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另類西游7


    沙和尚又羨慕又嫉妒,還很好奇。

    心里貓抓似的。

    但思如說完就不說了。

    但笑不語。

    一臉神秘。

    沙和尚細細觀察,發現大師兄真的氣質都不一樣了。

    看上去很高深的樣子。

    跟平時那種野性難馴一點都不一樣。

    還是忍不住問道,“大師兄,佛祖他老人家到底跟你說什麼了呀?”

    思如看了他一眼。

    沙和尚有點尷尬。

    干笑,“嘿嘿,就是有點兒好奇。”

    真的是好奇,不是想要窺探什麼,真的,大師兄你要相信我呀。

    只見思如雙手合十,目光放空,注視著遠方。

    然後緩緩的垂下眸子。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沙和尚︰……

    一頭霧水。

    但不敢打擾。

    就等。

    以為思如還沒說完。

    然而。

    沙和尚睜大眼楮。

    “大師兄,還有呢?”

    思如︰木有了。

    沙和尚︰……

    這算是,禪機?

    神馬意思。

    “大師兄,佛祖就跟你說的這個?”

    沙和尚有點不信。

    覺得思如忽悠他。

    其實根本就不想跟他說。

    有點不地道。

    但也無可厚非。

    這是各人的機緣。

    思如︰“對呀。”

    沙和尚︰……

    大師兄你一定被騙了。

    這句話師父每天都要說無數遍。

    耳朵都听得起繭了。

    要能從中有所領悟,還用等到現在?

    沙和尚臉上明擺擺的寫著倆字。

    不信。

    思如︰……

    那沒辦法。

    姐姐從不騙人的。

    哦,你是河妖。

    姐姐也不騙河妖。

    拍了拍沙和尚的肩膀,“老沙呀,猴哥什麼時候騙過你……”

    就收到沙和尚一個控訴的眼神。

    思如︰……

    呃,好吧,以前那只死猴子是經常騙你玩兒。

    現在死猴子是她。

    咳了兩聲,“那不都是以前鬧著玩兒嗎?我知道你不信,但確實沒騙你。”

    “那話是佛祖親口跟我說的。那大卷毛,呸,佛祖面容慈悲,聲音里透著偈偈梵音,我仿佛看到了七彩雲霞,看到了詩和遠方。”

    思如一臉向往。

    沙和尚︰……

    有點惡心。

    思如︰……尼妹。

    捂臉。

    這不是我這不是我這不是我。

    捶地。

    為什麼我會成為一個滿臉是毛的臭猴子。

    好想不通。

    0527你死出來。

    0527:我不。

    怕你。

    思如繼續說,“佛祖就是佛祖呀,隨便一句話都透著佛理。”

    唐僧就算是金蟬子轉世,但他現在也只是個凡人。

    魚唇的凡人吶,怎麼能跟佛祖放在一起相提並論呢。

    呵,等他成了佛再說吧。

    沙和尚還是疑惑,“可是這兩句話很平常呀,大師兄你頓悟到了什麼?”

    思如輕嘆,“善哉善哉,老沙,我們要對一切都保持善念。我佛慈悲呀。”

    沙和尚︰……

    反正似懂非懂。

    但不能表現出自己很蠢。

    有點蠢就夠了。

    再蠢就是豬了。

    正在端茶倒水的豬八戒︰……

    扭頭。

    隱隱听見有誰在叫我。

    沙和尚︰……

    哦,忘了二師兄了。

    雖然不知道大師兄說的是不是真的。

    但大師兄似乎真有點兒變化了。

    說不定會更厲害。

    死猴子本來就夠厲害了。

    再厲害。

    就要翻天。

    不行,得好好想想。

    也許那話里真有什麼禪機也說不定。

    佛曰一花一世界。

    一朵花都有一個世界。

    佛家的東西很奇妙。

    要細細感悟。

    豬八戒伺候好了唐僧。

    一行繼續往西去。

    以前唐僧上馬的時候都是猴子在一邊扶著。

    盡心盡力。

    思如嗤笑。

    有什麼用。

    還不是一言不合就開撕。

    就念經。

    疼得幾乎腦漿迸裂。

    最後還要被攆走。

    打怪打強盜都是為了誰。

    真是吃力不討好。

    干脆不管。

    扛著棒子走在最後。

    美曰其名,善後。

    唐僧看了思如一眼,眼神有點復雜。

    最後還是八戒扶他上馬。

    沙和尚挑著擔緊跟其後。

    這一切看上去都沒變。

    晚上,找不到借宿的地方。

    荒山野嶺的哪有人家。

    就只有隨便找個地方睡一晚上。

    唐僧讓思如去化點齋飯。

    思如︰……

    特無語。

    看吧看吧,有啥事就找猴子。

    喂喂,禿驢你是不是忘了咱倆才吵過架呀。

    算起來,咱倆還有仇呢。

    心真大。

    “哦。”

    就走了。

    唐僧︰……

    總感覺這個猴子有點兒不對勁。

    話變少了。

    而且很听話。

    莫非是觀音菩薩說過他?

    就問豬八戒,“悟空他是不是還在記恨為師?”

    八戒︰……

    我特麼怎麼知道。

    哼哼兩聲,“師父多想了,那臭猴子沒心沒肺的,從不記仇。”

    沙和尚也笑呵呵的說道,“是啊師父,這天色晚了,大師兄是急著去找齋飯吧,怕師父等久了餓著。”

    唐僧點點頭,不再說話。

    坐在石頭上,手里拿著佛珠開始念經。

    孫猴子的筋斗雲思如用得很順手。

    她本來就是木靈嘛。

    木靈本來就能飛。

    思如覺得自己飛起來比猴子帥氣多了。

    不光帥氣,還姿態優美。

    但要去化緣。

    天都黑了。

    好吧,有火眼金楮,晚上看起來跟白天沒差。

    全是山。

    山里一戶人家都沒有。

    以前猴子化緣都是飛很遠。

    思如不想去那麼遠。

    萬一遇到妖怪怎麼辦。

    好吧。

    這個猴子本身就是大妖。

    別人怕他還來不及。

    看到了就遠遠的躲開,大氣都不敢出。

    好不容易找到一戶人家。

    思如敲門。

    然後,吱呀,

    “……啊,妖怪……”

    砰。

    思如︰……

    好氣哦。

    忘了這不是美美噠的自己了。

    毛臉雷公嘴。

    呵呵。

    這不怪他們。

    是她自己長得太丑了。

    自己都嫌棄。

    就怪不得別人了。

    皺著眉頭,要不要變一個身。

    想想還是算了。

    荒郊野嶺的突然冒出個美女,不是太奇怪了嗎?

    而且剛才還被嚇過。

    誰還會再開門呀。

    躲都來不及。

    轉身就走。

    打算摘些野果子。

    然後又打了點野味。

    山里野雞兔子最多了,而且味道鮮美。

    思如往回飛。

    唐僧已經等很久了。

    手指撥弄著佛珠,不斷的往天上望。

    好餓。

    沙和尚寬慰道,“師父別急,大師兄可能飛得有點兒遠。”

    正說著,思如就回來了。

    “師父你看,大師兄回來了。”

    唐僧點點頭。

    又開始念經,其實是在等著思如把齋飯送到他面前來。

    思如︰……

    捧著一捧野果子。

    唐僧︰……

    想吃齋飯。

    就听見思如說道,“師父餓了吧,先吃點果子,等一會兒飯做好了,我再來叫你。”

    唐僧點點頭。

    沒多想。

    有時候化不到現成的齋飯,只能化點兒米面。

    拿起一個果子,用手擦了擦,就往嘴里送。

     嚓。

    唐僧捂著腮幫子。

    臥槽。

    好酸。

    牙都要酸掉了。

    整張臉都皺成包子了。

    拿到眼前一看,就無語了,這果子又青又小,還很澀,明顯就是還沒成熟嘛。

    只得放到一邊,不再吃了。

    但經這酸果子一刺激,肚子更餓了。

    咕咕直叫。

    沙和尚還在一邊勸。

    師父別急,大師兄馬上就好。

    唐僧︰……

    只有忍著。

    思如的動作很快。

    不多久,就聞到一股香味。

    好香。

    豬八戒都要流口水了。

    思如拍掉八戒的豬蹄,說道,“起開,師父吃了才輪到你。”

    八戒哼哼,“師父才不會吃這個,猴哥你要遭。”

    思如︰“真的?呵,那你別吃。”

    八戒︰……

    不要啊猴哥,我老豬就是嘴賤,隨便說說。

    思如把野雞用樹枝串號。直接放到火上烤。

    還撒了點鹽上去。

    等到野雞烤成漂亮的金黃色。

    才拿下來。

    屆時,八戒流出來的口水都能裝一碗了。

    努力的吞咽著。

    思如直接拿起樹枝,走到唐僧面前,遞給他。

    “師父,可以吃了。”

    唐僧老遠就聞到香味了。

    特別香。

    肚子特別餓。

    但是,

    “這,這是……”

    猛地睜大眼楮。

    思如點頭,“嗯,師父吃雞。”

    唐僧︰……

    猴子你腫麼了。

    腦子瓦特了?

    他是和尚呀。

    和尚吃素的。

    齋飯齋飯,他說要齋飯呀。

    “悟空,出家人不食葷腥,你這樣,師父……唉,算了。”

    唐僧擰著眉頭,拂袖,看向一邊。

    思如就說,“師父你這樣是不對的。”

    “酒肉穿腸過,佛在心中坐。只要心里有佛,吃什麼又有什麼相關呢。”

    “師父,是你著相了。”

    凡事不能只看表面的。

    要透過現象看本質。

    唐僧︰……

    有點兒懵。

    就听思如繼續瞎掰。

    “你看世上吃齋念佛的不知幾多,但能修成正果的又有多少。”

    所以吃不吃齋跟成不成佛,沒有必然的關系。

    全都是世人自以為是。

    “所以,師傅你吃吧。”

    特別新鮮美味的野雞喲。

    唐僧︰……

    不吃。

    很堅定。

    好像吃只雞就沾污了他的信仰一樣。

    思如︰不吃拉倒。

    八戒呼哧呼哧跑過來,諂笑,“猴哥,既然師父不吃,那就我吃吧。”

    說著一把搶了過去。

    咬一口,滿口生香。

    肥得流油。

    好鮮美。

    一邊吃還一邊說,猴哥你手藝真好。

    師父不吃真是虧大了。

    沒事兒有我老豬呢。

    沙和尚從行李里拿出干糧,遞給唐僧。

    “師父你別怪大師兄,大師兄說的沒錯。”

    唐僧抬頭,表情很疑惑。

    就听沙和尚笑著說道,“吃齋只是凡間的說法,天上的神仙有吃齋的,但也會喝酒吃肉。”

    唐僧搖頭,“我不管別人如何,反正我不吃。”

    而且,吃肉就要殺生。

    眾生平等。

    嘆氣,“我覺得悟空好像變了。”

    沙和尚︰……

    確實是。

    “師父你多慮了。”

    唐僧不再說話。

    一夜安眠。

    第二天還找思如喝茶。

    說,你既然是我徒弟,就不許再殺生。

    要跟著他吃素。

    這話在最初的時候他就跟猴子說過。

    猴子執行得挺好。

    畢竟猴子本來就是吃桃兒的嘛。

    思如也沒想怎樣。

    就點頭。

    “哦。”

    師父你說啥就是啥,你說的都是對的。

    誰特麼你是師父呢。

    思如這麼好說話,唐僧也松了口氣。

    臉上舒展,念了句阿彌陀佛。

    之後思如去化齋,就沒再逮過野雞野兔子了。

    大部分都是野果子。

    有時候也會去化緣。

    扮成一個小和尚的樣子。

    帶回少許的齋飯。

    雖然伙食趕不上從前了,但能把徒弟的世界觀拉回來,唐僧還是滿意的。

    就只有豬八戒。

    成天的哼哼。

    說干糧有什麼可吃的。

    想當初他在天上,吃的什麼,喝的什麼。

    反正很多怨言。

    思如全程微笑。

    不高興呀。

    不滿呀。

    去找師父呀。

    師父說的,不許殺生。

    姐姐我覺得沒毛病。

    八戒︰……

    哼。

    遭瘟的死猴子。

    一路上吵吵鬧鬧。

    就是有點兒不好。

    太熱了。

    越走越熱。

    越走樹越少。

    感覺像是到了片大荒漠。

    人煙稀少。

    還特別熱。

    抬頭一看,就一個太陽。

    特麼的還以為有九個呢,這麼熱。

    唐僧熱得受不了。

    他身上穿著僧袍,還穿著袈裟,腳上穿著襪子,穿著靴子。

    衣服都濕透了。

    八戒直接把衣服敞開了。

    但汗水還是滾滾流下。

    呼哧呼哧的喘氣,“老豬我都要烤熟了。”

    思如也熱。

    她還渾身長著毛。

    自帶保溫效果。

    但並沒有他們那麼熱。

    想了想,這猴子曾在老君的煉丹爐里待了七七四十九天。

    那里面可是三味真火呀。

    大概是有抗體了。

    沙和尚也苦逼。

    他還挑著擔呢。

    負重前進。

    反正越走越熱。

    雖然穿著鞋,但底下的溫度直接透過鞋底燙到腳底板了。

    唐僧流著汗,滿臉通紅。

    嘴巴都干得起皮了。

    “悟空,悟空……”

    思如︰叫啥。

    喊魂呢。

    瞧吧瞧吧,有事就喊俺老孫。

    師父你老人家是不是忘了你收了三個徒弟呀。

    特無語。

    “師父,咋地了?”

    唐僧騎在白馬上一邊擦汗一邊問,“這里怎麼會這麼熱?”

    思如︰……

    無語。

    老子特麼的怎麼知道。

    當姐姐是百科全書呢。

    你怎麼不問問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哦,大概是夏天到了。”

    唐僧︰……

    思如繼續說道,“師父,夏天本來就是很熱的。”

    唐僧︰……小僧知道。

    但總感覺好像被忽悠。

    沙和尚也喘著氣,“師父,大師兄說的沒錯,大概是六月三伏天到了。三伏是一年最熱的時候。”

    唐僧︰……

    連老實巴交的老沙都這麼說,看來是沒錯了。

    剛才那種被忽悠的感覺一定是錯覺。

    唐僧抹了把直往下垮的汗水,“還有多久才能走出去呀。”

    思如︰……

    死禿驢有完沒完。

    問問問,問個屁呀。

    不知道很熱呀。

    “呵呵,不知道。”

    唐僧︰……

    “悟空,為師有點頭暈,好像是中暑了。”

    思如︰……

    弱雞。

    微笑,“是錯覺吧。”

    唐僧︰……

    很無語。

    請你接正確的台詞好麼。

    思如︰不好意思木听見。

    而且正確的台詞是什麼,不知道呀。

    想了想,說道,“實在很熱的話,俺老孫有個辦法。”

    唐僧一听,眼楮就亮了。

    “什麼辦法?”

    沙和尚也催促說大師兄快說,別賣關子了。

    八戒,

    呵,大師兄求求你,我都聞到了烤豬的香味了。

    思如頷首微笑,雙手合十,垂眸一臉虔誠。

    三人忙擺好姿勢。

    “跟著我念。”

    “心靜自然涼。”

    唐僧︰“心靜自然涼。”

    八戒︰“心靜自然涼。”

    沙和尚︰“心靜自然涼。”

    然後。

    ……

    懵比。

    思如還在說,“是不是覺得涼快多了,有沒有感覺到一股微風拂來。”

    三人︰……

    並木有。

    木著臉,這只猴子今天一定沒吃藥。

    八戒直接賴在地上不走了。

    嘴里罵著遭瘟的猴子。

    逗他們玩兒。

    思如︰就是逗你們玩兒。

    怎麼樣,好不好玩兒呀。

    好玩的話就點個贊,給個五星好評。

    八戒︰……

    死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