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青梅竹馬來相配8

    ,最快更新快穿之炮灰不傷悲最新章節!

    思如說得很認真,表情語氣都很到位。

    反正愛信不信。

    不信。

    呵,你們又能怎樣。

    有本事反駁呀。

    說跟周晨浩有一腿。

    你才是周晨浩的真愛。

    無所謂。

    正好。

    徐若音的意思也是讓你們在一起。

    追求真愛都是無畏的。

    祝你們幸福。

    呵呵。

    反正辦公室里一時很安靜。

    李冰跟周晨浩臉上都有點不自然。

    其他人更多的也是鄙視。

    不信。

    王石不屑道,“你以為我們會信?你要是對我們沒意見,今天會故意整我們?”

    不做飯,還不電話通知。

    簡直惡劣。

    這樣的人就該拖出去斬首示眾。

    思如︰……

    就一天沒做飯。

    用得著這樣嗎。

    原主就是專門為你們服務的?

    現在請一個月嫂還要好幾大千呢。

    更別說你們還白吃白喝。

    好意思嗎你。

    臉厚。

    “哦,你說的對,那我就對你們有意見。”

    這麼隨便的態度,是個人都覺得敷衍。

    關鍵是她還承認了。

    一點都不當回事。

    王石挖坑不成功,還把自己氣得要死。

    指著思如,“你,你這樣的人,根本就配不上阿晨。”

    “阿晨,你看看,這才是她的真面目。”

    思如拿手機屏幕照了照,覺得自己的真面目挺好看的。

    很清純,很溫婉。

    周晨浩為難的看著思如,一邊是喜歡的女盆友,一邊是共同奮斗的好兄弟。

    偏偏兩邊勢如水火。

    無奈的看著思如,“阿音……”

    還是讓思如妥協。

    別再刺激人了。

    思如也很無語。

    看吧。

    每次都這樣。

    都讓徐若音忍。

    還說什麼最喜歡。

    這個最,是有前提的吧。

    前提還不少。

    一二三四。

    這麼多。

    徐若音就排在第五個。

    還是暫時的。

    誰知道後面還會不會再冒出個青梅竹馬呀。

    思如攤手。

    行吧,不說了。

    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

    不跟有病的人一般計較。

    她想得挺好,到此為止。

    有人偏要找麻煩。

    李冰就說做飯也是思如的工作,她今天沒有做飯,還走得那麼早,要按曠工算,要扣工資。

    思如︰……

    懵比。

    麼西麼西。

    扣工資?

    她沒听錯吧。

    曠工扣工資很正常,沒毛病。

    誰也說不出什麼來。

    但是,

    拜托,她木工資呀。

    從大四到現在一年多了,就沒見過一分錢。

    說是當初公司才成立,資金很緊張,徐若音又是周晨浩的女盆友。

    老板的女盆友也就相當于老板娘,老板娘就是自己人。

    自己在自己的公司里做事,需要領工資嗎。

    不管這話有沒有道理,反正徐若音是被說服了。

    也許她心里是清楚的。

    但還是沒要工資,是想給周晨浩省點錢吧。

    白干,任勞任怨。

    真是個傻妹紙。

    而且,什麼叫做飯是她的工作。

    強加的任務思如不干。

    徐若音的工作是文員才對,什麼時候文員兼職做飯了。

    而且,做飯……

    其他都能忍,這個堅決不能忍。

    站起來,一本正經的不贊同。

    “做飯是我的工作?李冰你這樣說就沒意思了。”

    “我就是個文員,做飯是廚師的事情。”

    “每個行業都有各自的分工,我不能搶別人的工作。”

    一個當廚師的文員。

    一個當文員的廚師。

    不行不行,跟她的人設不符。

    她是月老。

    來綁紅線的。

    李冰沒想到思如說這一番話出來,皺起眉頭,“徐若音你什麼意思,是不是不想干了。”

    思如搖頭,“不是啊,我干得好好的為啥不干呀。”

    “我沒說我要辭職呀。”

    “那你剛才的話什麼意思?”李冰質問道。

    思如聳聳肩,“沒什麼意思,我就是個文員,你們要找人做飯,就去請個廚師,要麼月嫂,貴是貴點,但人家是專業的。”

    要享受還不想花錢,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反正她不伺候了。

    這群人愛咋樣咋樣。

    思如的話說得很清楚,就是不做飯了。

    以後也不做了。

    辦公室里的人都變了臉色。

    一方面是思如突然的叛逆。

    另一方面就是回憶起當初吃外賣的苦逼了。

    往事不堪回首呀。

    要不是那時吃外賣吃到吐,也不會萌發出讓徐若音做飯這想法。

    偏徐若音還真把廚藝給練出來了。

    紛紛看向周晨浩。

    周晨浩也愣住了。

    看著思如,“阿音,你別這樣。”

    想了想,又說道,“其實你做飯挺好吃的,我們都很喜歡吃。”

    而且,請月嫂廚師。

    就沒听過有哪家公司這麼任性的。

    有這麼好的福利,誰特麼還創業呀。

    思如點頭,“我也覺得我做飯挺好吃。”

    但是,這特麼的關你們什麼事呀。

    “所以,還……”就繼續做飯。

    “我不。”

    周晨浩話還沒說完就被思如打斷。

    思如很無奈的看著他,“我木辦法呀。”

    “木有錢了啊。”

    “你們又不給我發工資,又不給我買菜的錢,我又要買菜又要交房租還要過日子,花的都是我這些年的壓歲錢。”

    “我還以為你們打算給我年結呢,結果一年都過去好久了,我錢都花完了。”

    攤開手,“所以,你們打算什麼時候把我買菜的錢結給我。”

    “哦,還有我這一年多的工資。”

    思如特別無辜的看著他們。

    要債要得很理直氣壯。

    原因說得明明白白。

    沒毛病。

    也不是要債,這都是她應得的。

    眾人︰……

    反正很茫然。

    還有點羞愧。

    被思如這麼大剌剌的說出來,有點羞恥心的人都會臉紅呀。

    李冰有些憤恨的看著思如,“徐若音你什麼意思,你是阿晨的女盆友,這是阿晨的公司,我們都是阿晨的好朋友,你為他花點錢怎麼了,你怎麼這麼自私。”

    疾言厲色。

    譴責。

    絲毫沒有吃人嘴軟的感覺。

    思如蜜汁微笑,這是惱羞成怒了呀。

    “那你怎麼不花自己的錢,你怎麼還給你自己發工資,你不是口口聲聲說是阿晨的青梅竹馬嗎,還二十多年的感情呢,還從小一起長大呢,連這點錢都舍不得花,你不自私嗎。”

    毫無壓力的反駁回去。

    夾在中間的周晨浩臉漲的通紅。

    其他人也是把臉側向一邊,不言語。

    涉及到錢財了,就不是討不討厭能解決的了。

    再簡單的事情都會變復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