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另類西游8

    但還是太熱了。

    唐僧中暑了。

    從馬上摔下來。

    思如︰……

    弱******戒就一直在旁邊嚎。

    思如︰……

    你特麼的除了嚎還能干點什麼。

    八戒︰還能吃,還能拍馬屁。

    思如︰……滾。

    把唐僧交給沙和尚照顧,思如拿起棒子就往鐵扇公主的洞府飛去。

    鐵扇公主正在乘涼,看見思如就從椅子上坐起來。

    正襟危坐,一臉防備。

    “你來干什麼?”

    思如就說,“哦,我來找你借扇子。”

    鐵扇公主把臉撇向一邊,否認,“什麼扇子,木有。”

    思如哦了一聲,轉身就走了。

    鐵扇公主︰……

    啊喂,不應該是這樣的。

    你應該死皮賴臉的求我。

    扇子扇子扇子。

    我冷著臉,木有木有木有。

    思如︰有什麼差別嗎。

    鐵扇公主︰呃……好像木有。

    思如攤手,這不就對了。

    反正也借不到。

    何必費那麼多口舌。

    思如走了。

    鐵扇公主一點都不著急。

    重新躺回到椅子上。

    十分悠閑。

    火焰山酷熱難當,唐僧一個凡人根本就過不了。

    猴子肯定還會來。

    她要做的,就是不給不給不給。

    誰叫那死猴子跟她有仇呢。

    給仇人方便,想都別想。

    思如︰……

    隨便你。

    反正也沒抱什麼希望。

    就是來問問。

    回去之後,唐僧已經被沙和尚移到了一個很涼快的地方。

    是掌管火焰山的土地所在。

    好吧,就是土地廟。

    思如就問土地有沒有辦法把火焰山的溫度降下來。

    土地就苦著臉,說沒有。

    還把責任推到思如身上,說要不是她當初打翻老君的煉丹爐,也不會有這熱死人的火焰山了。

    思如︰……

    關老子屁事。

    然後把唐僧提起來,放到白馬上。

    眾人︰……

    就是懵。

    沙和尚反應過來,問思如要干什麼。

    思如斜了他一眼,傻。

    “上路呀。”

    沙和尚︰……

    大師兄你幾個意思。

    這個上路是哪個上路。

    思如微笑。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不顧土地老兒的阻攔,硬扛著走。

    土地老兒急死了。

    大聖吶,這樣要出人命的呀。

    沙和尚八戒也勸。

    大師兄不行吶,師父會被熱死的呀。

    思如搖著手指。

    no no

    你們不懂。

    就是他們都死絕了,唐僧也不會有事的。

    頂多就是被嚇嚇。

    就算真死了。

    那也是死得其所。

    唐僧取經是自願的。

    而且還有個巨大的誘惑在前面。

    成佛。

    就跟人中了一千萬但是要穿過一片危險重重的荒野才能得到一樣。

    都說了危險重重。

    也許會死。

    走不到最後。

    誰特麼能保證做一件事能百分百的成功。

    萬一失敗了呢。

    反正要做好心理準備。

    為事業獻身。

    要有付出生命也不後悔的覺悟。

    沒有這種覺悟,你特麼的取什麼經。

    就只知道吃齋吃齋吃齋。

    你心里沒有佛。

    遇到事就退縮,就別人上。

    完全就是作弊。

    唐僧一路作弊,思如覺得有時候人不能做得太過分。

    八戒沙和尚勸也沒用。

    只得跟著。

    反正星夜趕路。

    實在太熱了,就往禿驢瓢子頭上潑點水。

    死了。

    沒辦法。

    這就是不自量力的代價。

    下輩子別做和尚了。

    一直到走出火焰山,唐僧都沒死。

    就是昏迷。

    還脫水厲害。

    思如︰……

    看吧看吧。

    就說不會死。

    死了閻王爺也不敢收。

    這個和尚是有後台的。

    後台還特別牛逼。

    八戒沙和尚︰……

    總感覺師父有點兒可憐。

    不過好在火焰山終于過了。

    迎面吹來一陣涼爽的風。

    好涼快呀。

    閉上眼楮享受。

    就听到思如的聲音,“你擋著道了。”

    八戒︰……

    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路這麼寬。

    我特麼擋著誰了。

    睜開眼楮一看。

    喲呵,一個美女。

    吹口哨。

    嗨,美女約麼。

    鐵扇公主︰死豬頭,滾。

    八戒︰……

    感到胸口中了一箭。

    好特麼疼。

    原來是鐵扇公主久等卻沒有等到思如。

    就派人去查。

    然後,“稟公主,唐僧一行人已強過火焰山。”

    鐵扇公主︰……

    麼西麼西。

    她沒听錯吧。

    這可是火焰山誒。

    唐僧就一弱雞。

    理應早就被熱暈了呀。

    “不可能。”

    就听到回稟,哦,唐僧確實被熱暈了,是被孫悟空強行放在馬上的。

    鐵扇公主︰……

    很驚訝。

    死猴子就不怕唐僧那弱雞一個沒堅持住,死翹翹了?

    思如︰不怕。

    而且事實證明她沒錯。

    鐵扇公主還是生氣。

    她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氣什麼。

    大概是沒有為難到思如吧。

    沒忍住就跑來了。

    攔路。

    思如讓八戒沙和尚帶唐僧先走。

    看著鐵扇公主,問道,“說吧你想干什麼?”

    鐵扇公主︰……

    感覺在猴子眼里一個無理取鬧的自己。

    趕緊搖頭。

    不不不,她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明明是猴子惹她在先。

    指著思如就開始責罵,說思如害得她跟紅孩兒母子分離,要見上一面也難。

    思如就很無語,“你兒子上天當神仙去了不好麼?”

    鐵扇公主委屈,“好什麼好,一年也見不著幾回,他還那麼小,吃不好睡不好怎麼辦,受委屈了怎麼辦,想娘親了怎麼辦?”

    巴拉巴拉。

    思如︰……

    “那沒辦法,他已經跟在觀音菩薩身邊了。你認命吧。”

    鐵扇公主︰……

    “都是你,要不是你,他怎麼會被觀音菩薩捉去。”

    思如︰“誰叫他要吃我師父肉來著。”

    鐵扇公主︰……

    好氣喲。

    看我芭蕉扇。

    思如︰……

    臥槽。

    一言不合就開撕。

    能不能先打個招呼呀。

    躲過。

    反正就躲。

    就是不接招。

    鐵扇公主︰……

    生氣。

    死猴子你特麼倒是開打呀。

    一直躲。

    算什麼男人。

    思如︰……並不是男的。

    但是這鍋得背。

    估摸著沙和尚八戒唐僧走得夠遠了。

    思如往後一跳,大喊道,“暫停,暫停。”

    鐵扇公主︰……

    好無語。

    但還是停下來了。

    “死猴子你到底想干什麼,打不打?”

    思如搖頭,“不打。”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我有話跟你說。”

    鐵扇公主︰……

    一點都不想听。

    而且不覺得仇人之間有什麼可說的。

    “什麼話?”

    抿唇問道。

    思如哦了聲,“是這樣,我們講和吧。”

    鐵扇公主睜大眼楮。

    麼西麼西。

    她听到了什麼。

    講和?

    死猴子腦子沒問題吧。

    他們可是仇人呀。

    奪子之仇。

    不共戴天。

    不不不,不能這樣,有仇就要報。

    冷笑,“你開玩笑吧?”

    思如搖頭,一本正經說道,“我很認真。真的,咱倆講和吧。打下去,沒意思。你兒子也回不來。”

    鐵扇公主氣得要死。

    死猴子火上澆油。

    就听到他繼續說道,“到時候咱倆兩敗俱傷。”

    “兩敗俱傷我也要跟你打,為我兒子報仇。”

    思如︰……

    “報什麼仇,你兒子死了嗎?不就是經常看不著,以前你兒子住火雲洞,你不也經常看不到。”

    鐵扇公主︰……

    反正不管,就是要報仇。

    而且,你居然咒我兒子死。

    思如︰……

    並沒有。

    很無語。

    “你好煩,怪不得牛魔王不跟你一起住,這麼斤斤計較,又﹫鋨肅攏  遙 乙膊輝敢狻!br />
    鐵扇公主︰……

    感到胸口遭到一萬點的爆擊。

    好疼。

    都被氣哭了。

    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

    女人哪,被深愛的男人傷害了,都一樣。

    委屈。

    傷心。

    還有點兒怨恨。

    思如過去拍拍鐵扇公主的肩膀,安慰她。

    別難過。

    不就是個男人嘛。

    沒了男人,你還有這萬里江山呢。

    鐵扇公主瞪著她,思如也不怕,收回手,好吧,是毛爪子。

    看著好心塞。

    還我縴縴玉指。

    繼續說,你現在男人已經沒有了,再跟我打下去,說不定連這萬里江山都沒了。

    成光桿司令。

    說不定還要蹲大獄。

    單身狗不可怕。

    可怕的是不光單身狗,還窮比。

    還木自由。

    木有自由的日子,猴子深有體會。

    鐵扇公主就很無語。

    打個架而已,能把家當都給打沒?

    不信。

    思如很不想說。

    但,還是解釋吧。

    你跟俺老孫打架,就是打架。

    沒毛病。

    不牽扯什麼。

    俺老孫也不怪你,就當耍耍,打過之後咱還是好兄弟。

    一笑泯恩仇。

    咱江湖兒女都大氣。

    但現在一個問題就是,俺老孫要護著唐僧去取快遞,哦,取經。

    你攔著不讓走。

    就是阻礙唐僧取經。

    唐僧可是觀音菩薩欽點的取經人吶。

    四海八荒都知道。

    你這麼就是明晃晃的跟觀音打對台戲。

    鐵扇公主不服氣。

    說思如狐假虎威還嚇唬她。

    思如也很無語。

    哪里嚇唬她了。

    自己好好想想呀。

    觀音後頭還站著如來呢。

    你就一個妖精。

    了不得一個大妖。

    就算有些後台。

    那還能比得過如來去?

    見好就收得了。

    免得最後落個家破人亡的下場。

    家現在已經殘缺了,但起碼人還在呀。

    再不濟,你想想俺老孫當初被壓在山下那五百年。

    想當年,俺老孫多牛逼的人物。

    “你看這一路上都是俺老孫在出力,那唐僧做什麼了。最後他封佛……大嫂,鬧劇罷了,何必為這一出鬧劇丟了性命,不值得。”

    思如說完就走了。

    鐵扇公主愣在原地。

    良久,飛身離去。

    思如很快就追上了沙和尚他們。

    白龍馬到底不是一般的馬,跑得還挺快。

    思如到的時候他們正坐在草地上歇息。

    唐僧已經醒來了。

    但還是意識不清。

    沙和尚給他喝了點水,又睡了。

    思如微笑。

    這才是正確的取經模式呀。

    要經歷千辛萬苦,才能得大道。

    之前,不過是窮游罷了。

    一路上嘻嘻哈哈,打打鬧鬧。

    這樣就能取到真經。

    思如只想呵呵噠。

    八戒湊過來,“猴哥,那潑婦那麼凶殘,你倆誰贏了?”

    思如斜眼看他。

    潑婦?

    當初是誰喊美女的。

    還約麼。

    而且,誰告訴你我打架了。

    “呵,呆子。”

    八戒︰……

    我怎麼了。

    為什麼喊人家呆子。

    沙和尚笑呵呵說道,“二師兄,你看大師兄這麼輕松,就知道肯定是大師兄贏了。”

    八戒哼哼兩聲,“誰要你多嘴,我還不知道嗎?我就是隨便問問。”

    沙和尚依舊笑呵呵,不說話了。

    問思如,“大師兄,那鐵扇公主追上來是要作甚?”

    思如看了他一眼,說道,“還記得紅孩兒吧,那是她兒子。”

    沙和尚就明白了。

    敢情是來報仇的。

    “大師兄真厲害。”

    豎起大拇指。

    思如微笑。

    接受得毫無壓力。

    強行過火焰山,留下的後遺癥就是嚴重脫水。

    唐僧歇息了好多天才緩過來。

    原本白白胖胖的和尚,瘦了。

    還黑了。

    臉上頭上都被曬掉了皮。

    整個人黑紅黑紅的。

    看起來土不啦嘰。

    一點都不美味的樣子。

    所以說,古話是沒有錯的。

    一白遮百丑。

    一黑毀所有。

    思如全程憋著笑,這樣的唐僧,大抵那些妖怪看到了都無法下口吧。

    不過也挺好,雖然看是難看了點,但安全系數提高了不止一點。

    暈暈乎乎的過了火焰山,唐僧還有點不敢相信。

    但確實過了。

    總不能再倒回去重新體驗一番吧。

    听到八戒添油加醋說是思如硬要走的時候,唐僧忍不住質問思如,有沒有考慮過他的安危。

    思如表情很淡然,“師父能去西天,說明是個意志堅定的人,不過區區火焰山,我相信一定難不倒師父。師父是有大意志的取經人。”

    唐僧︰……

    感覺被拍了馬屁。

    但是很舒服。

    而且他現在沒死,說明思如說得沒錯。

    他就是有大意志的人。

    八戒懵了。

    槽。

    猴哥的拍馬技術比老豬還厲害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簡直不能忍。

    路過金光寺的時候,金光寺塔頂的寶貝丟了。

    唐僧讓思如去找回來。

    思如︰……

    師父,俺老孫該去哪里找,要找誰要。

    唐僧︰……

    小僧不知。

    這是你的事,小僧不管。

    思如︰……

    死禿驢。

    但這難不倒姐姐。

    思如直接去龍宮找九頭蛇。

    九頭蛇把寶貝偷走送給龍公主獻殷勤。

    這些妖怪,為了脫單也真是下血本了。

    九頭蛇看到思如就全副武裝了。

    感到威脅了。

    思如很無語。

    姐姐哪里威脅你了。

    姐姐的金箍棒還沒拿出來呢。

    放松放松。

    來跟姐姐學。

    吸一口氣,呼一口氣。

    氣沉丹田。

    對,就是這樣。

    別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俺老孫今天來不是來打架的,有筆生意要跟你談。

    九頭蛇︰……

    嘛?

    談生意?

    不,本駙馬沒什麼要跟你談的。

    思如︰我都沒說你怎麼知道我要說什麼。

    九頭蛇︰我就知道,你是來要寶貝的。

    思如︰……

    這話沒錯。

    九頭蛇︰不給。

    思如︰……

    “你先听我把話說完好嗎?”

    九頭蛇看她確實沒有動手的意思,但還是防備,“你說。”

    思如就說,“你把寶貝給我,然後我讓師父帶你去西天取經怎麼樣?”

    九頭蛇︰……

    麼西麼西。

    懵。

    這只猴子到底在說什麼呀。

    怎麼感覺沒听懂。

    指著自己,“你說帶我去西天取經?”

    眼楮睜得老大,不敢相信。

    思如點頭,“對呀,難道你想一輩子當妖怪嗎?”

    九頭蛇就搖頭,當然不是。

    誰不想當神仙呀。

    但還是感覺像是在做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