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備胎少女9


    看著這些人一臉嗶了狗的表情,思如心頭冷笑,真當她不敢打電話嗎?

    以為她會像原主那樣忍氣吞聲。

    呵呵,不好意思,她可不是原主,所有的淚都獨自一人嘗不是她的style。

    有仇報仇,有怨報怨,來呀,大家一起相愛相殺。

    單方面虐殺有什麼意思。

    你虐我,我虐你,有矛盾,世界才會發展嘛。

    虐虐更健康。

    就你們一大群人單挑一個柔弱的女生就是對的,她也可以找幫手。

    どど零呀,真是世界上最可愛的人呢。

    原主也是這個國家的公民,她被人黑,被人毀的名聲盡失,然而,她還是這個國家的公民。

    思如拿起手機淡定的打了電話報警,說了幾句,就掛斷了。

    那三個男生臉上驚慌過後,又露出那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看思如的眼光還是一如既往的令人惡心。

    “別以為你打過電話我們就怕你了,到時候倒霉的還不知道是誰呢?”

    其中一個男生滿臉惡意的說道。

    站在旁邊的男生揚起下巴,“就是,跟你這樣的賤人,我們可是乖巧听話的好學生,再說,”

    “這些人都可以作證的。”

    那人死死的盯著思如,咧著嘴笑,“說不定,到時候就把你趕出南大了呢。”

    思如面色平靜,“我不記得我有得罪過你。”

    看著對她指指點點的人群,“還有你們,我一直想不明白,我到底做什麼了,我是燒你家房子了還是殺你們全家了,你們這麼對我,抹黑我,欺負我,還想把我趕出南大。我根本就不認識你們。”

    很多人面面相覷,其實他們也不知道岑海心到底做過什麼,但學校里都在說她是個惡心虛榮自私自利的人。

    這麼多人說,事情肯定就是真的。

    大學課業不像高中那麼繁重,于是很多人有了更多的時間八卦。

    各種代表正義的鍵盤俠,求真黨。

    他們以為他們听到的都是真的,甚至還在學校里大肆采訪,被采訪的人也不過是听說,于是,原主成名的同時徹底臭了。

    也許他們就想把原主塑造成一個惡毒的人。就跟演戲一樣,塑造角色,拉開幕布,上演愛恨情仇悲歡離合。

    只是一個是假的,一個是真的。

    原主就是戲里面最壞也死得最慘的那個。

    這些人親手導演了這出戲,一步步把原主推向死亡的深淵。

    原主何其無辜何其可悲。

    她什麼都沒做過。只是不願意把腎捐出去而已。

    捐出身體器官這種事難道不是應該她自己自願嗎?

    她只是不願意,為什麼這些人就咬著她不放,往她身上一盆一盆的潑髒水,怎麼洗都洗不干淨。

    明明考上大學,被親生父母找到,應該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

    反正這些人心中已經認定了原主就是個惡毒的壞人,思如也懶得再去听什麼原因,說來說去還不是罵她。

    顧教授听到思如鬧出來的動靜,一點反應都沒有,即便是听到她報了警,臉上也沒什麼表情。

    真的是冷血呀。

    親生女兒被這麼欺負刁難。

    還能一臉平靜的坐在畫室里畫畫。

    來傳話的值班老師一臉焦急,“顧教授,您還是趕快去看看吧,警察已經到了。”

    雖然很多學生都不知道,但他們老師是知道的,岑海心就是顧教授失散多年的女兒。

    所以才來通知他。

    “什麼?”

    顧教授從凳子上猛地站起來,臉上滿是錯愕。

    “她真把警察叫來了?”

    顧教授從一開始就沒把思如當一回事,思如現在都成全校喊打的存在了,不管怎麼鬧,吃虧的還是她自己,而且也翻不起什麼風浪。

    沒想到她居然真的報警了。

    顧教授把手里的筆扔下就飛快的往跑奔。

    嘴唇抿得緊緊的,臉上是暴風雨前來的平靜。

    遠遠的就看見一大群人,顧教授快步走過去,扒開層層人群。

    咬牙切齒的吼道,“岑海心……”

    眾人︰……

    是顧教授。

    沒想到他真來了。

    眾人讓出一條路。

    思如只看了顧教授一眼,就繼續跟警察告狀。

    “……就是他們,我本來要去取快遞的,突然攔住我,還說讓我陪他們睡,還給我錢,說我是jinv。”

    思如掩面,“我都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成jinv了。我還是大一新生,九月份才來南大的,我一直以為全國聞名的南大教出來的學生是很有素質的……”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只想安安靜靜的學習,然後畢業找個工作養活自己,為什麼要逼我,我哪里得罪你們了……”

    顧教授黑著臉,走到思如面前,低聲道,“岑海心,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是想毀了他們呀,你怎麼這麼惡毒。走,跟我回去,別鬧了。”

    思如掙開顧教授的手,冷冷的看著他,“你讓我回去?你讓我別計較?你知不知道他們先欺負我的呀。有你這樣的爸爸嗎?正常情況難道不是女兒受了委屈家長急匆匆的趕來撐腰嗎?”

    思如的聲音很大,所有人都听到了。

    顧教授臉上更黑,要去抓思如。

    思如忙跑到警察叔叔身後躲著,顧教授深呼吸,壓抑著心里的怒火朝警察蜀黍說道,“警察同志,這都是誤會,就是同學間的一點小摩擦,沒什麼大事。我代她給你們道歉了,麻煩你們還跑一趟。真是對不住了。”

    警察蜀黍知道這個人是有名氣的畫家,還是南大的教授,笑著擺擺手,“沒什麼的,顧教授不用客氣。既然是誤會,我們就回去了。”

    轉頭看向思如,臉上就變得嚴肅起來了,“小姑娘脾氣這麼大可不好,都是同學,有什麼說不開的呢。以後別沒事就打電話報警了。”

    警察蜀黍也很忙呀。

    那三個男生見屁事沒有,思如還被罵一通,他們就知道就算警察來了也不會有事的。

    開始起哄。

    “是啊,我們有哪兒做的不好的說就是,叫什麼警察嘛。影響同學關系呀。”

    “都是一個學校的,抬頭不見低頭見,這樣多不好呀。”

    “……多傷感情。”

    思如後退兩步,看著要走的警察蜀黍,“這麼說你們是不管了?”

    警察蜀黍皺著眉頭,“小姑娘,有時候脾氣該收還是得收,你看他們都那麼說了,你何必再計較。”

    就听到思如冷笑兩聲,“你知道什麼,你什麼都不知道就妄下斷論,被性騷擾,被威脅,被誹謗,難道我要用一副世界和平的樣子去對待他們嗎?除了這種事情你們連問都不問,明明是我打電話來的,你們被別人說幾句就要走,還把責任推到我身上。”

    “這個世界這麼黑暗,連警察局都不能聲張正義,我被人這麼欺負,沒有人能幫我,我還活著干什麼。”

    思如轉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