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青梅竹馬來相配5


    所以,思如這一次的人設就是月老咯。

    不過青梅竹馬這梗嘛。

    很有意思。

    都是自小的陪伴,日久生情。

    同樣的潤物細無聲。

    有的成了情侶,有的卻成了兄妹。

    周晨浩跟李冰就很有趣。

    都有。

    兩小無猜。

    成了李冰心里的愛情。

    可周晨浩卻只把她當妹妹看。

    最可憐的就是徐若音。

    她有什麼錯。

    只是談了一場戀愛而已。

    性格不合就分手。

    很正常。

    談戀愛是件很美好的事情,讓人感到愉快,心情舒暢。

    如果覺得不開心,覺得是自找麻煩,肯定要分呀。

    又沒有誰是傻子。

    非要把生活攪得一團亂麻才好。

    有時候及時回頭才是對的。

    徐若音沒有做錯什麼。

    唯一的缺點就是性子有點軟。

    狠不下心。

    才會被算計了。

    但誰又能想到這種狗血劇里的情節會發生到自己身上呢。

    還丟了性命。

    男盆友還拉著凶手跑了。

    根本沒有管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她。

    好氣哦。

    不管是為什麼,這種行為都不可原諒。

    必須要報仇呀。

    軟妹紙報復起來也是很可怕的。

    李冰喜歡了周晨浩二十多年。

    二十多年,周晨浩都沒喜歡上她。

    完全把李冰當好兄弟。

    李冰在他心里就是同性。

    一個妹紙跟個漢子沒兩樣。

    思如都想笑。

    既然二十多年都沒喜歡上,那再多的時間也不可能愛上了。

    要把這樣的兩個人湊在一起。

    反正思如覺得徐若音這個妹紙真的是又軟又萌。

    還善良。

    愛情的方式不止一種。

    相愛相殺更能讓人愛得深刻。

    沒有傷害,怎麼體會得到什麼叫心痛呢。

    李冰想要讓徐若音經歷的一切,思如都會全部還給她。

    死有什麼可怕的。

    舍不得死又活得痛苦才可怕呢。

    不過這也算是心願達成死得其所吧。

    牡丹花下死。

    死也不會後悔。

    有時候交到一個有毒的男盆友也要命。

    周晨浩就是那朵有毒的牡丹花。

    所以姑娘們交男盆友一定要擦亮眼楮。

    千萬不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幸不幸福倒是其次。

    game over,可就沒有翻盤的機會了。

    思如過來的時候手里還拿著鍋鏟,整個廚房一股子濃的辣椒味。

    嗆得人眼楮都睜不開。

    她還以為委托者是個廚師呢。

    其實是徐若音正在給那一群白眼狼做午飯。

    最後一個菜熗炒辣子雞。

    特辣級別的。

    是王石點名要的。

    周晨浩那群兄弟酷愛吃辣,無辣不歡。

    偏徐若音吃得清淡。

    徐父徐母注重養身,家里的飯菜都是少辣的。

    徐若音從小就沒下過幾次廚房。

    現在卻要為周晨浩天天跟辣椒打交道。

    每次做完菜,徐若音的手都是火辣辣的特燒人。

    思如從櫃子里拿出徐若音專門買的薄荷味的護手霜。

    徐若音總算沒有傻到家,還知道保養手。

    要真是那種傻得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的,思如自己就一巴掌扇飛。

    還完成心願?

    想得美。

    她來的時機挺早的。

    這時候徐若音已經跟周晨浩說了分手了,但周晨浩不相信,還說她胡鬧。

    公司最近接了個大單子,每天都要加班。

    加到很晚。

    周晨浩很疲憊。

    還要花精力去哄鬧著分手的女盆友。

    真是身心都累。

    而且覺得徐若音吃醋簡直沒有道理。

    青梅竹馬青梅竹馬。

    都說了這麼多遍了。

    周晨浩解釋得都想吐了,可徐若音還是耿耿于懷。

    心里面很介意。

    難道讓他跟李冰絕交?

    先不說兩家幾十年的交情,李冰跟他從小一起長大,照顧李冰疼愛李冰對李冰無法拒絕已經成為本能了。

    周晨浩是看不得李冰受一點點委屈,皺一點點眉頭。

    徐若音也正是因為看透了這一點,才提的分手。

    今天就是最後一天。

    徐若音是要去辭職的。

    然後就離開。

    永遠不回來。

    不過這個妹紙太軟了,都決定要走了,還給那群白眼狼做飯。

    做個屁呀。

    滾去吃翔。

    思如把保溫桶里的菜都端出來,擺在桌子上。

    足足有五個菜,鍋里還燒著一個,根據記憶還有一個湯。

    我天,要準備這麼多菜,還要讓一個女孩子天天走路送過去。

    還不給錢。

    吃著現成的還不滿意。

    挑三揀四嘀嘀咕咕的。

    有本事別吃呀。

    真是夠了。

    什麼人哪。

    那麼挑剔自己去做呀。

    思如把所有菜在桌子上放好,又去廚房里盛了一碗米飯。

    開吃。

    味道不錯。

    徐若音的手藝鍛煉出來了。

    她自己卻享受很少。

    一般她是做好飯就送過去了,又累,滿頭大汗的,去洗了臉出來,盤子里的菜都沒了。

    剩下的都是辣椒。

    火紅火紅的看著就不敢吃。

    只能吃點餅干喝點白水。

    思如才不管那麼多。

    吃了飯。

    把盤子里的剩菜全都倒掉。

    收拾一番。

    還洗了個澡,換身干淨清爽的衣服。

    沒辦法,身上一股子的油煙味。

    聞著實在難受。

    看時間也不早了。

    就打著傘出門了。

    辦公室里,周晨浩來來回回,又被王石催了一遍。

    只好拿出電話問徐若音到哪兒了。

    思如一臉淡定的听著電話那邊的埋怨,說道,“快要到了。”

    然後就掛了。

    周晨浩︰……

    他還沒說完呢。

    思如傲嬌臉。

    小樣兒,敢掛姐的電話,姐就敢掛回來。

    慢騰騰的走進大廈。

    走到周晨浩開的公司。

    里面的人都要餓瘋了。

    忙了一上午。

    還都是沒吃早飯的。

    就等著中午這頓呢。

    然後,思如兩手空空。

    眾人︰……

    麼西麼西。

    飯呢。

    難道是他們餓得產生幻覺了。

    趕緊揉揉眼楮。

    然而,依然木有。

    思如已經走到座位上了。

    拿著杯子準備去接點水喝。

    有點口渴。

    拿出徐若音買的玫瑰花茶泡上。

    美容養顏。

    就有人沖過來,氣勢洶洶的問道,“徐若音,我們的午飯呢?”

    左看右看都沒看到裝飯菜的兩個保溫桶。

    肚子還餓得要死。

    王石本來脾氣就不好。

    又極為討厭徐若音。

    壓根就不會有什麼好態度。

    思如看了他一眼,“哦,你說午飯呀,不好意思,你們自己叫外賣吧。”

    翻了個白眼,吃白食還這麼凶。

    很明顯,胎教沒教好。

    所以說嘛,偉人說從娃娃抓起是有道理的。

    胎教沒教好,說不定長大就成了人渣。

    千萬不能忽視胎教。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