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宮里有只狐狸精19

    思如說要有一個驚喜。

    但皇帝,呵,根本就不信。

    讓太監隨時關注著。

    每天都要報告。

    貴妃今天做了什麼。

    去了哪里。

    跟什麼人說了話。

    說了什麼。

    各種。

    太監︰……

    雖然跟珍妃的待遇一樣了。

    但一個是關心。

    一個是監視。

    本質就不一樣。

    十分恭敬的說,“貴妃涼涼一直在雲錦宮沒出去,也沒召見什麼人。”

    唔,就是提前進入養老模式。

    萬事不管。

    答應皇上你的事,全權交給兩位嬤嬤。

    關鍵是連問都沒問一句。

    皇帝就冷笑。

    還驚喜。

    孟如雲,朕就看太後壽辰的時候你能拿出什麼東西來。

    反正就等著看思如被打臉。

    時間就這麼一天天過去。

    很快,就到太後壽辰的日子。

    思如一早起來梳妝打扮。

    弄好了。

    就去太後宮中。

    拜壽。

    送禮物。

    陪著太後接待朝廷命婦。

    珍妃沒來。

    據說是肚子太大,已經行走不方便了。

    太後雖然沒說什麼。

    但臉上笑容很淡。

    一看就是不高興了。

    晚上宴會的時候。

    珍妃就出現了。

    是跟皇帝一起來的。

    皇帝扶著她,很小心翼翼。

    如獲珍寶。

    反正看到的人各有各的心情。

    其實這種宴會都一樣。

    有定制。

    拜壽。

    送禮。

    歌舞。

    官宦小姐的才藝表演。

    等等。

    就這些。

    沒什麼特別的。

    皇帝看了眼正津津有味看表演的思如。

    心頭冷笑。

    呵。

    宴會都到了後半部了。

    完全沒有一點新意。

    還說什麼驚喜。

    假話。

    然而思如完全沒有get到他的眼神。

    看得很盡興。

    皇帝抿了抿唇。

    就問,“貴妃不是說要給朕一個驚喜麼?”

    所有人︰……

    太後就看著皇帝。

    好奇的問道,“皇帝,這話是什麼意思?”

    皇帝就把當初思如的話說了。

    太後︰……

    好吧。

    節目都要看完了。

    如果不是皇帝說。

    她還真沒看出這個宴會跟以往有什麼不同。

    當然,也沒什麼不同。

    就說,“是啊,貴妃,你說的驚喜呢?”

    思如瞅了眼幸災樂禍的珍妃。

    拿手絹擦了擦嘴角。

    才慢悠悠的說道,“本宮還以為皇上早就發現了呢。”

    結果,呵。

    皇帝一臉茫然。

    what

    貴妃你說啥。

    什麼早就發現了。

    啊喂做人不能這麼沒節操好不好。

    這個宴會根本就跟以往的沒什麼差別。

    而且,他還專程讓人問過兩位嬤嬤,人家說就是依照定制來的。

    根本就不會有什麼鬼驚喜。

    但听你這麼一說。

    好像真的會有驚喜似的。

    要不是早就知道。

    朕差點就信了。

    皇帝沒發現。

    太後也沒發現。

    所有人都很懵。

    只有孟父站起來。

    拱了拱手。

    ”皇上,涼涼說的驚喜,老臣知道。”

    皇帝︰……

    呵。

    你知道個屁。

    但,“哦?愛卿知道?”

    孟父點頭,“是,老臣的確知道。”

    皇帝︰“那愛卿不妨說出來听听。”

    然後孟父就說,我家乖女呢,從小嬌生慣養的,什麼都不會,管家不會,繡花不會,就只會玩鞭子。也從來沒有辦過什麼宴會,連賞花會都沒有。這次太後壽辰,知道是乖女主辦,我跟她娘都著急,怕她做不好。

    不過,看到這次宴會辦得這麼成功,我們老兩口都放心了。

    所以,驚喜,皇上你知道了吧。

    一個從來沒辦過宴會的人能把太後壽辰辦得這麼好。

    還不驚喜嗎?

    所有人︰……

    呵。

    居然還可以這麼解釋。

    所以說,孟將軍你到底有多寵女兒呀。

    皇帝冷笑。

    狡辯。

    如果你丫知道你乖女什麼都沒做還坑了朕一大筆好東西。

    就不會這麼想了。

    孟父︰阿勒,真的嗎?

    摸著胡子。

    嗯。

    我家乖女真厲害。

    這招空手套白狼玩得很溜。

    有孟家風範。

    比那兩個臭小子好多了。

    就只會蠻干。

    太後也被孟父一番話說得很尷尬。

    干笑道,“是,貴妃確實不錯。”

    呵。

    是挺驚喜的。

    思如站起來。

    朝太後行了個禮,微笑,“多謝太後夸獎,其實臣妾沒那麼好啦。”

    太後︰……

    呵。

    並沒有夸你。

    而且,你自己也很有自知之明。

    你沒那麼好。

    思如︰本宮哪兒不好了。

    不好你特麼還把本宮接到這死人的地方來干啥。

    太後︰要不是看在你家大業大的份上。

    你以為自己還能有此殊榮,伺候皇上。

    思如冷笑。

    呵。

    誰稀罕。

    但表面上,太後慈祥,貴妃優雅。

    一片祥和。

    最生氣的是皇帝。

    又被坑了。

    這個貴妃簡直不服管教。

    總有一天老子要鏟除你全家。

    干翻。

    不得超生。

    思如︰來呀。

    開干呀。

    呵。

    不敢麼。

    你上輩子可是成功了呀。

    試試說不定這次也會得償所願呢。

    但,皇帝也就只是想想。

    抿唇。

    臉色很不好看。

    “呵。希望貴妃下次還能再給朕更大的驚喜。”

    思如微笑。

    “皇上,可能你看不到了。”

    皇帝︰……

    呵。

    什麼叫看不到。

    是你已經預料到自己要死了嗎?

    思如表情未變。

    “因為呀……”你可能不會再有這種機會了。

    “臣妾懶散嘛,再說,明年這時候,皇後涼涼也生了,自然不需要臣妾幫忙了。”

    皇帝︰……

    好像是沒說錯。

    今年要不是皇後有孕。

    也留不到她。

    還想說什麼。

    就被珍妃拽了衣袖。

    “皇上,皇上……”

    皇帝一轉頭。

    就看到珍妃一臉痛苦。

    咬著唇,眼楮里波光粼粼。

    一手捂著肚子。

    皇帝大驚。

    很慌張。

    忙扶著珍妃,“愛妃,你怎麼了?”

    珍妃臉色蒼白。

    “皇上,我,肚子疼,好疼呀。”

    皇帝︰……

    大吼,“叫太醫,快叫太醫。”

    抱著珍妃就快速的跑了。

    太後很不高興。

    整張臉都沉下來了。

    但,珍妃肚子里懷的是龍種,還是兩個。

    這才六個月。

    生孩子還早呢。

    難道是被下藥了?

    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

    這宮里,要隨時提防著被人算計。

    太後站起來。

    “這件事,一定要給哀家徹查。”

    眼神看往思如那方向看了一眼。

    思如︰……

    看老子干啥。

    又不是我干的。

    站起來。

    點頭。

    “太後涼涼說得對,一定要徹查。”

    皇帝寵妃出了事。

    還是在太後的宴會上。

    所有人都面面相覷。

    其實心里不以為然。

    像這樣的宴會,不出事才不正常吧。

    就連她們平時舉辦個賞花會,又是落水又是抓奸的。

    皇家,呵,很正常。

    但這宴會是辦不下去了。

    皇帝抱著珍妃走了。

    太後抿唇,“走,我們也去看看珍妃。”

    領著嬪妃們。

    思如站在台上。

    底下的命婦都想要告罪離開了。

    但思如,笑道,“各位夫人不妨隨本宮去看看,畢竟是皇上的寵妃,要聊表一下關心嘛。”

    命婦們︰好像是應該。

    就跟在思如身後。

    走了。

    男人們是不可以進後宮的。

    都準備離開了。

    其中一個人突然湊到另一個人耳朵邊,小聲說道,“不知你剛才注意沒,我似乎看到那個珍妃臉上突然變成了狐狸,毛絨絨的。”

    那人看了眼四周。

    “我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呢,沒想到你也看到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莫不是咱倆都眼花了?”

    兩個人都眼花。

    怎麼可能。

    但狐狸。

    呵,總感覺很玄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