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青梅竹馬來相配7


    ,最快更新快穿之炮灰不傷悲最新章節!

    身邊都是不善的目光。

    就連男盆友也如此。

    真可憐。

    所以交男盆友有什麼用,連女盆友都保護不了。

    女漢子就是這麼來的。

    就是因為軟弱無能的男人太多了。

    木用。

    反正看到周晨浩對思如不滿,這些人都挺高興的。

    肚子也不餓了。

    全都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思如也不在意,你們高興就好,反正她是吃了午飯的。

    眼楮睜得大大的,很無辜,“我做飯了啊。”

    吃了飯才來的,徐若音的手藝很不錯,再練練能趕得上飯店的大師傅了。

    話剛說完,王石就跳出來,指著思如的鼻子罵,說她騙人,根本就沒有做飯,還狡辯。

    趙成峰也在一邊附和。

    還說不信可以在公司搜一遍,保證什麼都沒有。

    特別的理直氣壯。

    有理走遍天下。

    拍著胸脯,揚著下巴,看思如的表情特別嘲諷。。

    思如嗤之以鼻,覺得可笑。

    沒有做飯又怎樣。

    是要開除她,還是要檢舉她送她去坐牢。

    來呀,去呀。

    她就在這里等著,誰不去誰就是王八。

    周晨浩捂著額頭,很疲憊,“既然做了飯,就端出來,大家都餓了。”

    下午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周晨浩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沒有意思。

    耽誤了時間又要加班。

    每天都在加班,會過勞死的。

    然而思如,攤手,“木有飯啊,都說了讓你們叫外賣了。”

    剛才就叫,說不定現在都到了。

    盡爭些沒用的。

    說再多有什麼用,爭贏了有什麼用。

    木有飯還是木有。

    餓著還是餓著。

    再晚外賣小哥都不接單了。

    李冰在一邊涼涼的說道,“你不會是真的沒有做飯吧?”

    周晨浩額頭青筋凸起,看著思如,“阿音……”

    思如也很無辜,“干什麼?”

    “你……”

    揉了揉眉心,嘆氣,“算了,還是先叫外賣吧。”

    都快兩點了。

    爭來爭去的,肚子越發餓了。

    而且前幾天阿音又跟他說要分手。

    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說明她不開心。

    讓趙成峰去訂餐。

    轉頭就看見思如泡了茶回到位置上坐下。

    走到思如旁邊。

    “阿音,你今天怎麼了?”

    沒有做飯就不說了,還跟他的兄弟們鬧得這麼不愉快。

    明明他打電話過去的時候都很正常的呀。

    想到這里,周晨浩一愣,“阿音,你不帶飯怎麼不打電話告訴我?”

    也讓他有所準備呀。

    思如看了他一眼,“哦,我忘了。”

    反正態度很敷衍。

    李冰點完餐走過來,剛好听到思如的回答,嗤笑,“我看你不是忘了,你是故意的吧。”

    “你是不是對我們有意見,故意整我們?”

    最後直接是質問。

    公司就這麼大,攏共就只有幾個人,李冰的聲音又不小。

    該听見的都听見了。

    很明顯,她的話引起眾怒了。

    尤其這些人對徐若音積怨已深。

    只是礙于周晨浩,以前嘲諷針對也從不當著他的面。

    這一次思如把把柄親手送到他們面前,呵,怎麼可能善罷甘休。

    偏思如還煞有介事的回答,“是啊,是對你們挺有意見的。”

    眾人︰……

    麼西麼西。

    難道這種情況不是應該極力否認然後解釋解釋解釋嗎。

    就這麼承認了。

    他們還沒有發大招呢。

    而且,這個徐若音今天腦子有病吧。

    怎麼盡干蠢事。

    李冰︰……

    不管怎樣,反應徐若音是承認了。

    這是好事。

    至于周晨浩,她一點都不擔心。

    因為不管最後怎樣,周晨浩都是站她這邊的。

    從小就是這樣。

    心里不免得意。

    你是阿晨的女盆友又如何,依然比不上她這個青梅竹馬。

    不喜歡又怎樣,有時候習慣比喜歡更可怕。

    喜歡是淺層次的,習慣是深層次的。

    喜歡到離不開戒不掉成為生命的一部分就是習慣。

    周晨浩就啞然了。

    還有幾分茫然。

    乘勝追擊的機會這麼難得,李冰怎麼會放過。

    就說,“你對我們有意見可以說,何必用這種方式,到時候耽誤了公司的大事你怎麼辦?”

    思如︰“哦。”

    關她什麼事,又木有工資。

    這種公司垮掉最好。

    思如態度很敷衍,油鹽不進。

    李冰心里升起一股竊喜,看了周晨浩一眼,周晨浩臉上滿是無奈跟歉意。

    還有尷尬。

    李冰繼續說道,“也許你對我有些誤會,但我跟阿晨從小就是這樣的,都習慣了。”

    說得很大度很寬容。

    思如跟她比起來,就是蠻不講理,就是無理取鬧。

    一點都不賢惠美好不大方。

    無緣無故吃醋,還耍脾氣。

    不是合格的女盆友。

    思如不置可否。

    既然你們習慣了,那就干脆在一起呀。

    又去禍禍別人算怎麼回事。

    還讓人不要誤會。

    既然都做了賤人的事情,再矯情就沒意思了。

    但有些人就是這樣,又想當表子,又想要好名聲。

    打著青梅竹馬的名義,盡做些勾勾搭搭的事。

    “我知道,你們是青梅竹馬嘛。”

    看著李冰跟周晨浩臉上表情很認真,“青梅竹馬嘛,從小一起長大的小伙伴,就是永遠都是好朋友的那種,我知道的。你們說過很多次了嘛,我也有青梅竹馬,我懂。”

    思如攤開手,“不就是動作親密點嘛,有什麼關系,大家關系好才這樣嘛,鐵哥們兒嘛,你倆就是光著身子睡一張床上我都不會亂想。”

    就是這麼大度。

    就是這麼善解人意。

    反正平時你們就把青梅竹馬掛在嘴上。

    動不動就說。

    青梅竹馬惹你們了?

    人家也很委屈的好不。

    無緣無故就被拿來當借口。

    明明就是個很純潔的詞語。

    都污了。

    既然你們這麼喜歡用這個梗,那我就代表青梅竹馬消滅你們。

    不是青梅竹馬嗎,不是小伙伴嗎,不是不可能嗎?

    我信吶。

    相信你們是無比純潔的。

    呵呵,開玩笑。

    我就看你們怎麼圓。

    坐等打臉。

    思如說得很輕松。

    辦公室里的人臉上表情就豐富了。

    震驚。

    尷尬。

    一副吃了翔的樣子。

    不相信那番話是一向很在意的徐若音說出來的。

    就連周晨浩都愣住了。

    不敢相信。

    明明前幾天還因為這個原因鬧分手。

    今天就說不在意了。

    還面帶微笑。

    簡直不知道怎麼說。

    李冰也郁悶。

    明明以前她這麼說的時候,徐若音都一副委屈忍耐的樣子。

    還讓她怎麼往下接。

    人家都說不在意,難道她還死揪著不放。

    說不可能,你就是嫉妒,嫉妒,嫉妒。

    李冰看著思如,可以呀徐若音,段位明顯高明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