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親梅竹馬來相配23


    李冰不是吃素的。

    思如走了之後,她就把周晨浩拉到辦公室,然後把門關上。

    兩個人上演了一出辦公室py.。

    事後,周晨浩冷著臉穿好衣服。

    也沒有看李冰一眼。

    很後悔。

    又一次背叛了思如。

    心里難受得不得了。

    而且覺得這個李冰已經不再是他熟悉的那個人了。

    變得好面目可憎。

    還勾引他。

    偏他還沒忍住。

    很李冰更恨自己。

    李冰慢慢坐起來,拿襯衣遮住自己的身體,身體上有好些周晨浩留下的紅痕。

    初嘗情事的男人就是這樣,沒有一點技巧,怎麼舒服怎麼來。

    無所顧忌。

    也可能是因為身下的女人不是他愛的那個。

    所以不在乎。

    “阿晨,你看,你對我也不是沒有感覺的。”

    周晨浩身體一僵,剛想反駁,身後就貼上來一具溫熱柔軟的身體。

    才剛消散的情欲又隱隱有抬頭的趨向。

    偏李冰還不停的用手撩撥他。

    那只小手又柔軟又細膩,在他的身上到處點火。

    男人是經不住撩撥的。

    周晨浩呼吸變得急促,雙拳緊握,眼楮里滿是渴望。

    轉身,猛地抱起李冰。

    兩人一起倒在沙發上。

    李冰眯著眼楮,無聲的笑,阿晨,即使是這樣,你還是舍不得傷我,我們,才是天生一對。

    如果不曾得到過,也許就不會心生貪戀吧。

    呵,誰知道呢。

    兩個人在辦公室里酣戰,大汗淋灕,各種姿勢。

    李冰使出各種手段纏著周晨浩,媚態橫生。

    或許是破罐子破摔,或許是沉迷那種感受,又抑或是根本無法抗拒李冰的勾引。

    不管是因為什麼,兩個人的這種關系算是確定了。

    什麼關系。

    當然是地下情。

    沒事兒的時候就約起。

    辦公室,李冰家,賓館,有時候還是公園。

    還玩角色扮演。

    cospy。

    很精彩。

    思如看了都覺得臉紅。

    捂臉。

    好羞射。

    能不能有點節操呀。

    看戲看得很爽,一點都不在乎頭上綠油油的。

    不過李冰好厲害,會這麼多招數。

    怪不得每次都能勾引成功。

    連周晨浩都放棄抵抗了。

    沒辦法,攻擊力不在一個級別上。

    只能認輸。

    況且認輸又不丟人。

    食色性也嘛。

    這種事男人又不吃虧,而且很爽。

    兩人無下限的廝混。

    每天都很忙。

    周晨浩已經很久沒有打電話給思如了。

    思如樂得輕松。

    但不可以。

    她才是正牌女盆友呀,怎麼可以冷落正宮娘娘。

    要去找場子。

    小三退散。

    正好周母約她逛街。

    順便探探思如的口風。

    有沒有結婚的意思。

    說早點生孩子,他們還能幫著帶一帶。

    思如就低頭,裝羞射。

    內心吐槽,照周晨浩跟李冰這麼玩,懷上分分鐘的事情。

    兩人從商場出來,對面就是周晨浩公司所在的大廈。

    思如就說要不咱們去公司看看。

    反正也很近。

    周母惦記兒子,還買了下午餐點。

    一路上不停的念叨。

    阿晨好累。

    阿晨好辛苦。

    阿晨最近加班到很晚。

    好心疼。

    都是為了你們以後過好日子。

    思如全程微笑點頭。

    是是,你說的對。

    都對。

    兩人很快到公司。

    推開門。

    高中生看到思如,皺眉,“總經理在忙。”

    意思就是沒空招呼你。

    識相的自己滾。

    思如︰不。

    憑什麼听你的。

    然後把袋子放到桌子上,笑著說,“我跟伯母來看阿晨,伯母還買了下午茶上來。你把東西拿過去,我跟伯母去叫阿晨。”

    高中生很想說不干。

    但一個是老板女盆友,一個是老板老娘。

    撇撇嘴,接過思如手里的袋子。

    得罪不起。

    然而,還沒走幾步,就被一聲尖叫嚇得渾身一抖。

    差點沒把手里的袋子丟出去。

    轉身,就看到周母跟思如兩個人站在周晨浩辦公室的門口。

    也沒有進去,就站著。

    周母目瞪口呆。

    辦公室里,周晨浩把李冰抵在辦公桌上,一手抓著李冰的肩膀,一手抓著李冰的腰。

    兩個人赤身相對。

    身體相連。

    周晨浩臉上豆大的汗水不斷滴落。

    李冰雙手勾著周晨浩的脖子,身體後仰,小嘴微張,發出細微的呻吟,神情迷亂。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情事的氣味。

    周母的尖叫驚醒了兩個正處于情欲高峰的男女。

    也引來了辦公室里其他人。

    周晨浩直接被嚇得秒了。

    看見思如也在,更是臉色煞白,變得很慌亂。

    “不……不是的,阿音,媽,你們听我解釋。”

    周母簡直要暈倒了。

    腦袋里一片空白。

    指著周晨浩說不出話來。

    快速跑過來的王石趙成峰跟張清正也完全驚呆了。

    不敢置信。

    最復雜的就是張清正了。

    心里五味俱全。

    還覺得惡心。

    周晨浩趕緊找褲子穿上。

    要解釋。

    完全忘了旁邊還裸著的李冰。

    也沒人敢進去。

    或者說是不願意。

    最後還是李冰自己撐著疲憊的身體穿上衣服的。

    怎麼說呢。

    心情很復雜。

    看見站在門邊的思如,李冰嘴角勾起一抹惡意的笑容。

    “徐若音……”

    不等她說完,思如就打斷,微笑,點頭,“嗯,我知道,我不會誤會的,你們是青梅竹馬嘛,是好兄弟嘛,你們從小就這樣的,都習慣了。放心,我不會在意的。你們只是重溫小時候的回憶嘛。”

    眾人︰……

    嘔。

    怎麼覺得有種惡心的感覺。

    還青梅竹馬。

    啊喂徐若音你故意的吧,眼楮長哪兒去了,哪有青梅竹馬這樣的。

    明明就是妖精打架。

    欺負別人沒看過島國*****嗎?

    思如︰……

    這其實是青梅竹馬的另一種相處方式。

    你們不懂,不怪你們。

    沒見識不是錯。

    眾人︰……

    尼妹。

    李冰︰……

    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然而周晨浩,“對對,阿音,我跟她就是青梅竹馬……”

    思如就笑著看周晨浩解釋。

    周母拉著思如的手,“阿音丫頭呀,我一定叫阿晨給你個交代。”

    就听到李冰的聲音,“我懷孕了,我懷了阿晨的孩子。”

    很安靜。

    一顆針掉地上的聲音都能听到。

    空氣仿佛凝滯了。

    周晨浩扭頭看著李冰,眼楮睜得老大,臉上沒有一點驚喜,反而很驚恐。

    周母也睜大眼楮,很震驚。

    李冰勾起嘴唇,挑眉,一臉得意的看著思如,“徐若音,我肚子里有阿晨的孩子了,快一個月了。你不是自詡善良嗎,你一定不會願意讓我的孩子沒有爸爸的吧。”

    思如垂下眸子,“你不是說你們是青梅竹馬嗎,很純潔的嗎,你怎麼會有阿晨的孩子。”

    就听到周晨浩急巴巴的解釋,“阿音,是她,是她勾引我的。我不想的,都是她的錯。”

    李冰嗤笑,“勾引?呵。難道這麼多次都是我勾引的。”轉頭看向周晨浩,“剛才你在我身體里的時候怎麼不說是我勾引的。”

    周晨浩滿面通紅。

    憤恨的看著李冰。

    要不是李冰,他怎麼會背叛思如。

    思如嘆了口氣,“不管是誰勾引的,但事情已經這樣了。”

    聳肩,“沒有辦法,阿晨,我們分手吧。畢竟,我就是這樣善良如白蓮花一般的女紙,怎麼能看到還沒出生的嬰兒得不到父愛呢。”

    “啊,我走了,別再找我。我們,終是有緣無份。”

    然後思如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留下一眾目瞪口呆。

    周晨浩急得雙眼通紅,要去追。

    最後被周母拉住。

    周母也氣,恨鐵不成鋼。

    “你說你干的什麼事呀。阿音那麼好一個女孩子,她本來都打算跟你結婚了。唉,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意思。”

    周晨浩愣在原地。

    結婚?

    阿音要嫁給他了。

    但這一切全被他自己給毀了。

    是他自己毀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弄丟了最愛的人。

    周晨浩愣愣的看著思如離開的方向,久久不能語。

    ********

    李冰跟周晨浩發生了關系,還有了孩子。

    周晨浩只能娶她。

    要負責。

    還要趕快。

    婚禮辦得很倉促。

    因為彩禮還跟李冰的父母鬧得不愉快。

    李冰的父母獅子大張口,要二十萬,還要買房,買車,寫李冰的名字。

    不然就不讓嫁。

    周晨浩︰……

    隨便。

    不嫁更好。

    跟誰願意要似的。

    周父周母也是一肚子的氣。

    愛嫁不嫁。

    孩子。

    呵,你們願意養就養著。

    兩家算是杠上了。

    原本關系很好的,現在跟仇人一樣。

    最後還是李冰家妥協了。

    沒辦法。

    李冰的肚子越來越大。

    還有親戚朋友街坊鄰居的風言風語。

    再不嫁給周晨浩,指不定肚子的孩子就要變成野種了。

    李冰也會被說成私交混亂的人。

    他們老倆口的臉都要丟光。

    周父周母揚眉吐氣,但還是很憋屈。

    怎麼看李冰都不順眼。

    以前覺得活潑大方,現在就是懶。

    還饞。

    小家子氣。

    看著就煩心。

    但還是要伺候。

    要忍。

    李冰肚子里可是他們的親孫子。

    再不滿意都沒有辦法了。

    一切成定局。

    李冰算是得償所願了。

    但心願達成並不是都能過上幸福美好的日子的。

    周晨浩不喜歡她。

    甚至說是討厭。

    看她的眼神都是厭惡。

    就像在看什麼髒東西。

    李冰向來在他面前任性慣了。

    而且懷孕了脾氣也不好。

    兩個人就開始吵。

    吵架。

    吵得很凶。

    周母周父怎麼勸都沒用。

    也很無奈。

    不管了。

    周晨浩吵不過李冰。

    又不能動手。

    干脆就不回來了。

    夜不歸宿。

    就是回來,也混身酒味,爛醉如泥,身上還混著劣質香水的氣味。

    臉上還印著大紅的唇印。

    李冰氣得又抓又撓。

    但木有用。

    周晨浩像是完全放飛自我了。

    李冰現在也有點後悔了。

    婚後的日子並不是她想的那麼好。

    簡直累。

    費心費力。

    所有的一切都變得很糟糕。

    一團亂麻。

    還有點想不通。

    怎麼當初徐若音就沒遇到這些事情呢。

    日子就這麼過去,很快就到預產期了。

    李冰生了個瘦弱的小姑娘。

    因為孕期脾氣暴躁,胎兒長得不好。

    李冰自己也很虛弱。

    周母很不高興。

    她希望李冰能生個兒子。

    女孩很可愛,但長大了就是別人家的。

    女生外向嘛。

    男丁才能傳家。

    但孩子已經生下來了,只能寄希望二胎了。

    沒事的時候就抱著孩子下樓去玩。

    跟老姐妹嘮嗑。

    就有人來逗孩子。

    逗著逗著。

    咦?

    很驚訝。

    周母就問怎麼了。

    老姐妹就說沒啥,就是看這孩子怎麼跟你家阿晨不像。

    周母︰……

    抱過來仔細看。

    大眼楮,小鼻子,紅紅的小嘴。

    可愛。

    “孩子這麼小,哪里看得出來。”

    周母就笑著說。

    老姐妹也有點不好意思,“說的也是。”再看了眼孩子,“不過你家這小孫女長了雙漂亮的丹鳳眼呢。”

    還一邊逗孩子。

    周母本來還笑著,挺高興的。

    然後,猛然心里一驚。

    丹鳳眼?

    再一看。

    可不就是嗎。

    但兒子跟李冰都是雙眼皮呀。

    怎麼會生出一個丹鳳眼的孩子來。

    周母臉色都變了。

    心髒跳得老快。

    腦子里嗡嗡的。

    急匆匆的抱著孩子回家了。

    然後把孩子丟給李冰,回房去給周父打電話。

    周父還在上班,听到也愣了。

    說等他回來再說。

    讓周母別瞎嚷嚷,也別去問李冰。

    畢竟這事也就是猜測,也沒做檢查。

    一切還沒定論。

    周母掛掉電話,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各種滋味。

    好煎熬。

    就開始胡思亂想。

    猜疑。

    李冰是足月生產的。

    推回去的話,應該就是最開始跟阿晨發生關系的那次。

    但如果她同時又跟別的男人上床,那個男人還是個單眼皮的男人。

    周母就坐不住了。

    打電話給周晨浩。

    問他跟李冰第一次的時候,李冰是不是處。

    周晨浩︰……

    很煩。

    公司事情一大堆。

    張清正走了。

    王石也要回老家了。

    趙成峰,不說也罷,就是個二調子。

    都快要破產了。

    “媽,你問這個做什麼,我現在很忙。”

    周母急得不得了,“這個事情很重要。”

    周晨浩也很無語,哪有當媽的問兒子這種事的。

    但周母很堅持。

    周晨浩揉著眉心,“我不記得了,我當時喝醉了,什麼都不知道。”

    周母心里就一咯 。

    什麼都不知道。

    還不死心。

    “你就一點印象都沒有嗎?”

    周晨浩︰……

    “沒有,一點都沒有。”

    周母很失望。

    掛掉電話。

    如果說之前只是懷疑,現在基本上就確認了。

    肯定是李冰跟別的男人亂搞,然後讓阿晨當了接盤俠。

    坐立不安的一直等到周父回來才有了主心骨。

    關上房門。

    又把給周晨浩打電話的事情說了。

    周父擰眉,決定找個機會做親子鑒定。

    是孫女沒關系。

    是別人家的孫女就關系大了。

    借著帶孩子去醫院檢查,然後做了鑒定。

    鑒定結果不出所料。

    非親生。

    周父周母都很氣憤。

    臉上沉得能下暴雨。

    馬上給周晨浩打電話,讓他趕緊回來。

    然後火速回家。

    李冰正在房間里睡覺。

    周母一把推開門,門撞到牆上聲音很大。

    把李冰吵醒了。

    李冰皺著眉頭,“干什麼呀。”

    就被周母一把抓住頭發,“賤人。”

    然後一巴掌甩過去。

    李冰︰……

    臉被打偏了。

    整個人都懵了。

    完全不知所措。

    周母真是氣急了。

    打一巴掌還覺得不解氣,又要打。

    被周父攔住。

    周母恨恨的盯著她,“你就等著我兒子跟你離婚吧。”

    走了。

    李冰︰……

    被打了。

    直到最後也沒弄明白到底為什麼。

    還要被威脅離婚。

    肯定不依呀。

    而且孩子都生了。

    跑出去,問為什麼要這麼對她。

    周母一臉氣憤,還有臉問,就要站起來,被周父攔住,周父看著李冰,臉上很平靜,暴風雨前的平靜。

    說,“等阿晨回來再說。”

    李冰很忐忑。

    害怕。

    回到房間,打電話給周晨浩。

    周晨浩直接掛掉。

    李冰︰……

    再大。

    周晨浩︰……

    麻痹。

    關機。

    李冰︰……

    又苦澀又難過。

    然而周晨浩也是什麼都不知道。

    直到周母把鑒定書拿給他看。

    周晨浩︰……

    反正很懵比。

    茫然。

    有點看不懂。

    這什麼意思。

    無血緣關系又是什麼意思。

    周母巴拉巴拉大罵一通。

    最後還是周父說,哦,是這樣,恭喜,你喜當爹了。

    周晨浩睜大眼楮,不敢相信。

    周母就在一邊大吼,“離婚,必須離婚。這種兒媳婦我們家不要。”

    原本就是為了孩子才結婚的。

    現在是別人家的孩子。

    呵呵。

    坐在地上大哭,說怎麼這麼慘。

    家門不幸。

    本來有個好滿意的兒媳婦的。

    結果被算計掉了。

    娶了這麼個傷風敗俗的進來。

    周晨浩的心里更是悔恨哪悔恨。

    必須要離婚。

    連夜把李冰跟孩子趕了出去。

    李冰家肯定不願意呀。

    就鬧啊鬧。

    這事鬧得挺大。

    很多人都知道了。

    周母也不怕了。

    她家是受害者,她無所畏懼。

    逢人就說命苦呀。

    遇到這種喪門星。

    在外面亂搞,還把孩子賴到她家阿晨頭上。

    就是看她家阿晨單純。

    說周晨浩本來已經有個要談婚論嫁的女盆友了,是個很好的女孩子。

    人長得漂亮,又是名牌大學生,父母都是老師,有房有車有存款。

    退休了還有養老金領,不需要女兒女婿養。

    還能領到一大筆遺產。

    結果被李冰算計沒了。

    李冰家就只有李父一個人在上班。

    以後還要養岳父岳母。

    壓力忒大了。

    現在這一切都毀了。

    周母心里苦。

    見人就訴苦。

    別人唏噓不已,轉過身也就只是笑笑。

    但李冰跟周晨浩的名聲算是毀了。

    李冰一直不同意離婚。

    周晨浩直接把她告上法院了。

    這下不離也不行了。

    李冰到最後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還多了個拖油瓶兒。

    名聲也沒了。

    李父李母天天在家里唉聲嘆氣,罵她。

    不知檢點。

    傷風敗俗。

    爛貨。

    好多難听的話。

    完全看不出是對親生女兒的。

    李冰也不敢出門,出門就要被人指指點點。

    天天抱著女兒流淚。

    李父李母一直在拖人幫她找下家。

    但哪里找得到好的。

    別人一听她的名字就露出秘制微笑。

    呵呵噠。

    是她呀。

    意味深長。

    李冰就想到了一個人。

    張清正。

    她就跟兩個人睡過。

    孩子不是周晨浩的。

    那就肯定是張清正的了。

    那一次,是她的第一次。

    是張清正強迫她的。

    然而張清正已經辭職了。

    就在她跟周晨浩結婚後面。

    幸好張清正的電話號碼沒換。

    李冰一打就打通了。

    就哭哭啼啼說她跟周晨浩離婚了,說孩子是他的。

    張清正︰……

    我勒個大槽。

    仿佛被天雷擊中了。

    突然被宣告當爹了。

    有驚無喜。

    而且有點麻爪子。

    木著臉掛掉電話。

    豈止是麻爪子,簡直夭壽了。

    李冰生的孩子不是周晨浩的,是他的。

    關鍵是,他要準備結婚了呀。

    連日子都訂好了。

    當初心灰意冷離開公司,去了另一家公司,在公司里認識了現在的女盆友,女盆友很好,溫柔又細致,兩個人感情很穩定。

    但現在,腫麼辦。

    張清正頭發都要揪掉了。

    最後還是放棄了女盆友。

    他心里還是有李冰的。

    所以對女盆友很愧疚。

    對不起對不起。

    女盆友︰沒關系。

    啪。

    “這一巴掌,咱倆兩清了。”

    頭也不回的走掉。

    留下滿心苦澀的張清正。

    李冰如願的帶著孩子嫁給張清正。

    但張清正的父母不喜歡她。

    也不喜歡孩子。

    一直被催著生二胎。

    然而,二胎還是女兒。

    張清正上面就有三個姐姐。

    張家就是明顯的重男輕女。

    張清正也很無奈。

    沒有辦法。

    而且一看到李冰就想起她跟周晨浩在辦公室里大戰。

    辦公室py。

    呵呵。

    還被那麼多人看到過。

    李冰還跟周晨浩結過婚。

    兩個人還將醬釀釀很多次。

    好心塞。

    好後悔。

    當初為什麼要心軟。

    感覺生活一團亂麻。

    但是,李冰又懷孕了。

    張清正︰……

    認命吧。

    就這樣。

    “任務完成,是否離開?”

    思如︰……

    “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