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備胎少女8

    思如答應顧教授會回顧家。

    肯定要回去呀。

    還要找出原主不明不白死在手術台上的真相呢。

    順便去攪和攪和顧家的平靜安寧。

    原主被害得死無全尸,據說身體殘缺的靈魂是到不了閻王殿去投胎的,只能成為孤魂野鬼。

    而害了原主的一家人卻能當做什麼事兒都沒發生過,繼續享受生活。

    不公平呀。

    既然她不幸福不開心,那大家就都不要開心幸福好了。

    既然她的生活得不到寧靜,那大家就一起永無寧日好了。

    一家人嘛,有難同當啊。

    讓原主一個人面對那些惡意的口水算什麼。

    和睦有愛的家庭就該一起承受這一切呀,現在獨善其身算什麼。

    需要的時候就一家人,不需要的時候就劃清界線。

    做人不能這樣呀。

    只有原主是自私自利的黑心鬼,你們都是純潔美好的白蓮花。

    既然純潔美好,就不要用盡心機要她的腎呀。

    思如絕對不相信醫院的腎移植庫里找不到匹配的腎。

    思如勾起嘴唇冷冷一笑,都是套路。

    下了課,思如打算取了快遞就回去。

    她也不想這麼快就回去的,但是沒辦法,木有錢了。

    買手機買錄音筆買衣服買零食等等,顧教授給的生活費都用光了。

    木有錢,很多事情都不能做呀。

    然而,在去快遞站的路上,思如被三個男生攔住了。

    思如搜索了一下原主的記憶,發現有點臉熟,也許是認識的人。

    三個男生眼楮里露出驚艷的目光,但臉上的表情更加不屑。

    中間那個男生嘖嘖兩聲,“岑海心,沒想到你真的去賣啦。你這身衣服不便宜吧,嘖嘖,表面上裝得一副清高的樣子,其實就是個賤人,還不是為了虛榮出賣自己的身體。”

    “不過你長得還不錯,又年輕,肯定很多老男人喜歡。這樣,哥幾個一人拿一百塊錢,你陪我們睡一覺。我們可比那些老男人年輕有力多了,嘿嘿,便宜你了。”

    幾個男生猥瑣的笑,還拿惡心人的目光看著思如。

    思如的臉頓時就冷了。

    周圍看熱鬧的人都在起哄,罵思如,說她不要臉,自甘下賤,在學校里就這麼明目張膽的勾引同學。

    更多人喊著讓她干脆答應算了,還有錢賺,還能享受。

    就算是全國聞名的南大,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品行高潔的。

    “讓開。”

    思如面無表情,聲音徹底冷了。

    人渣。

    終于想起為什麼覺得這三個人有些面熟了。

    原主雖然穿得不好,也不會化妝,但長得好,因為年輕,皮膚也很不錯,不化妝也很漂亮,妥妥的就是素顏女神呀。

    奈何女神一心只讀聖賢書,不談情愛。

    許多人望而卻步。

    後來岑母到學校來鬧,把原主的名聲全毀了。

    原主從女神的神壇上掉下來,身上沾滿塵埃,又被所有人狠狠的踩在腳底,再也爬不起來。

    沒有母親會害女兒。

    長得漂亮有人喜歡也有人嫉妒。

    于是原主的名聲一跌再跌,跌停。

    高傲清冷的女神原來不只是黑心蓮,還自甘下賤落入風塵。

    原主每天都會被人攔住問多少錢一個晚上。

    而這三個人,就是攔原主攔得最多的。

    原主名聲被毀的那麼徹底,他們有很大一部分功勞呀。

    思如眼楮里冒著冷光。

    “我再說一遍,讓開。”

    幾個人目光閃閃,卻沒有讓。

    旁邊有人起哄,“岑海心你就答應了吧,反正有錢拿還不累。”

    思如側過頭冷冷的看著他,嘴角勾出一抹嘲諷,“這麼好的事你怎麼不去做,我相信幾個男人搞基的話會更有趣呢。”

    那人面上漲的通紅,指著岑海心,口中斷斷續續,“你……你……賤人。”

    思如微笑,“你……你……爛人。”

    思如轉過頭看著面前三個男生,“你們知不知道你們這是性騷擾,是猥褻,是誹謗,是違法的。”

    三個男生︰……

    互相看了一眼,大笑道,“還性騷擾,還猥褻?你自己都出來明碼標價了,還不許人說。放心,國家法律管不到**身上來。”

    “不對不對,還是有法律能管到的。”

    “咦,不是吧,法律還保護***還有沒有天理呀。”

    “白痴,新聞上不是經常看到掃黃嗎?”

    “啊,這樣來說的,確實是這樣呀。”

    …………

    …………

    三個男生肆無忌憚的詆毀思如的名聲,周圍圍觀的眾人對著思如指點謾罵,有人甚至大喊著讓思如滾出南大,說思如根本就不配在南大讀書,說思如玷污了南大這片干淨純潔的土地。

    思如面無表情,轉過身看著這些人。

    有的懷里抱著書,有的正準備去上課,許多人都戴著眼鏡,很斯文,都是莘莘學子,正在上升的太陽,開始長成的大樹。

    就是這麼一副丑惡的嘴臉。

    思如手里拿著手機,手機的攝像頭緩慢的掃過他們,這些人,都是逼死原主的幫凶,還有站在不遠處看熱鬧的值班老師。

    思如的手機都一一的記錄了下來。

    而這樣的事情,基本上每天都會在原主的生活里發生。

    也難怪原主會崩潰,會妥協。

    也許什麼時候就會被義憤填膺的同學套麻袋,也許會被人拖到偏僻的地方被*********每天都擔驚受怕,活在恐懼里面。

    拿著手機,看著面前越說越下流越說越露骨的三個人,思如臉上一片冰冷。

    “你們這樣做就不怕我報警嗎?”

    三個人一愣,然後哈哈大笑,“報警?你說報警?”

    指著思如朝周圍的人大喊道,“喂,同學們,岑海心說要報警呢。她說要報警抓我們呢。”

    “哈哈……”

    “岑海心是瘋了吧,她居然要報警?”

    “我看就算是警察來了也只會抓她吧,畢竟她是賣的嘛。”

    “你說咱們給警察局舉報的話會不會有獎金?”

    “還是給電視台爆料獎金比較高。”

    …………

    三個人大笑,臉上一點都不怕,“你報吧報吧,隨便你報警,等警察來了我們就說你在學校里公開賣yin。”

    “看警察是相信我們還是相信你。”

    “同學們,大家可別走,大家都是證人呢,你們剛才可都看見了,是她拉著我們不放的。”

    ……

    所有人都一副看熱鬧的表情。

    磨拳擦掌躍躍欲試。

    興奮又激動。

    還有人不斷喊著讓思如別慫,“不是說了要報警嗎,趕緊打電話呀,我們一會兒還有課呢。”

    這樣的大戲,就是翹掉一節課也值得呀。

    百年難得一遇的現場直播呢。

    思如的手機又一次緩慢的掃過他們的臉。

    面無表情的說道,“我爸爸是學校的顧教授。”

    就被打斷,“顧教授潔身自好,溫和有禮,怎麼會有你這樣下賤的女兒。”

    “對,別騙人了,你還是打電話報警吧,大伙兒都等著呢。”

    “就是,再過一會兒我們就要上課去了,別耽誤時間了。”

    ……

    “就是,快報警吧。我還沒見過當雞的人報警自己抓自己呢。”

    “哈哈哈……”

    于是,思如拿起手機。

    “喂,どど零嗎?我這里是…………”

    眾人︰……

    尼瑪,真打電話呀。

    說好的套路呢。

    不按常理出牌。

    眾人尷尬,是該走還是繼續留下來看熱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