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宮里有只狐狸精11

    宮里刮起了熬湯的狂潮。

    直接受益者是皇帝。

    每天都有喝不完的湯。

    簡直喝到吐。

    但不能。

    這都是好東西呀。

    自從喝了從貴妃那里弄回來的湯。

    感覺整個身體都不一樣了。

    特別有力。

    松快。

    走路都帶著風。

    煥然一新。

    啪啪一整晚都不會累。

    還意猶未盡。

    說明補湯確實有用。

    之前不是沒有妃子給皇帝送湯。

    皇上這是臣妾親手熬的湯你嘗嘗。

    其實是借送湯來見皇帝。

    勾引。

    或者說刷存在感。

    目的不純。

    當然現在也一樣。

    不純。

    不同的是,之前送來的湯大多皇帝都沒喝。

    要麼倒掉了。

    要麼賞給底下的太監喝了。

    誰特麼要天天喝這些沒滋沒味的東西呀。

    現在就不一樣了。

    送來的湯皇帝都會喝。

    還專門讓太醫侯著。

    查毒。

    看有沒有被人下藥。

    喝那麼多湯。

    皇帝,嗯,長胖了。

    理所當然嘛。

    那些湯都是滋補的好東西。

    營養豐富。

    皇帝整天處理政事。

    就坐著。

    頂多去花園散散步。

    肥肉積壓很正常。

    臉盤子都圓潤了。

    紅光滿面。

    而且精力十分旺盛。

    本來就是龍精虎猛的年紀。

    又喝那麼多補湯。

    反正每天折騰珍妃更頻繁更用力。

    兩個人十分和諧。

    狐狸精有特殊的體質,怎樣都不會壞掉。

    還驚喜。

    臥槽皇上好厲害。

    都快趕得上公狐狸了。

    下半輩子的幸福生活不用擔心了。

    一高興。

    就露出了原態。

    狐狸臉。

    毛茸茸的。

    眯著眼楮,很享受的樣子。

    一人一畜生。

    反正看著很奇怪。

    但皇帝不知道。

    他正到關鍵時刻。

    閉著眼楮。

    沖刺。

    往珍妃體內撒種子。

    就那麼一瞬。

    眨眼間。

    珍妃就恢復了人樣。

    嬌俏可愛。

    臉上泛著迷人的紅暈。

    細長的眼楮里很滿足,微微勾起。

    媚態橫生。

    看得皇帝一陣心神蕩漾。

    緊緊的抱著她。

    說道,“愛妃,給朕生個孩子。”

    聲音磁性優雅。

    珍妃︰……好。

    于是,新一輪的征戰又開始了。

    補湯的作用是很大的。

    皇帝覺得自己每天有用不完的力氣。

    沒事就逮著珍妃啪啪啪。

    各種py。

    還露天。

    玩野。

    思如出去散步都還遇到過一次。

    就在花園里。

    兩個人疊在一起。

    思如︰……

    捂眼。

    傷風敗俗傷風敗俗。

    真是的,出來散個步都能遇到這樣。

    就那麼迫不及待。

    小指輕動。

    一縷氣勁朝珍妃射過去。

    冷著臉。

    “皇上跟珍妃正在辦事,咱們就別打擾了,走。”

    轉身。

    宮人們︰……

    涼涼的語氣好冷。

    呵。

    一定是吃醋了。

    皇上也是。

    做什麼不能等回到房間里。

    偏要在外面。

    以天為蓋地為廬。

    就那麼刺激?

    真是。

    只能說,城里人真會玩兒。

    好嗨。

    思如揮一揮衣袖走了。

    沒留下一片雲彩。

    珍妃本來很舒服的。

    狐狸嘛,就喜歡這事。

    吸人精魄來修煉。

    眯著眼楮享受。

    突然就感到身體里一陣激蕩。

    靈氣亂撞好不舒服。

    幾乎維持不住人形。

    然後,就變成狐狸了。

    一只特大號的薩摩耶。

    皇帝︰……

    直接就懵了。

    內心一個大寫的槽。

    真是嗶了狗了。

    怎麼突然就變身了。

    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

    珍妃︰……

    也很茫然。

    到底怎麼回事呀。

    而且,身體里還騷動著呢。

    忍不住就去蹭皇帝。

    然而皇帝已軟。

    嚇的。

    很無語。

    趕緊四處看看。

    幸好沒人。

    讓珍妃趕緊變回人樣。

    匆匆回到宮里。

    “到底怎麼回事呀,怎麼會突然變成薩摩耶,哦,狐狸。”

    皇帝有些氣急敗壞。

    珍妃︰……

    很無辜的搖頭。

    不知道啊。

    皇帝很擔心。

    莫不是身體出問題了。

    就把太醫叫來。

    診斷。

    珍妃躺在床上。

    厚厚的幃幔放下來。

    縴細潔白的手腕上綁著一根紅線。

    懸絲診脈。

    太醫坐在椅子上。

    閉著眼楮。

    過好久。

    皇帝都急了。

    到底怎麼回事呀。

    還有點心虛。

    珍妃到底是狐狸,這脈搏什麼的會不會跟人不一樣。

    被發現。

    忍不住就問太醫到底怎麼樣。

    太醫︰……

    摸著胡子。

    嗯。

    說一大堆的專業名詞。

    皇帝木著臉。

    說人話。

    太醫︰哦,涼涼身體好,康健,還懷孕了。

    恭喜。

    皇帝︰……

    都懵了。

    你說啥。

    太醫︰……

    沒想到皇上年紀輕輕耳朵就不好了。

    可憐。

    就重復一遍。

    涼涼懷孕了。

    有崽了。

    你丫要當爹了。

    恭喜。

    皇帝︰……

    大喜。

    賞賞賞。

    普天同慶。

    還要給珍妃升位份。

    皇貴妃。

    珍妃也是不可置信。

    睜大眼楮望著皇帝。

    “皇上,我真的有孕了嗎?真的嗎?”

    皇帝坐到她身邊。

    輕輕的摟著。

    臉上滿是愛意。

    “嗯,是真的,愛妃,你肚子里有了我們的孩子了。”

    血脈相連的孩子。

    下一任皇帝。

    兩個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像做夢一樣。

    幸福來得太突然。

    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也不啪啪了。

    就摟著。

    幻想。

    孩子會是什麼樣的。

    像誰。

    男孩還是女孩。

    要取個什麼名字。

    各種。

    溫馨又甜蜜。

    珍妃懷孕的消息像是長了翅膀飛快的傳遍整個皇宮。

    宮人們︰……

    呵。

    恭喜呀。

    終于懷上了。

    看來皇上的努力辛勤還是有用的。

    關鍵是不用再听某些曖昧不堪入耳的聲音了。

    解放了。

    然而。

    怎麼可能。

    還是想得太美好了。

    要知道。

    一個是離不開男人的狐狸精。

    一個是喝了十全大補湯的皇帝。

    不啪啪。

    會旱死的。

    有的東西一旦上癮,就戒不掉。

    狐狸精有神奇的玩不壞的技巧。

    思如听到這個消息。

    訝異了一下。

    就笑了。

    呵。

    恭喜呀。

    所有人︰……

    打了個寒顫。

    莫名的覺得恐怖。

    都低頭不說話。

    思如微笑。

    “珍妃懷孕了,宮里其他嬪妃就有機會了。”

    宮人們︰……

    沒錯。

    涼涼你也有機會了。

    努力懷一個。

    千萬不能輸給珍妃那個小婊砸。

    揚眉吐氣。

    思如︰……

    想多了。

    這麼光榮而艱巨的任務。

    肯定要交給心志堅定的人吶。

    她,看戲就好。

    珍妃懷上龍子。

    嬪妃們︰……

    心情很復雜。

    又歡喜又恨。

    咬著小手絹在心里把珍妃詛咒了千百遍。

    不過這樣一來珍妃就沒有辦法再獨佔皇上了。

    她們就有機會了。

    回到之前的生活。

    雨露均沾。

    說不定也能一舉擊中。

    懷上。

    都紛紛振作起來。

    梳妝打扮。

    穿上華美的衣裳。

    去偶遇。

    皇上看我看我。

    然而,呵,為什麼旁邊還跟著那個小婊砸。

    真是陰魂不散。

    懷孕了還霸著皇上。

    不可恕。

    沒有辦法。

    就去找皇後。

    涼涼你要為我們做主呀。

    皇後︰……

    呵。

    老子特麼的也想找人做主呀。

    沒看到皇上很久了。

    每次去找皇上。

    皇上都很忙。

    忙著妖精打架。

    但她是皇後。

    一國之母。

    要寬容。

    要大度。

    要能忍。

    都快成忍者神龜了。

    臉上掛著歉意的微笑。

    不好意思。

    這事本宮做不了主。

    要不各位妹妹去找太後吧。

    反正太後閑著也是閑著。

    就去慈寧宮。

    太後正在喝湯。

    自從喝了湯。

    感覺都年輕了。

    白頭發少了不說。

    臉上皺紋都消了。

    這樣下去,再活二十年不是問題。

    就听到宮人稟告說皇後跟一眾嬪妃求見。

    太後︰……

    嗯?

    等哀家把湯喝完噠。

    這可是好東西。

    要趁熱。

    讓她們等一會兒。

    皇後︰……

    嬪妃們︰……

    就等。

    好一會兒才有嬤嬤出來。

    說進。

    一眾人,進去了就跟太後哭訴。

    小手絹抹著眼淚。

    告狀。

    那個狐狸精,懷孕了還霸著皇上。

    怎麼可以這樣。

    太後︰……

    呵。

    誰叫你們自己沒本事抓住皇上的心。

    嬪妃們︰……

    呵呵。

    她們有什麼辦法。

    能做的都做了。

    可惜。

    她們都不是皇上心里的那口菜呀。

    難道就要這麼過一輩子。

    在宮里孤苦終老。

    大哭。

    不能呀太後。

    我們還這麼年輕。

    青春年少。

    貌美如花。

    皇上不能置祖宗的規矩于不顧。

    太後皺眉。

    確實。

    皇帝獨寵一人,後宮虛設。

    自古以來就是忌諱。

    會很麻煩。

    惹爭端。

    但這些嬪妃,又是皇帝不喜歡的。

    大概是看煩了。

    抿了抿唇,就說,哀家會跟皇帝說的。

    沒什麼事你們就退下吧。

    還有那個珍妃。

    怎麼這麼不懂事。

    懷孕了就好生保胎,還陪著皇上胡鬧。

    呵。

    果然是平民人家的女子。

    上不得台面。

    善妒。

    就派人把皇上找來。

    直接說選秀。

    皇帝都懵了。

    what

    他什麼時候說要選秀了。

    抿唇。

    母後,這天下還是朕的。

    你就這麼自作主張真的好麼。

    而且,朕已經有了珍妃。

    就夠了。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珍妃懂我。

    再多女人又怎樣,不過是木頭美人,死魚珠子。

    朕,看不上。

    太後︰……

    氣得不行。

    指著皇帝大罵。

    還罵珍妃。

    狐狸精。

    就知道勾引人。

    懷孕了還不安份。

    巴拉巴拉。

    直接就把皇帝氣走了。

    甩著袖子。

    母後你簡直不可理喻。

    你這樣的人根本就不懂愛情。

    哼。

    這件事鬧得很大。

    嬪妃們︰……

    呵。

    選秀。

    太後你就是這樣想辦法的呀。

    失望透頂。

    紛紛給家里傳消息。

    皇上被狐狸精迷住了。

    專寵一人。

    後宮虛設。

    你女兒本宮我要守活寡了呀。

    呵。

    關鍵是之前炖了那麼多補湯都浪費了。

    千年人參千年靈芝千年何首烏。

    呵呵。

    全進了狗肚子。

    本來是為自己準備的。

    結果,便宜了狐狸精。

    太扎心了。

    怎麼想都不甘。

    你們覺得甘心嗎?

    所有人︰……

    呵。

    怎麼可能。

    那都是寶貝呀。

    自己都舍不得吃的。

    有的還是花重金托關系好不容易得來的。

    就這麼打了水漂。

    反正紛紛在朝堂上批。

    皇上你這樣是不對的。

    要雨露均沾呀。

    獨寵一人。

    你讓後宮的涼涼們情何以堪。

    皇帝就冷笑。

    不願意過就滾。

    當初又不是朕逼著她們進宮的。

    是你們自己硬要塞進來的。

    怪誰。

    霸氣側漏。

    朝臣們都震驚了。

    下巴都合不上。

    呵。

    我們一定是听錯了。

    皇上怎麼可能說出那般冷血無情的話呢。

    但,不可能。

    木著臉。

    面面相覷。

    都有點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

    難道要真的接回來?

    心里哇涼哇涼的。

    登基未穩地時候就聯姻。

    現在翅膀硬了。

    就拋棄。

    棄如敝履。

    呵。

    還說什麼找到真愛了。

    下朝後,紛紛圍住孟父。

    問他該怎麼辦。

    孟父的女兒可是貴妃。

    眾妃之首。

    被冷落。

    將軍大人一定會生氣。

    肯定要找皇帝找說法。

    到時候大家一起去。

    死柬。

    逼皇上改變主意。

    孟父︰……

    呵。

    怎麼可能。

    還死柬。

    值不值呀。

    不過說到辦法。

    確實有。

    朝臣們睜大眼楮。

    放光。

    還真有?

    點贊。

    孟大人果然厲害。

    武將之首。

    這麼快就想出了辦法。

    就恭維。

    問到底該怎麼辦。

    孟父捋著胡子。

    微笑。

    成竹在胸。

    慢悠悠的說道,“辦法嘛,很簡單。”

    朝臣們︰……

    很簡單?

    呵。

    怎麼可能。

    你丫就一粗人。

    只會動武。

    能想出什麼好辦法。

    但也不一定。

    頭腦簡單的人有時候也會遇上死耗子。

    就問,到底什麼。

    孟父︰……

    哦。

    辦法就是,把我家乖女接回來。

    朝臣們︰……

    呵。

    孟大人你是在開玩笑嗎。

    你家乖女可是貴妃呀。

    是皇上的女人。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你這樣,皇上會同意嗎。

    就算是他不要的。

    也大概寧願死在宮中吧。

    沒有錯。

    皇帝就是這麼霸道。

    寧可他負天下人,也不要天下人負他。

    孟父扭頭。

    你們都傻了嗎?

    是皇上叫我們把閨女領回去的呀。

    說不願意過就滾。

    我多久沒看到我家乖女了。

    特別想。

    等接回來。

    還是我孟家的掌上明珠。

    寶貝疙瘩。

    朝臣們︰……

    呵呵。

    孟大人你丫在開玩笑吧。

    皇上就說句氣話你就相信了。

    再說,就算接回去又怎樣。

    記得你兩個兒子都成親了。

    會願意小姑子留在家里?

    皇上用過的女人。

    也沒有誰家敢要呀。

    孟父哼哼兩聲。

    皇上是天子。

    九五之尊。

    君無戲言。

    說出去的話就是聖旨。

    這當著滿堂朝臣的話可賴不掉。

    至于其它。

    呵。

    就不用你們關心了。

    我孟家還怕養不起一個閨女?

    朝臣們木著臉。

    話是這樣說沒錯。

    但,自古以來還沒這樣的先例。

    萬一把皇上得罪了。

    呵。

    會很慘的。

    但孟父已經走了。

    回到家。

    就跟孟母商量。

    誒,你看去把咱家乖女接回來怎樣。

    孟母︰……

    what

    臭老頭子你說啥,感覺沒听懂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