻出來。

    各種靈草。

    靈果。

    都是石寶珠在秘境里采的。

    有的是打算直接用來煉丹。

    有的則是打算移植在藥園里。

    峰主仔細看了看。

    雖不太常見。

    但也沒到珍貴的地步。

    不過女兒才十四嘛。

    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一個人入秘境,還好好的回來了,帶回這麼多靈草。

    毫不吝惜地夸贊道,“我閨女真厲害。”

    石山也點頭。

    與有榮焉。

    峰主讓思如把靈草收起來。

    問,“乖女在秘境中有沒有遇到危險?”

    一雙眼楮緊張的看著思如。

    思如︰有啊。

    說沒有危險的話肯定不會信。

    微笑道,“但都避開了,除了最後那一次。”

    石山︰……

    最後一次?

    嘛意思。

    閨女你說清楚。

    峰主也看著思如,催她快說。

    但思如沒有說話。

    而是從儲物袋里取出一樣東西。

    石山接過來。

    皺眉,“這不是你走那天穿的碧天裙嗎?”

    思如點頭。

    沒有錯。

    翻來覆去的看。

    裙子還挺好。

    沒有髒也沒有破。

    只是氣味有點怪。

    但又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

    峰主卻大驚失色。

    從石山手里把裙子搶過去。

    拿到鼻下再細聞了聞。

    一臉冰冷。

    石山︰……

    “到底怎麼回事?”

    峰主抿了抿唇。

    說道,“是引獸粉。”

    石山大驚。

    兩只眼楮鼓得像是銅鈴。

    “你,你說啥?”

    不敢信。

    峰主沒有回答。

    而是看著思如,“乖女,你跟娘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表情很冷。

    小秘境妖獸萬千,都是未經開化的,很多都很危險。

    進入小秘境的弟子都是築基期。

    遇到厲害的妖獸。

    只有逃跑的。

    乖女這,明顯就是被人暗算了。

    被撒了引獸粉。

    呵。

    能活著出來已是大幸。

    思如眉眼彎彎。

    笑得十分單純無辜。

    臉頰還有兩個淺淺的酒窩。

    特別可愛。

    峰主的心都萌化了。

    摸著思如的包包頭。

    柔聲道,“告訴娘,到底怎麼回事?”

    思如抿著嘴笑,“娘,沒有事,你別緊張,這個呀,不過是大師兄給我的見面禮呢。”

    可不是嗎。

    見面來一刀。

    日後啊,再不相見呢。

    峰主︰……

    都懵了。

    what

    乖女你在說啥。

    咱們現在說的是引獸粉的事。

    什麼見面禮。

    石山卻秒懂了。

    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

    瞪著銅鈴大的眼楮。

    不可置信。

    “你說啥?這引獸粉是你大師兄給弄的?”

    思如點頭。

    無比單純歡快的說道,“是啊。”

    所以說,頭腦簡單的人想事情也比較直。

    給石老爹三十二個贊。

    峰主一臉震驚的看著思如。

    “寶兒,你爹說的是真的嗎?”

    思如走過去挽著峰主的胳膊,笑得很甜,說道,“娘不必擔心,引獸粉雖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寶珠也不會叫大師兄吃虧的。”

    看著石山,“我收下了大師兄的禮物,自然要給回禮的。”

    石山︰……

    簡直氣死了。

    這丫頭,四不四蠢。

    還給回禮。

    別人要坑她呀。

    呵。

    引獸粉。

    所有人都知道,這是用來吸引妖獸的藥粉,里面還有讓妖獸變得興奮的成分在。

    妖獸興奮起來。

    呵。

    可能會被踩死。

    也是這丫頭運氣好。

    不然,真的要折里面了。

    就這麼一個女兒。

    心尖子。

    還這麼好,貼心,聰明。

    一想到差點就沒了。

    石山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偏思如還笑得一臉無辜。

    他又急又氣。

    伸出手指戳了戳思如的額頭。

    罵道,“笨丫頭,笨丫頭,虧你還笑得出來。”

    還給人回禮?

    呵。

    四不四傻,四不四傻。

    思如捂著額頭。

    睜著一雙無辜的眼楮看著峰主。

    告狀,“娘,爹戳我,都戳疼了。”

    石山︰……

    好無語。

    有這樣當著面告狀的嗎。

    關鍵是,峰主都瞪他了。

    只得訕笑。

    “呵呵,我也是太擔心她了。”

    所以,一時沒控制住。

    峰主仔細的看了看思如的額頭。

    都紅了。

    皺著眉埋怨。

    “你也是,跟女兒計較什麼,不知道自己手勁兒大呀。”

    輕輕的揉著,“疼不,娘給揉揉,不疼啊。”

    思如就任由她。

    特別乖巧。

    峰主揉著揉著,眼楮就紅了。

    一把把思如摟進懷里。

    哭了起來。

    “寶兒,我的寶兒,幸好你還好好的,你要是出啥事了,讓娘可咋辦呀,是直接掏了娘的心窩子呀,你不在了,娘還活著有什麼意思。”

    “還不如死了好。”

    石山眼圈也紅了。

    背過身偷偷的抹眼楮。

    思如輕輕的拍著峰主的背,安慰,“娘別哭,我這不是沒事嗎。”

    石山也勸道,“是啊,女兒好好的,你就別哭了。”

    這一句話,就捅了馬蜂窩了。

    “你還說,當初我就說不讓去不讓去,是誰說女兒大了該出去歷練的,結果,我的寶兒就被人暗害,差點就回不來了,回不來了。”

    罵完石山。

    嘴一癟。

    又開始掉眼淚。

    石山能做什麼。

    只有摟著娘倆。

    安慰。

    道歉。

    是是,都是我的錯。

    是我想得太簡單。

    差點釀成大錯。

    以後女兒就都交給你管,我一點不插手好不好。

    說女兒回來就好。

    思如就靜靜地不說話。

    等到峰主哭夠了。

    抹干淨眼淚。

    拉著思如坐到椅子上。

    就問她,“乖女,你說這引獸粉是,是你大師兄給撒的。”峰主咬著唇,很艱難才能說出這個事實,畢竟是她一向都十分信任當作親兒子養的大弟子,不成想卻要害她的女兒,“你跟娘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思如就說了。

    哦。

    就是在采藥的時候,突然天上飛來兩個人。

    一看,呀,是大師兄呀。

    就很高興。

    在秘境這麼久,還沒遇到人呢。

    還是熟人。

    才剛喊了聲大師兄。

    跟大師兄一起的那個女人就撒了把引獸粉給她。

    沒有一點點防備。

    石山︰……

    峰主︰……

    確實,這樣的情況,熟人作案,措不及防。

    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的。

    誰會想到他會來這一招。

    簡直莫名其妙。

    峰主抿唇,問道,“寶兒是說,不是你大師兄撒的?”

    思如點了點頭。

    “嗯。”

    峰主稍稍松了口氣。

    也許是誤會呢。

    摸著思如的頭發,“那之後呢,你大師兄做什麼了?”

    思如彎著嘴唇,微眯著眼楮。

    “大師兄啊,飛走了呀。”

    峰主猛地睜大眼楮。

    石山暴怒。

    騰地站起來。

    “老子要去殺了那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