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另類西游9

    九頭蟲不信思如。

    問她到底想干什麼。

    思如︰……

    難道她說得還不夠明白嗎?

    “帶你去西天取經呀。”

    傻逼。

    九頭蟲搖頭,“我不信。”

    “你有那麼好心?”

    思如︰……

    很無語。

    機會是留給擅于抓住的人,你這樣,永遠就只是條蟲。

    “那好,來吧。”

    把金箍棒從耳朵里掏出來。

    九頭蟲︰……

    懵。

    干啥。

    思如︰開打呀。

    這叫先禮後兵。

    既然說不通,那就打到服氣。

    猴子這一路打死的妖怪不知凡幾,你算老幾。

    九頭蟲︰……

    別呀,一言不合就開撕。

    暫停暫停。

    讓我考慮下先。

    思如皺眉。

    特麼的還是不是男人。

    磨磨唧唧磨磨唧唧。

    滾滾滾,去考慮。

    考慮好了,是服是打一句話。

    九頭蟲︰……

    是是是,大聖你先等著。

    我去去就回,去去就回。

    然後就走了。

    走到簾子後面,龍王龍婆戰戰兢兢的等在那里。

    看見他就迎上來,問怎麼回事。

    九頭蟲臉上很復雜。

    萬分糾結。

    說那猴子好生奇怪。

    特別奇怪。

    龍王就問怎麼奇怪了。

    九頭蟲臉上表情變換了好幾下,才說道,“他居然叫我跟著唐僧去取經。”

    龍王︰……

    龍婆︰……

    也懵。

    那只猴子腦子瓦特了吧。

    龍王睜大眼楮,“他沒打你?”

    九頭蟲搖頭。

    “這會不會是一個陷阱?”

    九頭蟲問。

    龍王跟龍婆也不知道。

    孫猴子一向詭計多端。

    “那我到底去不去呢?”

    九頭蟲又問。

    龍王跟龍婆對視一眼。

    如果是真的話,肯定去呀。

    唐僧去西天拜佛求經是大功德。

    被尊為聖僧。

    跟在聖僧身邊,多多少少都會有點兒好處。

    就算到時候不能封個佛,至少也能從妖怪變成正統吧。

    九頭蟲實力不錯,但就是出身不好。

    如果跟著唐僧去西天,就相當于鍍了層金。

    等到功德圓滿了,他們碧波譚都能跟著沾光。

    揚眉吐氣。

    到時候看誰再看不起他們。

    听說西海龍王家那老三現在也跟著唐僧西去呢。

    不過就是被當個坐騎。

    就勸九頭蟲,暫且信他一回。

    如果是那猴子哄人,就回來。

    九頭蟲︰……好吧。

    這麼算起來,還是好處多多。

    十幾年的時間對一個妖怪來說,如彈指間。

    就當出去旅游了。

    思如沒等多久,九頭蟲就出來了。

    他顯然還是有點懷疑,再次確定,“大聖你沒跟我開玩笑吧?”

    思如︰……

    姐看起來是開玩笑的樣子嗎?

    姐一本正經。

    “愛去不去。”

    九頭蟲︰……別呀。

    是我,我開玩笑的。

    看來是真的了。

    就問,“那大聖,咱們什麼時候走?”

    思如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現在呀。”

    不然還留我過年?

    “你家里還有事沒處理好?”

    九頭蟲忙搖頭,“都處理好了。”

    思如站起來,“既然都沒問題了,那就走吧。”

    “哦,對了,把那寶貝帶上。”

    九頭蟲忙說已經帶上了。

    其實那東西他拿著也沒用,就當燈泡拿來照明。

    龍宮里多的是照明用的夜明珠。

    路上,九頭蟲心里面有點忐忑。

    忍不住問思如萬一唐僧不收他怎麼辦。

    思如翻了個白眼,“就說是觀音菩薩讓你在這兒等他的,讓你拜他當師父,保護他去西天取經。”

    九頭蟲︰……

    這麼敷衍真的好嗎?

    要是被觀音菩薩知道了怎麼辦。

    會被秒殺的。

    現在後悔還來不來得及。

    思如微笑。

    呵,不好意思。

    來不及了。

    哪有上了賊船還下去的道理。

    拽著九頭蟲飛到金光寺。

    “師父,這就是那盜走寶貝的妖怪。”

    把九頭蟲往前頭一推。

    九頭蟲還在看著唐僧發懵。

    臥槽,這個黑不溜秋的和尚是誰。

    好特麼黑。

    都快跟夜晚溶成一體了。

    要不是還亮著燈。

    呵呵。

    毫無防備,九頭蟲被推倒在地上,順勢就磕了個大頭。

    “師父在上,徒弟拜見。”

    唐僧懵。

    九頭蟲趁此機會又磕了三個頭。

    終于反應過來的唐僧忙側向一邊,雙手合十,“阿彌陀佛,施主認錯人了,小僧不曾收你當徒弟。”

    九頭蟲︰……

    就看著思如。

    思如裝不知道。

    九頭蟲︰……

    就開始編。

    “是觀音菩薩讓我在這里等的,說有一取經人會路過此地,讓我安心等著,拜他為師,護他西去。”

    至于偷寶貝,就是因為等得太久了,太無聊。

    沒想到被師父踫見了,真是羞愧。

    請師父別怪罪。

    然後把寶貝拿出來,說願完璧歸趙。

    唐僧︰……

    還是有點兒懵。

    而且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

    看向思如。

    思如︰……

    看姐姐干啥。

    這張毛臉有什麼好看的。

    唐僧︰“悟空……”

    思如︰……

    嘆氣。

    攤上這麼個師父也真是醉了。

    就問道,“真是觀音菩薩讓你在這兒等的?你要是敢說假話,俺老孫一棍子劈了你。”

    九頭蟲︰……

    怕你喲。

    “真的是。不敢欺騙師父。”

    連師父都喊上了。

    思如就對唐僧說,“看來是真的了。”

    唐僧︰……

    有點為難。

    “悟空,你看,為師都收了三個徒弟了。”

    思如就說,“師父,這個九頭蟲真的很厲害,能跟俺老孫一較高下。有他在,師父肯定不會那麼容易就被妖怪捉去了。”

    每次都被捉走,思如都替唐僧感到心塞。

    八戒沙和尚無端被躺槍。

    八戒哼哼幾聲,說道,“是那些妖怪太狡猾了。”

    思如輕蔑的看著他,“所以,不光師父總是被捉,你也總是被捉,你說說要你有啥用,做全豬宴?”

    八戒︰……

    跟唐僧告狀。

    “師父,你看看這該死的猴子。”

    沙和尚拉住八戒,勸道,“二師兄,你別怪大師兄,大師兄說得沒錯,是咱倆本事沒到家。”

    又對思如說,“大師兄你放心,以後我跟二師兄一定好好保護師傅。”

    思如︰……

    隨便。

    唐僧確實很糾結。

    心里面有個聲音在說不能收。

    三個徒弟就夠了。

    但是每一次都會被妖怪捉走。

    那些妖怪每一個都想吃他的肉。

    有好幾次都差點下鍋了。

    真的很驚險。

    很可怕。

    每次都是萬一。

    都是剛好。

    都是悟空。

    對,都是悟空。

    八戒沙和尚,呵,一般都是跟他一起被捉。

    細想起來,真是沒用。

    這個妖怪很厲害。

    而且還是菩薩安排的。

    莫非也是覺得他另外兩個徒弟不行,所以才又安排的一個。

    一個很厲害的?

    “八戒,悟淨,你們覺得怎麼樣?”

    唐僧問道。

    八戒︰……

    哼哼,怎麼樣。

    又多一個吃干糧分行李的。

    沙和尚也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這個妖怪的理由跟他們的一模一樣。

    而且居然還能忍住不吃唐僧肉的誘惑……

    唐僧肉。

    沙和尚眼楮猛然睜大,這該不會一種新的騙術吧。

    “師父,萬一他是以此為計……”

    唐僧也明白了。

    頓時心驚膽跳。

    差點就答應了。

    九頭蟲忙解釋道,“師父師兄誤會了,我乃是碧波潭龍宮的駙馬,並不是外面那些妖怪。”

    唐僧看向思如。

    思如說,“哦,對的。”

    又加了一句,“他媳婦兒就是小白龍以前的未婚妻。”

    九頭蟲︰……

    唐僧︰……

    八戒沙和尚︰……

    還有尚不知道的小白龍︰……

    呵呵噠。

    原來是情敵。

    九頭蟲無語了。

    猴子你說這個做什麼,會減分的。

    果不其然,八戒幸災樂禍。

    “哼嗯哼,師父你看,這妖怪還有媳婦兒,咱怎麼能收個有媳婦兒的徒弟呢。這是六根不淨呀。”

    “而且他還跟小白龍是情敵。”

    唐僧就猶豫了。

    思如嗤笑道,“說得好像你沒媳婦兒似的。六根不淨,呵,八戒,你有哪根是干淨的。”

    八戒︰……

    臥槽。

    忘了老子也是有媳婦兒的豬呀。

    時間過太久。

    自己挖個坑,坑自己。

    還有六根的事情。

    想起了媳婦兒,八戒也想起了自己這個名字的由來。

    八戒八戒。

    明明只有六根,卻要戒八個。

    心好慪。

    思如感嘆,“誰特麼沒個過去呀。”

    一句話,倒進心酸。

    勾起了所有人的回憶。

    美好的,痛苦的。

    還有那些被遺忘了的。

    就連唐僧也雙手合十,低頭垂眸,“阿彌陀佛。”

    九頭蟲見狀趕緊拜道,“求師父收下我,弟子發誓一定全心保護師父去西天取經。”

    唐僧嘆了口氣,“罷了罷了,看在你一心向佛,又是得觀音菩薩指點,小僧就暫且收下你。”

    九頭蟲大喜。

    又俯身下拜。

    口中喊著師父。

    唐僧道︰“既然你是我徒弟,那師父給你取一個名字吧。”

    九頭蟲︰……

    可以拒絕嗎?

    低頭,“請師父賜名。”

    名字神馬的能跟功德相比?

    呵,隨你什麼名字本駙馬都接受不反對。

    唐僧低頭沉思了一下,才說道,“就叫悟明吧。”

    明,光明正大。

    就不要做那些偷雞摸狗的小人行徑了。

    九頭蟲︰……

    听起來比什麼二狗子三順子好多了。

    接受。

    “悟明拜見師父。”

    就這樣,唐僧收下了取經途中的第四位徒弟。

    至此,西游開始走向一個未知的方向。

    九頭蟲並不是妖怪的樣子。

    化作一副人樣。

    一表人才。

    但唐僧並沒有忘記他妖怪的身份。

    只是讓他跟著。

    並不太接近。

    八戒鞍前馬後更加殷勤。

    一時間成為徒弟四個當中最風光最得寵的存在。

    對此思如表示無所謂。

    有個任勞任怨搶著干活的不好嗎?

    以前那些事都是猴子在做。

    現在有了接班人。

    思如表示猴子也一定會覺得很欣慰。

    化齋的事情一直都是思如在做。

    其實八戒沙和尚也都有飛天之術。

    想想這兩人之前都是干什麼的吧。

    都是天上的神仙。

    但不知道為什麼,反正一直是猴子在化齋。

    還順便探路。

    唐僧被妖怪捉怕了。

    最怕就是這種深山里。

    莫名其妙就被捉走了。

    八戒沙和尚就是倆湊數的,完全不頂用。

    有時候,唐僧都懷疑人生了。

    懷疑觀音菩薩安排這倆到底來干什麼來了。

    就一挑夫,一馬屁精。

    還有小白龍。

    wuli老天。

    雖然是讓你充作一匹白馬。

    但你特麼就是白馬了嗎?

    你是龍呀。

    三太子呀。

    看見師父被捉走了,就低頭吃草吃草吃草。

    草尼妹呀。

    你一條龍吃個屁的草。

    拜托就算是裝樣子也請裝得像一點好伐。

    呵。

    裝沒看見倒是像極了。

    就那死猴子有點本事。

    但特麼的,小僧還是每次都要被捉。

    想想都心塞。

    感覺這些徒弟一點用都沒有。

    思如一走。

    唐僧就開始念經了。

    其實心里面在祈禱。

    猴子快回來吧,猴子快回來吧。

    思如︰……

    姐姐才走。

    你特麼不想吃東西了就明說。

    以為姐姐願意跋山涉水就給你找點兒吃的

    餓死活該。

    到時候讓沙師弟吃了你。

    把他脖子上掛著的九顆佛珠湊成十顆。

    佛珠。

    呵,以為那真是佛珠呀。

    擔心唐僧看了害怕。

    故意化成佛珠的。

    至于原身。

    呵呵,不好意思,就九顆人頭。

    細說起來,這人頭還跟唐僧有點淵源呢。

    這九個人吶,也是取經人呢。

    就是運氣不好。

    game over了。

    走到流沙河,沒能過去。

    為啥。

    被還是河妖的老沙給吃掉了。

    吃了還不算。

    把人家的腦袋串一串兒掛脖子上。

    特麼的杠杠的。

    看看,這就是老子的戰績。

    大概是覺得老沙很行。

    就干脆讓他護送唐僧去取經。

    然而,很行的老沙只是個挑夫。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看行李。

    唐僧都沒行李重要。

    思如才走沒多久。

    就刮來一陣陰風要把唐僧卷走。

    指望八戒沙和尚根本就沒用。

    關鍵時刻總是不在狀態。

    最後還是九頭蟲反應靈敏,一棍子打過去。

    風被打散了。

    化作一個長須白發仙風道骨的老頭兒。

    唐僧被風吹得頭昏腦脹,站立不穩。

    九頭蟲攙著他,關切的問道,“師父,你沒事吧?”

    唐僧扶著頭,“為師沒事。”

    心情特別復雜。

    被新收的徒弟救了。

    如果不是九頭蟲,想必他現在已經被妖怪捉走了吧。

    就跟以前很多次一樣。

    以前很多次,都是悟空不在的時候。

    唐僧都懷疑過八戒沙和尚是不是妖怪里面的內應。

    畢竟這倆。

    一個曾是天蓬大元帥。

    一個曾是卷簾大將。

    就這戰五渣的表現。

    不是天上神仙都窩囊。

    就是這倆都是走後門的。

    但有觀音菩薩擔保。

    唐僧只得認了。

    不認也沒法。

    他自己更不行。

    這一次,被風卷住的時候他就有心理準備了。

    又是妖怪。

    又要被吃。

    但好驚喜。

    竟然被救了。

    獨自面對著妖怪真的很恐怖。

    這一刻,唐僧才真的覺得當初收下九頭蟲是個十分正確的決定。

    八戒沙和尚也反應過來。

    忙跑過來問唐僧有沒有事。

    唐僧看了他倆一眼,搖了搖頭。

    要指望這倆,他現在也就不用站在這里了。

    八戒沙和尚︰……

    八戒推開九頭蟲,“去……”

    九頭蟲︰……

    死豬頭。

    乖巧的讓開。

    八戒湊到唐僧面前,涎著臉討好道,“師父,您老人家沒事吧。”

    唐僧表情淡淡的,“為師沒事。”

    九頭蟲看著陰風化成的妖怪,厲聲道,“你是何人,為何擄我師父?”

    老頭兒︰……

    有點兒懵。

    這就是孫悟空?

    不是傳聞說毛臉雷公嘴嗎。

    看起來很帥氣呀。

    能迷倒一大片小妖精呢。

    忙低頭行了個道家的禮,說他是這荊棘嶺一樹精,修道,听說有聖僧出沒,就想跟聖僧論道,切磋切磋。

    “即是論道,為何擄人?”

    論道的話,就該好言相請。

    擺上好酒好菜,準備好歌舞美人。

    哦,還有琴師。

    樹精︰……

    還不是怕你那大徒弟孫猴子。

    忙說對不起對不起。

    請見諒請見諒。

    考慮不周到。

    望聖僧海涵。

    唐僧︰……

    不。

    嚇死小僧了。

    還論道。

    論個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