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青梅竹馬來相配9

    ,最快更新快穿之炮灰不傷悲最新章節!

    把別人當保姆。

    白吃白喝不說,還故意刁難,找茬,雞蛋里挑骨頭。

    把這一切都當作理所當然。

    現在還能說什麼呢。

    只能當木頭人。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個萬能的理由。

    李冰被懟的面色通紅,“那怎麼一樣,我是公司的員工,發工資是公司的事情。”

    思如連連點頭,“你說得對。而且,你們還欠我買菜的錢。”

    就你是員工。

    說得徐若音跟野生的一樣。

    還給你們做一年的飯。

    還不如養條狗。

    養條狗還知道汪汪兩聲。

    你也知道。

    你是狂犬。

    周晨浩拉住李冰,看著思如,有種難以啟齒的感覺。

    “阿音,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放心,我馬上把錢補給你。”

    思如點頭,“你說的馬上,別忘了還有我買菜的錢。”

    “嗯,一會兒我直接轉你卡上。”

    李冰使勁掙脫,氣急敗壞的看著周晨浩,“阿晨你干嘛給她錢,你不知道現在公司……”

    “夠了。”

    周晨浩打斷她。

    冷著臉,“小冰,這件事情到此為止。”

    “還有阿音工資的事情,我希望以後你能按時發給她。”

    李冰管著公司的財務,而且徐若音從來沒有說過什麼。

    所以周晨浩完全不知道自己女盆友沒有工資還管著這些人吃飯的事情。

    听到思如催債,簡直都震驚了。

    一年吶。

    每天都還要吃好的。

    光是買菜就得花不少錢。

    他們還諸多挑剔。

    時不時的冷嘲熱諷。

    偏他自己還讓女盆友忍一忍。

    周晨浩臉上發燙,恨不得找挑地縫鑽進去。

    怪不得阿音要說分手。

    他還怪阿音無理取鬧。

    簡直無地自容。

    “阿音,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周晨浩很自責。

    跟思如道歉。

    思如微笑,“沒有關系,只要把錢結給我就行。”

    周晨浩︰……

    “……好。”

    逃也似的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沒過一會兒,思如就收到手機短信提示。

    錢到賬了。

    不是很多,但也有好幾萬。

    突然多了這麼多錢,思如覺得好開心。

    心情也好了。

    坐在椅子上喝著泡好的玫瑰花茶。

    特別愜意。

    因為午餐事件,大概是太尷尬,很難得的沒有人來找思如麻煩。

    有些人臉皮很厚,但基本的羞恥感還是有的。

    不要臉不要皮的人畢竟是少數。

    都是接受過高等教育的。

    多讀書還是有好處的。

    一直到下班。

    思如很悠閑的逛了一下午購物商城。

    刷了好幾樣東西。

    就用才領到的工資。

    看了眼時間。

    哎呀,到點了,該走了。

    收拾東西,準備走人。

    李冰從周晨浩的辦公室出來,看見思如提著包,皺眉,面色不善,“你要干什麼去?”

    思如睜大眼楮,“下班呀。”

    李冰抿著唇,眼里劃過一道厭惡,說道,“今天加班。”

    思如哦了一聲,就準備走。

    完全沒把她的話當一回事。

    李冰肯定生氣呀,攔在思如面前,“你干什麼,我都說了要加班了。”

    思如就看著她,表情很無辜,“可是我的工作都做完了呀。”

    文員就是整理資料,打印打印,負責辦公室的清潔,客戶的接待之類的。

    不參與公司重要的決策。

    其實就是個打雜的。

    李冰環胸看著思如,“最近公司全體都加班,你也要加班。”

    思如無所謂。

    “好吧。”

    “對了,在公司這麼久,我還不知道加班費是怎麼算的呢?”

    算起來,徐若音經常都在加班呢。

    原本還覺得周晨浩挺大方的,工資給了許多,但再算上加班費,就差不多了。

    真精。

    李冰嗤笑,“張口閉口就說錢,徐若音你鑽錢眼里了嗎。還以為你是多清高的一個人,沒想到這麼虛榮。”

    思如攤手,表情很無奈,“沒辦法呀,我是窮怕了,要供那麼多人白吃白喝的,還天天要吃好的,我就納悶了,我又不是人家媽,管特麼那麼多呢。”

    李冰︰……

    眾人︰……

    槽。

    這個徐若音什麼時候這麼會懟人了。

    莫不是以前都是裝的。

    太虛偽了。

    必須拖出去斬首示眾呀。

    為民除害。

    思如看著李冰,“是啊我就是這麼虛榮,你最清高了,你那麼清高,別要工資呀。”

    李冰︰……

    尼妹。

    嘴這麼賤,詛咒你下半輩子孤獨終老。

    周晨浩開門出來,一臉疲憊。

    連著加班很多天他也有點受不了了。

    而且外面這麼吵,根本就靜不下心來做圖。

    “今天不加班了,大家回去好好休息吧。”

    李冰一臉震驚,而且很受傷。

    覺得周晨浩是幫思如說話解圍。

    “阿晨,你……”

    周晨浩抿了抿嘴,“小冰,這些天你也累了,早點回去休息。”

    李冰以為周晨浩是要趕她走,然後好跟思如單獨約會。

    問道,“那你呢,你做什麼?”

    周晨浩看著思如,“我一會兒跟阿音一起。”

    思如︰……

    擰眉。

    誰要跟你一起呀。

    別自作主張好不好。

    “不要。”

    直接拒絕。

    周晨浩以為思如還在生氣,揉了揉眉心,“阿音,別氣了,我真的很累。”

    思如︰關我什麼事。

    李冰過去拽著周晨浩的胳膊,撒嬌,“阿晨,我回去也是一個人,就跟著你們一起唄。伯父伯母可是讓你好好照顧我的。”

    還挑眉看了思如一眼。

    炫耀。

    思如提著包,看見周晨浩無可奈何的寵溺眼神,就知道了。

    “那你們玩得開心,我先走了。”

    說完就大步離開

    她怕看多了自己會吐。

    周晨浩要追,卻被李冰緊緊拽著。

    又不能用力。

    只得在後面喊思如的名字。

    思如︰……

    我沒有听見。

    什麼都沒听見。

    反正到最後都是她自己回到家的。

    至于周晨浩跟李冰,隨便。

    壓根沒放在心上。

    思如在外面吃了飯才回去的。

    卡上有錢了,肯定要浪呀。

    沒打算給徐若音節省。

    請人辦事還不給人吃飽了。

    哪有這樣的道理。

    臨走之前,思如還特意要了張飯店的名片,打算以後直接定外賣了。

    哦,對了,她不打算去周晨浩的公司上班了。

    徐若音是動漫設計專業的高材生,在一個小公司做文員太費才了。

    還浪費時間。

    還憋屈。

    還不如另找出路。

    所以,思如決定考研。

    如果沒有周晨浩,徐若音也是準備考研的。

    然後留校,跟她的父母一樣,做一名優秀的人民教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