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另類西游6

    ,最快更新快穿之炮灰不傷悲最新章節!

    唐僧被徒弟打了。

    簡直是萬萬沒想到的事情。

    而且好丟臉。

    這個師父做得好憋屈。

    沙僧去找猴子質問。

    然後發現,特麼的居然有兩個猴子。

    一模一樣。

    靠。

    到底是哪個打的。

    猴子︰是他。

    猴子︰是他。

    沙僧︰……

    麻痹,好想兩個都打死。

    這麼欠揍。

    然而只能想想。

    木有辦法。

    武力值太低。

    只有挨揍的份。

    揍人什麼的,呵呵。

    就去找觀音。

    觀音︰i dont know

    上天去找玉帝。

    玉帝︰同上。

    下地去找諦听。

    諦听︰…同上。

    當然不是。

    我知道哪個是假的,但是不敢說。

    沙僧︰……

    沒辦法,最後鬧到如來那里。

    如來︰隨便打死一個算了。

    當然不可能。

    就說有一個是六耳獼猴。

    也是靈猴。

    本體就是猴子。

    很牛逼。

    所以一般人看不出來。

    反正最後猴子把另一個猴子打死了。

    打死的那個就是六耳獼猴。

    就是假的。

    但看上去還是一模一樣。

    有種自己死掉的感覺。

    莫名的悲哀。

    但佛祖說了。

    你好好保護唐僧取經,等到事成之後,就給你封個佛。

    猴子︰……

    好。

    然後就這麼一路西行。

    唐僧雖然不情願。

    但要依靠猴子。

    豬頭跟沙僧武力值不行。

    反正最後還算是順利的取到了真經。

    然後幾個人都功德圓滿了。

    最圓滿的是唐僧。

    屁事沒做。

    就只知道被抓被抓被抓。

    悟空悟空悟空。

    念經念經念經。

    還特麼封了個最大的官。

    心里好不平衡。

    但木有辦法。

    打不過。

    只能認栽。

    好歹最後也封了個佛。

    不那麼沒臉。

    像八戒。

    封個淨壇使者。

    淨壇。

    呵。

    當真是喂豬呢。

    猴子的心情有點兒復雜。

    但他什麼都沒說。

    乖乖的站在唐僧旁邊,很安靜的接受了封賞。

    最後回到了猴子山。

    人都是會成長的。

    哦,猴子也會。

    曾經的猴子桀驁不馴,天大地大老子最大。

    狂傲還有本事。

    先是被騙。

    然後被坑。

    好不容易刑滿釋放。

    又要護送個禿驢去取快遞。

    哦,取經。

    然後發現,這特麼是一場更大的騙局。

    呵呵。

    城里人真會玩兒。

    真特麼的先進。

    還玩兒直播。

    老子打架的時候不出來幫忙,老子打贏了,你特麼的出來了。

    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留尼妹呀。

    好想打死這些看戲的。

    本來是齊天大聖。

    結果成了這些人手里的棋子。

    玩弄于股掌之上。

    好氣。

    但猴子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年少輕狂的猴子了。

    付之一笑。

    並不在意。

    他活了這麼久。

    看到的全是欺騙,虛偽,算計。

    也許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如此。

    很失望。

    但無可奈何。

    一只猴子是改變不了整個世界的。

    就這樣吧。

    其實習慣了就好。

    思如來得很巧。

    正好是真假猴子對峙的時候。

    都鬧到了如來面前了。

    然後,思如就一棍子把那猴子打死了。

    還嫌人家丑。

    反正結果沒差。

    都是假猴子死了。

    思如松口氣,幸好沒出錯。

    那假猴子其實不是什麼六耳獼猴。

    就是猴子變出來抵罪的。

    畢竟打了師父。

    追究起來就是欺師滅祖呀。

    雖然那禿驢也沒教他什麼,雖然當初拜師也是被逼的。

    但別人不那麼想呀。

    就變個一模一樣的猴子出來。

    說不是我,是他打的。

    是他,是他,就是他。

    這事兒鬧得挺大的。

    就是要鬧大。

    這不。

    這一鬧,一個佛位就到手了。

    而且身上干干淨淨。

    其實猴子也沒想那麼多。

    完全是意外之喜。

    他當初就是想著自己脫身。

    慌慌張張匆匆忙忙。

    打過之後才害怕。

    就是沖動。

    結果如來說那是六耳獼猴。

    猴子︰……

    啥?

    六耳獼猴什麼鬼。

    听都沒听說過。

    不光是他。

    在場所有菩薩羅漢都沒听說過。

    就只有如來一個人知道。

    猴子︰編,俺老孫就看你編。

    結果就編出個保證來。

    你好好的送唐僧去取經,別再生二心了,等到事情做好了,就給你封個佛耍耍。

    猴子︰……

    大霧。

    我特麼做什麼了。

    天上突然掉餡餅,還砸中了我。

    就是這種心情。

    恍然大悟。

    原來你特麼沒打算給我封佛呀。

    這件事其實就是猴子自己導演的一出鬧劇。

    沒辦法。

    唐僧太煩了。

    唧唧歪歪。

    沒事就瞎嗶嗶。

    盡心盡力幫他還不領情,要趕人走。

    真是。

    好氣哦。

    這才忍不住動了手。

    思如到的時候。

    唐僧坐在石頭上,手里拿著個饃饃在啃。

    看了思如一眼,就撇過頭去。

    思如︰……

    愛理不理。

    面無表情站在一旁。

    沙僧走過來,“大師兄,你去跟師父道個歉吧。”

    思如︰……

    姐做什麼了。

    一來就要道歉。

    不帶這樣的。

    板著臉,不干。

    沙僧一看,有點兒麻爪子。

    又看了眼背過身去的唐僧。

    湊到思如旁邊小聲道,“大師兄,你別跟師父一般計較。”

    思如︰“哦。”

    然後走到唐僧跟前,“師父,對不起。”

    沙僧︰……

    總感覺哪里怪怪的。

    但大師兄服了軟就好。

    開始勸唐僧。

    師父呀,你原諒大師兄吧,大師兄知錯了。

    而且,打你的那個不是大師兄。

    是個跟大師兄一模一樣的臭猴子。

    那猴子有幾分本事,變成大師兄的樣子,連觀音菩薩都沒認出來呢。

    他打你,搶咱們的東西,就是想代替你去西天取經,要奪你的功德呀。

    是大師兄一棒子把他打死了。

    不然咱們都要遭。

    師父你別怪大師兄了。

    大師兄將功補過了。

    而且西天路上木有大師兄,師父你真的會上西天呀。

    我跟二師兄就是倆渣渣。

    沒什麼用。

    你到時候成為妖怪的盤中餐。

    死得渣渣都不剩。

    唐僧︰……

    好心塞。

    但沙僧說得對。

    最後還是原諒了思如。

    心里面其實是拒絕的。

    思如︰……

    無所謂。

    你原不原諒姐,姐都在這里,不離不棄。

    始終跟著。

    唐僧雖然是取經人。

    但其實並沒有什麼發言權。

    這里所有的人,包括路上的妖怪都是事先安排好的。

    就算不願意收思如,觀音菩薩也會來勸他。

    收吧收吧。

    不收我們也找不到更厲害的打手了。

    反正繼續西行。

    但很明顯,話少了。

    也不再主動跟著唐僧。

    鞍前馬後端茶倒水。

    八戒就高興了。

    全攬了過去。

    服務得那個周到呀。

    以前這都是猴子的活兒,不讓他沾邊,他就只有拍拍馬屁。

    不過好在人都是愛听好話的。

    後宮佳麗四個,師父獨寵我一個。

    哦呵呵呵。

    有獻殷勤的機會,肯定不能放過呀。

    大師兄,你要失寵咯。

    沙僧也看出不對勁,就走到思如旁邊問他怎麼了。

    思如︰……

    問就問,湊那麼近干什麼。

    口水都噴臉上了。

    哦,臉上全是毛。

    噴臉毛上了。

    好髒髒的。

    “哦,被佛祖訓了一頓。”

    沙僧秒懂。

    “知道知道,大師兄是心情不好,理解理解。”

    思如搖頭。

    “非也非也。”

    沙僧懵。

    面帶疑問的看著思如。

    思如秘之微笑。

    “只是有所頓悟罷了。”

    沙僧睜大眼楮,“大師兄的意思是……”

    思如頷首。

    感嘆,“佛祖一席話,勝過千萬年的修行呀。”

    沙僧滿面驚喜,“恭喜大師兄了。”

    又羨慕又嫉妒。

    這死猴子,運氣真好。

    打了師父,得了保證,還頓悟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