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備胎少女7


    虎毒尚且不食子。

    顧家人的心比老虎還要狠毒。

    對原主完全就是一片冰山。

    既然如此,何必認回來。

    當作什麼都不知道不就好了嗎?

    原主也就苦上這麼兩年,大學畢業了就好了,有自己的工作,能養活自己,這樣就很好了。

    把原主接回來,又不對她好,也不關心她,還時刻盯著她,生怕她對顧維熙做什麼。

    關鍵是還要她的腎。

    要在病床上整死她。

    思如就很懷疑原主到底是不是顧家的孩子。原主自己都懷疑。

    雖然做過親子鑒定,但那東西也可以作假,誰知道是不是真的。

    思如很懷疑顧家把原主接回來就是為了她的腎,不然為什麼原主最後死了,即使再陌生,那也是親女兒,是有血緣關系的骨肉。只有真正的陌生人,才不會關心她的死活。

    不關心,不傷心。

    因為最想要的東西已經得到了,最疼愛的人也活得健康美麗,家庭合睦幸福。

    誰還去管那個死在手術台上的原主。

    也許所謂的換女兒的事情根本就是假的。

    思如完全陰謀化了。

    但怎麼都說得通呀。

    無縫餃接。

    毫無違和感。

    思如看顧父的表情都變了。

    有打女兒的父親,也有賣女兒的父親,可從來沒有要弄死親生女兒的。

    顧父眉頭緊皺,顯然思如的話讓他很不爽。

    思如︰也許是說到他心里去了。

    顧父說道,“我們知道這件事是你受委屈了,但我們是一家人,熙熙是你的姐姐,你那天突然就跑掉了,留下一堆爛攤子,還打了醫生護士,熙熙還躺在旁邊手術室的病床上。海心,你是個懂事的孩子,你有什麼想法可以跟家里說的。”

    思如點頭,“我是受委屈了,我後面也想到了,所以,我就跑了。我現在也想明白了,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我為什麼還要讓自己受委屈。而且你也說了,確實是我受委屈了。”

    思如攤手,“以後受委屈的事情就不要找我了。”

    顧父想不到思如會這樣說,愣了一下,抿著唇緊緊的盯著思如,“你是什麼意思?”

    思如毫不在意。

    “沒什麼意思。”

    確實挺沒意思的。

    顧父︰“你不想給熙熙捐腎了。”

    思如︰對嘍。

    顧父努力平息心里的怒氣,看著思如平靜的臉又怒火上涌。

    “你不能這樣,熙熙還等著你,你當初答應了的,你不能反悔。”

    思如面無表情,對養女就情深意重,對親女就冰冷無情。

    “我為什麼不能反悔,我就反悔了怎樣。”

    有本事打我ya。

    真是夠了。

    顧父雙拳緊握,腦門青筋直跳,死死的盯著思如,“你當初是簽了捐贈的合同的。”

    “所以,你要上法院告我,讓我把腎挖出來給你嗎?”思如嗤笑,合同又怎樣,普通財產捐贈者不願意了還可以不捐,更別說這種身體器官。

    既然是捐贈,主動權就掌握在捐贈者手里,完全就是自願。

    被人逼迫捐贈器官,就是犯罪。

    罪還挺大。

    “你別忘了當初你會同意捐腎給熙熙的原因。”

    思如︰……

    “哦。”

    完全不在意。

    顧父擰眉,“你不同意,就不要在這個學校里待著了。”

    見思如看他,顧父眉頭舒展,“如果你同意,我還會送你去國外留學。”

    思如嗤笑,“隨便你。”

    不給捐腎就不給念書,當學校是你家開的呢。

    你一美術系的教授,還能管到物理系來了?

    還待著?

    姐姐可是正經考進來的。

    理科狀元懂不懂呀傻比。

    顧父︰……

    你這樣會沒朋友的。

    思如軟硬不吃讓他很為難,深呼吸一口氣,說道,“你好幾天沒回家了,什麼時候回去看看吧。經常吃食堂也不好,回家讓你媽媽給你做點兒好吃的,補補身子。”

    思如︰補好了就好挨宰嗎?

    冷笑,“你們知道我喜歡吃什麼嗎?”

    顧父︰……

    繼續深呼吸,“你喜歡吃什麼,我回去給你媽說。”

    思如攤手,“我什麼都喜歡吃。”原主很好養活的,從來都沒吃過什麼好東西,能吃飽就行。

    顧父︰“那你去上課吧,我就先回去了。”

    思如哦了一聲,“我會回去的,記得準備我喜歡吃的東西,沒有看到我喜歡吃的我會不高興的。”

    “……知道了。”

    顧父說完就走了,他怕再待下去,再跟思如說話,自己會被氣死。

    這個不孝女,就是專門氣他來的吧。

    早知道就不認了。

    顧父走後,思如把課本收拾好,又把一支錄音筆別在課本上,才關上門往教室走去。

    這一個任務,思如打算玩一票大的,錄音筆是必不可少的道具呀。

    誰知道會遇上什麼腦纏,會發生什麼事呢。

    不過錄音筆還是有點長了,打架不太方便,容易抻著,看來還得在網上買點兒更小巧更方便攜帶的錄音器呀。

    機會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沒有準備的人多半是道具不專業。

    很多事情其實是能成功的,但就是失敗了。要麼是話太多,要麼是為了省錢找盜版。

    0527:主人,你要干什麼。

    思如︰你猜。

    0527委屈。

    猜不著。

    思如︰你再猜。

    0527:……

    我還是當一個安靜的美系統吧。

    不對,0527驚恐臉,主人你該不會是想要毀滅世界吧。

    思如一臉鄙視︰我跟世界又沒仇,我毀滅它干什麼。

    而且,也木有工資。

    木有工資就免談。

    木有工資就想讓她毀滅世界,快拉倒吧。

    0527:嚇死寶寶了。

    只要不是毀滅世界就好。

    顧父回到家里,客廳燈亮著,顧維鈞坐在沙發上,听見聲音忙站起來,“爸爸。”

    往顧父身後看了看,臉色就變了,“岑海心呢,她沒回來。”

    他就說該自己一起去的,到時候綁都要綁回來。

    顧父一邊換鞋子一邊說道,“你媽去睡了?熙熙還好吧,有沒有不舒服?”

    見顧維鈞搖頭,顧父放下心來,直接往屋里走,他很累,很想休息了。

    顧維鈞忙喊道,“爸,岑海心她不回來,熙熙怎麼辦?”

    “她今天有課,過幾天就回來了,你也早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上課呢。”

    顧父說完就回房了。

    顧維鈞大四了,但還是有課的。因為顧維熙的事情,他已經幾天沒去學校了。

    顧維鈞走到顧維熙房門前,打開門,顧維熙瘦弱的身體埋在棉被里,露出一張蒼白的小臉,顧維鈞臉上是深深的擔憂。