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青梅竹馬來相配4

    有些事情是不能妥協的。

    退一步海闊天空。

    這話沒毛病。

    但誰退?

    要說清楚。

    退的那個明顯就是吃虧。

    吃虧是福。

    只是誰又願意吃虧。

    有時候吃虧就是口舌之爭輸了,有時候就涉及到利益了。

    錢或者感情。

    隨便哪一樣都會讓事情變復雜。

    還有個詞叫得寸進尺,叫步步緊逼,叫乘勝追擊,叫斬草除根。

    誰知道退一步後有什麼後果。

    有些後果往往是承受能力之外的。

    徐若音心疼男盆友退了這一步,就意味著她還會因為同樣的原因妥協更多次。

    當然事情也確實如此。

    大四的時候,課業不是那麼多了。

    主要的就是寫論文和找工作。

    要考研的就整天待在圖書館看書。

    周晨浩就跟徐若音說,反正要找公司實習還不如去他的公司。

    去了別的公司萬一被人欺負擠兌怎麼辦。

    他那里至少都是認識的人。

    熟人。

    而且兩個人每天都能見到。

    公司現在有了營業,比最開始的時候好多了,本來也打算要招一個人的。

    徐若音想想也就同意了。

    其實她那時已經找好了一個實習公司。

    是很有名的游戲公司。

    即便是實習期,工資也很可觀的。

    但為了周晨浩,徐若音還是推了。

    舍棄成為一個設計師,在周晨浩的小公司里當個整理文件資料打掃清潔做雜事的小文員。

    還簽了很正式的勞務合同。

    明明是重點大學重點專業的高材生,卻把時間浪費在這些雜事上面。

    甘之如飴。

    李冰是個很吹毛求疵的人。

    要求很多。

    徐若音是乖乖女,但也是嬌養長大的。

    她做的事情總是得不到李冰的滿意。

    然後總是重做。

    要隨時保持辦公室的干淨。

    地上一點灰塵就要重新打掃整個辦公室。

    之類之類的。

    這些事情都是熟能生巧嘛。

    做著做著就熟練了。

    看到徐若音的時間空下來了,就說大家每天吃外賣也不是辦法,還貴,燒錢,不如自己做飯吃。

    說公司最閑的就是徐若音了。

    就讓她去。

    徐若音從小就沒做過飯,根本就不會。

    當時就傻眼了。

    做設計她會,但做飯不會呀。

    可這些人不讓她接觸公司一點設計的事情,卻讓她做飯。

    徐若音就無語了。

    她是不同意的,但這些人已經把事情定下來了。

    徐若音一點都不開心。

    因為就連周晨浩都沒意見。

    她心里很不舒服,她是因為心疼周晨浩菜答應來幫忙的,卻被所有人當作丫頭使喚得這麼理直氣壯。

    還讓她做飯。

    簡直不可理喻。

    然後私下里李冰就找到徐若音,勸她,說就當練手了,以後跟周晨浩結婚了也要學著做的,還不如早點學會了,還能討婆家的歡心呢。

    透露周晨浩的媽媽喜歡勤快廚藝好的女孩子。

    那時候徐若音跟周晨浩的關系已經很好了。

    甚至有結婚的想法的。

    討好未來婆婆很重要。

    就算不會做飯。

    徐若音也咬牙學會了。

    後來還做的不錯。

    承包了整個公司午飯的她每天都要頂著大太陽來回跑兩趟。

    冬天就是寒風刮臉。

    哦,還要去市場買菜。

    周晨浩那些兄弟很挑剔。

    有些菜很難做。

    還很貴。

    做不好被罵就算了。

    嘲諷什麼的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听多了也沒啥。

    徐若音也不拿這些小事讓周晨浩煩心。

    關鍵是這些人連買菜的錢都不給她。

    工資也木有。

    徐若音花的都是她自己的。

    用她自己的錢養這麼一群白眼狼,還要被罵。

    思如除了呵呵也沒什麼話了。

    還要看男盆友跟小青梅在公司里秀恩愛。

    明明自己才是正牌的女盆友,還要被強迫喂狗糧。

    而且李冰的動作更大尺度了。

    徐若音能忍受故意刁難,但也有自己的底線。

    私下里就找周晨浩說,希望男盆友跟李冰保持距離,不然咱倆就完。

    周晨浩肯定說好啊。

    但木有什麼用。

    李冰照樣往他身上撲。

    周晨浩就是一臉無可奈何的笑。

    徐若音這時候才終于明白,周晨浩是真的喜歡她,但對李冰也是無法拒絕。

    很痛苦。

    就跟一百塊錢掉屎上一樣,丟了可惜,撿起來又覺得惡心。

    很雞肋。

    要繼續在一起心里面很抗拒。

    不在一起又會很難過。

    周晨浩真的對她很好。

    但如果以後都是這樣的生活,還要忍很久很久。

    也許到死。

    一輩子過得不痛快。

    徐若音還是選擇分手。

    痛苦一時比痛苦一世好。

    不光要分手,還決定回老家。

    回到徐父徐母在的那個城市。

    就是要跟過去告別,跟周晨浩斷得干干淨淨。

    又分手?

    周晨浩簡直要扶額了。

    一臉無奈,讓徐若音不要鬧,說他最近很累,有個大項目,等他有時間了再陪徐若音。

    徐若音︰……

    反正還是堅持分手。

    被周晨浩定義為無理取鬧。

    沒事找事。

    女盆友的作。

    嬌氣。

    還跟李冰說。

    特無語的樣子。

    李冰又跟公司其他人說。

    然後整個公司都知道了。

    本來就很討厭徐若音的那些人更是直接開啟嘲諷模式,跟周晨浩說干脆順勢答應好了,說徐若音那麼愛作,虛榮,除了一張臉一無是處,有什麼好,連李冰一根頭發絲兒都比不上。

    反正就是勸分不勸和。

    分了才是大圓滿。

    皆大歡喜。

    李冰也是一臉期待的看著周晨浩。

    然後周晨浩就覺得很頭疼。

    這時候才很清楚的意識到他這些兄弟跟徐若音之間確實存在著不可調節的矛盾。

    彼此看對方都很不順眼。

    這種情況根本沒有辦法改變。

    女盆友要分手,這些人不單不勸,還說分了好。

    周晨浩︰……

    夾在中間的滋味真不好受。

    而且徐若音已經為他忍了很多。

    但是要分手,他舍不得。

    就捂著頭說這件事他知道怎麼辦。

    其實心里還是覺得徐若音無理取鬧。

    但確實徐若音是很認真的。

    直接辭職。

    連房子都退了。

    打包行李準備回家。

    也沒有問周晨浩要那一年多的工資。

    相當于免費打工。

    白干活。

    還要倒貼整個公司的午餐錢。

    還要被人罵。

    周晨浩相當于請了一個做義務勞動的。

    任勞任怨。

    兼任出氣筒。

    徐若音簡直活雷鋒。

    徐若音做得這麼決絕。

    周晨浩才慌了。

    各種求。

    各種保證。

    然而木有用。

    徐若音這次很堅決。

    堅決分手不動搖。

    周晨浩憔悴了不止幾分。

    所有人都勸他放棄。

    周晨浩不干。

    天天在徐若音的小區外面等。

    就為了見她一面。

    竹馬因為一個女人變成這樣,李冰心疼得不得了。

    然而勸了又沒用。

    就給周晨浩出了個主意。

    把徐若音睡了。

    變成他的人。

    女孩子對自己的第一個男人總是有特別的情結的。

    周晨浩眼楮就亮了。

    覺得這是個好辦法。

    徐若音家教甚嚴,徐父徐母從小教育女孩子要自尊自愛,跟男同學相處要保持距離。

    交了男盆友也要跟家里說,是怕徐若音太單純被人騙。

    徐若音沒有跟家里說交男盆友的事已經心有愧疚了,她絕對不可能做出婚前同居的事情來。

    而且周晨浩跟李冰一直不清不楚的,徐若音其實心里很沒有安全感。

    打著最後見一面的借口,周晨浩把徐若音約出來,把她灌醉,然後強睡了。

    徐若音醒過來就懵比了。

    wtf

    反正很害怕。

    不知道怎麼辦。

    周晨浩又是道歉又是懺悔又是保證。

    還下跪。

    扇自己耳光。

    徐若音很茫然。

    但清白已經沒有了。

    徐若音是個很傳統的人。

    除了答應跟周晨浩結婚她沒有別的辦法了。

    周晨浩還帶她回了一趟家,她也親眼看到了周父周母對李冰的喜歡,以及眼楮里對她的挑剔嫌棄。

    但徐若音已經不在意了。

    徐父徐母讓她考慮好。

    徐若音覺得自己不是清白之身了,不知道還有誰能看上她。

    至少周晨浩心里有她。

    也有李冰。

    李冰心里面更苦逼。

    幫周晨浩追女孩子就算了,還要想辦法讓他跟別人上床。

    親手促成周晨浩的婚事。

    看著喜歡的男人要跟別的女人幸福快樂共過一生。

    她還要祝福他們。

    李冰︰……

    祝福毛線。

    統統去死。

    李冰的心里很煩躁,看什麼都不順眼。

    就只能在周晨浩的爸媽面前說徐若音的壞話,抹黑她。

    就算徐若音跟周晨浩結婚又怎麼樣,婚後的日子也要讓她過得不痛快,最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天天被罵。

    被為難最好。

    婆媳矛盾才是永遠不可調節的矛盾。

    越調節越不可調節。

    越調越亂。

    越過越慘。

    她做了這麼多也是有效果的。

    周父周母本來就屬意李冰當兒媳婦,突然冒出個徐若音,還是這麼個不討人喜歡的,愛作的。

    娶回來家里不知道怎麼鬧騰呢。

    但木有辦法呀。

    兒子喜歡她,還毀了人家姑娘的清白。

    不可能說毀了就毀了吧。

    得負責呀。

    不然萬一告你*****怎麼辦。

    而且徐若音家庭條件不錯。

    父母都是國家高級教師。

    肯定有錢。

    又只有這麼個獨女。

    以後還不都是他們家的。

    面對徐若音的時候就多了兩分笑。

    李冰說徐若音壞話的時候也不跟著附和了。

    還笑眯眯的跟李冰說歡迎她來吃酒,還問李冰有沒有男盆友,喜歡什麼樣的男孩子。

    李冰︰……

    完全傻眼了。

    老子喜歡你兒子。

    張了張嘴,什麼都沒說。

    卻是真的把徐若音恨上了。

    嫉妒。

    看見周晨浩小心翼翼的對待徐若音,心里的嫉妒就如野草瘋長。

    終于一次控制不住,失手把徐若音從樓梯上推了下去。

    李冰看著自己剛推完人的雙手很茫然。

    就在這時周晨浩出現了。

    周晨浩也很害怕。

    而且腦子同樣一片空白。

    然後他做了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

    拉著李冰就跑了。

    完全沒管躺在地上的徐若音。

    李冰力氣很大,動作很突然。

    徐若音沒有一點點防備就被推下去了。

    腦袋狠狠的撞到石頭上,流了很多血。

    周晨浩就那麼拉著李冰跑了。

    等到有人發現徐若音,她早就因為失血過多腦袋受到重擊死掉了。

    周晨浩其實也是下意識反應。

    他從小跟李冰一起長大,從小就被教育要照顧李冰。

    看見徐若音被推下去也沒有想過她會死,第一反應就是害怕徐若音爬起來找李冰的麻煩。

    就拉著李冰跑了。

    但徐若音死了。

    李冰是凶手,周晨浩是幫凶。

    臨死之前,徐若音的眼楮慢慢變得模糊,最後的畫面就是周晨浩拉著李冰跑掉很決然的背影。

    徐若音的心願很簡單。

    你們不是青梅竹馬嗎?

    周晨浩不是對李冰無法拒絕嗎?

    李冰不是愛在心口難開嗎?

    那就在一起吧。

    成全他們。

    可是,一定要好好的在一起哦。

    相愛相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