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青梅竹馬來相配6


    沒有做飯,當然叫外賣了。

    思如沒覺得有不對的。

    勞模還有兩天休息的呢。

    這些人完全把徐若音當外賣小妹了。

    隨喊隨要。

    隨叫隨到。

    還點菜。

    vip私人訂制。

    這麼隨心所欲,你們特麼的倒是給錢呀。

    還擺臉色。

    沒有錢還這麼囂張。

    信不信姐分分鐘,哼。

    姐不跟你們一般計較。

    王石睜大眼楮,覺得自己可能听錯了。

    “你說什麼?讓我們點外賣?”

    思如點頭。

    “是啊。”

    等了這麼久沒有等來午飯,就等到一句叫外賣的話。

    還有這輕飄飄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明顯這個徐若音要翻天呀。

    王石︰……

    別拉著我,讓我弄死這個小賤人先。

    眼鏡男張清正攔住很生氣的王石,看著思如,眉頭皺的緊緊的。

    “你沒有做午飯?”

    雖然是問,但語氣很肯定。

    而且思如來的時候手里確實沒有拎東西。

    然而思如。

    聳肩,“木有啊,我做飯了啊。”

    張清正︰……

    王石怒道,“那你還讓我們喊外賣。你這個女人是故意的吧。”

    趙成峰趴在桌子上哀嚎,“別說那沒用的,先把飯吃了再找她算賬,我都要餓死了。”

    不只是他一個,基本上都沒有吃早飯的習慣。

    這麼一個上午早就餓了。

    張清正也讓思如把飯擺好,還警告她別以為是阿晨的女盆友就得意。

    思如︰……

    冷笑。

    俗話說吃人的嘴軟。

    這些人嘴里吃著徐若音做的飯,還要找她算賬。

    徐若音就該他們的呀。

    還把飯擺好。

    是不是還要她喂到嘴巴里呀。

    怎麼就這麼臉大呢。

    思如就納悶了。

    這些人這麼厚的臉皮到底是怎麼煉成的,他們的爹媽知道嗎。

    而且,她得意了嗎?

    思如摸摸自己的臉。

    沒有挑眉,沒有勾唇。

    表情很平淡。

    走的時候也沒有化妝,沒有大紅唇,只涂了一層防曬霜。

    張清正說她仗著是周晨浩的女盆友得意。

    思如搖頭,這個鍋她不背。

    而且,木有得意。

    就周晨浩那夾心餅干,軟不拉幾沒一點擔當,發誓就跟放屁似的,除了裝看不到,讓徐若音忍,有什麼本事讓她得意的。

    徐若音都要忍成王八了。

    反正思如還是那句話。

    喊外賣。

    愛吃不吃。

    不吃拉倒。

    餓死算逑。

    反正她吃了午飯的。

    抽屜里還有零食。

    存糧夠夠的。

    世界末日來了也不擔心。

    饒是自持冷靜的張清正都想打人了。

    這個挨刀的徐若音今天怎麼這麼怪。

    平時連句話都不多說。

    今天竟然沒事找事。

    而且還一個人pk他們仨。

    他們還沒說贏。

    真是嗶了狗了。

    就在這時,周晨浩的辦公室門開了。

    周晨浩從里面走出來。

    李冰跟在他後面。

    看見思如挑了下眉。

    嫣然一笑。

    上前挽住周晨浩的胳膊,倚在他身上。

    周晨浩也完全不在意。

    還側過頭看了李冰一眼。

    在思如的眼里,兩個人就是默契十足。

    儼然一對狗男女。

    然而她一點都不介意。

    就看著。

    也不說話。

    還面帶微笑。

    看這兩個人能不能當著她的面上演一部*****。

    周晨浩都被她看得心虛了。

    就要拉開李冰的手。

    但是李冰抱得很緊。

    周晨浩也不敢多用力,怕太用力傷了她。

    傷了李冰的自尊心。

    李冰臉上笑容更甚,卻做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看著思如,揚起下巴,大大咧咧的說道,“徐若音你不會介意吧,我跟阿晨只是青梅竹馬,在一起鬧慣了,你可不要吃醋呀。”

    周晨浩就不那麼輕松了,面露緊張,身上的肌肉都變得僵硬了。

    思如勾起唇角。

    局促不安吶。

    既然不安,既然心虛,就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該做的,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去做呢。

    做了又心虛。

    真是復雜的人呢。

    思如哦了一聲,微笑,“那我介意,你現在可以把手從我男盆友身上拿下來了嗎。”

    李冰︰……

    周晨浩︰……

    眾人︰……

    辦公室里頓時變得很安靜。

    木有一個人說話。

    李冰跟周晨浩更是大寫的尷尬。

    本來兩個人就心虛。

    思如說得這麼直接。

    平時李冰這麼說的時候,她都是低頭不語的。

    讓人沒有一點點防備。

    好像戳中了某些不可告人的心思。

    周晨浩趕緊掙開李冰的手。

    李冰當然也只能順勢放手了。

    但還是看著思如,“你看你還是當真了,吃醋了,我跟阿晨就只是青梅竹馬,我們二十多年的感情,你真的沒必要吃醋的。”

    解釋得特別認真。

    表情特別的無辜單純。

    周晨浩心里升起幾分愧疚,是對李冰的。

    看著思如有些無奈,“阿音,我跟小冰真的沒什麼的,你真的誤會我們了。”

    思如看看李冰,又看看他。

    臉上表情都沒變。

    “哦。”

    周晨浩︰……

    李冰︰……

    感覺好敷衍。

    而且,就這麼一個字,到底你是什麼意思。

    是相信還是不信。

    模凌兩可的。

    女人心真難猜。

    一點都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而且也不想解釋了。

    周晨浩趕緊走到思如身邊,想要去拉思如的手,思如怎麼可能讓人踫到她。

    果斷躲開。

    周晨浩以為她是在生氣,也沒在意,徐若音很在意他跟李冰的事情,每一次都要生氣,都要耍小脾氣。

    問道,“阿音,你來多久了,今天又做什麼好吃的了,我都要餓死了。”

    思如︰……

    尼妹,真把老子當保姆了。

    還沒開口,就被告狀了。

    王石指著思如,臉色沉得要滴出水來,“阿晨,她今天根本就沒有做飯。”

    趙成峰也說道,“就是,讓我們點外賣,我都餓死了,點外賣還要等。”

    周晨浩很詫異。

    看張清正也點頭。

    就低頭看向思如。

    思如臉上的表情很平淡。

    沒有一點點心虛。

    “阿音,你,你真沒做飯?”

    周晨浩總覺得有點不可能。

    徐若音是很難得的賢惠的女孩子,這一年多來,他們的飯菜都是她親手做的。

    有時候加班餓了想吃夜宵,臨時決定的,讓她去做,她雖然會不高興,但還是會去做。

    從未間斷。

    但今天,好像確實沒有聞到飯菜的香味。

    看向思如,“阿音。”

    皺著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